第四章  血肉横飞
2019-10-18 21:26:0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张博天能够在东厂一混有年,自然有他的厉害一面,他哪会把这姓包的看在眼里,一上来大马刀霍霍挥闪,十二连锁大马刀法,凝聚在一刹的流光腾舞间,杀得包二爷在这冷焰般的光束中横闪滚动,紫金刀立刻有着捉襟见肘之感。
  由旁看去,张博天与包二爷的躯体,看上去不分上下,然而张博天的那股子剽悍骁勇劲头,却被张博天表现得淋漓尽致;他那种气吞河岳的大马刀,尽朝着包二爷的身上砸。
  于是,包二爷遇上了生平最难对付的敌人,因为他已被张博天劈砍出店门外,劈砍到大街上。
  包二爷“哇哇”大叫,越叫越厚不起脸皮抹头逃走,因为他姓包的还要在这安康混下去。
  张博天“哼咳”有致,而“哼咳”声中,他把个姓包的当成了盗他宝藏的贼,他岂肯轻饶?
  张博天一路劈砍,包二爷的那双牛皮快靴,已发出“沙沙”
  声,与原先他的轻快,明显有了分别。
  看着包二爷一路退让,但平安客店的“呼喝”声,“哎呀”
  声,又不断地传出来。
  于是,包二爷开始心中发毛,那种毛躁样子,就如同他黑呼呼的前胸一样,令人有急欲撕裂的感受。
  猝然间,张博天吸气塌腰,让过包二爷的拦腰一刀,大马刀疾如闪电一般,连着包二爷的毛胸与左臂,幻化出一片血雨,就在这片血雨中,张博天大马刀疾翻而迎上包二爷的回马一刀。
  就听“当”的声音脆响中,包二爷的鱼鳞紫金刀,被砸向一旁而几乎脱手。
  包文通包二爷左臂几乎已经抬不起来,前胸的黑毛变成了猪红色,一大片湿的血水,还在往外淌。
  突然间,包文通仰起左臂,伸着毛森森的胡茬子,张大嘴巴浸着往伤口处猛力一咬,立刻间成了个喝血王。
  就在他满嘴巴浸着自己的血水,眦目欲裂地迎着张博天的大马刀砍去的时候,突见他“噗”的一声,把口中血水喷向挥杀过来的张博天。
  张博天不防姓包的会有此一着,双目一闭,先承受迎面的血雨,但手中的大马刀却加了十成力。
  “当”!
  鱼鳞紫金刀飞上了天,又落下了地。
  就在张博天挥马刀的时候,包文通狂喊一声,双手箕张,双臂大张,哇哇叫着抱向张博天,其剽悍与凶猛,连张博天这个山大王,也为之动容。
  于是,张博天脑际一闪而意念电转,他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想法。
  就在包文通鲜血迸洒着向他抱来的时候,他那一刀可以把包文通劈成两半的大马刀,却在空中打了个旋,人也一横,侧向一旁。
  张博天暴伸右足狠狠地踹在包二爷的胯骨上,只听“嘭”的一声,包二爷已趴在一家店面的台阶上。
  然而包文通已豁上了,只见他身体不动,绕腮胡子大脸蛋猛一扭头,恶狠狠地瞪着握刀逼近的张博天,闪雷一般破口骂道:“我操你先人祖奶奶,有本事快把你包二爷卸个零碎,你要是一刀叫包二爷毙命,你就是汉江里王八生的,你是先要哪一块?”
  他“块”刚出口,猛一拧身,暴伸双手,又迎扑而上。
  那是个血人,但却表现出悍不畏死的凶残劲,像狮虎,但狮虎也会在吃到苦头后,会奔逃而去,然而包二爷,却没有这种孬样,他好像不死不甘心,而且还得死得“过瘾”。
  于是,冷然一笑,张博天在包二爷混天黑地地又摸上来的时候,疾快地一旋身,大马刀的刀背,生生砸在包二爷的后脑上。
  “咚”的一声,正应了那句“推金山倒玉柱”,包二爷两眼上翻,直直地摔在地上。
  张博天拎着大马刀,几个弹纵人已来到平安客店门口,却正迎着三个由里面逃出来的汉子。
  抖手一挥,一束窒人的刀芒,有如春雷中的闪电一般,一闪而带起两颗人头,“叮咚”落在地上,后面的急忙向后缩,却不料令狐平一刀劈到,连叫也没叫出来就跌坐在门坎上。
  搏杀似乎应该告一段落了,张博天站在门口高声道:“诸葛明,咱们走!”
  于是,张博天当先,诸葛明紧紧而又惊奇不止地跟上去,欧
  阳泰与令狐平拎着大马刀,四个人大敞步走向夜暗的街上。
  四人在经过包文通的时候,张博天指着包文通对令狐平道:“把他带走!”
  “寨主是说他还没死?”
  一旁的诸葛明一听,心想,这下子可好,官做不成了,却摇身一变而成了山大王,但他也只是微微一笑。
  欧阳泰已把包文通的身子翻过来,发现包文通还在淌血,看了一眼张博天。
  “他不会死,咱们找个地方替他包扎起来。”
  欧阳泰与令狐平在包二爷两边一架,拖着就走。
  四个人摸着黑来到一处浓密的林子里。
  张博天随手掏出一包药粉,丢给令狐平,道:“替他包扎起来。”
  一面笑对诸葛明道:“风水先生,你这一向在什么地方摆卦摊?”
  “张将军,你是知道的,那只是骗人混碗饭吃,来到这安康已有四五日了。”
  二人找了个大树根上坐了下来,诸葛明问道:“张将军现在在哪儿得意?”
  张博天冷哼一声,狠狠地道:“本来是得意的,可是……”
  张博天一巴掌拍在大腿上,这情形看在诸葛明的眼里,不由一愣,急问道:“可是怎么样,北京城在找张将军麻烦?”
  冷哼连连,张博天道:“北京城找不到我的麻烦,却是被偷儿把我戏弄惨了!”
  诸葛明的丹凤眼虽在暗中,却仍发着彩芒,大额头向上一抬,问道:“谁敢在虎嘴里拨弄?”
  于是,张博天就把失宝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当然他也加了一些“可口”的香料。
  另一面欧阳泰与令狐平二人,把个包二爷像包扎伤猪一样,极熟练地把包二爷敷上药包扎起来。
  只听张博天又道:“我料准那堆金砖珠宝,就在这汉江两岸某处,我这是在替大伙弄些生活本钱,绝不能叫那个偷儿一人享用。”
  身处乱世的诸葛明,来自何处?如今本来是漂泊无定,更无恒产的人,当即起身道:“张将军,诸葛明的这块料,不知将军觉着怎么样?”
  “跟我上山去,山寨上少个军师,那位置可是你们老祖宗诸葛亮的行业,如今你就顺理成章,替我出主意吧!”
  张博天当年在京城的时候,就认识这诸葛明,虽然他仅是个算命看风水的先生,但他的馊主意还真的不少名堂,如今他就需要这个人才,因为,在他的心中,正要为他的失宝,要震惊江湖地大干一场呢!
  一手指着蹑蹑在动的包文通,张博天道:“你怎么同这种人干上了?”
  打了个哈哈,诸葛明道:“说出来叫人赫然,倒不如不说的好。”
  拎着大马刀走过来的欧阳泰,笑道:“如今已是山寨的军师爷了,欧阳泰先给师爷见个礼吧!”
  诸葛明手一拦道:“你二人不就是当年魏公公手下五虎将军的麾下四金刚吗?”
  欧阳泰仰天哈哈一笑,道:“好汉不提当年勇,我四个可够惨的,公公手下五虎、五彪、十狗诸大人尽随公公做了刀下之鬼,我们侥幸逃出京城,来到这深山野林替人赶猪,另外两个干上伐木苦役,憋了一年多,还真有些猴舐蒜坛子,怎么觉着全不是味道,可真是天可怜,让我四个碰上了张将军。”
  一面低声道:“张将军可真念旧,领着大伙去挖宝,他奶奶的却被人盗走了,连戈将军也惨死在山洞里。”
  诸葛明皱着眉头,他心中有些半信半疑。
  半信,是因为有人证,欧阳泰说的一定是大实话。
  半疑,他不敢一下子接受这位张将军真的念旧到挺身给大伙分宝藏。魏老贼统辖下的东厂能有这样的“侠义”之人?
  毕竟,诸葛明他是孔明的后代。
  哈哈一笑,张博天又道:“诸葛贤弟,你最好把事情说出来,也好叫我琢磨着对付这包文通。”
  淡然一笑,道:“我懂将军意思,可是想收他在将军帐下?”
  “猜对了。”
  “这人听说十分野性,安康镇上有名的人魔包二爷,不少人亲眼看到他一把掏出一个活跳乱蹦的人心,就往他的毛嘴里塞。
  全安康镇上不论谁家小孩子哭了,只要说‘包二爷来了’,那哭声立刻会停下来。”
  一顿之后,诸葛明又道:“我就在一家青楼附近摆卦摊,不只一次看到或听到那家妓院里的姑娘,哭喊着追出来,我知道自己身份低微,一个算卦的怎配做打抱不平的侠土,老天爷会笑掉大牙,可是几次三番,终于我还是插手管了这桩闲事,我打了这姓包的手下!”
  诸葛明咬咬牙,道:“将军,还有人玩姑娘不花钱的!”
  张博天哈哈一笑,道:“原来是一帮混混,他奶奶的,这种人最没出息。”
  突然,躺在草地上的包二爷,厉声喝道:“龟孙子们!你们有出息,说说看你们是干啥子的?”
  张博天拎着大马刀,缓缓踱到包二爷跟前,冷冷一声低骂,道:“姓包的,你知道本寨主为什么不杀你?”
  “狗养的东西,原来你还是个山大王,我包文通败得还算值得,哈……”
  张博天冷哼一声,道:“猜猜看,我为什么不杀你?”
  “老子又不是你肚子里蛔虫,怎么知道?”
  张博天大马刀的刀尖,尽在包文通的鼻尖上比划,大黑的天,刀刃仍然一闪一闪的。
  然而包文通并不避让,因为搏斗时候没有挨刀,如今又把自己的伤处包扎起来,八成不离九攀十的不会杀他了,他还有什么好躲闪的!
  张博天冷冷暴睁双眸,道:“张大爷南征北战数年,发觉你这王八蛋够狠,而且狠得可爱,这种人阎王老子是不会收容的,除了我张博天例外。”
  “张博天,张博天!”包文通尽思索。
  “他娘的你该叫声寨主!”令狐平沉声说。
  猛的一拍地,包文通道:“前些年福州推官周顺昌在苏州激市民起事反阉党,听说魏公公派了一个叫‘阎罗刀声’的张博天前去弹压,三天杀乱民上千人,莫非就是阁下?”他话声未落,张博天仰天哈哈大笑……
  藏在林中的鸟兽,被张博天的笑声惊走,连附近的树叶也簌簌响。
  于是,就听他豪气地道:“阎罗刀声,声响人头落地!阎罗刀声,刀出如风,哈哈……”
  包二爷本来不怕死的,如今在听到张博天的笑声中,也有了惊悸感……
  只听他悲壮地道:“包文通曾携刀追赶你三千里,为的是要同你比比谁的刀快,谁的刀狠,想不到包文通无意间同你这位东厂高手对砍一阵后,还是败在你手中,难道这是天意?”
  “这是天意,也是老天爷的巧安排,就在我一刀要将你劈成两半的时候,我似乎发觉你该是我的‘同路人’,我不能杀你,太可惜了。”
  一顿之后,又道:“不是我这厢看不起你,你姓包的这一手武艺,算是够好的了,为什么不去轰轰烈烈地干,却窝在这芝麻大的安康小镇当个混混头儿?”
  突然高声喝道:“跟本寨主上山去!”
  包文通一愣,心中在琢磨,当今之世,朝廷江山已岌岌可危,山贼流冠四处纷起,还是个乱世局面,倒真的不如跟着这姓张的大干一场,干好了当主,干垮了也不怨娘,那是自己不行。
  心念间,喘着气道:“那你称称我包文通的这块料,能在你手底下干个什么样的头目?”
  哈哈一笑,张博天道:“你这是答应跟我上山了?”
  包文通道:“既然你比我包文通还狠,也算是我姓包的心里佩服的人,咱们这就说定了!”
  张博天一笑,道:“从现在起在叫天岭朝阳峰的大刀寨,你包文通算是榜上有名了。”
  边伸手把包文通的伤处拉起来看了个仔细,边摇着头,道:“这一刀还真的险,胸骨可曾伤到?”
  包文通道:“寨主,要杀人就不怕挨刀,这点伤算是搔痒痒,少个胳臂掉条腿,那才算是伤呢。”
  张博天嘿嘿一阵笑,一边对诸葛明与欧阳泰以及令狐平三人,道:“听听这口气,简直就是我同戈正当年初入东厂之时的口气完全一样嘛!”
  于是几个人全都笑了……
  包文通当即道:“既然我跟你们上终南山,我在安康镇上多少还存点家当,赶着回去收拾收拾,也有千二八百两的,算是我对寨主的见面礼吧!”
  张博天一听,哈哈一笑,道:“张博天这是看你是条汉子,我就对你实说了吧。”
  他似乎在整理着要说的话,缓缓地道:“原本我与戈将军在朝阳峰的山洞中,藏了一堆金砖宝物,只因为被盗,这才领着一些旧属,据山为寨,就在这附近州县探查,约莫着就在这沿江一带,只等找到那批宝藏,咱们所有兄弟,这下半辈子的日子,算是不愁了。”
  一顿之后,张博天又道:“也因此,咱们立山寨,却不打家劫官,杀人放火,只是对那批宝物则绝不放松。”
  天色似乎快交二更了,张博天伸头朝树林外一望,又道:“咱们立山为寨,啸聚人马,为了安全,我已把山寨四周四十里内,加以肃清,连一家姓吴的我也没放过,眼下我要到安康镇,为的是打探白家堡。”
  包文通绕腮胡子一翘,道:“寨主可是惑疑那白家堡动了那批宝物?”
  张博天道:“我不放过任何一点有嫌疑的。”
  “白家堡堡主,白慕堂,人称‘大刀药王’,听说武功不错,他有两个儿子,也都是文武全才,不过我全未曾会过。”
  包文通这么一说,张博天笑道:“姓白的大儿子叫白中天,讲起来他曾救过我,但只要他对那堆宝藏失窃有嫌疑,张博天一样不会放过他。如果真是姓白的动的手脚,张博天会在他未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挥刀劈下我的一条膀臂,还他的搭救恩情,因为,我张博天不能因我一人,让大伙跟着穷苦一辈子。”
  张博天的这种说法,听的人谁能不感动?
  包文通第一个就竖起大拇指赞道:“听寨主这么一说,包文通自觉跟对了人。没话说,往后包文通全听寨主的。”
  张博天笑对诸葛明道:“如今山寨上有那么七十来个人,正由高磊与司马山、上宫中三人加强操练中,往后调兵遣将,就全都看先生的了。”
  诸葛明笑道:“小场面算是有了,要成气候,尚待扩充。”
  张博天一高兴,哈哈大笑,道:“既有诸葛,又有文通,已足可抵千百喽兵了,哈……”
  于是,黑漆漆的树林里,突然冒出一阵极为粗犷的大笑声。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五章  扑朔迷离
上一篇:
第三章 竹篮打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