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手下留情
2020-02-22 15:45:11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吕四海自己在中间抱元守一,耳听四方,目扫八面,尽管外面的十二个人转得比风车还急,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扎布喜与察哈二人功力深,遇到他们出手时,吕四海立刻招呼固守,同时吩咐另外两面较弱处反击抢攻。
  在这种战斗中,最弱的一环反而是李文英与云飘飘,因为这两人是以剑法的凝练与变化精微见长,单打独斗,一对一的时候,她们可以很轻易地取胜,但在波浪式的轮战中,反倒是以膂力见长的其他三组占优势了。
  李文英一剑精招递出,才把对方封住,但等不及她第二剑施为时对手已经变了,攻势由第二个方向追来,逼得她必须重新应付,有时必须靠着云飘飘及时补位,才能防止下一轮的进攻,所以这两个人是守势居多。
  天龙大阵的长处是攻击力强,移位快,每两人一组,同时分左右进招,攻敌方的弱点,脚下却不停歇,这两个人攻过就走,不管是否得手,就由下一组接替。
  由于他们攻得太快,补得太快,稍微差一点的人,才应付过第一轮的进攻,尚未能稳住招式,第二轮又到,勉强应付过去,必伤于第三、四轮之手。
  姚家姊妹的双钩,萧氏双姝的四条鞭都是强劲有力,一攻一守,应付从容,邢玉春的双刀泼辣,可以给江雪雪制造进攻的机会,只有在扎布喜与察哈那两组进攻时略见吃力,但由于对方也只一触即走,所以仍能支持下去。
  只有李文英与云飘飘,成了咬牙苦撑的局面。
  吕四海虽然看得很清楚,也以反击的方法使天龙阵势推进稍缓,但也只是使李文英与云飘飘稍得喘息机会,收势维持原状,想要解除压力却很困难。
  天龙大阵是喇嘛红宗的镇教绝学,创设以来,所向无敌。
  这种阵式可大可小,不知击败了多少高手,也维持了喇嘛教在西藏至高无上的地位。
  吕四海一直在苦思破阵之策,却一直想不出办法来,心情十分焦灼。
  因为他看出这十二名喇嘛个个都是高手,扎布喜与察哈固不必说,其他十人也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比败在自己剑下的法王呼拉虽略逊一筹,但是比巴勒珠尔等三代弟子强多了,可见他们为了法王受挫,动用了全部精华前来雪耻复仇。
  单璇在旁关心地道:“吕大侠,天龙大阵自创设以来,还没有人能走过五十招的,各位已经支持到八十多招,虽败犹荣了。只要再支持一下,等家师把法王生擒回来,跟小妹联手在外面夹攻就可以破阵了。”
  吕四海道:“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单璇道:“大概也快了,法王走了很久未放安全讯号,可知家师已然得手。但是他必须再去找两个藏官一同回来作为证人,以免他们捏词诬赖而掀起战祸,所以,可能稍稍耽误一阵,不过不会超过半个时辰。”
  吕四海叹道:“我们还能支持半个时辰吗?”
  单璇道:“尽量撑下去,如果有人伤亡,你们还有两个人可以迅速补上,半个时辰勉力尚可一撑。”
  吕四海道:“单女侠,你不能快点设法吗?”
  单璇道:“没有办法,本派弟子虽多,但够份量的却很少,这些喇嘛们个个都练就了护气武功,刀剑不伤,只有小妹与家师以内力贯注剑上,才可以对他们构成威胁。而且因为他们两人一组,必须要两个人合力,才能阻却他们的攻势而破阵。”
  吕四海苦笑道:“单女侠对这个阵势很清楚吗?”
  单璇笑笑道:“是的,不过光是靠敝派也无力破阵,只有与各位合作才有机会。”
  吕四海知道她说的不是由衷之言,自己等人与喇嘛结怨根本是天池派造成的,她现在故示友善,但也只是春风,一定要等自己这边有人伤亡之后,他们才会出手救援,然后很可能挟恩提出进一步要求。
  可是现在单璇说得头头是道,指不出一点语病,拿她没有办法。
  因此冷冷一笑道:“单女侠,游侠同盟不轻易受惠,因为我们怕欠下了人情还不了,贵我双方能不成为敌人已是万幸,绝无成为朋友的可能,所以我不希望贵派援手,等我们最后一人死掉,贵派再接下去好了。”
  单璇一怔道:“吕大侠误会小妹是言不由衷?我的确是没办法,家师回来之前,凭小妹一个人,帮不上任何的忙,所以我才设下了这一个奇门遁甲的八阵图,以备在必要时作自卫之用。”
  吕四海道:“既然女侠知道敌势如此之强,令师就不该轻易离去。”
  单璇叹道:“吕大侠,你知道本门设立的宗旨,就该想到敝派对个人的生死看得很轻,而着重在更大的目标上。不让法王回藏的重要性高于一切,家师当然不能因小而失大,这一点你应该能谅解的。”
  吕四海轻叹一声,单璇道:“大侠如果还是不相信,小妹只有冒死一搏,能否为各位解围不敢说,但总算尽到小妹的心意了。”
  语毕她抽出长剑,正想上前加入搏战。
  牛青儿忽然道:“老四,叫她别过来,我有办法破阵了。”
  吕四海不禁一怔。
  牛青儿笑笑道:“我的武功最差,所以你才叫我在中间接应,实际上是怕我应付不了,这一点我很清楚,所以我也不争。不过有一点你们都不如我,我是学行军布阵,专攻兵法的。”
  吕四海愕然道:“兵法能用在这上面吗?”
  牛青儿道:“兵法就是研究敌我之数,以我之长,攻敌之短。我已经看出对方的弱点所在了,把你的腰带取下来给我,还有你的靴子也脱下来。”
  吕四海解下自己的腰带,脱下了布靴,牛青儿把腰带一截为二,把吕四海的靴子绑在腰带的两端,同时脱下自己的小牛皮靴子,用另外半根腰带照样系好道:“老四,我在牧场上看过牧人捕马的方法,那种手法我可不熟,还是由你来施为吧,我相信一定有效。”
  吕四海也明白了,道:“三姐,你是天才!”
  他拿在两根带子的中央,四只靴子垂在两端,慢慢抡了起来,然后以轻快的手法抛了出去。
  腰带被截后,每段还有七八尺长,两端各系了一只靴子,中间仍有半丈左右,吕四海抛出的手法很准,刚好缠在一个番僧的脚踝上,而另一端的靴子受力回绕,追上了另一个番僧的脚踝,把两个人的脚互相绊住,身形不稳,双双倒下来。
  而另一根腰带则缠住了一个番僧的两只脚,三人倒成一堆,后面补上的人收势不住,踩在同伴的身上,一连倒下了五六个,阵势大乱。
  吕四海及时喊道:“大家散开!”
  八个女子分从四个方向往外冲,萧白在纵出时,双鞭连点,封住了倒地的四个番僧的穴道。
  扎布喜怒吼一声,运杖击到,萧青一鞭架住,人被震退了两步,哈哈地道:“老和尚,如果你不想送掉老命,就老实点往后站站!”
  这副态度倒是把扎布喜唬住了,一招相接,萧青的内力显然比他要差一截,而占下风的人,居然对占上风的人提出警告,她凭仗的到底是什么?
  萧青伸出长鞭道:“你也许不信我的话,所以我给你看样东西,证明我的话不是虚声恫吓。我们姊妹俩出身于清水教朱雀堂,朱雀堂的主要任务是惩治叛徒,除了堂主之外,仅有我们四人司其事,却收拾了那么多绝世高手,靠的就是这两柄长鞭!”
  语毕鞭身轻抖,铮的一声,由鞭梢中探出两枚尖刺,长约寸许,好像是蛇信一般,闪了一闪又缩了回去。
  云飘飘愕然问道:“青妹,这是什么?”
  萧青道:“这是专破气功的一种装置,鞭梢的两枚尖刺是采用极为坚利的风磨铜由巧匠精心制成,后端连有机簧,一触枢纽,弹出后立刻缩回,由于细如锋刺,而弹射的力劲重达千钧,再加上针刺本身的锐利,没有任何护身气功能够抗御,不过最主要的杀伤力不在针刺,而在针上所附的毒!”
  吕四海一皱眉道:“针上还有毒?”
  萧青道:“是的,针上所附的毒有三种,分三段涂抹,前面半寸毒性较微,功能使人真力涣散,后半寸较为强烈,能使人全身瘫痪,针尾则是见血封喉立即致命的剧毒。刚才白妹只用了最轻微的一种,叫那四个人安份一点,但如果他们再不死心,为了自卫,我迫不得已,就要使用最后一着,把鞭中的毒刺弹射出来了!”
  云飘飘道:“你们两人也是的,既然有这种利器,为什么不早点使用呢?”
  萧青肃容道:“自从小妹等参加游侠同盟,受各位磊落心胸熏陶,而且我们也不再是杀手了,自然不能再以这种手段杀人,所以我们一直咬牙苦撑,直等四哥破了他们的天龙大阵后,才略施惩戒,告诉他们,如果我们老早使用这种暗器,任何阵式也困不住我们的。”
  说完将鞭梢指向扎布喜,再度轻抖,铮的一声,扎布喜手中的法杖轻轻一震,他连忙拿起来一看,但见一枝细针已刺透了杖端的人骨头,不由脸色大变。
  萧青哈哈地道:“老和尚,你的气功能抗此一针吗?”
  扎布喜长叹一声,垂头无语,良久后才道:“罢了,罢了!天龙大阵被破,护体神功难御毒针,镇教大法也无以制人,本教引以为傲的三大绝学无一足恃,中原已无我们立足之地,还有什么可争的呢?走吧!”
  他挥挥手,招呼群僧正待离去,察哈忽然道:“师兄,小弟有个不情之请。”
  扎布喜沮丧地道:“师弟,你还要干什么?”
  察哈道:“小弟拟请与吕大侠放手一搏。”
  扎布喜道:“师弟,算了吧,输了就要认输,这一败之后,我深知本派不如人之处太多,损师折名理所当然。唉,这都是法王惹来的,放弃自己的本务,跑到中原来逞能,结果份外的没争到手,连已有的也失去了!”
  察哈道:“师兄,小弟一向有个感觉,本派的技业并不逊于任何一家,只是我们过分倚信于术法阵势以及护体神功,舍本而求末,以致养成了弟子目空一切的傲气,以为凭这一身气功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境,再加上一点术法就足以称霸宇内,殊不知人上有人,天外有天,而最靠得住的还是真实功夫!”
  扎布喜道:“现在说这些已经太迟了!”
  察哈道:“不,不算迟,小弟就是想以此一战来了解本派技艺与中原武学孰胜孰劣,胜固不足喜,败也不足忧,只是用作本派日后努力自振的参证而已。”
  语毕又朝吕四海一躬身道:“吕大侠,老僧竭诚求教,此战无关荣辱,纯为切磋,大侠在出手时,可不必留情,也请不必保留,老僧也竭尽所学来求教,胜了大侠,老僧并不以为喜,因为大侠并非是中原武学最高的一人,败了老僧也不以为意,只是藉以了解本派武学与中原武学的长短,想来大侠不会吝于赐教吧?”
  吕四海沉吟片刻才道:“大师既然这么说,吕某敢不如命。”
  察哈将法杖交给一名弟子,换了一柄戒刀道:“老僧以刀候教,因为刀为兵中之王,而本派的天龙刀法,也是创派的基本武学,大侠用的是剑,是为兵中之圣,刀以创敌为主,走的时候霸道;剑以克敌为主,修的是王道,在境界上,老僧已逊了一筹,唯期以招式及火候补此缺憾。”
  吕四海道:“大师言重了,任何一种兵器都有王道与霸道两种境界,端视持着的胸襟。剑所以被称为兵中之圣,乃是参研剑法的先哲在修身的功夫上做得多一点,贵派天龙刀法乃佛门武学,只要以慈悲济世之心施为,何霸之有?请!”
  两个人都很客气,躬身献礼后才开始慢慢的交手,然后逐渐紧凑起来。
  先时一招一式还看得清楚,到了后来,但见刀光剑影交辉,已不见人影了!
  也不知交手了多少回合,蓦地人影一分,锵然轻震中,两人各退五步,刀归了鞘,剑也归了鞘。
  吕四海的胸前衣衫裂开一条口子,长达尺许,却没有伤到肌肤。
  察哈的胸前则多了五个剑孔,如同梅花般排列,也没有伤及肌肤。
  看来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但双方都无伤人之意,所以仅是衣衫上的破损而已。
  但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谁都无法评定他们的胜负。
  吕四海一笑道:“多谢大师刀下留情!”
  察哈也肃容一躬身道:“多谢大侠赐教。”
  两个人都没有表明谁胜谁负,但听口气,似乎是吕四海技逊一筹,单璇听得颇为紧张地道:“吕大侠,你输了?”
  吕四海淡淡地道:“这原是切磋技艺,没有高下之分,我们只是把自己所长表现出来而已。”
  “但总有个优劣吧?”
  单璇仍是不死心。
  “是的,我刺中七剑,这是我攻势上的优点,但胸前被劈下一刀,是我防守上的弱点;优劣互见,谁都说不上优劣。如以中剑的痕印计,是我胜,但若以着刃的深浅计,则又是我败了。我实在说不出是谁胜谁负。”
  但察哈却躬身朝吕四海一礼道:“本教术法阵式俱为贵同盟所破,实不堪言勇,所幸这次切磋技艺时,尚能争到个平手,表示本派尚未一败涂地,全盘皆墨。不过,未能击败大侠,老僧深以为憾,请许以十年,老僧当再来候教。”
  吕四海笑了一笑,这已经是句门面话,谁都听得出来。
  就算现在是平手,十年之后,他的剑艺当更为精练,而对方已垂垂老矣,当然更不足言匹。
  但对方既然摆出了话,吕四海也不能不答,乃回了一礼道:“在下萍踪无定,十年后在哪里,在下实不敢预料。大师想必会卓锡于一地,十年后,吕某专程前往候教就是。”
  察哈道:“老僧回去后,即率门人在大雪山闭关潜修,大侠只要到了藏境,自有本门弟子接待,这四个弟子为贵友所制,不知能否赐下解药?”
  单璇冷笑道:“领袖藏境的大宗派,居然会向敌人乞命,这倒是很少听说的事!”
  扎布喜脸色一变,但察哈却淡然道:“本派自适才两次失利后,深知以往之失,皆狂妄所致,今后将勤修技艺外,也在修身上多下功夫,所以老僧觉得向游侠同盟求取解药,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另外敝门还有两个师侄为女侠困在阵中,也希望女侠一并赐还。”
  这一着倒是大出单璇意外,看见吕四海已经吩咐萧青把解药交给察哈了,才招招手。
  两名天池弟子把金珠银珠抬了出来,放在地上,这两人遍体汗水,脸色发白,四肢瘫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单璇道:“他们只是脱了力,无须吃什么解药,休息够了,自然会好的。只是他们已元气大伤,恐非三五个月不能完全复原。”
  察哈道:“老僧向两位再致谢意。”
  单璇道:“我们就这样算了?”
  察哈道:“老僧已然认输,此后再也不会再来冒犯,单女侠莫非还不满意,一定要置我们于死地才快意?”
  单璇看看吕四海,知道如果再加逼迫,可能会引起吕四海的干预,因此道:“我是怕你们回头又来纠缠不清,因为你们的法王还在家师手中!”
  察哈道:“法王是应朝命驻锡大内,担任护法国师之职,他的安危理应由朝廷负责,我们不会因他而接受任何要胁。”
  单璇似乎微微一怔道:“他既是钦命的国师,就不该介入江湖民间的争斗!”
  察哈一叹道:“女檀越,这一次争斗表面上看是为贵派战氏兄弟之死与法王受辱而起,其实当时的情形大家都很明白,彼此都是身不由己,贵我两门都是受了和相之请而对付吕大侠,战氏兄弟死于云女侠之手,法王也是折于吕大侠剑下,贵我两方应该合作,以谋对付吕大侠及游侠同盟才对,可是贵派竟然有助吕大侠打击敝门之意,使老僧看透了许多事。”
  单璇不禁一怔道:“你看透了什么?”
  察哈正容道:“若说贵派与吕大侠同为中原武林,声气相通,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所谓中原武林,只有吕大侠才当之无愧。贵派崛起于长白,都是满族子弟,而吕大侠也没有与贵派共同谋我之意,是以老僧想到贵派与当今朝廷一定有点关系。”
  单璇连忙道:“你别胡说,我们是江湖帮派!”
  察哈道:“女侠刚才说令师在擒下法王后,还要去请一位主理边政的藏官共同前来作证,证明法王咎由自取,与朝廷无关,这有两个内涵,一是贵派如非与朝廷有关,请不动那位藏官;二来是此举乃恐藏民闻讯而起干戈,一个单纯的江湖门派,犯不着多这个事。敝派即使策动藏民入侵,也打不到长白山去,令师此举,不是太忧心国事一点了吗?”
  单璇怔住了。
  察哈又道:“最重要的一点证明是女檀越适才所布的武侯八阵图,本为一名南明隐士苍海所有,苍海客在本朝之初,居平西王吴三桂幕中,吴藩反叛时,苍海客设此阵曾击败清军,后朝廷请得天池海容老人夜入吴营,暗杀苍海客,盗走此书,吴王乃致兵败。海容以此书献之朝廷,为大内秘藏兵帖,贵派如非与朝廷有关,不可能识得布此奇阵。老衲的话说得不错吧?”
  单璇道:“海容老人为本门开山祖师,他将原本献之朝廷,抄本则携回本派。”
  察哈道:“这也说得过去,不过本派在中原丧师辱名,已无缘再握教宗之权,行将让与黄派洪嘉喇嘛。法王对本派而言,只是一名弟子,而且轻率好斗,以失德而丧政,就是回去了,也将获谴,本派不会为他再作牺牲了。女檀越将他遣返也行,杀了也行,我们不管了。”
  说着他转向他的弟子:“走!”
  他以智慧的眼光,看了众人一眼,拖着扎布喜,率领门下一干弟子,跳上骑来的马匹,列队而行。
  单璇几度想叫人拦截,但是看到吕四海阻止的眼光,只得停止了,愤然地道:“吕大侠,刚才你实在不该阻止我的,那个老和尚留不得!”
  吕四海道:“为什么?我倒觉得他很好,冷静、理智、聪慧而目光如炬,红衣宗要不是有了他,几乎将坠入万劫不复之境,他是个真正的智者。”
  单璇道:“有这样一个人在,李氏牧场不会安全的!”
  吕四海笑笑道:“不,今后他们对李氏牧场的态度会完全改变,不仅不会再来侵犯李氏牧场,而且藏回两族也将和平相处,不再有纠纷了。”
  单璇不禁一怔,想想道:“你跟他说了些什么?”
  吕四海道:“什么都没有说,我们交手百招,他力攻百招无功,才对我提出一个要求,请我给他稍留体面,让他们能在本境立足。”
  单璇叫道:“什么,你是故意让他的?”
  吕四海笑道:“那倒不是,以剑法而言,我是可以胜过他,交手十招后,我已在他胸前刺七剑,可是他的护身气功很具火候,那七剑只能刺破他的袈裟而伤不了他。等到满百招后,他一刀劈开了我的衣襟也是真功夫,而且真的手下留情,没有伤我之意。”
  “我不信,他如伤得了你,绝不肯放过这个机会的。”
  吕四海道:“正因为他没把握,才落得做个人情。他如果不得手,我施展身剑合一的剑法时,他就死定了!”
  单璇道:“驭剑之法真能伤得了他吗?”
  吕四海道:“我也没把握,因为我没机会尝试,剑发之后,我就控制不住了。我只是在交手时,用内力贯注剑身向他递出一剑,那一剑尚未施足,他对剑气已有感觉,连忙退开了。所以我们彼此间都有个了解,认真要拼起命来,双方都有一半倒下的可能,既然没到必须以死相拼的程度,大家还是避免的好。”
  单璇默然片刻才苦笑道:“这一战就如此结束了?”
  吕四海道:“差不多了,除非令师还不肯放过我,必欲置我于死地不可。”
  单璇道:“我可以保证,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吕四海一拱手道:“很好,多谢女侠,吕某在京师的事情也已了结,准备回去了。”
  单璇道:“那怎么行呢?清水教在京师尚有不少余党,大侠所获的名单,不过是其中半数而已,另外一半已由家师密呈大内,还要请大侠多费点心。”
  吕四海冷冷地道:“吕某担任这个副统领,只是为了避免老百姓被卷入战祸,王伦既已潜回山东,吕某不想再当刽子手了。”
  单璇淡淡地道:“那些人不除,清水教的势力很快又会蔓延到京师来,王伦是个很有才干的人!”
  吕四海愤然道:“有姚广亮那么一个干才在,自然可以控制大局,用不到我来多事。”
  单璇道:“吕大侠,这不是冲动生气的事。姚广亮所要对付的不是一个清水教,而是整个的义师,他包庇纵容王伦是伺虎以吞狼,因此他绝不会剪虎爪、拔虎牙的,我是很诚恳的跟大侠商量。”
  吕四海叹了一口气,单璇这番话很厉害,似乎拖定了他。
  云飘飘忽然道:“四弟,我们不如到山东去除掉王伦,永绝后患,也免得这样拖来拖去,闹个没完没了。”
  单璇笑笑道:“各位方便吗?”
  云飘飘道:“没什么不方便的,王伦先后派了几个人来找我们的麻烦,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我们就算是为了自卫而去找他,也没人能说我们不对。”
  单璇想想道:“吕大侠,我不愿意与你为敌,但朝中有很多不知道各位在江湖上的影响力,所以才一再与各位作对,我的力量有限,只能暗地进言,又不能公开与他们辩解,刚才云女侠说要各位上山东去剪除王伦,我觉得这也是个好办法,各位不在京师,我多少还能压住那些人的行动,我们就此说定了。”
  她放低声音又道:“吕大侠,刚才那个计议,我私下是同意了,但在家师面前却要装糊涂,因为他是绝不会同意的,所以大侠要走,不但行踪要保密,而且绝不能让家师得知,否则他一定会告知王伦。”
  吕四海皱了眉头道:“单女侠难道无法劝劝令师吗?”
  单璇一叹道:“王伦等于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他舍得一下子遽予毁灭吗?虎豹为人之大害,一般人见了都要加以扑杀,但也有人养了虎豹来噬人,这种人对虎豹视为工具,当然不肯轻加伤害。”
  吕四海怒道:“朝廷怎么能容纵他如此胡作非为?”
  单璇笑笑道:“大侠这就是意气之言了,以利害而言,他对于朝廷是有利的,我是放开了自己的立场与大侠坦诚相商,凭心而言,如果能一举消除掉大侠与李侯等人,对本朝一统天下,是否大为有利?”
  吕四海道:“那倒不尽然,天下义师义民还多得很!”
  单璇正色道:“吕大侠,我不是在故作恫吓,这些年来,如果不是李侯居间斡旋,我们只要多制造出几个王伦,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把那些义师全部瓦解,方今义师侈言民心,实在是一大失策,所谓民心,只有那些读书人才懂得什么夷夏春秋之义,一般的老百姓只知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就是圣德之君。如果日子过得好,谁肯冒身家性命之险来造反?何况从日月同盟以至清水教等等,都是在为老百姓制造灾祸!”
  吕四海道:“这些都是你们在暗中策动的。”
  单璇一笑道:“那也要有人去做,朝廷纵然有策动之心,却也不能强迫汉人去自相残杀,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外来的斧斤是看得见的,可以预防的,只有内部的腐蚀才是最危险的祸害。”
  吕四海默然一叹,又顿了一顿才道:“单女侠,我抽身一走是没问题但有个人面前必须交代一声。”
  单璇道:“我知道是弘晖五叔处,他是个好人,而且也是李侯的忠实拥护者,告诉他我的真实身份无妨。”
  想了一下,又从身上取出那方玉佩道:“五叔也许不会相信,大侠拿了这个,他就会相信了。这个大侠就暂时保管着,万一在别的地方,遇见了本门弟子,只要我还活在世上,这方玉佩对他们多少还有点约束之力。”
  玉佩在她贴身处取出,还有着她身上的体温,吕四海接在手中,倒是有点惘然之感。
  但单璇已经回到她的帐中去,一场决斗就如此结束了。
  李文英上来道:“那个女的偷偷的跟你说了些什么?又送了你一样什么东西?”
  吕四海道:“回头再说吧,端王还在城楼上等着,别让他等急了,我们回去吧。”
  说着朝李文英略示眼色,她明白不宜多问,便随着大家上马奔向归程。单璇远远地挥手送行,脸上带着惆怅的神色。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三十七章 孤掌难鸣
上一篇:
第三十五章 密宗一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