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四海一家
2020-02-22 15:26:57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十里途程,转瞬即到。吕四海与李文英到达通州时,天色不过才亮,他们两人都换成了庄稼人的打扮,故意在城外等着,开了城才进去,还一路问讯,找到了杜忠平开的那家杜记杂货店。
  他们也注意到斜对面五十步外的一家大宅子,高台阶,大石狮子,显得很有气派,但大门紧闭着,拴马的石桩附近却有着马粪。这种大宅第门前经常有人打扫,马粪必然昨夜留下的,因此可见高朋的推测很对,清水教潜伏在侍卫营中的人,连夜撤退到这儿来了。
  他进了杂货铺,一个中年人满眼红丝,抬起头问道:“客人要买些什么?”
  吕四海取出了高朋的信问道:“请问您是杜掌柜?”
  中年人一看信封,随即道:“是的,我就是杜忠平,尊驾是高庄来的?请进!请进!”
  吕四海道:“那位姑娘是一起来探访二姑娘的。”
  他指指李文英,杜忠平忙道:“请进来。大丫头,你娘有亲戚来了,出来照顾一下生意。”
  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梳了条大辫子,答应了一声。杜忠平把他们两人领到后面一间小屋子里,关上了门,然后才压低了声吾道:“二位由高师叔那儿来的?”
  吕四海道:“是的,在下吕四海。”
  杜忠平肃然道:“原来是吕大侠,为了对面那一家?”
  吕四海笑着点点头道:“杜兄一宿未眠,真辛苦啦!”
  杜忠平道:“昨夜四更天,来了十四骑快马,看情况似乎很紧张,像发生什么大事似的。”
  吕四海笑道:“不错,被我从北京逼出来的,这下子恐怕连王伦都耽不住了,大概日内也要来到此地。我打算在这儿截住他们。”
  杜忠平一惊道:“那恐怕要知会高师叔一声,调集人手前来才行。徐家本身就住了不少好手,昨夜来的那一批个个都身手不弱。”
  吕四海道:“那倒不必,这次我们来了十个人,足够应付了。贵门尚不宜与清水教正面冲突。”
  杜忠平道:“十个人?那怎么够,光是徐元通家中,就有二十多名好手,他们家的使女佣仆无一弱者。”
  吕四海道:“这个我知道。我们这十个人也够他们瞧的了,在西行的路上,已跟他们接触过一次,面对着他们白虎玄武两门的好手,我们也是全胜而归,何况这一次我们只想剪除几个首恶,并不想整个地消灭他们。”
  杜忠平道:“吕大侠几次痛挫清水教,对他们的实力已狠清楚,想必也有了相当的把握,但不知要在下如何效力?”
  吕四海道:“杜兄对徐家的环境熟吗?”
  杜忠平道:“在下已经悄佾进去不知多少趟了,一草一木都很清楚,吕大侠要知道什么?”
  吕四海道:“这么说他们的防备很松懈了?”
  “徐元通是休致的御史,但和和珅走得很勤,再加上清水教利用官方的势力公开活动,根本没考虑到有人去摸他们的虚实,所以从未设防。”
  吕四海道:“那就好极了,我们还有八个人在高桥镇等候,请杜兄设法把她们悄悄地引来。”
  杜忠平道:“这没问题,在下可以叫小女去一趟。”
  “人来了之后,还要在府上藏一藏!”
  杜忠平道:“那也行,我在这儿已经挖了一条地道,直接通到徐家的花园里。在下知道技艺浅薄,如果凭武功,纵使对方不加防备,也很难出入自如。这条地道虽然费了一年的功失才挖成,但确是方便不少!”
  吕四海道:“地道能通到他们的花园,不怕被他们发现吗?”
  杜忠平笑笑道:“徐元通的家人都是清水教徒,个个都有一身好功夫,虽然为了任务,他们肯不惜牺牲,以各种身份为掩护,但他们有一件事情是不屑为的,那就是掏粪坑!”
  吕四海笑道:“不错,因为那是最污秽之所,据说会破法。杜兄把出口设在粪坑里。”
  杜忠平道:“是的,大宅院的粪坑都是用石头盖住,以免臭气外溢,我在粪窖旁边多加了个石盖,留下了一个出口,所以从不怕他们发现。”
  吕四海道:“他们清扫厕所的人呢?”
  “是一个老妇人,也是唯一不属于清水教的人。她不会武功,耳患重听,目力衰退,他们只肯用这样的一个人!”
  吕四海道:“这个人是杜兄的自己人?”
  杜忠平笑笑道:“是家岳母,也是高师叔的师姊,是鹰爪门中仅有的二位长老之一。”
  吕四海不禁肃然起敬道:“那一定是贵掌门人的姑母,飞天女神鹰武维娘前辈!”
  杜忠平道:“是的,家岳母在表兄继掌鹰爪门后,就退出江湖。在下本来是想接她老人家到此颐养天年,但她老人家为了徐家要一个打扫便厕的女工,便毅然更名前往。在下每为这件事感到内疚,所以吕大侠要扫荡此地的魔窟,在下十分高兴,可以让老人家离开那里了。”
  吕四海道:“武前辈以古稀高龄,还不肯享享清福,可见清水教的行为确实已到人神共愤的程度,我们对付他们,无论在那一方面都说得过去了。”
  杜忠平道:“在下来此原为连络志士,为复国大计稍尽棉薄,可是到了这儿,发现清水教已捷足先登,那时他们还没有亮出清水教的旗号,附合者不少。可是到了后来,大家都感到很失望,想要退出,但已身受挟持,所以大侠此举,实属应天顺人。”
  吕四海道:“目前我只是作这个准备,要等王伦来了才能有所行动。否则打草惊蛇,不独于事无补也会使对方有所警觉,徒增麻烦。”
  杜忠平道:“这个大侠可以放心,在下回头跟家岳母先通个消息,等王伦一到,她老人家就会告诉我们的。”
  他们又谈了一下,杜忠平才独自出去。
  吕四海再度作一番策划,然后就叫李文英伴随杜忠平的女儿到高桥镇将其余的人引来,到了晚上,大伙儿陆续到了,在一货店的地室中聚会。
  忽而杜忠平的女儿来了,道:“高师叔祖来了!”
  吕四海等人一惊。高朋突地赶来,必有重要事故。
  高朋刚进门,暗中人影突闪,朝他的肩上扣去。
  高朋也是一惊,连忙反手扣出,那人笑道:“小八儿。多年不见,你的功夫越来越精纯了!”
  高朋见那人是一个白发龙钟的老妇人,仔细一打量,连忙躬身道:“大师姊,您好!”
  吕四海等人知道这老妇必是杜忠平的岳母,鹰爪门的元老飞天女神鹰武维娘了。这位老前辈早年英名四播,与乃弟俱出于鹰爪王魁的门下,创下了鹰爪门的赫赫盛名,她的弟弟武不屈成就最高,在十二连环坞创设了鹰爪门,再传到她的侄子武威扬,则更创立了凤尾帮,扬威大江南北。
  鹰爪王魁的八个弟子,以高朋最幼,年龄与武威扬差不多,因此除了鹰爪门的弟子,很少有人知道高朋的出身。
  可是高朋对这位大师姊却极为尊敬,因此,他热泪盈眶,哽不成声。
  武维娘神情也很激动,强自镇定地道:“小八儿,你也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是像个小孩子似的?别叫孩子们看了笑话!”
  高朋站了起来,擦擦眼睛道:“大姊怎么会在这儿?”
  武维娘笑道:“我在这儿近十年了!你恐怕还不知道,忠平是我的女婿。”
  高朋怔了一怔。
  吕四海道:“高兄恐怕还不知道,武前辈在徐元通家里卧了十年的底,干的是最粗鄙的工作。”
  微笑着把武维娘在徐家的情形说了,高朋连忙道:“小弟该死!怎么能让大师姊做这种事呢?”
  武维娘微笑道:“这是我自愿的,连威扬都不知道,否则他绝不会同意。是我不让忠平说的!”
  高朋连忙道:“大姊可以做的事很多,何必要干这个工作呢?”
  武维娘轻叹道:“江湖人没有一个服老的,我如果到扬州去,被你们像个老祖宗似的供着,你们说是享福,我可觉得是受罪。你可别怪忠平!”
  杜忠平缩在一边不敢讲话。
  武维娘笑笑道:“威扬也不知道我在这儿,正因为如此,我才有很多收获。现在不谈了,你从京里赶来,必然有重要的事故吧?”
  高朋道:“是的,我是缀着王伦下来的!”
  吕四海忙道:“王伦到这儿来了?”
  高朋点点头,武维娘道:“我也是为着告诉你们这个消息才来的。先说你的事吧。”
  高朋叹了一口气道:“端王两口子进宫,告了和珅一状,一点用都没有。因为和珅很聪明,他居然先到弘历(乾隆本名)那儿打了底,太后把乾隆叫去,准备大事申斥,弘历却说是他赐给和坤的。”
  吕四海道:“二奶奶早料到有此可能了!”
  李文英却道:“可是和坤如此弄权,庇护奸宄,横行京畿,乾隆也不管吗?”
  高朋一叹道:“端王弘晖是个直性子的人,在宫里憋了一肚子气,出来时对我说了真话,和珅庇护王伦,根本就是乾隆的授意,清水教的活动,早在朝廷掌握之中,他叫和珅纵容王伦,是一条驱虎吞狼之计。”
  武维娘问道:“这是怎么说呢?”
  高朋道:“乾隆很高明,知道清水教的作为难以得民心,才叫和珅包庇他们,让他们任意妄为,以激起人心之不满,使那些汉族志士,起而与之为敌,自相残杀;同时也叫老百姓体认到所谓复明义师,不过是一群残民之徒,感恩怀德,转而对清廷心悦诚服。”
  吕四海叹道:“这果然不出李爷爷所料,清廷根本就是利用清水教来铲除异己,摧我复国之基。”
  高朋叹道:“满人入主中华,明知道立足不稳,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汉奸来残杀汉人。可恨的是这批人不自觉,仍然甘心受其利用,自坏国基。”
  武维娘道:“王伦也不是不知道,他自恃腾明,想藉以自肥而已。”
  高朋道:“是的,和珅私窃御藏的事没构成罪名,倒是清水教另外的两件企图便得乾隆紧张了,一件是弘晖说出了他府中歌妓紫云是清水教内应的事,另一件则是清水教勾引罗刹人,掳劫傅宁的儿子要挟傅宁叛变的事,弘历闻奏之后,立刻召和珅进宫,问他知不知情。”
  吕四海道:“和坤怎么说呢?”
  高朋道:“和珅当然是知道的,他还很得意地说这是他的授意,一来可挟制朝中大臣,二来可以考察边境守将的忠贞。他还说清水教的人俱在他的掌握之中,随时都可以控制,末后更提出一纸名单,注明了清水教徒在京畿的分布情形,以及他自己所作的安排。”
  吕四海笑笑道:“这老狐狸真有一手!”
  高朋道:“但是他精明不过乾隆,弘历出示了另一份名单,比和珅的更详细,其中有一半是和珅不知道的。”
  众人俱都一怔。吕四海道:“这位皇帝并不胡涂嘛!”
  高朋道:“不错,他算是精明的。可是两份名单核对之下,和珅名单上的人,有一半也是弘历不知道的,这样一来,弘历真的紧张了,他以雍正的血滴子为班底的一批私探,专事打听各地反清活动的动静,自以为十分稳妥,谁知清水教这一股势力,就有许多遗漏,于是弘历大为震怒,将和坤罚俸三月,把大内侍卫领班崇漪革职,由端王弘晖接任。”
  吕四海道:“这位莽亲王能办事吗?”
  高朋道:“他手底下一个私人都没有,居然一肩承担下来,出宫后立刻就来找老弟!”
  吕四海一怔道:“他找我干吗?”
  高朋道:“这是弘历的授意,他知道老弟与李大侠的渊源,想借重老弟来清除清水教的势力。”
  吕四海苦笑道:“这简直是开玩笑。他知道我是谁?”
  高朋道:“当然知道,他说老弟是晚村公的后人,令祖姑更是刺杀雍正的凶手。”
  吕四海道:“那他就该知道我不会为朝廷效力。”
  高朋苦笑道:“恐怕老弟非勉为其难不可,这位莽亲王一点都不胡涂,他说看在三个人的份上,老弟一定要帮他这个忙,这三个人第一个就是海中堂海大学士!”
  吕四海一惊道:“他知道我跟海老伯的关系?”
  高朋道:“是的,他知道海明瑞就是吕四海。”
  吕四海脸上掠起一片杀机道:“他怎么知道的?”
  高朋忙道:“老弟,你可莽撞不得,他说那句话可不是威胁,是真正的请求,你就是海公子的事儿是海中堂自己告诉他的。”
  吕四海一怔道:“海老伯怎么会告诉他?”
  高朋道:“因为你前一段时间跟王伦斗得很厉害,海中堂怕你吃亏,私底下去见他,叫他为你暗中打点,免得吃了和珅的亏。在朝的满族王公中,只有这位王爷还算明白,没有仇汉心理。”
  吕四海道:“还有两个人是谁呢?”
  高朋道:“是远在塞外的李韶庭大侠与兰娜夫人。老弟,这两位是不会受他威胁的人,他之所以提出来,就是希望你能看这三个人的份上,帮他一个忙。”
  吕四海这才吁了一口气道:“我还是无以应命。”
  高朋道:“老弟,我已经跟你把话陈说过了,他也很明白,绝不会委屈你很久,等清水教的事情一了,你就可以脱身了。目前接受下来,对你只有好处,因为和坤还留了一手,现在躲在徐家的十几块侍卫腰牌并没有追回,他们随时还可以变成官方的身份,甚至调动地方上官兵来对付你,到时你怎么办呢?”
  吕四海不禁默然。
  高朋笑笑道:“所以他才委你一个侍卫营副统领的职务,就是为了方便你行事,万一对方想利用官方的力量,你也亮出身份,反过来可以指挥官兵来对付他们,而且这个副统领是他在皇帝面前挂个号,磨着乾隆亲笔下了御批,巴巴的叫我带了来。”
  说着取出一纸委令,果然是乾隆的亲笔,写着:“兹委端亲王弘晖为御前统领,吕四海为副统领,凡该二员所至之处,如朕亲临,有所宣示,各部及地方司员,一体遵办,不得有违。钦此。”
  底下用乾隆那方“四海一家”的朱印。
  吕四海知道凡是用了这颗朱印,就是乾隆亲自口宣的密旨,比传国玉玺的威信更大。
  他看了一下道:“乾隆怎么肯下这道手谕?”
  高朋道:“是端王力争的,乌雅福晋也在旁边敲边鼓,说和珅用人不慎,滥引匪人,窝匿京畿,为害无穷,除了借重老弟以外,无法除害。而且他更说,皇上如果不答应,她就要请出太后来跟皇帝理论了。”
  吕四海笑笑道:“这两口子自以为很聪明,那知道完全中了乾隆之计,乾隆一直想叫李爷爷出山帮忙而不可得,现在却利用这个机会把我给套上了。”
  高朋道:“老弟,事在人为,目前这个身份对你是有利的。”
  吕四海苦笑道:“以后呢?我不能一辈子卖命,弘晖虽然等清水教事了后就让我自由,但如乾隆不放呢?”
  李文英笑道:“四哥,你也是的,我们做事又不为功名,不领俸禄,爱干就干,不干就算,跟我爷爷的布衣侯一样,派不派是他们的事,干不干是自己的事。这也什么难办的?等清水教的事儿一了,我们回到塞外去就是了!”
  吕四海道:“文英,事情那有你想得那么轻松,到时候只怕由不得我了!”
  李文英道:“难道朝廷还能拿了绳子把你绑了去不成?”
  吕四海道:“那倒不是,我领了情就是欠了朝廷,到时候摔手一走,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之徒了?”
  李文英道:“我们领了官家什么情?”
  吕四海道:“朝廷纵容清水教坐大,无非是假手他们清除反清的势力,现在准我们放手对付清水教就等于是卖足了人情,要我去阻遏那些反清势力的成长而已。”
  李文英道:“这简直岂有此理?难道汉人不是他的子民,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普天之下,莫非王民!”
  吕四海道:“这句话可不能说,真要推究起来,我就没有理由再反清了。”
  李文英不禁默然。半晌后吕四海一叹道:“还是先接了再说吧!李爷爷的主张最对,衣冠虽须归汉但要待机而动,只要满人的皇帝不偏不倚,不存汉满之分,不故意压迫汉人,我们也就维持相安无事,如果朝廷有对汉人不公的行动,我们也保持着随时可动的实力。”
  高朋叹道:“满洲皇帝中,真正具有魄力与无私胸襟的,只有一个雍正,现在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吕四海道:“是的,所以我祖姑激于私愤,刺杀了雍正之后,心中十分后悔。如果让雍正多在朝几年,就不会是目前这个局面了。”
  武维娘笑道:“那我们乘此而起,弔民伐罪,光我华夏。江湖上的遗臣志士义师,都敬服李大侠,才暂时按兵不动,都有点等得不耐烦了!”
  吕四海朝高朋望了一眼,知道这位武林前辈不是复社中人,因此轻轻一笑道:“生不能见九州岛同,这是每一个志士共同的愤慨,岂独前辈为然。但我们当为万代子孙计,我们所求的是亿万炎黄子孙的生存,因此必须采取稳健的方法。”
  武维娘轻轻一叹道:“老身知道,所以一些有识之士也都忍了下来。老身之所以对清水教如此敌视也是为了这个道理,复国固重要,除国贼尤为重要!”
  吕四海欣然一叹道:“前辈具此识见,晚辈无限心折,现在我们可以商讨一下对付王伦的方法了。王伦确实已经来到通州了吗?”
  武维娘道:“不错,而且还来了不少人。看样子他们在此地就想有所举动!”
  才说到这里,忽然杜忠平的女儿匆匆地进来道:“爹爹,不好了!徐家出动了许多人,把我们家包围起来了!”
  众人俱皆一惊。杜忠平忙道:“你没有弄错,包围的是我们家?”
  他女儿道:“不会错,左右邻舍都是他们的人。”
  吕四海道:“这儿在一天之内来的人太多,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所以他们先采取行动了!”
  高朋道:“他们出动了多少人?”
  杜忠平的女儿道:“总有四五十个,就是大门口还没有动静。”
  高朋一笑道:“端王这一着棋还真走对了,看样子他们是想利用官方的势力来对付我们的。”
  吕四海道:“高兄,假如真有官兵到了,你去亮出身份,把领兵官带进来,我不希望借重官兵的力量来对付他们,更不希望让清水教知道我做了侍卫营的副统领。”
  高朋一怔道:“这是为什么呢?”
  吕四海道:“因为这个工作是与义军站在作对的立场,如果他们大事渲染,将为我树下许多无形的敌人。”
  高朋道:“那怕什么,我们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反正你老弟除了清水教之外,也不会认真法干的。”
  吕四海道:“话固然不错,但别人未必能谅解,我没有害人之心,人却有防我之意。”
  高朋道:“清水教把大批的人投入侍卫营,王伦更是公开在和珅家里担任记室,大家却不以为怪。”
  吕四海道:“是的,这是他聪明之处。和珅贪墨之名,天下皆知,他帮和珅,可以说是借之以覆亡满清。但端王弘晖却是忠心耿耿的王室亲贵,这中间大有出入。”
  高朋怔了一怔道:“不错!还是老弟细心。老弟,这可是我给你惹的麻烦了,如果我不推荐你去找端王,就不会有这些麻烦了。早知如此,那道委任我就不代你接下了!”
  吕四海一叹道:“找端王协助是我预定的计划,李奶奶另有一封私函致乌雅福晋,也是请她协助,因为京师亲贵中只有这两口子才有胆子跟和坤作对,而驱逐清水教在京师的奥援,必须先扳倒和珅。我只是没想到弘晖会去接替侍卫营,把我也拖进去。”
  李文英笑笑道:“不过这也不错,如果没有这一着,今天我们就要受到官兵的包围,到时候我们是束手就擒,还是跟官军对垒呢?王伦耍出这一手相当恶毒,要不是莽王爷多此一事,我们今天就是不了之局。”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二十七章 阴谋诡计
上一篇:
第二十五章 坑人不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