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保命要紧
2020-02-22 15:16:39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天李氏牧场中作了许多应变的准备,首先是把牧场中的人员都作了安排,叫他们先行离去,如果没有见到预定的烽火信号,就不准回来。
  到明天晚上仍然不见召他们回来的信号,就各自设法到南天山去会合。
  这些人大部份是太行山的旧部以及其弟子,平时训练有素,他们虽有与敌偕亡之心,但仍是去了。
  其次是安排退路,预先把每个人的马喂饱,找两个妥当可靠的人,牵到离牧场不远的隐蔽点藏好,但在决斗开始之时,立刻就装上马鞍,随时可备急行。
  每一头马上的行囊中,都放好了水壶、冰壶、火种、干粮、食盐,以及一整包的金叶子,即使无法与大队会合,也能在任何一个地方居住一段时间。更细心的是每头马匹的行囊中都有急救的药品,诸如金创药、解毒丹与一截老山人参。
  这一切都是云飘飘、邢玉春协肋李兰娜负责安排的,萧九在旁看了,心中十分钦服,他虽是多年老江湖,似也无法安排得如此妥善。这一家人,这一个团体,确实是随时都在准备应变。
  接着是人员的安排,李家的人不是人人会武,第二代中,除了两个追随药师的,其于都武功泛泛,他们早就在方竹君的带领下离开了。
  每个人都用了一顿丰富的早餐,略事休息,就向指定为战场的旷野进发。
  到了那儿,列下阵势,也不过等了半个时辰左右,对方果然应邀而来,人数之多,不但萧九感到意外,连在玉门负责采询消息的姚逢春也感到惊讶,清水教有这么多的人来到塞外而他们居然毫无所知,这证明他的耳目还不够灵敏,漏洞大得很!
  来人分成两组,一组仅有全真四子,另一组则是以欧阳徇居首,可是在他身后的行列中,显然隐藏着许多高手,萧九隐在这边的人堆里,暗中向李韶庭指点道:“刘鸿高旁边那个干瘦老人就是聂向荣,另外五个老头儿,我只认识一个,姓王,叫王承福,是王伦的叔祖,也是白莲教中的元老之一,此人精通法术,要特别小心。”
  李韶庭点点头,但仍是由吕四海出头答话,他先朝全真四子一拱手道:“四位仙长应约而来,晚辈只想问明一件事,四位是否与清水教一路?”
  青云子道:“不,我们是两路的。”
  吕四海道:“那四位只是为了玄真道长之死向我索仇了?”
  水云仙子道:“还有彩霞子!”
  吕四海一笑道:“为了彩霞子实在不值得,他的行为已是死有余辜,就是各位自己在场,也会忍不住想杀他!”
  水云仙子一笑道:“不错,所以我们才要追究一下。他是死在李文英与云飘飘手中的,我们实在不相信这两个女孩子杀得死他。李文英那天来过,把经过的情形告诉了我,而且还说出一些其他的内情,涉及清水教,今天我想大家提出来澄清一下。”
  说着取出一张纸,向李文英道:“这是那天你说的,我写了下来,你看看是否有遗漏之处?”
  李文英连忙恭身上前,看了一遍道:“丝毫无误。”
  水云仙子取回纸卷道:“那就请清水教的朋友提出解释一下,究竟居心何在?”
  欧阳徇不知道纸卷上写了什么,伸手要接,水云仙子缩手道:“你作不了主,找个能作主的出来。”
  欧阳徇道:“敝人为此行主持人,自然可以一切作主。”
  水云仙子冷笑道:“欧阳堂主,玄真大师兄是为你们清水教而死,要论报仇,你们的责任比我们更大。全真七子早就各干各的,我们本来可以不管,但我们都来了,清水教却是这种态度,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欧阳徇忙道:“在下对各位敬礼有加……”
  水云仙子冷哼一声道:“你们敬礼有加,你们的上司却在一边相应不理,这也算是待客之道吗?”
  欧阳徇一怔,聂向荣连忙上前一步道:“仙子,老朽聂向荣,有疏问候至感失礼。”
  水云仙子看了他一眼道:“不敢当,借问聂老是……”
  聂向荣道:“老朽担任敝教执法院长老。”
  水云仙子点点头道:“聂老高踞四堂之一,想必对贵教的决策相当了解,可以给我一个答复了。”
  说着把手中的纸卷递了过去,聂向荣接过看了一遍,神色微变道:“这从何说起?绝没这种事!”
  水云仙子道:“这是李文英转述的。”
  聂向荣道:“出于敌方之口,如何可信。”
  水云仙子冷冷地道:“我与青云师兄久居塞上,对李家的人略有所知,他们绝不会说谎,何况此事有关名节,人家犯不着为了诬蔑你们,而说出这种令自己难堪的事。”
  聂向荣忙道:“彩云道长是贵同门,怎会做这种事?”
  水云仙子淡淡地道:“彩霞子是我们的同门,我们才知之最深,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贵教算是找对人了!”
  聂向荣顿了一顿才道:“仙子是完全相信了?”
  水云仙子点点头道:“不错,完全相信。”
  聂向荣道:“四位对此持何种看法呢?”
  水云仙子脸色一沉道:“全真教门下恩怨分明,但我们最痛恨的却是愚弄我们的人。在贵教如此用心之下,我们还要上当受骗,那就是太笨了。”
  聂向荣道:“四位是存心置玄真道长之仇不顾了?”
  水云仙子道:“大师兄是为清水教而死的,报仇的事应由贵教担负,至于贵教对我们阴谋陷害事,由于李文英杀死了彩霞子,使我们没有中计,有德于我们。”
  聂向荣变色道:“四位是打算站到对方去了?”
  水云仙子道:“可以这么说,但目前我们还不会出手,因为我们受惠的只是云飘飘、李文英与邢玉春三人,只要这三人不受侵害,我们就不会插手。”
  聂向荣脸色变了一变,才转向欧阳徇道:“蠢才。看你办的什么事?”
  欧阳徇从聂向荣手中的纸卷上,已经看见了全部内情,顿了一顿道:“属下仅承认失察之罪,但也没有办法,彩霞子是上面选定的,他的行为如何,属下无从管束。他会把约定的事说出来,属下更是无法预防。”
  聂向荣道:“如果你的宝贝兄弟不跟他一起去干那桩混帐事,事机何至于泄漏?”
  欧阳徇道:“欧阳纥是属下的兄弟不错,但属下并未循私放纵,派他陪彩霞子,也是上属决定的。在白虎堂中从没有好色之徒,舍弟更非白虎堂下的人,属下只知奉命行事,其咎不在属下。”
  聂向荣受了顶撞,脸色微微一变,但遂即又放松了道:“对,对,这件事怪不得你,是执法院与监察院在筹划时未尽妥善,等此间事了后,本座会重新检讨。全真教既然不愿助我,还可能会帮对方,欧阳堂主要小心应对才是。”
  欧阳徇道:“这个请聂老放心,属下自会留神,绝不致误事。”
  聂向荣又问水云仙子道:“发生那些事,老朽深为遗憾,如果本教对仙子所说的三个人不加伤害,各位是否就袖手旁观呢?”
  水云仙子道:“当然,全真教恩怨分明,我们跟吕四海还有一笔帐要算,但我们不想凑热闹。”
  聂向荣道:“好,那就请仙子信守诺言,如果仙子对不关己的事插手,可怨不得敝教无礼。”
  水云仙子冷笑一声,与青云、飞云、赤松三子站过一边,似乎真有置身事外之意。
  聂向荣看看他们,似乎比较安心了,才转向李韶庭道:“有请李大侠出来一谈。”
  李韶庭徐步而出道:“阁下有何见教?”
  聂向荣道:“清水教与大侠向无过节,此次登门,实出无奈,如果大侠肯交出吕四海……”
  李韶庭微笑道:“阁下不必多费唇舌了,吕四海就在这里,无所谓交不交,问题是阁下得到吕四海后,是否就此罢休?”
  聂向荣道:“如果大侠不管本教如何对付吕四海都不加干涉的话,本教自然不会开罪大侠。”
  李韶庭一笑道:“阁下何必言不由衷,光为一个吕四海,贵教会这么劳师动众吗?在玉门姚大哥的一片基业,以及李氏牧场上的几千头战马,才是贵教的目的!”
  聂向荣干笑道:“大侠快人快语,老朽也就不必多废话了,大侠既然远隐塞上,连太行义军都解散了,又何必要这些身外之物,交绐本教不是更好吗?”
  李韶庭道:“贵教如果真心在复国救民,不待吩咐,李某即倾家以奉,问题在贵教所作所为,残民以逞,超过了异族,李某无法从命。”
  聂向荣冷笑道:“李大侠深思一下,这样做是否值得,敝教既然远道而来,就不是几句话打发得了的。”
  李韶庭淡然道:“李某敬候高明。”
  聂向荣道:“大侠不惜一搏,老朽也无能为力,只好得罪了。不过还有一件事,敝教朱雀堂萧堂主昨日被姚大侠约到塞外决斗,不知生死如何?”
  李韶庭道:“没有这回事。”
  刘鸿高出来怒道:“胡说,我追了下来,还跟你碰过头,萧堂主一定被你们杀害了。你们不守信诺提前杀害本教的人,非要你们偿命不可!”
  姚逢春笑笑道:“阁下错了,萧九妹是姚某的故人,更是拙荆的结义姊妹,我们怎么会杀害她呢?”
  刘鸿高不禁一怔道:“有这种事?”
  脸转向聂向荣,他显然也怔住了。萧九从人后转出道:“不错,我二十岁时跟简六娘结交,虽然一别几将六十年,但是旧日的情谊仍在,我们虽是女流之辈,但一样插香磕头,誓共生死。”
  聂向荣厉声道:“萧堂主,你忘了自己的使命了?”
  萧九道:“没有忘,我加入清水教时是为了救国救民,现在我仍在救国救民。”
  聂向荣沉声道:“萧九,你身为朱雀堂主,当知叛教之罪,该当如何!”
  萧九冷冷地道:“知道,死罪。可是我也知道教规中另有一条,以下叛上者死,教唆者同罪。你们却在我身边安插了小白与小红来监视我,在我有异心时刺杀我。”
  聂向荣道:“那是为防范本教的人暗生异心的措施。”
  萧九冷冷地道:“但她们是我的部属,这种行为就是叛上,你是教唆者,你该不该死?”
  聂向荣被她问住了,萧九又冷冷地道:“这些都是废话,最主要的是你们的作为,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宗旨。清水教已经成了祸国殃民的组织,所以我决心脱离你们,不再受你们的利用。”
  聂向荣目光如电,看着她身后的四个女孩子,小白淡然道:“聂老儿,我们也追随堂主,一起弃暗投明了!”
  聂向荣怒喝道:“你们不顾家人的安全了?”
  小白脸色一沉道:“聂老儿,你是指莱阳的家吗?很好,我不顾了,小红也不顾了,你要杀尽管杀好了,我们绝对不放在心上。只怕朱雀堂下还有许多不明就里的姊妹们会跟你过不去,找你拼命的。”
  聂向荣脸色一变道:“什么?你已经知道了?”
  小白道:“当然知道了,否则我怎么会离开你们呢?等事情的真像传出去,离开的人会更多的。”
  聂向荣脸色铁青,沉声道:“杀,这些人一个都不能放过,他们知道本教的秘密太多了,如有泄漏,本教即将人心浮动,多年的基业也将毁于一旦!”
  叫着,他第一个冲上前去,吕四海仗剑迎住了。聂向荣伸掌就想抓他的剑,但吕四海神色一凝,剑上劲气突增,聂向荣的手掌上骤感锐气迫肌,不敢大意,连忙撤回手掌,目注着吕四海道:“吕四海,只要把那个萧九与那四个叛逆交出来,我们的过节一笔勾消,老夫立刻带人回去。”
  吕四海微笑道:“为了她们所知道的秘密吗?”
  聂向荣道:“是的,那个秘密绝不容泄漏出去。”
  吕四海道:“可是现在已经不成为秘密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见了,根本就没再保密的必要。”
  聂向荣道:“你们知道了没关系,因为你们是外人,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吕四海笑笑道:“这儿不全是外人,还有很多是你们自己人,他们能参与这个秘密吗?”
  果然那些清水教中的徒众都为之一怔,聂向荣知道自己一时不慎,使得自己这边人心已有异状,连忙道:“吕四海,你不必挑拨离间,这些都是本教最忠心的人,他们绝不会泄漏出去的。”
  吕四海微笑道:“这些话你对我说没有用的,我不须你的解释,你最好能使你们自己人相信。”
  明知道吕四海是在挑动人心,聂向荣却是毫无办法,怒冲冲地道:“吕四海,你到底交不交人?”
  吕四海道:“萧前辈是姚爷爷的客人,我在这儿也是客,我怎么能作主呢?”
  “那你就滚开,我找李韶庭说话。”
  李韶庭微笑道:“阁下,姚大哥是我生死知交,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李某在江湖上闯荡也不止一天了,你几时听过李某有出卖朋友的事?”
  聂向荣沉声道:“那你是决心要跟本教作对了?”
  李韶庭道:“李某隐居塞外,与世无争,但也不容人欺凌。是贵教找上李某的,李某可没找你们!”
  聂向荣道:“可是你一再收容本教的对头与叛徒。”
  李韶庭淡然道:“李某只知道他们是李某的朋友与故人,为了他们,李某不辞一战,玉石俱焚,在所不惜。”
  聂向荣脸色一沉道:“好!但愿你不会后悔,上!”
  他一挥手,大战顿起,他自己接住了吕四海,刘鸿高则战住了李韶庭。王承福仗剑而出,却被萧九举杖挡住了。另外还有四五个老人,则由李兰娜、郎秀姑、方兰君、简六娘、姚逢春、史元春、吕婉贞等人分别迫住,小一辈的只是守住阵脚,根本没有动手。
  奇怪的是欧阳徇没有出手,他手下白虎堂的人也没有出手。
  聂向荣对着吕四海,不敢大意用空手,居然也取下腰间一枝文昌笔作为兵器,回头看见欧阳徇的人一个都没有动,不禁怒喝道:“欧阳堂主,你怎么了?”
  欧阳徇道:“属下在等聂老等分出胜负后,再行定止。”
  聂向荣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徇道:“如果聂老能获胜,属下就带着所属出亡塞外,不再回去了。如果聂老不幸战死,属下还可以回到中原,急需为本教效力。”
  聂向荣愕然道:“这话怎么说?”
  欧阳徇道:“朱雀堂是聂老一手指挥的,胡老控制朱雀堂的秘密外泄,那不是我们应该知道的事,属下深知聂老的手段,不想死在聂老手下。”
  聂向荣大怒道:“你也要反了?”
  欧阳徇道:“这些秘密我早晓得了,但聂老却不知道,所以才没有受到聂老的制裁,现在事情已经叫明了,回到中原后,秘密外泄,聂老一定以为是我多的嘴,平白死在聂老手里,实在太冤枉了!”
  聂向荣愕然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欧阳徇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聂老自以为秘密,其实知道的大有人在!”
  聂向荣顿了一顿才叫道:“必然是王伦告诉你们的。”
  欧阳徇笑笑道:“聂老,别忘记你的身分只是执法院的一个长老,直呼教主之名,犯了大不敬礼!”
  聂向荣道:“一定是这小子,狼子野心,我们把他捧上了台,他开始排挤起我们来了!”
  欧阳徇脸色一沉道:“王教主雄才大略,岂能久居傀儡,受你们这些人的摆布?”
  他的神色冷漠,干脆把话都摊开明说了,几个老的都不禁一怔,自然而然地住手,退后几步。
  王承福变色道:“你说什么?”
  欧阳徇道:“没什么,各位自己心里明白,你们霸居幕后,尽出些坏主意,使得人心背离,如果再由你们胡闹下去,清水教的一点基业,迟早非垮台不可!”
  聂向荣怒吼道:“谁说!混帐东西,他也不想想,这片天下是谁创下来的?”
  欧阳徇道:“是你们,但却是教主维持住的,照你们的作法,早就不攻自溃了!”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脱出樊笼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 心怀故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