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男欢女爱
2019-10-18 21:28:0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诸葛明冷冷一笑,问道:“谁是大王庄来的人?”
  一个红巾蓝衫大汉,一挺胸,道:“你是干啥子的?”
  诸葛明脸一绷,喝道:“是我在问你,没有轮到你问我!”
  那红巾汉子一愣!
  诸葛明厉喝道:“滚回去!叫大王庄的总管来说话!”
  两个红巾汉子有些气馁,道:“各位是……”
  “西乡飞云堡来的,知道吗?”
  二人一听立即抱拳施礼,道:“自家人,自家人。”
  一面哈哈笑道:“小的们原是在替各位找石泉镇上最好的住处来的。”
  诸葛明脸色一缓,道:“这就难怪,我们是为小姐安全,才连夜赶来石泉镇,佳期都快到了,怎么这时候才张罗,真不知道你们大王庄在搞名堂!”
  只听其中一人道:“佳期尚有三天,大王庄已布置得全变了样,不信六位可随小的们回大王庄瞧瞧去。”
  诸葛明道:“正有此意。”
  一面回头,对张博天五人道:“你们在此住着,想吃想喝尽管叫,别让小姐心里不如意,也给他们大王庄丢人。我随他们去一趟大王庄,约莫着三几个时辰就会回。”
  于是,店小二拉出诸葛明的那匹川马,随着四个大王庄的人,朝着石泉镇北东官道走去。
  插天的高峰,就在石泉镇的远方,但见层峦互依,群山相连,朝阳刚出,已叫人有热烘烘的感受。
  诸葛明骑在马上,他的那把宝剑,就背在背上。天蓝的大褂子,一双缎面的黑布鞋,白净脸上丹凤眼神光暴射,宽宽的额头,令人觉着这种人充满了智慧。笔直的鼻梁下面,似薄不薄的嘴巴,包了一嘴的白牙齿,神采奕奕的像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却根本不像快要三十的人。
  四个大王庄的庄丁,紧紧跟在小马匹后面。
  诸葛明一路上问了不少,那些全是他想知道的。
  快进大王庄的时候,他已经胸有成竹而又一脉相通地知了个大概。
  石泉镇东北的大王庄,地处在一个龙系山坡前面。那在地理上言,后面那条山坡,像是一条老苍龙,而这条老苍龙的后面,却又是崇山峻岭,黑中透青的高山上,一层层飘离山峰的碎云,一掠而过大王庄后面的山坡。远远望去,有如云里飞龙,而大王庄就在这苍龙的正中间。
  白宫道上望过去,大王庄楼高屋大,栉比一片。庄前面,有个大空场子,四周全都是桑树,一大片旱稻田地周围,零零散散的有几户人家。
  不过大王庄庄主“劈雷刀”王大寿的宅子,却独独的建在一个高大的围墙里面。
  平地而起的一座庄门楼子,上面正有个抱着一把钢刀,来回在门楼子上走动的庄丁。
  诸葛明被拥着进了大王庄,早有庄丁把他的那匹小川马拉上槽。
  正面大厅的台阶上,缓缓走下一个紫脸大汉,一开口就苍劲有力。
  “在下大城总管王元霸。听下人说,兄台是由西乡……”
  “西乡飞云堡。”诸葛明抢着回答。
  “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不过……”
  “兄台有话厅上说。”
  总管王元霸把诸葛明让进大厅。
  诸葛明人一走人大厅,心中还真的一紧,因为这大厅上的一切布置,全都充满了喜气。
  只见厚厚的红毯上面,正中放了一张虎皮,那虎头朝外,虎齿外露,那可是驱邪的。
  好大的一张枣红大方桌,上面靠墙一方,精致的三尺高八仙瓷像,正中一座弥勒座像,四盏大红宫灯。下面,每张桌椅全套着湘绣彩围,儿臂粗全新的大蜡烛,尚未点燃,大红喜字,每个门窗上面全都贴上。单就前面大厅,已经是喜味十足,后屋自不必说。
  总管让了座。诸葛明才坐下,下人早送上香茗。
  诸葛明边喝着茶,问道:“再有三天,就是大喜日子,我六人只是为了我家小姐安全,才先行早来几日,如今看着大王庄的筹备,我还真替我家小姐高兴。”
  总管王元霸一听,哈哈笑道:“大王庄还起了三天大戏,赶着明天,就在庄前的场子上塔起戏台。特地请了陕南最大的陕西梆子,到时候可有得热闹的了。”
  “好!到时候可真要好好看看早已闻名的陕西梆子。”
  就在二人大厅上话已投机,说个没完没了的时候,突然间,自院门外,抬进一顶软轿来。
  总管王元霸当即起身迎上去。
  就见自小轿里走出一位婀娜生姿的俏丽绝色女子。
  只见她双手一提落地长裙,轻盈有致地登上大台阶,一面口中还低声道:“哥的喜期都快到了,还没有赶出来,到时候我拿什么穿戴呀!”
  突然间,她发觉大厅上坐了个陌生人,不由一怔。
  “你是谁?”
  总管王元霸笑道:“他是由西乡飞云寨来的,眼下就住在石泉镇的鸿运客栈里。”
  “咦,佳期还有三天,怎么就有人来了?”
  诸葛明缓声哈哈一笑,道:“在下等六人,是打前站的,为的是这两百来里路上的安全。”
  原来这女的,正是大王庄庄主“劈雷刀”王大寿的女儿,人称“玉罗刹”王来凤。
  只因她要订做新衣,这才到邻家请人制做,却不料在这大厅上,碰上诸葛明。
  如今看这诸葛明,长得也算一表人才,身材细高,满脸英姿焕发,确是一个惹女人眼的长相。
  “玉罗刹”王来凤心中有了好感,不由问道:“高姓大名?”
  “在下诸葛明。”
  “在飞云堡职司是……”
  诸葛明哈哈一笑,道:“一名不入流的武师而已,还没干上几天呢。”
  “你很会说话。”
  “玉罗刹”王来凤又扭身对总管王元霸道:“留他吃过中饭再送人家回去。”
  诸葛明道:“不,不!在下这就要回鸿运客店,好多事情,等着在下去报告呢。”
  “玉罗刹”王来凤微微一笑,道,
  “你是说石泉镇鸿运客店?”
  “不错。”
  王来凤又微微一笑,扭身款款步入后堂。
  于是,诸葛明起身告辞。
  却听总管王元霸道:“诸葛兄不见见庄主?”
  诸葛明道:“在下能得总管接见,已很感荣幸了,可不能不知进退,不识大体,替我们巴堡主丢人!”
  于是,诸葛明骑着他的那匹白家堡“借”来的川马,朝着石泉镇而去……
  岂知在大王庄的后堂屋阁楼的窗前,“玉罗刹”王来凤含笑把诸葛明看了个仔细。直到诸葛明的身影十分模糊,她才一蹦三跳地走下楼来。
  诸葛明回到石泉镇的“鸿运客店”,已是将吃中饭的时候了。
  就在他一进门,正好迎上张博天率领着四大武士到前厅吃中饭。
  饭堂上,楼上楼下,就只有他们六个客人。
  因为,就在“鸿运客店”门前面,已贴了一张大红纸条,上
  面写着:“喜事,客满。”
  店掌柜的一看到六人,立刻笑迎上前,道:“听说西乡要来大批人,大王庄这才包下小店,只不知西乡的人,什么时候来到石泉镇?”
  诸葛明哈哈一笑,道:“就这一两天了。”
  于是,店掌柜道:“早上大王庄的人来交待,各位这住店吃喝,全由大王庄结账,六位今天可要点些什么吃的?”
  张博天看了一眼诸葛明,微微一笑,道:“看样子咱们又得大吃一顿了。”
  诸葛明道:“掌柜的,那就把你这鸿运客店最拿手的菜馔先来五六样吧。”
  整个客店,就只有六个客人,上到桌上的菜,自然是极为精致的了。
  于是,六个人边吃边谈,诸葛明说出了他的计划。
  时间似乎是急促了些,因为菜尚未吃完,酒还有半壶的时候,张博天已带着他的四大武士,跨上各人的马匹,急驰而去。
  诸葛明似乎非常笃定,也很愉快,因为当张博天五人在的时候,诸葛明尽在说他的计谋,他甚至自己无暇拿筷子去挟菜,为的当然是争取时间。
  如今五个人依计而行,全都走了。
  诸葛明当即叫小二重整碗筷,另作佳馔,自己就在这正厅中央,浅饮低酌,品尝这石泉镇鸿运客店里的名菜佳馔。
  诸葛明并未醉,但如果有人听了他以筷击碗,举杯高歌,八成真的以为他酒喝多了呢。
  他节奏有致,微闭双目,低声歌道:“内外两修为大道,大义超然似神仙。
  清心精灵致伟业,阴阳八卦转乾坤。”
  “叭……”一阵拍手声。
  诸葛明慢吞吞地睁开双眸。
  蓦然看到一个红衫丽影,不由猛向上看,更不由大吃一惊,当即一跳而起。
  “原来王大小姐驾到,真是失礼。”
  “当酒作歌,可真是好兴致。”
  来人正是大王庄的大小姐“玉罗刹”王来凤。
  只见她相当大方地随手拉过一张红木椅子坐下来。
  诸葛明忙正襟危坐。
  “你不请我喝一杯?”
  诸葛明一愣,随即忙叫小二重拿一付筷子酒杯。
  诸葛明亲为王来凤斟上酒。
  “玉罗刹”王来凤掩口一笑,道:“你们西乡人,这次陪着你家小姐来大王庄,好像来示威一般,说是要来一百多人,害得我爹早一天就把这鸿运客店包下来。”
  她伸头看看桌上的几盘菜,笑接道:“我发觉你不但会歌词,还真会享受,桌面上的菜,连我都很少吃过。”
  诸葛明哈哈一笑,道:“王大小姐,如果大王庄怕花钱,在下正准备自己私掏腰包呢。”
  玉罗刹笑道:“能把一家这么大的客店包下来,就不怕西乡人肚皮大。你尽管吃,鸿运客店的掌柜不会,也不敢收你一文的。”
  一面举起酒杯,道:“告诉我,你的大名?”
  “在下诸葛明。”
  “你在西乡飞云堡当什么差?”
  诸葛明伸出右手小指,低声道:“就这么一个小之又小的小武师。”
  “玉罗刹”王来凤一笑,道:“原来你还是一名打手呀!”
  诸葛明嘴一咧,道:“混世,日子不好过,混口饭吃罢了。”
  微微一笑,“玉罗刹”王来凤道:“既然是混饭吃,就该找那饭好菜香的地方。”
  诸葛明眼睛一亮,道:“你是说找家出钱高的?”
  诸葛明心中立即在想,机会一到,运气一来,真他娘的城墙也挡不住。面前这王家大小姐,就她的那份俏模样,说起来也让人心动。瞧她眉毛弯弯眼儿大,鼻子尖尖小嘴甜,肥瘦适中的身段,白净净的脸蛋儿,红缎面短衫,拖着一件粉红裙子,绣花紫面薄底鞋,走起路来那种婀娜自然生姿样。如果诸葛明不被她的一种无法形容的气质所慑,还真的想打打这玉罗刹的主意。
  再看看她手里抓着的一把银鞘宝剑,那样子就像是一盘极为道地的四川麻婆辣豆腐。
  就见“玉罗刹”王来凤一阵忖思后,缓缓地道:“你在飞云堡多久了?”
  诸葛明一叹,道:“也才刚去,连他们飞云堡的银子是黑是白,在下还未曾见过呢。”
  “玉罗刹”王来凤道:“也才是试用阶段,要拿银子恐怕还早着呢。”
  诸葛明双目一瞪,那对丹凤眼暴射出神光异彩,冷然地道:“诸葛明本来也不愿在飞云堡混下去。”
  仰头喝下一口酒,又道:“我们来了六人,如今折返五个,约莫着他们去护送大小姐的花轿,我却一人留下采,这差事原不紧要。”
  放下酒杯,一抱拳道:“吃过饭,我这就走人。”
  玉罗刹王来凤道:“预备到哪儿呀?”
  “回老河口去。”
  “你是那儿人?”
  诸葛明一叹,道:“在下是个流浪汉,家在河南算起来在这川陕道上一混有年了。”标准的胡扯。
  玉罗刹王来凤一听,微微一笑,道:“那你就不用再去老河口了。”
  诸葛明心中一喜,表面却装着莫名其妙道:“大小姐的意思是……”
  “留在大王庄。”
  诸葛明道:“我行吗?”
  “就怕大王庄委屈你了。”
  诸葛明起身离座,一抱拳,道:“诸葛明感谢大小姐知遇。”
  “玉罗刹”王来凤一笑,道:“有件事我得先同你说清楚。”
  “请吩咐。”
  “凡是去大王庄当差的,大王庄是量材使用,换句话说,有多大能耐,拿多少银子,所以……”
  “得先考量考量?”
  “不错,这一关是相当要紧的。”
  诸葛明一笑,道:“理当如此。”
  一面招呼小二道:“取纸笔来。”
  掌柜很快亲自送来纸笔。
  就见诸葛明随手大笔一挥……
  顿时,“玉罗刹”王来凤心头大喜,就连一旁的掌柜也伸出大拇指,赞道:“真是一手好书法。”

相关热词搜索:汉江刀声

下一篇:第七章  乐极生悲
上一篇:
第五章  扑朔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