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阴谋诡计
2020-02-22 15:27:51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二人闻声止步。
  屏门后转出一个紫袍的老者,满脸寒霜,步履沉稳,二人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高朋道:“这家伙就是徐元通,吕老弟,你别开口由我来跟他说话。”
  于是高朋上前一拱手道:“徐大人好!”
  徐元通淡淡地哼了一声道:“高朋,你是提督衙门的总捕,居然到老夫的门前摆威风了。你该打听一下,老夫是干什么的?”
  高朋微笑道:“高某知道,徐大人虽然不干御史了,却仍然忠心国事,继续为国宣劳。”
  徐元通道:“你明白就好。老夫的御史虽告休致,但是侍卫营驻外提调的差使还没开掉,别说是你就是你的顶头上司玉铭,见了老夫也不敢如此放肆!”
  高朋笑道:“如果是昨天,高某确是不敢得罪,但今天就不同了,端王爷接长侍卫营,已有口谕给高某,说侍卫营旧日的人事,自即日起全部另作安排,所以徐大人这份兼差,要等接到端亲王的亲笔派令才能作数。”
  徐元通怒道:“胡说,在老夫接到正式通知之前,仍然是现任提调,就凭你一句话能解除老夫的职权,那还成话?你以为侍卫营是什么衙门?”
  高朋道:“侍卫营不是衙门,所以人事制度也不能以常情定。徐大人接任这个提调凭的是一句话,因此解除大人权柄,也是一句话就够了。”
  徐元通为他的盛气所慑,色厉内荏地叫道:“但是也不能凭你姓高的一句话。”
  高朋笑笑道:“大人如果不信,高某自有办法证明。徐大人,高某来时,已经带有端亲王手谕给通州参将,所以颜福才乖乖地撤兵而去。徐大人,你的架子不必摆了,高某没有叫颜福兵围尊府,已经是给面子了。高某虽然任职公门,却没有忘记自己是个江湖人,希望一切以江湖的规矩来解决。如果徐大人一定要以官方的手续来办,高某只要发个信号,颜福的兵立刻会来,大人看看他听谁的!”
  他不愧是个老江湖,更是个老公事,几句话把徐元通反击得哑口无言,恼羞成怒之下,拂袖道:“老夫倒要看看你姓高的有什么本事!”
  他回身欲退,李文英抢前两步,沉声道:“站住!徐元通,你已经接到了我们的拜帖到底怎么说?”
  徐九通冷冷地道:“老夫不在家!”
  李文英道:“你明明在这里,怎么说不在家呢?”
  徐元通冷笑道:“这就是老夫的答复,你们照着办就是了。随便你们,公事也好,私务也好,老夫总是接着。”
  李文英没有处理过这种场面,倒不知如何是好。
  吕四海却笑笑道:“徐老请暂留片刻,吕某说完两句话就走,听不听全在徐老。”
  徐元通淡然回头道:“你说好了。”
  吕四海道:“我的话不是对徐老说的,而是对那两位说,徐老只要听着就行了。”
  语毕转向福铭与傅安道:“二位从徐元通的谈话态度上,已经知道端王接长侍卫营的事不假了?”
  二人连忙点头。
  吕四海道:“我受端王之托,答应以私人身份跟王伦谈判,但二位却是公职在身,不便参予,因此一位请稍避一下。”
  傅安道:“是,我们正要离开。”
  吕四海道:“但二位也不必离开太远,颜参将已得王爷手谕,在营候命,如果我的私下商谈没有结果,就是二位执行公务的时候了。二位明白了没有?”
  傅安连连点头道:“明白!明白!”
  吕四海笑笑道:“该怎么办,王爷手谕上写得很明白,二位一看就知道。现在二位请吧!”
  傅安与福铭立刻转身欲行,吕四海道:“还有一件事,我要请问二位一下。侍卫营还有多少人在这儿?”
  福铭道:“很多,有十几个。”
  吕四海道:“我说的是像二位这样正宗八旗子弟,其余的那些虽佩有腰牌,但是不属于侍卫营的正式成员,二位也明白得很。”
  福铭的脸色变得很不自然,顿了一顿才道:“那就没有了。”
  吕四海道:“由此可见二位多胡涂,如果不是我来这一趟,二位几乎犯下了抄家灭族的大罪!”
  福铭道:“和中堂答应为我们担保的。”
  吕四海冷笑道:“和珅的担保能靠得住吗?不出事他坐收渔利,出了事你们就是替死鬼,任何罪过往你身上一推,你们争得过他吗?”
  二人冷汗直流。
  吕四海道:“到颜参将那儿去看着,听候通知,假如我过了两个时辰没有跟你们连络,你们就斟量着怎么办,这是你们立功的机会。”
  傅安连连拱手应是。
  高朋忽然道:“吕老弟,你们既是准备私下谈判,高某也回避一下才好。”
  吕四海想想道:“也好,高兄跟他们一起到颜参将那儿去,能够没有官方介入,对大家都好。”
  高朋带着福铭与傅安走了,吕四海这才朝徐元通道:“徐老现在是否愿意让我们进去一谈?”
  徐元通怔了一怔才道:“吕四海,你好卑劣的手段!居然动用官方的势力来迫害同道!”
  吕四海一笑道:“徐老,官兵是你们勾来的,你还是侍卫营的北路提调,这话说得太不上路吧?”
  徐元通道:“老夫所志何在,天下人皆知。”
  吕四海道:“吕某是正一品的布衣老百姓,也是天下皆知。正如你所说,吕某的祖姑还是刺杀雍正的凶手,吕某可能成为官方的鹰犬吗?”
  徐元通无可奈何地道:“你要谈些什么?”
  吕四海笑笑道:“站在门口谈话,总是不方便吧?”
  徐元通略一沉思才伸手道:“请!”
  吕四海与李文英昂然跨步入内,来到大厅上,但见王伦与欧阳纥在厅中,四周围了十几个汉子。
  吕四海笑道:“教主好,欧阳堂主别来无恙!”
  欧阳纥满脸怒色,王伦却很沉得住气,淡淡一笑道:“吕大侠,高明,高明。本教在京师多年部属被你在两三天内摧毁殆尽,阁下既以忠义自期,为什么要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呢?”
  吕四海道:“王教主问得好,但不知亲者为何?仇者又为何?”
  王伦怒道:“你别装胡涂,我说的亲者,当然是指亿万大汉同胞,仇者当然是清廷鞑虏了。”
  吕四海脸色一正道:“王教主居然还知道这一点,那我倒要请问了,两淮河水抢道,灾鸿千万,无一非我所亲,这都是贵教的德政,教主又如何解说呢?”
  王伦语为之塞,片刻后才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刘汉、李唐、朱明,都是起自乱世,本教深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只有先成其乱,驱之于绝地,他们才会铤而走险,为我所用。”
  吕四海脸色一沉道:“教主此言差矣,清廷并没有像朱明末季那样,两淮发生水灾朝廷立刻拨了巨款,拯危济困而民心感德,教主之所为,岂不反而促使民心倾向异族?”
  王伦轻轻一叹道:“是的,我原先没想到满人对这件事会如此认真,因此以后本教的作为也将有所改变。敝人投入和珅幕下,遂其贪餍之欲,就是想制造祸乱之机。”
  吕四海道:“教主有没有考虑到和珅也是满人,而且是銮仪卫出身,绝顶聪明,难道会不明白教主的用心吗?”
  王伦为之一怔。
  吕四海继续道:“乾隆也不是昏君,自然更知道贵教的企图,但他未加戢止,仍然默许贵教活动,用意很明显,无非是利用你们去吞并打击其他的反清势力,以遂其驱虎吞狼之计。”
  王伦道:“这一点敝人很清楚,不过敝人的想法不同,天下义师虽多,但却都各自为政,没有统一的组织,难以发挥作用。敝人把他们集中起来,才可以成为一枝举足轻重的劲旅。所以明知道他们是在利用我,敝人仍然乐于为之,使得清水教的势力日渐壮大。”
  吕四海道:“可是贵教也杀了不少真正的义士。”
  王伦微笑道:“他们不肯将所部纳于本教之下,可见其别有用心,这种人不能称为义士,只能算是国贼。”
  吕四海怒道:“教主这话是怎么说的?”
  王伦道:“彼此既然目的相同,自然应该精诚合作,那些人昧于大义只顾私利,不是国贼是什么?”
  李文英怒道:“别人为什么一定要受你的节制?”
  王伦笑道:“因为清水教的力量最大最强,成事的可能性最大,他们理应支持,如果今天还有一股反清的义师比清水教更大,敝人自然也会归向其旗下。”
  明知道他是强词夺理,李文英却无法反驳,因为他说的是事实,日月同盟之后,各地的义师多半星散,没有一股力量比清水教更壮大的了。
  吕四海却正色道:“有的,有一股力量,不仅强过清水教百倍,也强过现在的朝廷!”
  王伦一怔道:“是那一股力量?”
  吕四海道:“是我大汉亿万同胞,他们虽然在异族统治之下,却并没有忘记自己是大汉子民!”
  王伦大笑道:“那你我也在其中了?”
  吕四海道:“不错,你我都在其中。因此我们都应该效忠于这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
  王伦笑道:“这些人的力量是非常大,只是他们太愚蠢了,有的随遇而安,有的已近麻木,必须要有一二智者起来领导他们,启发他们,清水教就是因此而诞生的!”
  吕四海道:“可是贵教的作为只是在残害他们!”
  王伦道:“阁下说得太严重了,本教只是刺激他们一下,假手和珅祸国殃民,使他们体验到亡国之痛。”
  吕四海轻叹道:“教主用心不可谓不苦,可是和珅虽贪而无大恶,大恶之事都记在清水教的头上,由此可见,贵教的一切都在清廷的监视之中。”
  王伦怒道:“这老儿跟乾隆太狡猾了,敝人今天才知道上了他们的当,才一怒率众而退。他们敢愚弄我,总会叫他们后悔的!”
  吕四海道:“教主又有什么新的计划?”
  王伦笑道:“当然有,我这些人虽然空忙了一场,在侍卫营里只担了一个虚名,但他们有着侍卫营的腰牌,而且以侍卫的身份出过很多次差,大家都知道他们是侍卫营出来的,这个身份大可利用。”
  吕四海道:“教主打算如何利用呢?”
  吕四海道:“教主虽然不说吕某也想得到,教主是要他们到各地对反清志士展开残杀行动!”
  王伦神色一变,随即笑道:“吕大侠机智过人,敝人十分佩服。但大侠应该想到这是个好办法,只要他们以大内侍卫的名义,调动地方官兵,对一些有名的人物展开了行动,立刻就可以激起民变。”
  吕四海大声道:“使不得!”
  王伦笑道:“为什么使不得?”
  吕四海道:“如此一来,正好中了清廷驱虎吞狼之计,使我民族志士,遭受荼毒,复兴元气,为之大伤!”
  王伦道:“那怕什么?只要清水教在,复兴大业,我们就一肩挑了起来!”
  吕四海道:“你们根本是为了私人的利益,那里管得了民族大义?即使你们当了权,老百姓也不会幸福!”
  王伦笑笑道:“吕朋友,这话太武断了,李韶庭是因为雍正的一句话而不反清的,现在我也可以利用那句话,人当了皇帝,就没有种族之分了,因为天下的人都是他的子民。我如果当权,自然也会重视民生国计。但是在谋国之时,却顾不到这么多!”
  吕四海发现此人已狂妄成性,病入膏肓,无可理喻,乃愤然道:“有我在,就不允许你这么胡作非为!”
  王伦一笑道:“吕朋友,你最不聪明的一件事,就是孤身深入。来到了这儿,可由不得你了!”
  吕四海道:“你以为人多就能困住了我?”
  王伦笑道:“我知道你还有一批帮手,你们一共十个人,还有八个人在杜忠平的家里。只是他们无法支持你了!”
  吕四海心中大定,看来王伦还不知道杜忠平设有地道,那些人早已由地道潜入徐家的花园中来了,于是,他微微一笑道:“不错,但他们个个身手不凡,杜记杂货铺近在咫尺,我一声招呼,他们就可以杀过来!”
  王伦笑道:“没那么容易。你知道我在周围布置了多少人手,会让他们过来吗?”
  吕四海道:“最多不过二三十人而已!”
  王伦笑道:“没有那么多,不过十几个人,那是放在外面,做做样子给你看的!”
  吕四海道:“只有十几个人那更不足为虑了!”
  王伦笑道:“我阻截他们根本不靠这十几个人,在杜记杂货铺的周围全是我的人,每一家都埋了近百斤的炸药那才是我留下他们的本钱。”
  吕四海道:“那又能威胁到他们吗?”
  王伦笑道:“杜家的环境太不利了,除了大门口外,三面都是房子,三处炸药同时爆炸的话,那间小小的杂货铺恐怕只能剩下一堆劫灰了!”
  吕四海愤然道:“你敢!难道你不怕李氏牧场的报复?”
  王伦笑道:“我就是顾虑到李氏牧场的那点力量,所以才客客气气的跟你谈判,否则我不声不响,引火一燃,连你也炸在里面,何须如此费事?”
  吕四海心中暗惊,王伦的安排如此恶毒,是事先万万未曾料及的。幸好人员都已离开了,只有杜忠平的女儿在那儿守着铺了,否则倒是真的被他要挟住了!
  沉思片刻,他才沉着道:“你有什么条件?”
  王伦笑道:“我们观点不同,而且我知道阁不也是威武不屈的汉子,要你们加盟敝教,阁下是不会答应的。”
  吕四海笑笑道:“不,你错了。我一直想加盟贵教!”
  王伦不禁一怔道:“你说的是真话?”
  吕四海道:“当然是真的,如果你不信,我可以立刻签署盟单,而且不计较职位。”
  王伦想了一下笑道:“我相信阁下说的是真话,但是敝人却不敢接纳。阁下的手段太高明了,以敌对的地位都能把本教的人拉走不少,如果让你再加入进来,不出半年,清水教就会瓦解了!”
  吕四海笑道:“半年的时间太多了,三个月我就可以叫清水教整个改观。你们实力虽大,却并不稳固,教中弟子离心离德,只是在控制之下,不敢有所表示而已。”
  王伦道:“不错,这个问题我也注意很久了,所以我必须在短时间内展开行动,否则连我也无法控制了。”
  吕四海一笑道:“这就是你们的作为背弃了民心的明证,那些人虽受愚于一时却不会永远受编的。”
  王伦不耐烦地道:“住口!我不跟你讨论这些,现在只有一个条件,就是阁下束手就擒,我也不会杀你,只是废去了你的武功,把你送到一个地方去静养。”
  吕四海道:“就这么简单?”
  王伦道:“就是这么简单。你们十个人都要受这个约束,我拿你们作为人质,去限制李韶庭不跟我们作对。”
  李文英立刻道:“我爷爷不会受这种威胁的。”
  王伦道:“那是他的事,如果他不肯罢手,我只有杀了你们,那是他逼的,你们可怨不得我。”
  吕四海道:“王教主,李爷爷受不受威胁是以后的事,目前你必须先确定我们是否受威胁。”
  王伦笑道:“吕大侠恐怕必须要束手就擒,否则王某只要一声令下,那八位娇滴滴的女孩子都要化为飞灰!”
  吕四海略一沉思,云飘飘等人已由地道进入了徐府后园,自然不受威胁,但是杜忠平的女儿还在店里,不能让一个无辜的女孩子白白牺牲,因此一笑道:“王教主,你的安排不能算不厉害,只是你忽略了一件事,狡兔三窟,我们怎么会集中在一个地方等候你来包围呢?”
  王伦道:“我的人守在四周,看见他们进去,却没有见到他们出来,他们一定在里面。”
  吕四海一笑道:“你不妨派个人进去看一下,如果还能找到一个人,吕某就束手就缚。”
  王伦他说得如此有把握,一时倒拿不定真假,李文英也明白了吕四海的意思,笑笑道:“四哥,别再磨时间了,王伦不会就范的,还是把云大姊他们叫出来吧。”
  语毕撮口打了一声呼哨,王伦脸色微变,后厅跑来一个汉子,急急地道:“教主,云飘飘等人从后园冲过来了。”
  王伦脸色大变道:“他们从哪儿来的?”
  那汉子道:“不知道,属下只看见一大堆人从后园冲了过来,云飘飘与邢玉春都在里面。”
  吕四海笑笑道:“王教主,现在你死心了吧?”
  王伦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呛然拔出腰间长剑道:“吕四海,纵然你逃过第一关也逃不过第二关!”
  吕四海淡淡地道:“王教主,这第二关是拼命,你也必能拦得下我们,却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王伦怒叫道:“有我无你,吕四海,那怕付出再高的代价,今天也要把你们全摆倒在这儿。”
  吕四海道:“也包括你自己的性命在内吗?”
  王伦道:“是的,王某只是教主,但清水教是一个整体的组织,不是王某一个人的,王某可以死,清水教决不会灭。兄弟们,大家上!”
  他一挥剑,率先冲向吕四海,欧阳纥也上前敌住了李文英,四周那些执剑的汉子,纷纷上前围攻。
  吕四海从容挥剑,不过几个回合,就把王伦杀得连连退后。王伦更为暴怒,挺剑如同疯狂一般地攻上来。
  吕四海剑光再起,在王伦的肩上划破了一道剑痕,沉声道:“王教主,吕某为了你创立清水教的成就,不忍要你死于剑下,希望三思!”
  王伦怒吼一声道:“王某虽死,清水教也不会放过你们,吕四海,你也死定了!”
  由于他受了伤,仍然奋战不退,激发了那些清水教徒的斗志,个个奋身攻上。吕四海虽剑术精湛,面对着这一大堆不怕死的人,倒也无可奈何,最主要的是他无法放开手来大开杀戒。
  但是,另一边跟欧阳纥对手的李文英却使尽威风,这位女煞星剑下毫不留情,上来帮忙的两个汉子都被砍倒了。
  云飘飘江雪雪等八女也从后园杀了过来,主客之势顿易,清水教徒立呈不支之状。
  徐元通拔剑道:“教主,请容老朽与吕四海一战!”
  王伦发觉吕四海在这半年中剑法精进多了,的确不是他能企及的,乃虚晃一剑,退在一旁。
  徐元通把剑急进,剑式激流下滩,气势澎湃,吕四海先前并不在意,几个回合之后,才发现此人剑术之精,不在李韶庭之下,若不是在塞外经过一番精研,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乃打起精神应付,一老一少,战成平手。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重返京师
上一篇:
第二十六章 四海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