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坑人不浅
2020-02-22 15:25:41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高朋陪着乌克明又到了和珅的家里。
  和珅这时正红得发紧,官拜大学士,执掌军机处,两个儿子都娶了公主,成为乾隆帝的儿女亲家。
  但端王是乾隆的胞弟,在当朝也是一位风云人物,能文尚武,为人正直,极得一般清流之尊敬,和坤虽然不可一世,对这位王爷倒也不敢得罪,仍是在厅上恭陪着,只是两个人都不太愉快。
  高朋与乌克明来到了和府,秦四龙恰好也悄悄地回来,他大概先见到了王伦,王伦立刻把和珅请到后面去。
  留在厅上的端王听了报告后,连连点头,把高朋留下,却叫乌克明到门口去等着。
  不一会儿,和珅回到厅里,脸上带着干笑道:“有劳王爷久等了!”
  端王弘晖不耐烦地道:“老和!这下你总不能推说不知道了吧?虽然你的用心不坏,但是你的护卫管得太多,实在大可不必,你这么一手包办,地方官与刑部都成了闲员,根本不必设置了。”
  和珅笑道:“我只是叫他们私下查访一下,看看地方官是否有失察之处,那知道竟得罪王爷头上来了,实在该死。不过贵管家早说是王爷的东西,他们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过问。镖局也可恶,居然不说出来。”
  弘晖道:“是我不让他说的,镖局里并不知道。现在总可以把东西发还了吧?”
  和珅尴尬地道:“王爷那批明珠价值多少?可否由下官折价支付,因为东西出了点问题。”
  弘晖变色道:“老和,你这是什么意思?”
  和珅道:“属下一时不慎,被剧盗吕四海率了一批女贼在中途拦劫抢走,当然,这损失是由下官来负担。”
  弘晖怒道:“吕四海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大胆,连我的东西都敢抢,这还得了!”
  和珅笑笑道:“高朋很清楚,王爷可以问他。吕四海并不厉害,但是他的靠山太硬,敝属下惹不起他们,只好听任他们把东西劫走了。王爷的损失自然有下官负担,但也希望王爷在圣上面前共同参奏,务必肃清这一批不法之徒。”
  弘晖立刻道:“高朋,说,这姓吕的是什么人?”
  高朋凑前一步,低声说了几句话。
  弘晖道:“怎么可能呢?九姐会叫人做这种事?”
  ,
  和坤连忙道:“吕四海不但受到了李韶庭的庇护,而且拦劫的女盗中,还有李韶庭的长孙李文英。”
  弘晖皱着眉头道:“这就怪了!镖货中有口秦代铜瓶与两轴古画,就是九姐托乌克明带进宫中,呈献给太后作寿礼的,她怎么会派人再劫回去?”
  和珅一怔道:“有这等事?”
  弘晖道:“当然有了,我那儿还有九姐的一封信,她说因为种种关系,自己不便进京,但是太后老佛爷的万寿岂敢怠忽,所以备了两项寿礼,托我呈献。”
  和珅道:“难道她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故意要找我的麻烦?我可没得罪她呀!”
  弘晖冷笑道:“那可难说,她给我的信上就说了,你时常找李韶庭的麻烦,也许她叫那些人是为了护送寿礼,你的人在中间一插手,她当然要收回去了。”
  正说到这儿,乌克明又进来向端王附耳说了几句,弘晖道:“来得正好,高朋,你去把人带进来。”
  和珅忙问道:“是什么人?”
  弘晖道:“是吕四海跟李文英,他们为劫镖的事前来作个解释,怕你的人不肯放行,所以我作主叫他们进来。”
  和坤冷笑道:“来得正好,我也想问问他们是何居心?”
  高朋与乌克明带了吕四海与李文英进来了,两人向端王与和珅微微躬身为礼后,和珅道:“吕四海你好大的胆子,本府侍卫的东西,你也敢抢劫?”
  弘晖也道:“吕四海,和中堂说你把我进献太后的寿礼礼品也给抢了,可有这回事?”
  吕四海笑笑道:“有这回事。”
  和珅吁了一口气,弘晖却道:“这是为了什么?”
  李文英笑道:“光是王爷的珠子,自然没问题,但家祖母还有两样寿礼,却不能落在中和堂手里,所以我们必须在中途再接回来,家祖母叫我们在镖队后面一路秘密保护,也是为了这个原故。”
  弘晖道:“胡说,和大人贵为中堂,难道还会私下吞没九姐的寿礼不成?你们简直是胡闹!”
  李文英道:“其中还有内情,请王爷明鉴。”
  说着上前在弘晖的耳边低语了一阵,弘晖用眼睛瞟着和珅,连连点头,然后道:“我知道了,真要是有这回事,我负责替你们作主。东西呢?”
  李文英道:“在我们那儿,回头送到王爷府上去。”
  弘晖起立笑道:“好!老和,东西没损失,自然不要你赔了。文英说她拿珠子的时候,丢了四五颗在箱子里,就算是贵属下辛苦一趟的报酬吧!打扰!打扰!”
  他拱拱手,带了吕四海与李文英走了。
  和珅送到门口,回到厅里,立刻把王伦召来问道:“王先生,你们到底干了些什么事?”
  王伦道:“卑职也不清楚,四龙是一片孝心,因为那批东西价值百万,以为必是什么人想到京中活动,所以才替相爷先收了下来,免得他们又走别的门路,那知道是端亲王的寿礼呢!”
  和坤道:“弘晖的东西没关系,你们的做法我可以一肩承担,但李兰娜送的那两件东西又是什么花样?”
  王伦道:“卑职也不清楚,有一张清单在此。”
  和珅一看清单,连连拍桌子道:“糟了!糟了!难怪他们不肯让东西经我的手。王先生,这下子你们可把事情办得大糟特糟,为什么早不告诉我?”
  王伦道:“东西已经丢了,卑职想把东西找回来,或者把货主找到,问清楚再说。”
  和珅一言不发,匆匆走到后面,再出来时,脸色更为灰败,道:“王伦!你们坑人不浅,这下子连我的老命也玩儿上了,叫我怎么办才好?”
  王伦却很从容地道:“相爷不必着急,到底是什么事?让卑职为您参详一下,总有办法解决的。”
  和坤道:“那两轴画,原是大内御书房珍藏,皇上还亲笔批注,一幅是宋徽宗的墨龙,另一幅是唐寅的仕女,我见到笔力实在太佳,千方百计,找人弄了出来,不知怎么的会给李兰娜又偷走了!”
  王伦道:“相爷确知是在他们手中吗?”
  和坤道:“我一看清单,才知道不妙,刚才去检查了一下,就丢了这两幅,你看该怎么办?”
  王伦想了一下道:“那相爷还要感谢秦四龙来了这一手,否则不知不觉送到了宫里,相爷想弥补都没有办法了。”
  和珅道:“现在还有什么弥补的方法?”
  王伦道:“相爷来个矢口否认,反正东西是李兰娜送去的,赖不到相爷头上。”
  和坤道:“如果送到皇上手里,还可以赖一赖,现在由弘晖出头,送到太后手里,他平素就跟我不睦,趁机在太后面前告我一状,赖都赖不掉的。何况那画上我已加盖了一方私藏的印章。”
  王伦陷入沉思,和珅道:“王伦,你手下有的是能人,无论如何,也得给我把画弄回来。”
  王伦道:“这个卑职一定设法。”
  和珅道:“还有,秦四龙最不该开了一纸收执,现在收执在弘晖手里,他刚才走的时候也没有还给我,看样子是想借这个机会咬我一口,说我知情心虚,故意派人去截下这批东西意图淹灭罪状,因此这个人绝对留不得。”
  王伦道:“相爷要杀掉四龙?”
  和坤道:“我是銮仪卫出身,对这一套我最清楚。你必须立刻消灭这个人,我才可以否认那一纸收执。”
  王伦道:“相爷,叫他躲起来就是了!”
  和坤怫然道:“你跟吕四海斗到现在,一直都落下风,我可不敢相信你了。如果秦四龙落到对方手里,我就有口莫辩,他是我的站堂官,加上那件事,谁也会以为我是授意他如此做的,你没看见弘晖走的时候那股得意的劲儿?”
  王伦无可奈何地道:“好吧,卑职立刻处置。”
  和珅沉下脸道:“王伦,事关我的身家性命,也关系到你跟清水教的利害,你可别跟我来个阳奉阴违,把秦四龙叫进来,我要亲眼看着他人头落地!”
  王伦道:“相爷对卑职这么不信任?”
  和珅道:“王伦,正因为我信任你,才要你亲手处置,否则我也会办的,老实说,如果不足我们多年合作得很愉快,我几乎怀疑这件事是你们故意整我的!”
  王伦是个很聪明的人,一看和珅的态度,就知道如果再不依他的话,他可能连自己也怀疑上了。
  于是他走到门口,把秦四龙叫了进来道:“四龙,你来一下,相爷有机密口谕。”
  秦四龙弯腰行礼后,凑向和坤的面前,王伦自后面一剑挥过,秦四龙的头立即飞落出去。
  和坤这时脸色一整道:“王先生,现在吕四海等人一定在弘晖的家里,你去设法,无论如何要把东西弄回来。”
  王伦却面有难色道:“相爷,吕四海故意来上这一手,且把端亲王也拖进来,这证明是个陷阱。”
  和珅道:“明知是陷阱,也得往里跳,王先生,我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把端王府烧了都行,一定要阻止弘晖把东西呈到太后面前去。今上事母至孝,虽然我帝眷甚隆,但是太后说句话,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王伦叹了一声道:“相爷,吕四海一个人已经够难缠了,再加上他带的九个女孩,简直是九条母大虫!”
  和坤沉声道:“王先生,你一直夸说你清水教中多的是奇技异能之士,怎么连十个年轻人都应付不了?这几年光是侍卫里,我就给你补了三四十个名额,难道这些人都是酒囊饭袋?”
  王伦一怔道:“相爷要用那些人?”
  和坤道:“当然最好不用,但实在腾不出人手时,只好用那些人了。别的人你能调动吗?”
  王伦道:“万一这些人失陷在对方手中又怎么办呢?”
  和坤道:“你知道该怎么办的,总不能叫他们开口!”
  王伦道:“死了也没有用,从尸体上还是认得出他们是什么人。”
  和坤笑笑道:“那个你不用担心,我是銮仪卫出身,还会不清楚,只要死无对证,我尽有办法否认其事。”
  王伦道:“名义曾经御览,留存内务府及大内,上面有他们的三代履历及相貌特征,变动不了的。”
  和珅道:“老实对你说了吧,那些人根本不在名义上,我报一个人,都有一个替身在我这儿,不会出漏子的。”
  上伦不禁脸色微变道:“原来他们的护卫身分,是假的?”
  和坤笑道:“他们任职侍卫营,便衣出入禁城,怎么假得了,只是名义案上不是他们而已。那两份底案是给内务府与大内看的,御前侍卫入选的条件很严,除了要八旗军的子弟外,还得要三代俱无过失呢,你以为是容易补上的?内务府虽然跟我有关连,可是他们也不敢变换规例,只好来上这样一手李代桃僵了。”
  王伦沉思片刻,心里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表面上却毫不流露,笑笑道:“那些被顶名的本人知道吗?”
  和珅道:“当然知道,这对他们本人也有好处,多一层履历,将来晋身时也方便得多。”
  王伦笑道:“是卑职荐进的那些人都是白忙了。”
  和珅笑道:“王先生,你推荐的人不是真正想当侍卫谋出身吧?他们要的是实权,我并没有使他们失望,他们可以公开以侍卫的身分活动,走到哪儿,也没人说他们是冒充的,我已经够了。正因为他们是顶替的,行动才能如此自由,如果是正统出身的世家子弟,敢像他们这样张狂吗?”
  王伦苦笑不语。
  和珅笑道:“老夫在朝多年,树敌之多,可谓空前,才没有人敢正面参劾老夫,不仅是为了老夫帝眷之隆,老夫行事缜密,不叫人抓住把柄,也是一个原因。王先生,只有目前这件事是老夫唯一的疏忽,所以你必须全力以赴,如果老夫的地位不保,老夫仍然是大清朝的皇亲,贵教上下可没有这么方便。”
  语气中充满了威胁。
  王伦只得陪笑道:“卑职受相爷栽培良多,敢不全力以报。卑职我就去筹备。”
  和珅点头道:“全仗!全仗!老夫恭候佳音。”
  王伦回到自己房里,略略收拾一下,随即出门去了。

×      ×      ×

  在端王弘晖的府邸中,端王正排席欢宴吕四海等十位男女英侠,这位王爷十分高兴,频频劝饮,而且朗声笑道:“九姐真是有两下子,这一次我把两幅画送到太后面前,看皇上如何替老和掩饰。”
  吕四海笑道:“王爷也别太高兴,和珅已经知道这是他的一个把柄,一定会设法弥补。”
  弘晖道:“人证物证俱在!”
  吕四海笑道:“人证是不可靠的,草民等无法入官作证,物证虽有两项,但一项已经没用了,秦四龙开的那一纸收执根本不足为凭。”
  弘晖道:“怎么不足为凭?这上面还有着他亲笔的签押,而且还用了侍卫营的官印,不怕他抵赖。秦四龙还是和坤家里的站堂官,老和想赖也赖不掉。”
  吕四海道:“和神可以叫这个人失踪,以后永不出现,然后再到内务府把秦四龙除名,来个矢口否认。”
  弘晖笑道:“吕壮士,你可能不清楚,侍卫营的侍卫都是军功子弟,由大臣推荐,名义还存留在御书房,以备圣上随时点召,怎么轻易能删除呢?”
  吕四海笑道:“草民知道,所以才认为这纸收执没有用,因为内务府及御书房的名单上,绝没有秦四龙这个人。”
  弘晖一怔道:“怎么会没有这个人?”
  吕四海道:“大内侍卫向由八旗军功子弟担任,秦四龙根本就是汉人,怎么会入侍卫营?”
  弘晖张大了嘴叫道:“对呀!他是怎么进去的?莫非这家伙是冒充的?”
  吕四海道:“冒充倒不会,草民问过巡捕高大人,他证明秦四龙确是在侍卫营当差,只是侍卫营的名单与御书房的名义不同罢了。”
  弘晖叫道:“这是欺君之罪,他们好大的胆子!”
  吕四海道:“和珅连大内的字画都敢弄出来,还有什么不敢做的?王爷也不必在这上面追究了,拿不到确实证据,被他反咬一口,反而自讨没趣。”
  弘晖叹了口气道:“那就只有在这两幅画上动他了!画上已有御笔亲批,和珅随后又加添了一笔,这下子他怎么赖都不行,看他如何自处了?”
  吕四海道:“王爷,如果你是珅,易地而处,知道了这件事,你怎么办?”
  弘晖想想道:“我……只有想尽一切办法把画毁了或是夺回来,因为这是要杀头的事!”
  吕四海道:“和珅知道利害,他当然也会这么干的。”
  弘晖道:“他敢!滩道他还能到我这儿来抢?”
  吕四海一笑道:“恐怕已经来了!”
  说着将手中的银箸往窗外射去,只听得一声轻哼,弘晖脸色大变,连忙拍桌子叫道:“来人!”
  门外进来两个带刀的护卫,低头候命。
  弘晖指着他们骂道:“你们是干什么的?府里有人偷进来都不知道,还不去瞧瞧是谁!”
  两名护卫低头应是。
  弘晖道:“再多派几个人去到我书房里守卫,决不能让人接近。”
  那两人答应了,回头就走。
  吕四海却道:“等一下,王爷请看看,这两个人是府里的吗?”
  弘晖不禁一怔,因为那两个人已经回身出了大厅,弘晖连声叫喝都毫无响应。
  云飘飘连忙带了萧白与萧青追了过去。
  弘晖大怒道:“这些混账东西!都死了不成?”
  黑暗中走出两名黑衣汉子道:“王爷,人没死,只是被点了穴道,躺下休息了。”
  弘晖怒吼道:“混账!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持械擅闯王府!”
  那汉子冷冷地道:“王爷,你们别问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来的目的是为了那两幅画,请你交出来吧。”
  弘晖大怒,但那汉子不等他开口就抢着道:“王爷,我们不想威胁你,也不想伤人,但是希望你自己好好地考虑一下,如果得不到那两幅画,我们是什么都敢做的。”
  弘晖沉声道:“你们该打听一下,本爵是否怕人威胁?”
  那人一笑道:“王爷的神勇众所周知,但你是当朝的亲王,可犯不着跟我们这些江湖人拼命!何况王爷也不知道我们来了多少人。”
  语毕一拍手道:“大家出来给王爷看看。”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四海一家
上一篇:
第二十四章 得道多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