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夤夜探访
2020-02-22 14:10:44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吕四海出了茶楼,迳自回到海公馆转了一转,跟海中堂谈了一阵,再度出来,又回复他飘泊英雄的老样子,而且仍然回到他栖身的破庙里。他算到太极二老扑了一个空,找不到碧眼狐狸,可能还会去找他的。
  他故意又在大酒缸喝了几杯酒,在天桥混了一下,借着两分酒意,装出十成的醉态,口中哼着小曲子,脚步踉跄地走向庙里,已是夜深了。
  星月暗淡,夜凉如水。
  一进屋子,他就觉得不对劲,因为屋子里留着一股脂粉的香气,虽然很淡却瞒不过他灵敏的鼻子。
  有人来过了,而且是个女人,这女人不是江雪雪,江雪雪的气味他闻惯了,这是个陌生的女人。
  会是谁呢?吕四海不禁深皱双眉,凭他现在的这份德性,不可能有哪个女人看中他,夤夜造访。
  这一来使他的酒意都没有了,在屋角摸着个小灯笼,点上后,四处找了一遍,却一无踪迹。
  可是当他回到睡觉的屋子里时,却不禁一怔,在他的竹床上盘腿坐着一个女子,正是碧眼狐狸邢玉春。
  吕四海先是一惊,继而镇定了下来,举手揉揉眼睛道:“我莫不是眼睛花了?这泣大嫂,你是人还是鬼?”
  邢玉春一笑道:“姑奶奶不是人也不是鬼。”
  吕四海装作失惊之状道:“那一定是大仙了!”
  北方盛行狐仙的传说,久年修炼狐成精,每能幻成人体,而且以美女居多,称为大仙。
  民间对狐狸都十分畏敬,甚至于对偷鸡的黄鼠狼也视为狐族,敬畏有加。
  邢玉春娇媚的一笑道:“你算说对了。”
  吕四海连忙装作惶恐之色道:“仙姑,小的凡夫俗子,可没有冒犯您的地方,您可别吓人。”
  邢玉春笑道:“别怕,本仙姑看上你了。”
  吕四海忙道:“仙姑,小人这副德性,怎能蒙仙姑青睐?京师有的是英俊少年,您饶了小的吧!就是您饿了想吃人,小的这一身骨头多于皮肉,啃起来也不是味儿。”
  邢玉春咯咯一笑道:“得了,吕四海,姑奶奶整整跟了你一天,你是什么东西变的,难道我还不知道吗?咱们打开窗子说亮话,你别再水仙不开花儿——装蒜了!”
  吕四海不禁一怔道:“你跟了我一天?”
  邢玉春笑笑道:“不错,海明瑞到魏家废祠的时候,我就在里面,然后就一直盯了出来,看见你上了一壶春茶楼,也看见你跟高朋赵镇远马四三个人鬼鬼祟祟地商量事儿,再跟着你走进海公馆,我就守在外面,想看看这位京师佳公子海明瑞,究竟是何方神圣?没想到却走出了一个飘泊英雄吕大侠,这下子什么也都明白了!”
  吕四海心头一阵突突狂跳,不知该说什么好。
  邢玉春笑道:“你可是不相信我能缀住你?别忘了我碧眼狐狸也是在江湖上闯老了的,我知道你们个个了得,所以根本不打算贴近去听你们谈些什么,只是在老远瞟着,所以你们始终不知道,但我知道的事情可多了。”
  吕四海沉声道:“你知道什么?”
  邢玉春道:“知道了你吕四海就是海明瑞海公子,那不就够了,还有很多事我想也想得出来。”
  吕四海故作镇定道:“你若以为我就是海公子,那可是大大地错了,海公子正在家里睡大觉呢!”
  邢玉春却笑道:“吕大侠,你别赖了,我有十足的证据!”
  吕四海忙问道:“什么证据?”
  邢玉春道:“你的眼睛,我虽然今天才见到海明瑞,对你吕四海可注意多时了,你这双眼睛与常人不同,目中有两道紫棱。别人也许不在意,但我自己是个眼睛很特别的人,最注意这种事儿。我觉得海明瑞的眼睛很奇怪,似乎很熟悉,这才引起我跟踪的兴趣,结果海明瑞从海公馆进去,吕四海由里面出来,我才恍然大悟。”
  吕四海目中杀机陡现,觉得此女必不可留,否则祸害就大了。
  那知邢玉春一笑道:“你可是想杀了我灭口?吕大侠,那可太不够意思了,我如果想瞒你,早就偷偷地回去告诉王伦了,何必又一个人跑来看你?”
  吕四海的劲力已贯足指上,正待发出,闻言住手道:“你把这事告诉了谁?”
  邢玉春笑道:“什么人都没告诉,只告诉你一个人。”
  吕四海愕然道:“那么你有什么条件呢?”
  邢玉春垂下眼睛道:“有两个条件,第一,我虽然跟王伦在一起却不是他们的人,完全是被查元杰与牛青儿他们拖下水的,他们是王伦的心腹,假意跟我攀交,作为我的助手,进一步把我套了进去,我要摆脱他们。”
  吕四海道:“你有什么把柄抓在他们手里?”
  邢玉春道:“我一个人敢作敢为,无牵无挂,横行惯了,没什么把柄。只是我一时不慎,被他们在我身上下了一种慢性的蛊毒,随时都可以要我的性命,我不得不听其摆布。”
  吕四海喔了一声道:“那倒简单,我可以为你解蛊。”
  邢玉春笑道:“我知道你能,江雪雪是苗疆蛊圣江妙青的孙女儿,她有着家传的解蛊金丹,我投身梨香院后,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可是我费尽心计,仍然没找到解蛊金丹,只好向你开口了。”
  吕四海也笑道:“原来你是为了求解药而到梨香院去的。”
  邢玉春道:“不,我是为水晶如意而去,发现她是江妙青孙女儿是前两天的事,我搜查她房间时,看见了她金蛊门的标记,想起江妙青只有一个孙女儿,可是我没有对别人说起。
  如果王伦知道她是金蛊门的传人,还会放过她吗?他现在正以蛊毒控制他人,却未能深入,如果能控住江雪雪,进而去胁制江妙青,那个老婆子会不屈服吗?”
  吕四海道:“江老前辈把雪雪自小就遣出门了,王伦想用雪雪来挟制江老前辈,恐怕很难如愿。”
  邢玉春冷笑道:“江雪雪持着金蛊神符,分明已是金蛊门的衣钵传人,我不信江老婆子会不关心。”
  吕四海道:“江老前辈自然关心,但不会屈眼,何况雪雪既是金蛊传人,想制住她也不是易事。”
  邢玉春道:“你别大意,王伦不但武功超人,而且还有一身白莲教的邪术,他真要算计谁,会无所不用其极。而且他在暗中,你们在明里,总不能整天防着他。尤其是江雪雪现在的行业,他只要随便化装一个豪客前往……”
  吕四海道:“那当然很讨厌,所以最好别让他知道,为你解毒的事我可以答应,我们现在就去都行。”
  邢玉春笑道:“我还有第二个条件。”
  吕四海道:“你说吧,只要是我能力所及,都可以答应的。”
  邢玉春道:“我就是解了毒,也还没有用,王伦的势力很大,除了他的清水教外,跟各地的白莲教徒也有连系,一旦我脱离了他们,必将发动全力来对付我,今天你到魏家废祠去,想必也将对他们有所行动,我可以帮你们的忙,合力瓦解他们,才能图个万全之计。”
  吕四海欣然道:“那太好了,清水教与白莲教余孽,只会祸害百姓,邢姑娘肯为民除害……”
  邢玉春微笑道:“我恶名昭彰绝不是侠义之辈,对付王伦只是为了自己,我要那对水晶如意。”
  吕四海道:“你要来干什么?那是陈辉祖从老百姓身上括来的民脂民膏,你难道真打算跟他当官太太去?”
  邢玉春哼了一声道:“鬼才想跟那老王八,想不到他还在公文上跟我来上这一手,我是自己要。我今年已经三十四了,江湖上的日子也混够了,我想找个归宿,舒舒服服的过下半辈子,所以我必须要捞上一笔。”
  吕四海道:“邢姑娘,你已经混了这么多年,大小案子最少做了上百件,积存得也够了,若论生活享受,最多也不过是穿绸吃肉而已,银子多了,死后也带不走。”
  邢玉春愤然道:“我有个屁的积蓄,几年来一点积蓄全叫王伦那狗杂种花言巧语骗了去,榨得干干的。这王八蛋仗着他那张脸蛋跟甜言蜜语,把黑道上几个女魔王都给套了进去,钱榨干了就一脚踢开,甚至还在我们身上弄了手脚,逼我们替他卖命当婊子。陈辉祖那儿就是他替我搭的线,除了山西之外,山东、河南等地的督抚大臣身边,他都塞了人,这天杀的简直不是人。”
  吕四海又是一惊,想不到在邢玉春口中,又探出了王伦另一项阴谋,这使他觉得事态的严重,此人非除不可。
  邢玉春道:“我话都说开了,水晶如意怎么说?我已经很够意思,在太极门两个老家伙面前担了下来,承认东西落到了我手里,免了你的麻烦。”
  吕四海道:“那你又如何向他们交代呢?”
  邢玉春道:“我有办法,往王伦身上一推,叫他们问王伦要去,谅他们没这个胆子。”
  吕四海道:“假如他们真去了,王伦会放过你吗?”
  邢玉春笑笑道:“王伦也以为我已经得手了,他答应这一票收入归我,所以我不必拿出来,目前他还要用我,一定会替我撑腰,他认定以后有把握从我手里再榨回去的,因此我愿意帮你除去他,好享受这注财富。可是我已经学乖了,一定要东西到了手才谈合作。”
  吕四海陷入沉思,一时没有答覆。
  邢玉春道:“你别动鬼心眼儿,我虽然没揭穿你的秘密,但我缀了你下来,王伦是知道的,你如杀了我,王伦对你这海公子就有戒心了。”
  吕四海道:“他未必会怀疑到我身上,太极二老、鹰眼高朋都可能杀了你,就是我吕四海宰了你也没问题,只要不是海明瑞杀你就行了。”
  邢玉春道:“你一定要这样干,姑奶奶也只好认了,算我瞎了眼来找你商量。”
  吕四海歉然地道:“邢姑娘,很对不起,实在是你知道的太多了,尤其是我与雪雪的身分。”
  邢玉春闭上眼道:“你下手吧,咱们虽然没交过手,但你能从太极二老手里把东西取回来,武功必然高出我许多。我也不想反抗,你是侠义道中君子,我是个恶名四播的女贼,我就成全你的侠举吧。”
  给她这么一说,吕四海倒是不忍下手了,邢玉春也许该杀,但绝不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
  一指已将点出,他又放了下来,邢玉春却睁开眼睛道:“你下不了手吧?我知道你狠不下这个心,否则我也就不敢一个人来见你,说破这么多的秘密。吕大侠,我出道江湖多年,看人从不会错,你取去水晶如意,只是为了打击陈辉祖,我相信你不会据为已有。不是你的东西,又是不义之财,为什么不能给我?作为一个罢手江湖的绿林女子后半世的生活之资呢?”
  这番话说得很可怜,出于碧眼狐狸之口,那已等于是哀求了。
  吕四海不禁恻然心动,轻叹一声道:“邢大姐!”
  邢玉春道:“你别跟我靠近,虽然我看过你的真面目,的确是翩翩一表,人见人爱的少年哥儿,我听着也很受用,但我还是要那对水晶如意,一个在江湖中打了二十年滚的女人,已经是铁石心肠,只认得银子了。”
  吕四海诚恳地道:“我叫你一声大姊是出乎真心。”
  邢玉春道:“好,那么你总不能眼看我这个老大姊暮年落于穷途吧?如果我还年轻,或许可以找个殷实的商户一嫁,或者给大户人家当小老婆去,但一个三十四岁的女人,加上这一身匪气,只有用银子来买生活了。”
  吕四海道:“不瞒大姊说,水晶如意已经脱手了,卖给一个波斯的胡商带离京师了。”
  邢玉春道:“这么快,才两三天功夫!”
  吕四海道:“这对水晶如意是出了名的古玩奇珍,东西还在路上,小弟已接洽好了买主,货到立刻成交。”
  “这么说你是早就打定主意了,卖了多少?”
  “五十万两,银货两讫,对方十分满意,自动还加了二百两金子,作为送到天津卫登船的运费,现在船都出海了。”
  邢玉春笑道:“你真有办法,我的估计还没这么高呢。因为东西太烫手,能够折半就够了,既然你这么痛快说真话,我也大方一点,给我十五万。”
  吕四海道:“大姊,一个银子儿,都没有了。”
  邢玉春道:“什么?两天光景,你把五十万两银子都花光了,就算把银子烧成灰,也吃不下去!”
  吕四海道:“小弟一文没落下,全部送到江南,交给凤尾帮的武帮主用以赈济两淮的灾民了。淮河水道为黄河所夺,泛滥成灾,哀鸿遍野,这点银子根本不够的。”
  邢玉春道:“你们倒大方,赈灾是朝廷的事!”
  吕四海道:“朝廷虽有赈灾之举,但毕竟无法顾及全面,听说朝中有旨,拨了二十万两去,灾民几近百万,根本无济于事。但受难的都是我大汉同胞,我们也只能尽心而已。”
  邢玉春十分失望的道:“那么这件事是泡汤了?”
  吕四海道:“小弟十分抱歉,不过那二百两金子还在,加上雪雪的一点私蓄,大概可以有三万两银子,大姊如果决心洗手江湖,跳出火坑,小弟就以这点银子奉赠,作为大姊的生活费用如何?”
  邢玉春笑道:“三万两够我用几年?还不如我在京师再做两票呢,你叫高朋稍微松松手。”
  吕四海道:“那万万不可,高朋职责在身,大姊的案子上面已经知道了,催得很紧,好在那是积年旧案,小弟再出面恳情,或许可以稍压一压,但大姊再作案就难办了。”
  邢玉春道:“我也是说说笑笑,别说高朋不会答应,王伦也把我看得死死的,不让我再犯案子,因为他在京师大有图谋,不想闹得太厉害。对了,你知道他的计划吗?”
  吕四海道:“本来不知道,经过今天一谈,大概也有了个谱儿,正准备进一步探查,如能得大姊之助……”
  邢玉春想想道:“水晶如意既然没有指望了,我也相信你真是用来赈灾,不会逼你去再要回来。至于对付王伦,对我是切身利害,我还是肯帮这个忙。可是我有个条件,在你们除去王伦后,从他那儿搜括来的财富得分我一份。”
  吕四海道:“我们对付王伦,纯为替民除害,根本没作其他的打算,也不想侵夺他的财物。”
  邢玉春目光一亮道:“这么说你们完全不要?”
  吕四海道:“是的,但我也不能答应大姊,因为他的祖产,应该给他的家人,他从别处搜来的不义之财,应该还给那些受害的人,我们行侠非为图利,否则就完全失去了行侠的意义,老实说一句,小弟混迹京师,固然有所图谋,但所以要用这副面目,就是因为我穷。”
  邢玉春笑道:“你穷?海明瑞可不穷!”
  吕四海道:“海明瑞的身分不假,但我是吕四侮,海老伯认我为侄是为了帮助我行事,我不能利用海明瑞的身分去享福,就必须过吕四海的穷日子。我原来的面目不适合我的穷日子。”
  邢玉春想想道:“你有所图谋,所谋者何?”
  吕四海刚要开口,忽然侧耳道:“有人来了,大姊先走一步,明天在魏家祠堂见,有机会再谈。”
  邢玉春也听出有人接近,虽然比吕四海只慢了一步,但这一步已经是双方实力高下之分,遂轻轻一笑,推开后窗,像一头狸猫般的消失了。
  对她行动的快速,吕四海也颇为钦折,但最高兴的是今夜这一谈,使他对邢玉春的为人大大的改观了,再想到在对方有这么一个帮手,行事大为有利,心中更为兴奋。
  他躺在竹床上,双手枕在头下,暗中作了准备。
  没多久,就听得脚步声移近,有人轻轻叩门。
  吕四海听见对方叩门,想必是友非敌,乃道:“是那一位?请进来吧!门没有栓,劳驾推一下。”
  因为还不知来者为谁,也不便作何表示,仍然是他飘泊英雄那副吊儿郎当的口吻,来人推门而入,却是高朋。
  他在屋子里嗅了一嗅,随即笑道:“江姑娘来过了?”
  吕四海起身笑道:“她怎么会到这儿来?”
  高朋微微一怔,随着笑道:“不是江姑娘,那一定是别有艳遇了,老弟倒是不甘寂寞。”
  吕四海笑道:“高爷别开玩笑了,凭我这份长相还会有艳遇?除非是像聊斋里的故事来个狐仙。”
  高朋笑道:“老弟,我这鼻子灵得很,一闻就知道,这屋子里有女人来过,而且是个年轻女人,因为屋里还有花粉香气,香得很浓,不会是上了年纪的女人。”
  吕四海一笑道:“高爷果然精明,不愧为九城名捕,只是你这辨味术尚欠火候,否则就会知道是谁了。”
  高朋一怔道:“老弟,难道我认得这个女的?”
  吕四海笑道:“她是听见高爷的脚步声才走的,而且这香气很浓,只有一个人需要用这种浓香。”
  高朋惊叫道:“碧眼狐狸,一定是她!她要用浓香来掩去狐臭。老弟,你为什么不截下她?”
  吕四海道:“兄弟是可以截下她,而且会省下不少麻烦,但为了高爷,兄弟觉得还是放她走的好,不但如此,更要请高爷把捕狐的行动也取消。”
  高朋为之一怔。
  吕四海这才把邢玉春来此所谈的话说了一遍,高朋沉吟良久才道:“她的话可信吗?”
  吕四海道:“可信,因为她说话的态度很诚恳。”
  (这是什么烂理由……)
  高朋道:“老弟,碧眼狐狸在江湖上久练成精了,她伪装的功夫高明之极,但看她卖身在梨香院,乔装个乡下姑娘的逼真之状就可以知道了。如果不是你老弟提醒,我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在京师。”
  吕四海笑了一笑道:“高爷,邢玉春可以装成任何角色,但绝不会发出自怜的哀鸣,因为她是个自视很高的人,因此她以碧眼狐狸的身分说出那番话,就一定是真话。何况她所持的理由也很可信。”
  高朋道:“你是说她被王伦遗弃的事?”
  吕四海道:“不是遗弃,她那个人无所谓贞操,合则留,不合则去,她根本就无所谓。
  她痛心的是王伦对她的戏弄与利用,榨干了她的血腥钱后,还把她当娼妓一般的卖来卖去,这种遭遇别说是碧眼狐狸受不了,就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也会衔恨入骨而亟思报复。
  碧眼狐狸身背大小数十件案子,但跟王伦所作所为以及即时将图谋的事相比,则又微不足道了,因此小弟以为暂时放她一马是值得的。”
  高朋沉吟道:“暂时放她一马,老弟的意思是说,等事成之后,还是要把她抓起来?”
  吕四海笑道:“我没有这个意思,因为我与她的利害冲突,只在那对水晶如意,我告诉她实话,她也绝了念头,我与她已没有过节了。倒是高爷的身分职责,总不能放过一个通缉要犯,将来必须有个交代呀。”
  高朋苦笑道:“老弟,高某身在公门是不得已,骨子里是个不折不扣的江湖人,既然答应放过她,就得言而有信,以后也不再找她的麻烦。”
  吕四海道:“那高爷对上面如何交代呢?”
  高朋道:“自承过失,就说抓不到她。”
  吕四海道:“那对高爷的前程不是有碍吗?”
  高朋道:“假如能把王伦的阴谋揭穿,把一场剧变消弭无形,我想这点小过失善铭不会追究的。”
  吕四海笑道:“高爷自己难道就不想追究了?”
  高朋道:“这是什么话,虽然我在她手里栽过一个跟斗,但那怪我自己疏于防备,何况她是趁我与陈世骏对垒时下的手,谁也不会认为我鹰眼高朋怕了碧眼狐狸。真要有人那样想,我也不在乎,因为我还是真的佩服她,能让我高朋吃亏的女人,她还是第一个。”
  吕四海道:“高爷一点都不恨她?”
  高朋道:“我恨她干吗?江湖上讲究的心胸磊落,不以胜负论英雄。二十年前,最有名的常败手吕志鹏老英雄,平生与人对搏百余次,没有一次赢过,可是江湖上数英雄人物,此老常名列榜上,从没有因为他的失败而轻视他。”
  吕四海哦了一声道:“我倒没听说武林前辈中还有这么一位值得钦敬的同宗。”
  高朋笑道:“知道他的不多,是因为他生性散淡,不求闻名,但钦敬他的人却不少。凡是与他交过手的人,没有一个不对他衷心赞佩的。此老嗜武成癖,天下各大门派的技艺,他都曾涉猎,每次登门求教,都是以对方所擅的技艺要求切磋,当然他所找的,也一定是名家好手,所以每次都以些微之差而落败,因此后来大家公赠他一个外号,叫做天下第二人。”
  吕四海道:“他连败百余场,怎能膺此尊号呢?”
  高朋笑道:“那就是说他在每一种技艺武学中,都是名列第二,但武学各有所长,天下没有一个人能永保第一而不败,他却能门门列第二,实际已精擅百家之学,虽是天下第二人,却是名符其实的第一高手。”
  吕四海笑道:“高爷心仪此老,可见胸襟之宏远。”
  高朋道:“我只是钦佩他不求名的恬淡胸怀,凡事都留一步路给人家走,他如以对手之短,尽己之长来印证,天下无人能敌,但他偏不这样做,自甘求其次,这才是值得效法之处。
  比诸前贤,我又何憾于输给碧眼狐狸呢?”
  吕四海一笑道:“好!这番话出于高爷之口,比我转述要可信得多,邢姑娘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六章 发财大计
上一篇:
第四章 化妆奇术隐市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