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海阔天空
2020-02-22 15:52:22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劲衣健马,五骑并进,都是吕四海居中,两边陪伴着四位貌美如花的佳人,一路上不知羡煞多少行旅。
  嘉敏说出了她的身世后,获得三个女孩子更多的好感与亲热,原先她们虽然不拒绝她,但彼此之间总还有点隔阂,现在却是真正地打成一片,如水乳交融了。
  在江湖上,这几个人的身分也够特殊的,吕四海原来自号漂泊英雄,那只是开玩笑,自从他剑慑东海三仙后,盛名已不下昔年天下第一剑的李韶庭。
  因此每到一地,总有些江湖人前来拜见,由于他穿着便衣,地方官府得讯后,也都穿了便衣前来拜谒。
  吕四海有意要提高江湖人的身分,所以每住下来,投刺的江湖人都还接见寒暄客套一番,对那些官吏则留下手本,让他们在客栈外面枯等一两个时辰,然后才叫客栈的管事出去传话,让他们回去。
  离开济南府,接连经过三个县城,吕四海都是用这个方法。到了第三天,嘉敏忍不住问道:“四哥你这是何苦呢?不愿见他们,干脆叫他们回去算了,何必要他们等着呢?”
  吕四海的回答很妙:“我并没有叫他们等。”
  嘉敏笑道:“你不吩咐下去,他们敢走吗?”
  “我没有叫他们来,他们怎么来了?”
  话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不合官场上的规矩,嘉敏叹了口气:“四哥,你明知道他们不敢不来的。”
  吕四海长叹一声:“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也想到了一个事实,如果他们不来,又会如何?难道真有人因此去责怪他们吗?我相信一个当大官的人不会如此气量窄。”
  在一旁的云飘飘忽然开口了:“老四,你是富贵得来太容易,所以才把这些官场逢迎看得很淡,把那些官儿们看得很清高。事实上还真有这种事,大概五年前,也是在山东,京里放了个学政来监考,所经之处,就如蝗虫过境,在驿馆里住了几天,百般需赀不算,临走的时候,连盆碗厨具都搬走一空,有几个县分较为贫瘠,没有能餍所欲,这位学政大人光了火,竟在抚台那儿啰嗦了半天,硬要撤那几个县官的差!”
  嘉敏一怔道:“真有这种事?”
  云飘飘道:“这是我亲目所睹的,难道还会有错?”
  嘉敏道:“学政不过是主持乡试而已,居然能如此作威作福,那还得了,而抚台也混账,大可不必理会他。”
  云飘飘道:“你可能因在天池学艺,不了解官场,这又是皇帝的德意,命各省的学政兼司部政观风之责,观察各地的民风吏治回京奏报,用意是好的,一则可以收监督地方之效,再则也给那些穷翰林一个捞外快的机会。因为他们留在翰林院内任编修,除了岁俸之外,别无油水,生活的确清苦,籍机调剂一下,外加了这一个职使,各地的藩抚多少总有个应酬。所以,学政多半在翰林院里指放。那知道这批饿鬼得了这个机会,竟然大伸其手,指名需索,拜本稿子打好,居然一条条地讲价钱增减,形成地方上一个大负担!”
  嘉敏道:“此风绝不可长,我一定要想法子根绝此弊。”
  吕四海道:“那你就得先扳倒了和珅才行,简放学政都是他的事,有人为了巴结这个缺百计钻营,因此必须要捞回来。”
  嘉敏叹了口气,默默无言,显然这个问题是她无能为力的:“满朝亲贵有一半跟和珅不和,五叔尤其讨厌他。再者东宫皇储十五阿哥也跟他格格不入,但还是扳不倒他。只能在别的方面设法了!”
  吕四海道:“那只是前几年的事,自从翰林院由大学士纪晓岚主事,编篡四库全书,同时讲究节操,至少已经好得多。他不会卖和珅的帐,学政简放,由他先行推荐。为了要擢拔真才,以为将来协助编书之用,他对简放学政的人选十分注重,和珅只能决定名单准不准,却无权举人以代,因此这几年放出来学政都还是一股清流。所以我也想利用这个机会,把山东的吏治整肃一下。”
  嘉敏笑道:“你做得已经够多了,这次班师,很多人叫苦连天,到手的财货,又被你挖了出来,而且城破之后斩了百余名探哨,那些人不死于战阵而死于军律,也是从所未有的事。”
  吕四海道:“这也多亏我这个侍卫营副统领的身分,才敢放手做,我知道衔恨结怨在所难免,但也管不了那么多。朝中一定有很多人说我坏话呢?”
  嘉敏一笑道:“不错,军报传到京师,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人为周元理叫屈,说战胜后让士卒分润战利可以鼓舞士气,更举本朝由关外入主中原,就是靠多尔衮用这方法,才能以寡聚众,屡破坚锐。”
  吕四海悄然道:“这简直是放狗屁!我想一定是和珅乘机在中伤打击我,周元理是他的门生。”
  嘉敏笑笑道:“这次你可弄错了,在朝廷中一力为你申辩的就是和珅,为你这一举动大声喝采的也是和珅,他举的理由更是振振有力,他说现在不同于往昔,立朝之初是为了争天下,必须要士卒用命,现在本朝已有天下,山东初乱之后,最重要的工作是收民心,贼军溃乱无纪,正是表现我王师仁民之时,纵军寇民是导乱之由。正因为他说了话,才没有人再跟他争,把个周元理就此整下了台,山东也放了海明瑞。”
  李文英一怔道:“这个老奸臣这一次很难得,居然会说两句人话了。”
  吕四海笑道:“我明白他为什么,因为他不敢得罪我。天池叟在他心目中是第一等高手,那几个喇嘛也是举世无匹的勇夫,可是都在我的手里或死或伤,他怕惹急了我,悄悄地割下他的脑袋。”
  嘉敏想了一下道:“不错,真是这么回事。他发表了那番言论平息了廷议,最后在御书房召开军机密议时,五叔也在,皇帝问他何以这次没跟一般清流唱反调,他回了一句有意思的话,说是双拳难敌四手,臣只有一口。”
  李文英愕然道:“这话什么意思?”
  嘉敏笑道:“当时除了皇帝外没人听得懂。五叔回来问我,我也不懂得其中之妙。现在听四哥这一说,才真正地明白了。他说的是一句隐语,一口难敌双口,四哥姓吕不是双口吗?他惹不起姓吕的。”
  李文英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这家伙倒很聪明,有几次我真想宰了他。”
  吕四海庄容道:“动不得,他说这句隐语暧昧难解,但皇帝却懂了,分明是朝中对我祖姑当年行刺先帝的事常在谈论中,一直对我们吕氏怀有戒心。”
  嘉敏道:“是的,太后对先帝被刺一事一直耿耿于怀,皇帝事亲至孝,要不是为了顾全大局,早已大索天下,搜捕吕氏族人了。所以英姐也要特别谨慎,先帝明圣,被刺后并未因此衔怨,反而在临终前特颁口谕弥缝此事,所以国史与宫廷起居注上都记的是因病驾崩,现在的这位皇帝气度未必能及先帝,即使是杀了和珅,朝廷也必然会大举追击,所殃及者何止千万无辜呢?”
  李文英笑笑道:“我知道,我只是说说,让他知道了有所警惕,并不真要杀他。”
  吕四海一笑道:“对,真要杀了他就没意思了。但放出点风声吓吓他,拿出点实力给他看,倒是必须的,这家伙位极人臣,但还有所畏惧,他才大事搜刮,作退一步的打算。”
  嘉敏道:“是啊,我还风闻他以珠粉为食,以保皮肤之润,六十许人,望之如少女,满朝文武看起来就数他最年轻。”
  吕四海轻叹道:“这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
  嘉敏点点头道:“是的,将来十五阿哥继统,就够他受的了。十五阿哥对他已经是厌烦到了极顶,搜集他所有的罪状,已经有几十条,到时候,他百死而莫赎。”
  几个人在路上说说谈谈,已经来到了海阳县治,混水孽龙刘策就是在这儿的刘各庄落脚。
  刘家的子弟在海上颇有势力,清水教在山东地面上闹得那么厉害,但刘家子弟所能管到的地区内,清水教徒绝足不前,因此吕四海等人到了这儿倒是不必再掩避行藏,驱马直驰刘各村,刘策的家是村中最大的一处房屋。
  老远就有人看见他们了,马到庄前,刘策已带了一堆人迎了出来,一堆人里面,只有云飘飘一个见过他。
  吕四海才跳下马,刘策已经上前握住了他的手,紧紧地一阵摇:“老弟!难得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想到来看看我,听说你现在是权倾天下……”
  吕四海苦笑道:“前辈该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
  刘策用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当然,晚村先生的后人要说会在清朝做官,杀了我的头也不会相信,我知道你是为了权宜之计,不过也幸亏有你这个身分,才保全了多少百姓,为山东地方造福。老弟,我代表山东地方父老向你道谢,为我们除了一大祸害。”
  吕四海轻叹道:“可是真正的祸害却没有消除。”
  “怎么?王伦已经就擒,难道还能作怪吗?”
  吕四海又是黯然一叹:“前辈,我们进去再谈吧。”
  大家进入到厅里坐定,吕四海才把近日的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最后才说到此行的任务与要求。
  刘策不禁诧然道:“没想到王伦是这样一个人,那我们真是冤枉他了。上次突袭三神山……”
  吕四海道:“一点都没错,那批人才是天池叟拉来的真正祸患,假如不加剪灭,这些人很可能成为朝廷用来对付我各地义师的工具。所以我们突袭三神山后,王伦并没有对我们采取任何行动。”
  刘策想想道:“不错,老夫回来后,一直就在严密戒备中,随时都防着清水教前来报复,可是久久没有消息,老夫还以为他们把目标放在各位身上了,却没有想到是王伦在暗中护持着,真可惜了这条汉子。”
  吕四海一叹道:“他求仁得仁,到没有什么可惜的。不过马安澜这一伙人必须消灭,王伦也再三交代过。”
  刘策想想道:“马安澜浮海而逃我是知道的,而且他们就在黄海一带活动,前两天还有一条商船被劫,船被烧了,船上的人未留一条活口,老天以为他们在新败之余,才做出这种事来,所以才未加以注意。”
  吕四海一怔道:“前辈也不知道他的行踪?”
  刘策笑道:“目前虽然不知道,可是这并不难。老夫只要下令所有的子弟门人在出海打鱼的时候密切注意那些人的行踪,不出五天,必有下落。”
  吕四海道:“五天?这么说他们一定在沿海附近了?”
  刘策笑道:“这一个多月以来,他们已经劫了四条商船,而且都是将船只毁掉,不露一点行迹,可见他们必然是栖身在哪一个无人的荒岛上,准备重建基业。”
  “有这样的海岛吗?”
  “有,多得很,有些岛很大,水源森林都有,只是孤悬海外,交通不便,所以无人移居,但是用来作为一批人的栖身之地却非常适合,他们劫掠商船,无非是要财货作为基金。”
  吕四海愤然道:“连毁了四条商船,而且还将船上的人全部杀死,这不是海盗吗?太可恶了。”
  刘策的脸色有点难堪的道:“吕老弟,这点行为也许不对,但却是求生的唯一办法,老夫当年也是如此起家的,可是我们所劫的都是远海的商船,是清廷的大臣暗中支持的,因为一次远航所费巨大,更要冒很大的风险,因为他们浮海他邦,可以不通过本国口岸而获巨利,劫掠他们,倒不能算是害民。”
  吕四海道:“可是照江湖道义,劫财就不该害命。”
  刘策笑笑道:“吕老弟,因为这些船只的性质特殊,放了回来,泄露了行藏,势必要引起那些清廷大员的追索,因此,人是绝对不能放回来的。”
  吕四海不禁默然。
  刘策道:“不过,老夫可以保证,假如是普通的民间商船,我们绝不加以干扰,但马安澜他们可能不会遵守这个规矩。”
  云飘飘唯恐引起刘策的不快,笑笑道:“老四,你在京里开始时干的也是没本钱的行业,现在倒正经起来了!”
  刘策笑道:“各地义师占山落寨为生的还有很多,这是唯一能自给的方法,只要我们问心无愧,不扰良善,劫富济贫,不为个人的利益打算就行了。老夫先前对马安澜等人不够了解,只把他们当作清水教溃败后的亡命之徒,故而未给予干涉,现在知道只是一批寇人自肥的盗匪,连老夫也容不得他们,各位在这儿等两天,老夫相信短期内必有消息。”
  急也急不来,大家只好等候刘策的消息了。
  刘策倒是挺热心,在第三天早上就有了消息。
  马安澜等一伙人,栖身在一个叫塔连岛的地方,他们有两百多人,是乘了四条大船逃出去的。
  塔连岛是个荒岛,岛很大,但离岸较远,只有一些渔民栖息其间。
  刘策的部属是从两个岛上来的渔人身上找到线索,因为他们突然来到最近的灵山卫,购买了大批的木材砖瓦。
  这已不是第一次了,两年来,他们一直都在采购着砖瓦木材石灰,说是要在塔连岛上起房子。
  在一所荒岛上起房子,这是个疯狂的主意,可是那两人解说的也有理,住在岛上清静,天高皇帝远,打来的鱼卖了,换点粮食日用品,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
  这是一种令人向往的生活,因此大家都很羡慕他们,甚至有的人还想跟他们一起去,但他们又拒绝了,说岛上落户的渔民都是一帮的,不太欢迎外来的人,到了那儿反而会受排挤。
  而且还有一些是犯了罪的逃亡客,更不喜欢有外人介入。
  这情形大家也知道,到了那个没有王法的地方,给人害了性命都没人知道,犯不着找死去。可是大家也怕麻烦,没有进一步追问。
  两年来,他们采购的材料能盖不少房屋了,虽然也有人奇怪他们究竟有多少人,哪来这么多钱呢?
  因为这段时间海盗横行,大家心里多少也有个数。
  这次他们又来采购用品了,除了建筑用的材料外,还买了大批的口粮,别的人不会注意,因为他们是分开来,向很多家粮号买的。
  东西运到码头上,用小船装出去,小船是他们自己驾驶来的,运到那儿没人知道。
  刘策的部属因为得到了通报,对各种人物都十分留心,才注意到这方面,而且也利用打鱼出海的机会,远远地缀着小船,看到小船上的东西都运上停在海中的大船。
  大船叫青龙号,正是马安澜浮海逃走时所乘的座舟之一,船上还有几门钢炮,戒备森严,他们不敢靠近,这一点消息已足够了。
  接获报告后,吕四海道:“马安澜是清水教下青龙堂主,他的座舟也是青龙号,一点都没错。由此看来,他是早就有了计划,在海外另辟基地。所以他撤退时很从容,前辈也一时摸不到他的行踪。”
  刘策苦笑一声:“老夫在沿海一带虽然有不少的人,但是黄海渤海中岛屿近千。不乏江湖朋友盘踞期间,大家都守着界线,互不干涉过问,只要他们不侵犯到老夫,老夫也不能去问人家。”
  “这么说来,马安澜可能还不止这一个巢穴了!”
  “也不会太多,因为他们不是几十个人,只有较大的几个岛屿才容纳得下,而那些岛上的人,如破浪蛟买勇占了水灵山岛,海马周三占了大公岛,势力最大的海龙王黄七占了大荒山群岛,跟老夫都有连系。”
  “马安澜是否跟这些人有连络呢?”
  “绝对不会,他们都吃过清水教的亏,像海马周三原是清水教中的人,是因为不堪排挤才率众远离的。”
  吕四海看着刘策在桌上所绘的略图道:“大公岛离塔连岛最近,马安澜很可能会对大公岛有吞并之心。”
  刘策脸色一变道:“不是很可能,而是已经着手了,周老弟很可能已经遭了他们的毒手!”
  吕四海忙问道:“何以见得呢?”
  “大前天是海马周三的六十岁生日,周老弟与我向称莫逆,他以前过小生日,都会派人来坚邀老夫到他岛上去盘桓痛饮两天。我们都是心怀故国的遗民,他手下有百十个兄弟,虽不足成大事,也算是个有心人。况且他的先人跟老夫同是施琅的手下,施琅降了清室,我们都很愤慨,周三离开清水教,也是老夫帮的忙,他六十岁的生日,一定不会忘记老夫的,现在居然毫无消息。”
  吕四海沉吟片刻才道:“他的兄弟忠心的程度如何?”
  “绝对靠得住,那些人都是跟着他从清水教里反出来的,他们对清水教恨如切骨,平时如果有清水教的船只落在他们手中,他们绝不会放过。”
  “那些人的功夫如何?”
  “还过得去,水性尤佳。因为他们落脚孤岛,也是干着没本钱的营生,可是他们的处境很苦,除了防备官府之外,还得防范清水教徒,所以他们很少靠岸,得手的财物,有时要托老夫代为换取给养,有时则远出东海,到江苏一带去脱手,水性是绝对少不了的功夫。”
  吕四海点点头道:“这就行了,我想有百余条好汉,绝不可能会被马安澜一起杀光,他们既精于水性,如果真是遭到了伏击,至少也能逃出一部分人来投靠前辈。”
  “这倒不错,可是周三过六十岁整寿,竟然不来接老夫,这是不可能的事。他说老夫是他唯一的父执辈,每次接老夫前去,不是为他庆寿,而是给老夫磕头,以尽对先人的孝思,故人已逝,连子侄辈都垂垂老矣,对此能不感慨。所以不论事情多忙,这一趟大公岛老夫是非去不可。而今因为各位来了,老夫一忙一乱,把这件事给忘了,可是他没派人来,就证明事情不妙。”
  吕四海笑笑道:“事情的确不妙,但海马周三却安然无恙,最多是被挟持了。”
  “你说他还活着?”
  “一定还活着,只有他活着受到挟持,他的部属才不敢轻动,出来向您告急或求援。因为马安澜一定告诉过他们,谁要是走漏了消息,他立刻杀死海马周三。”
  刘策点点头道:“嗯,这一说倒也有理。周老弟的部属对他忠心不二,为了他的安全,他们是只有忍下了。可是周三是条血性汉子,他宁死也不会屈服的。”
  吕四海一笑道:“周三要忍也是有道理的,他知道自己过几天过生日,循例一定会来请您老人家,突然没人来,他想前辈一定会猜到他那儿出了事,便会去设法打听消息,为他解困。”
  刘策一拍桌子道:“一定是这样,老夫先前急胡涂了!幸好你老弟的头脑冷静,吕老弟,我们一定要先解了海马周三的厄,而且他那里离塔连岛近,他的人又是恨透了清水教,从他那儿进迫塔连岛也方便多了。”
  吕四海道:“就为了他是义师中的一股,我们也该毫无条件的帮助他。现在前辈总该知道马安澜那些人的真面目了。”
  刘策苦笑道:“老夫对你老弟要做的事,从来也没怀疑过,天下义师都寄望在李侯身上,李侯这些年来对大家虽然极少连系,可是自从你老弟首次在京师以飘泊英雄的身分跟王伦对抗了一下之后,大家都知道你是吕婉贞女侠的侄孙,更知道你艺出天山与李侯门下,众望所归,全在你身上了。”
  吕四海苦笑道:“大家如此器重,真使我感到既惶且恐,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我实在很后悔不该成名的,以前我可以做很多事,现在却一举一动都在万目睽睽之下,这实在不是我所希望的。”
  刘策笑道:“老弟,也够了。大破三神山,老夫有幸也沾了光,以后剑挫全真七子,威镇罗刹,直到最近几乎是凭一人之力,瓦解清水教,这一连串的英雄事迹,在江湖上已属空前,你再要不满足就太没良心了。”
  吕四海长叹一声道:“前辈言重了!近十年来,真正属英雄人物,王伦才是首屈一指,我做的只是因人成事,而王伦却是凭一人之力,保全了华夏义师,揭露了那些野心者的真面目,比我不知高出多少倍。”
  刘策只有一声长叹,还是李文英道:“刘前辈,那些话都不谈了,目前最重要的问题是赶快驰援大公岛,您老人家有什么腹案没有?”
  刘策道:“老夫无论是心智武功,都无法跟你们相比,好在我筋骨未衰,还有一腔热血可洒,别问我计划,只告诉怎么做就行了。要人有人,要船有船,冲锋陷阵的将才虽缺,不怕死的前卒还不少呢。”
  吕四海正要开口,刘策连忙挥手道:“老弟,别客气了,这也不是客气的事,上次攻三神山,我们已经合作过了,在水上听我的,到了岸上就归你指挥,你下令吧!”
  吕四海见他如此干脆,倒也不再客气了,略作沉思道:“前辈,我们来此地的消息还没泄露吧?”
  刘策笑道:“这倒可以保证不会,在刘各村里的每一个子弟兵,就是前两天要大家打听马安澜的消息,老夫也吩咐过尽量隐秘,不让外人知道我们的意向。老夫的儿郎别的不行,这点工作还不会出岔子。”
  吕四海道:“那就好,前辈随便选上五六个人,带点猪羊酒肉等礼物,明晨乘一船中型海船,直放大公岛,就说是前两天忘了海马周三的寿辰,给他补寿去。”
  “老弟,你别开玩笑,海马周三如果受了挟制,大公岛上一定都是马安澜的人,只带五六个人去行吗?”
  吕四海笑道:“这样才能让对方不起疑,一条船,五六个人,对方一定不会有戒心,前辈的船才能靠岸。到了岸上看看情形,据我的揣测他们一定会不动声色,把前辈接上岸去,然后把前辈也威胁住,用以要挟您的子弟。”
  “老夫不辞一死,但这样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晚辈会乔装成为您的子侄,追随前辈一起上去,有晚辈保驾,绝不会让前辈吃亏就是了。”
  “那样一来,我们都被困住了,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吕四海笑道:“困住就困住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有四位女将,在船近岸时,她们就穿了水靠,先行入水贴在船底下潜伏,有这四名伏兵,到时候里应外合,就可以把大公岛上的敌人一举而歼。如果马安澜在那儿最好,否则也可以在大公岛上再想第二个办法,直扑塔连岛。这只是个大概的计划,真正该如何行动,只能见机行事,因为这不是临帖,许多情况是无法逆料的。”
  四个女的都没说话,刘策知道她们都有相当把握了,因此也没有多做异议。事实上这个计划最合他的意思,因为他并不愿意把自己所有的人手都用在这一战上。
  筹备很简单,猪羊酒肉都是现成的,搬上船去就行了,他们选了一条中型快船,只带了五人。
  刘策在行前只做了一个吩咐,那是瞒着吕四海他们的,万一他们失陷在大公岛上,不必再为他们顾虑,更不可接受任何威胁,迅速通知塞外李氏牧场,同时向新任总镇海明瑞报备,等塞外来人再尽量给予最大的合作。
  老年人行事较为稳重,凡事一定留下后步。
  船在黎明中扬帆启程,半天后,大公岛已遥遥在望。
  吕四海吩咐四个女孩子换了紧身衣靠,带兵器下了水。
  刘策选的这条船很理想,是用来作突击的船,船底有暗格可以藏人,即使对方派了水鬼下水底搜索也无法发现船下的伏兵。
  吕四海换了一套短装,把脸色涂黑了,而且还安上了一部绕颊粗须,成了个粗汉子,年龄也大了十多岁。
  刘策目睹他易容术的神奇,不禁叹为观止。
  船走得很平静,快近大公岛时,才有人出来在港湾处招呼,船上挂着混水孽龙的旗号,根本无须报名问答。
  一直到船进了港湾,才见一列人出来迎迓,刘策低声道:“领头那花白须子的庄汉就是海马周三,看来他们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呀。”
  吕四海低声道:“前辈该注意看看别的人,是不是每一个都认识?”
  刘策又看了一遍才道:“有几个生面孔!”
  “那就是了,他们在人家的挟制中,当然不敢有所表示,前辈装作没事儿就行了。”
  船终于靠岸,刘策在前,吕四海跟着,搭上跳板才登岸,海马周三已经上前屈膝见礼道:“刘老前辈,晚辈正想派人请您去呢,那知道您先来了!”
  刘策笑笑道:“你老弟的大寿,我老头子是不会忘记的,往年老弟都是……”
  周三不等他说完就抢着道:“贱辰要下个月呢,晚辈不敢忘了前辈的,只是不敢太早惊动了您老人家。”
  刘策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了,周三确是受了胁制,才故意把生辰说后了一个月。因此一笑道:“老头子就是性子急,而且闲得无聊,所以先来找老弟聊聊。”
  回头朝吕四海道:“小海,你一直说要来见周大哥,今天可见着了!”
  周三一怔道:“这位是……”
  吕四海上前拱手道:“周兄,小弟海阔天,一向在南海混混,上月来探望刘老伯,提起了周兄,小弟十分钦慕。”
  刘策道:“海贤侄的先人与令尊一样是延平旧部,所以你们也算是世交,他排行第四,你叫他一声海老四好了。”
  周三哈哈大笑道:“太好了,我叫周三,他是海四,兄弟,咱们先人是好伙伴,咱们也早该是好朋友才对。”
  他热情地握着吕四海的手,是出自真心的一种挚情,最主要的是海阔天这个名字!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三十九章 势如破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