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功亏一篑
2020-02-22 14:04:57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陈世骏连忙道:“师弟,别跟他多说了,看他姓高的能把咱们太极门怎样?这档事咱们是揽定了!”
  丁鹤听师兄如此一说,也不能再讲什么了,高朋却冷冷地道:“陈大侠,我现在要拿的是碧眼狐狸,而不是要跟太极门过不去,希望你不要插手。”
  陈世骏道:“姓高的,你伸出爪子,就有姓陈的接下。”
  高朋忍无可忍地道:“陈师父,太极门虽然人雄势众,还没能到只手遮天的地步,高某抓拿碧眼狐狸为的是公事,你陈师父插上手,高某如果办你个阻差办公之罪,实未免令江湖朋友耻笑,但高某若被你吓住了,也显得太没出息,你一定要管,高某就以鹰爪门下的身分向你讨教一番。”
  陈世骏微微一怔道:“你是鹰爪门下,鹰爪王魁是你的什么人?”
  高朋冷笑道:“高某以鹰眼为号,至少不会是他的徒弟。”
  陈世骏不禁呆住了,鹰爪王魁是江湖绿林道上三十六处跺子窑的总瓢把子,以大力鹰爪手驰名整个江湖,无论黑白两道,都对他侧目相看,鹰眼高朋居然跟这个绿林枭雄有关,而且照他的口气,似乎还不是鹰爪王魁的弟子。
  丁鹤是南太极门的掌门人,跟鹰爪王魁颇有交情,闻言忙道:“鹰爪王魁有个姓高的师弟,叫做高远。”
  高朋淡淡地道:“那是高某的侄子。”
  这一下太极二老都怔住了,他们都知道鹰爪王魁的师长是一个姓高的老年隐士,王魁的一身技艺皆出师门,从南到北,闯荡江湖三十年,建下了赫赫声名,也创下了鹰爪门。
  他的师弟叫鹰爪手高远,不大在江湖上露面,只替师兄主理鹰爪门的内务,万没想到鹰眼高朋竟还是鹰爪王魁的师门长辈,这个仇家可实在结不起。
  陈世骏已势成骑虎,哼哼冷笑,硬着头皮道:“王魁是绿林道上的巨枭,阁下却是六扇门中的名捕,英雄人物,都尽出鹰爪门中了,当真是可喜可贺得紧!”
  高朋脸色泛红,却平静地道:“咱们是各干各的,鹰爪门下弟子如果在京师里犯了案,高某照抓不误。但现在高某退出公事身分,就是鹰爪门中的长老,陈老师是否还有意赐教?我本来不想这么做的,可是陈老师执意欲以太极门的势力相压高某,高某也老实的告诉你,最好别牵连太多,咱们一对一,谁把谁撂下都无所谓,如果你妄想挑动太极门下的弟子群殴,鹰爪门下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可以挑翻你整个太极门。”
  这句话可不是虚言恫吓,江南三十六跺子窑中高手如云,而且江南凤尾神龙两大帮的帮主与鹰爪王魁是磕头兄弟,三大门派鼎足而立,守望相助,声势之盛,威及天下。
  陈世骏怔了一怔才道:“姓高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高朋淡淡地道:“没什么意思,最好是你陈老师置身事外,要不也别扯出太多人,尤其是四周的那十几名弟子。”
  陈世骏颇为惊异地道:“你知道我们还有人?”
  高朋冷笑道:“高某是干什么的,连旁边来了多少人都不知道,还能在六扇门里混吗?高朋并不怕人多,只是不想把事态闹大,你那十几名弟子都是有家有室的,可经不起祸起萧墙!”
  陈世骏的脸色倏地变的很难看,终于忍住了气,大声向四周道:“你们都回去吧,今天的事我一个人挑了。”
  高朋平静地道:“陈老师是决心要插手到底了?”
  陈世骏的语气不如先前那么狂了,冷哼一声道:“姓高的,你也是在江湖上混的,陈某今日能抽手吗?”
  高朋一叹道:“盛名累人,许多纠纷都肇因于一时的意气用事,高某为的是公事,你陈老师又为的是什么?”
  陈世骏道:“为的是争一口气!那对水晶如意在我手上丢了,不找回来以后陈某还能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吗?”
  高朋目注邢玉春道:“碧眼狐狸,你当真找到赃物了吗?”
  邢玉春奸猾地一笑道:“当然了,我岂敢瞒骗陈老爷子?”
  高朋冷笑道,“只要你起的出赃物,高某就不捉你。”
  邢玉春微笑道:“高爷,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还能听你这一套?六扇门中的话,有几句话是可信的呢?”
  高朋道:“高某的话,说一句算一句。”
  邢玉春道:“你今天不抓我,明后天照样要拿我,我既然露出形迹,要逃出你的手掌心恐怕很不容易吧!”
  高朋道:“不错,你身上背着案子,高某不能徇私放过你,但你拉着太极门做靠山,就能躲一辈子吗?”
  邢玉春笑笑道:“那可不一定,我只要为陈老爷子追回失物,他自然会为我打点销案。”
  高朋明知她在耍赖,但也无可奈何,只得道:“陈老师,请吧,今天的事,不是任何言语可以解决得了的了!”
  陈世骏一言不发,拉开架势,先发制人,劈面攻出一掌。
  太极掌法以静为主,向来是由守势中采取攻势。
  他抢先动手发招,显然是舍长而取短,犯了练家大忌,可是这一次他却别具用心。
  这一掌只是诱敌,真正的攻势杀着,完全暗藏在另一只不动的左掌上。
  高朋也是一代高手,岂会看不出来,佯作上当,蓄足劲势,探指向他的掌上迎去。
  陈世骏趁势缩回右掌,左手精招闪电发出,拍向高朋的右肩,忽然暗觉不对,高朋那一抓劲势之强,无与伦比,相距虽仅尺许,就已隐感锐气袭肌,如果不及时趋避,就算左掌能拍中对方,毁了他一条胳臂,对方那一抓却可以抓裂自己的胸筋,算算得不偿失,逼得他连忙撤掌退后。
  第一回合就被人迫退回来,虽未落败,对这位太极名家来说,已是很丢人的事。
  陈世骏泠笑道:“好个鹰爪功!”
  高朋微笑道:“承情!承情!高某是靠着抓人为生的,可不像阁下有身价有地位,养尊处优过一辈子!高某一伸手就是亡命的招式,因为砸了饭碗,一样也得饿死。”
  陈世骏受不了他的冷嘲热讽,厉声道:“姓高的,你别得了便宜就卖乖,老夫不见得真含糊你。”
  高朋仍是从容地笑道:“高某不敢,光棍不挡财路,跑了碧眼狐狸,高某对上可无法交待!是陈老师自己不肯赏碗饭吃,高某少不得只好拿性命来巴结上了。”
  陈世骏怒不可遏,运掌如风,或虚或实,如翩翩蝴蝶翻飞,罩住了高朋。
  而这位九城名捕,鹰爪高手,却始终抱元守一,劲力蓄足在双手上,不管是虚是实,他都很认真的硬砸硬碰。
  陈世骏虽然占尽了攻势,却心存顾忌,因为对方的实力如何,不得而知,然而鹰爪门的功夫全在十指,却是闻名天下,这一碰上去必立见真章。
  如果掌力能抗受一抓,对方一只手就报废了,万一抗不住,自己数十年盛名,一身武功,与太极门百多年的声誉,也将就此报销。
  在这么大的关系之下,陈世骏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对搏了四五十招,仍是招来招往,两个人硬是没接上一式。
  陈世骏心中开始焦灼起来,看准机会,忽而一掌迎向对方的右手,内劲提到十成,欲存心拚一下了。
  哪知指掌甫接,高朋的指上马上袭来一股柔力,屈指成拳,抵住了他的掌心,左手却飞快地朝他的胁下戳到。
  陈世骏心知上当了,急忙右手推出,托住了高朋的小臂,挡住了他一戮之势,而且迅速的化掌为握,抓住了高朋的胳臂,想将他的手挪向一边。
  高朋的劲力全集中在那一指上,如果被对方挪偏了,先机尽失,全身都会在对方的掌力威胁之下,自然不肯吃这个暗亏,因此加劲力贯手臂,直推出去,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住,谁都不肯放松一丝一毫。
  陈世骏的山羊胡子无风自动,高朋的头上也已冒出腾腾的白气,双方较上了全力,四只脚居然深陷地下寸许,可见他们功力之深,势均力敌。这种僵持的局面就成了两牛对顶,不到一方力尽倒地无法休止。
  丁鹤与四大金刚都是行家,眼见场面成了不了之局,心中着急,却也无法上前分开,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没这个本事,除非是上去帮一方的忙,那倒是轻而易举的事,就可把对方撂倒下来,但谁敢上去呢?邢玉春眼珠一转,忽而笑道:“丁老爷子,奴家先走一步了,您帮忙拦住那些公人,明天我拿水晶如意到二位的落脚处来交货,就此告别。”
  四大金刚闻言大为焦急,一拉铁尺就围了上去,丁鹤也急了叫道:“邢姑娘,你可不能走。”
  邢玉春笑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丁老爷子您放心好了,抚台大人跟我是什么交情了!我还会拐了他的东西纵逃不成?”
  丁鹤道:“你这一走,我们上哪儿去找你?”
  邢玉春道:“不用您找,我会来找您的。您想想好了,我在京师已经难以存身了,还不是全仗您二位老爷子撑腰。”
  陈世骏百忙中居然开口道:“师弟让她走!”
  为了说这句话,他的内劲稍减,又被高朋逼进寸许,忙又用劲抵住。丁鹤无可奈何地道:“各位,邢姑娘的事由老朽等担下来了,望各位高抬贵手,老朽等自有交待。”
  赵有礼冷笑道:“丁老师,纵走飞贼、谁也担待不了。”
  丁鹤一亮剑道:“丁某这条老命巴结上了也担待不下吗?”
  邢玉春朝查元杰与魏三牛青儿等人一眨眼道:“伙计们,丁老爷子只有一个人,要走还得咱们出点力。”
  那三人跟她合作多年,哪能不明白她的心意,呼啸一声,各拉兵器向四面闯去,把钱尚廉、孙克义和李明耻各盯住一个,动起手来,赵有礼拦住了邢玉春,丁鹤出手几招就被赵有礼逼退了下去。
  邢玉春一滑丈许,登上围墙喊道:“伙计们,扯活!”
  接着她一扬手,撒出一片银芒。
  碧眼狐狸不仅武功高,心眼活,暗器手法尤精,而且她的暗器都是淬过毒的,口中叫声扯活,那是江湖中的黑话,是叫大家逃走的意思,可是她那三个伙计,跟她同捞多年,当然知道这话又包含有另外一层的意思,闻声同时就地一滚。
  这一滚配合了邢玉春的暗器,巧妙的天衣无缝,院子里的几个人不明究里,等到银芒临身,想躲已来不及了,每个人不是身上就是腿上都感到微微一痛,像是被蚊子咬了一口。
  随即传来一阵麻痒的感觉。
  丁鹤总算见机的快,连忙翻身躲开,而且仗剑飞扑过去,护住了僵持中的陈世骏。
  邢玉春这一把淬毒飞针发的很绝,几乎把每人都招呼到了,陈世骏的那一针被丁鹤的剑劈落,高朋的腿弯上却挨了一下,一股麻意直透心头,右腿不禁一软。
  陈世骏全力对敌,根本不知道周遭发生了什么事,见丁鹤仗剑过来,以为他是帮自己的忙,劲力陡长,握住高朋的手就势往外一抖一摔,高朋挨了一下淬毒飞针,早已使不下力了,再经那一抛,身子立即平飞出去,勉强用力拿桩站住,左臂的关节已经被抖脱,再加上用力过钜,张嘴即时喷出一口鲜血,冷冷一笑道:“好的很!太极门果是好手段!”
  说完他连忙坐了下来,运气阻止腿上的血脉,以免针毒窜布全身,陈世骏愕然问道:“怎么回事?”
  丁鹤忧形于色道:“邢玉春临走发了暗器,而且是淬了毒的!小弟替大哥挡了那一针。”
  陈世骏看了高朋与四大金刚一眼,见他们都一一坐倒在地,心头不禁一怔,随即笑道:“好样的!妮子是有点心眼儿嘛,不这样来一下,咱们今天还是个不了之局呢!”
  丁鹤急了道:“可是咱们却跟鹰爪门结了怨!”
  陈世骏道:“那可不能怪我,高朋身为九城总捕,咱们丢了东西,他居然拦阻咱们寻找,在道理上就说不通,何况发暗器的是邢玉春,与我们可没关系。”
  丁鹤一叹道:“师兄,道理可不是由着咱们一边说的,他要缉捕碧眼狐狸那是公事,咱们却插了手。”
  陈世骏道:“咱们插手是为了邢玉春知道失物的下落,而邢玉春发暗器是为了自卫,这在道理上没什么不对!走,咱们追上那小妮子去,别叫她掳了东西跑了。老实说,我对她还真有点放心不下呢!水晶如意价值连城,难保她不见财起意。”
  丁鹤无可奈何,只得跟他一起走。高朋咬着牙,看见镇远镖局的两个镖头,还在一边观战,便低着声音说道:“我们都不能动,麻烦二位把这几个伙计抬到前面去,起出针来,看看是什么毒,但愿不要落得个终身残废才好。”
  万子渊与马青雄久走江湖,自然识得厉害,闻言忙到前面去叫人。不一会儿,却见江雪雪与吕四海带了几个人,扛着软架,把受伤的人一个个都抬了起来,送到楼上江雪雪的屋子里。
  吕四海这次显的很沉着。
  他先为大家起出毒针,迎着灯光看了一看,又放在鼻尖上嗅嗅,然后笑道:“还好,仅是麻药,不用上药了。十二个时辰后,药性自解,碧眼狐狸大概不敢惹上鹰爪门的老前辈,没用上致命的毒器,倒是高爷的肩骨得赶快拿捏上去。”
  马青雄闻言就想上前为高朋接上脱臼,吕四海忙道:“使不得,高爷还受了太极门内劲暗伤,可不能乱来。”
  马青雄一怔道:“那得到西城找我三叔来,他是接骨的名家,也是打穴名家,应该没问题。”
  高朋却苦笑一声道:“马镖头!不是我瞧不起令叔,西城马回回的确是武学名家,但是彼此功法路子不同,陈太极成名在北方,掌法却是由南边流传过去的,太极门的武学应该南长于掌,北精于剑,只是到了丁鹤与陈世骏这一代,两人竟像生错了边儿,整个给倒换过来了。令叔跌打损伤的医道高绝,闻名天下,但若说要医治太极门的震脉手法,我敢说还是不行的。”
  马青雄脸色微红道:“这个我可不太清楚。高爷,如果连家叔都无法治好您的伤,事情可就糟了!这里还有谁能行呢?”
  高朋笑道:“佛在眼前立,何必还一意上西天求经?吕老弟,赵总镖头已经对我说出你的渊源了,你也不必再藏拙了。”
  吕四海苦笑了一声道:“赵爷因为我姓吕,以及听说我是山西大同人氏,就替我担保,我也知道是泄了底,今儿这桩事儿原是我惹出来的,我更不能袖手,只是我……”
  高朋一笑道:“老弟放心吧,我手底下这几个人都是靠得住的,马万二位也是赵总镖头举荐来的好帮手,他们自然不会对外乱说。至于我,今儿为什么会把鹰爪门的底子抖出来,相信你也明白,我绝不是因为怕陈世骏而找后台。”
  吕四海连忙道:“是的,在下明白,高爷完全是为安我心,冲着凤尾神龙两帮与鹰爪门的渊源,您没拿我当外人。”
  高朋轻叹道:“我那师侄王魁是个有心人,所以才跟武威扬与龙在天走的那么近,话说到这儿,大家心里都该有数了。你放心,除了咱们这几个人知道外,你仍然是旧日的吕四海。”
  吕四海拱拱手道:“承情!承情!兄弟先把高爷胳臂接上,太极门的手法很玄,耽误了可就麻烦了。”
  他扶起高朋的臂,理脉顺筋,手法十分迅速,认穴之准,把马青雄与万子渊两个人都看得呆了。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四章 化妆奇术隐市井
上一篇:
第二章 撒网擒狡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