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死不认账
2020-02-22 15:42:07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巴勒珠尔一身横练功夫别具一格,战志超如果运剑直刺,可能根本伤不了他,因为他的气也提聚到为剑尖所抵的部位,但横剑一提,势子轻快,他还来不及把气劲移向挨剑的部位,嗤的一声,颈间立现一条血痕,只是入肉不深。
  战志超也没讨得好去,他见吕四海以单剑架住了一杖,不知道吕四海是以天赋神力与巧合的综合运用,对巴勒珠尔的腕劲作了太低的估计,以为避过了锐锋,挨了一杖也不会太严重,那知对方一杖击在自己肋骨上,势如山岳,直把他打得平跌出去,口喷鲜血。
  交手一招,竟成了两败俱伤的场面,巴勒珠尔颈间皮肉翻卷,血流如注;战志超口喷鲜血,肋骨至少断了两根,内伤受得不轻。
  但两个人都还撑得住,双方都拚出了火,不顾伤势,搭上手又激斗起来。
  战志杰与战志豪见长兄受了内伤,显然比巴勒珠尔的外伤要严重,双双拉剑,上前夹攻,而一旁的拉罕也挺起钢杖截住,倒把个吕四海搁在一边了。
  这时藏身在园中的李文英与云飘飘跟着哄闹的人群来到了附近,只见火把光照如同白昼。
  这时师爷姚广亮正在远处七手八脚地指挥着,云飘飘与李文英,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两身护院武师的衣服穿上,混在人堆里,慢慢向广场靠近。
  李文英以内力聚气传音道:“四哥,怎么回事?王伦已经走了,你还呆在这儿干吗?”
  吕四海闻声微惊,看见了她们,忙也低声传音道:“王伦走了?从哪儿走的?”
  “东边的地道中。我们过来的时候,他正好出来,还跟一个家伙咬了一阵耳朵,他根本就没有受到禁制。”
  吕四海道:“我知道,这是一个陷阱,是为了要把我诱了出来,目的就是想对付我。”
  “可恶!那你还不快走?”
  吕四海道:“不能走,现在一走,我等于替和坤担起纵走王伦的责任,而且还有更多的麻烦。你跟大姊怎么来了?快设法离开,别叫人陷住了。”
  李文英道:“就是我们两个人,穿了他们的衣服,一时还不会有问题,我们等你一起走。”
  吕四海知道她们不会离开,而且他知道现在自己要想脱身更不容易了,王伦从地道离开,证明那座水榭之中另有机关通向外面,而水榭之中还有呼拉法王与另两个番僧,此时一定也守伺在附近,自己如果脱身一走,就变成有理没处诉了,好在自己是跟端王说过要来除去王伦的,只有坚持这个立场,把私闯变成公务,才能稳在脚跟,所以低声道:“别让人发现了,我有官方的身分,你们可没有,叫人逮住把柄,和珅就可以反咬一口了!”
  他知道这两人都洞悉利害,交代过后,她们自会注意,立刻去注意场中的决斗,五个人正打得难解难分,以剑术而言,是战氏兄弟占优势,但番僧的横练功夫到家,挨上一剑无所谓,所以只维持个平手的局面。
  忽而一声沉喝:“住手,都停下来!”
  声如雷鸣,一个全身红衣,形容枯瘦,鹰目隆准的老年喇嘛,带着呼克图与巴克图两尊者进场中。
  这是呼拉法王。
  吕四海听他的喝声,知道这老喇嘛确是宇内有数的高手,他内力的修为已能注入影响,那一喝低沉而有力,使人心神都为之一震。
  决斗的双方都停了手。
  法王看看吕四海道:“你们是擒凶的,怎么会自己打了起来?”
  巴勒珠尔见法王出头了,连忙恭身将经过说了一遍。
  他用的是汉语,而且实话实说,倒没有半点渲染。
  呼拉听完后,转向战志超道:“供奉,小徒说的可是实情?”
  战志超道:“国师,的确是如此。”
  呼拉点点头道:“小徒久居西藏,对天朝武林宗派一无所知,冒犯之处,请多多原谅。”
  他这么一客气,倒是使战氏兄弟不好意思了。
  战志超连忙抱拳也致了歉意,呼拉道:“小徒孤陋寡闻,不知长白天池盛名,语多侵犯,本座命他道歉。”
  说完用手指指巴勒珠尔,这番僧现在一点都不敢蛮横,乖乖上前一弯腰道:“战供奉,洒家告罪。”
  战志超连忙道:“不敢当!不敢当。在下也有不是处。”
  呼拉脸色肃穆的道:“战供奉,关于小徒冒犯贵派的事,你是否满意了?”
  战志超忙道:“国师言重了,彼此间是误会,说开就行了,何况战某也有不是处。”
  呼拉法王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战供奉既然接受了小徒的道歉,就该谈到本教的事了。战供奉曾经要小徒下跪,不知可有此说?”
  战志超一怔道:“那是在下无心之言。”
  呼拉冷笑道:“供奉任职大内,深受圣上器重,总不会是小孩子吧?敝教虽然远处西陲,但本座的弟子备受藏人尊敬,来到天朝上国,连圣上都赐予优礼,没有要我们下跪,供奉这一句,无心之言,竟比圣旨还大了!”
  战志超听见口气不对,连忙道:“国师,在下说过了,那是在下心情激动下的无心之言。”
  呼拉冷冷地道:“言出如风,战供奉既是无心而发,也无心收回了。”
  战志超道:“在下有心收回,敬候国师示下。”
  呼拉漠然道:“本座未习中原文化,却颇敬中原圣贤之言,圣人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战供奉要小徒跪下,想必在供奉心中,这并没什么了不起,因此供奉对小徒跪下来,也就行了。”
  战志超脸色一变道:“国师,这未免欺人太甚了!”
  呼拉法王哼了一声道:“到底是谁欺人?是非自有公论。供奉认为化外之人可以欺负,尽可不必接受,本座找到长白天池,向令师理论去。”
  战志超听他咄咄逼人,也怒从心起,厉声道:“天池门下,除了入朝叩君,入门拜师外,从未对别人屈膝过,国师一定要在下屈膝,在下绝难从命。”
  呼拉法王冷笑道:“本座的弟子也对供奉说过这种话,大概因为敝教人微言轻,供奉没放在心上而已,因此本座想讨教两手,请供奉慈悲。”
  战志超豁出去了,将剑一横道:“敝兄弟接着就是。”
  呼拉长眉一掀,他身后的两大尊者哈克图与巴克图双双出来躬身道:“师尊请容弟子为师门尽职。”
  法王闭上了眼睛,略顿一顿才道:“尔等可知此战关系重大,如若不胜,门户威名荡然!”
  哈克图肃容道:“弟子知道,本教盛名岂弱于长白天池,如不能使敌方屈膝,弟子等愿自焚以谢。”
  法王淡然道:“那恐怕不容易,天池门下一招之败就会自裁,叫他们屈膝,似乎是难以做得到。”
  哈克图一笑道:“弟子做得到的,活着不肯屈膝,死了也要他们跪一跪也算有了交代。”
  法王点点头道:“好,这事就交给尔等了。”
  哈克图回身朝巴勒珠尔道:“师弟,对方只有三个人,我们不能以多凌寡落人口实,你休息一下。”
  巴勒珠尔躬身道:“小弟敬领师兄法谕。”
  他退到法王身畔站立,战志超这边不但发了愁,而且还很窘,他们兄弟三人刚才力战巴勒珠尔与拉罕二人,耗了一半真力,也不过是平手之局,因为喇嘛的气功都是从幼打根起,而且是真正的童子功,不近女色。
  虽然藏教供奉欢喜佛,是以御女为炼功之诀,而且法王座前的护法尊者更是真正的童子功,全身刀枪不入,除非是宝剑利器,贯以内家真力,才可以伤到他们。
  但自己兄弟的造诣,显然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何况这四大尊者中,以哈克图与巴克图二人功力较为精深,对方以逸待劳,换上了两个高手,自己兄弟绝对不是对手。
  而长白门规,只准死战不准退却,除了一死相拚之外,别无他策。
  战志超咬咬牙,惨然叹道:“来吧!”
  战志杰与战志豪脸色凝重,跟兄长并肩站立,正待与对方一决死战,那个相府总管姚广亮却含笑上前一拱手道:“各位请稍候,容姚某进一言。”
  哈克图道:“姚总管,洒家等已领法谕。”
  姚广亮道:“那就容姚某向法王请示一下如何?”
  法王微微睁开眼睛道:“总管,这一战难免。”
  姚广亮哈着腰道:“姚某不敢请法王收回成命,事关双方荣誉,姚某也不便置词。只是战氏四位供奉是敝上向大内请调来擒贼的,他们有公务在身。”
  法王道:“他们死了,本座自当代为完成任务。”
  姚广亮一笑道:“话虽如此说,但国师是来增援的,不似四位供奉职责在身,请法王降谕稍候,待他们把吕四海打杀后,再与贵门下一决如何?”
  法王想了一下才道:“好吧,私不废公,我们稍等一下再谈。战供奉,请先料理公务。”
  战志超目视姚广亮,脸上现出了愤怒的神色,他们要力拼三大尊者,已经是凶多吉少,这家伙居然还要他们去拼斗吕四海,实在可恶到了极点!
  姚广亮指着地上战志俊的尸体道:“战供奉,令弟是因吕四海而死,冤有头,债有主,以贵门规而言,似乎应该以这桩事为先,所以姚某斗胆,请三位先为令弟了却这笔账,同时各位也尽了职责。”
  他边说边凑了过来,低声道:“供奉跟这些喇嘛冲突起来,殊为不智,学生得信太迟已无能为力,只有想出这一个办法缓一缓。三位在力搏吕四海之后,必然已精疲力尽,无力再战……”
  战志超冷冷地道:“因此,就只好任人宰割了!”
  姚广亮低声笑道:“供奉这么说就是辜负了学生的一番心意,等三位把吕一海杀死后,学生就可以把相爷请出来,说三位以伤疲之身,再接受挑战,殊为不公,着令他们改期再战,他们一定不敢违背相爷的意思,那样一来,三位就可以喘一口气,如果看情况不对,可以用加急快马,把令师天池老神仙请来应付。学生略懂技击,以各位的身法,纵然能胜得三个喇嘛,也绝对无法与法王一争,令师不到,这个问题无法解决。”
  他说的倒是头头是道,战志超连连点头。
  姚广亮又道:“吕四海是侍卫营副统领,各位不认识他,可以说他挟剑私闯,诛杀而无碍,但相爷却不能这么说,因此在吕四海死去之前,相爷不便出面。”
  战志超知道这是个圈套,和珅在侍卫营的权力为端王所夺,而端王唯一的倚仗就是吕四海,这分明是一场权力之争,但也没有办法了。
  姚广亮似乎知道他的心意,微微一笑道:“供奉不要以为这是敝人在耍手段,本来令弟因一招之失而自决,各位跟吕四海的问题不解决,天池门规也不容许各位坐视不理,敝人这完全是为三位着想。”
  战志超只有拱拱手道:“多谢先生成全。”
  姚广亮退了下去,战志超朝吕四海道:“吕朋友,舍弟横尸在前,目尚未瞑,我们也没有别的话说了,请!”
  吕四海不知道姚广亮在捣什么鬼,但知道今天难以善罢,除了战氏兄弟之外,还要对付那些喇嘛。
  而且就是把目前的问题解决了,将来也是无限麻烦,天池剑派眦睚必报,藏边喇嘛更是难惹。
  他比战志超更明白,这不是和珅在捣鬼,而是王伦在捣鬼,巧妙地为自己树下这两个强敌。
  所以他连话都懒得说,长剑一举道:“战供奉,我再声明一声,今天我是为公事而来,各位一定不肯放过我,将来的后果,各位要自己负责,说不定等一下端王爷亲自前来,各位斟酌着吧!”
  他这句话是对李文英与云飘飘说的,叫她们设法快把弘晖搬来,否则,就难以脱身了。
  因为他看见法王一直在注意着自己,在这个藏边第一高手的注意之下,要脱身离开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拼命撑下去。
  李文英似乎已经明白了他的话,在悄悄地往后退,他为了使李文英能顺利离开,主动地先行出剑,攻向战氏兄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果然在他对搏了轰轰烈烈的十几招后,李文英已经不见了,只有云飘飘一个人站在那里。
  吕四海知道拖延不得,最好的办法是快点把战氏兄弟的问题解决,留下了足够的体力,才能跟那些喇嘛一决。
  否则拖下去,自己的体力耗尽,就很难在那喇嘛的围攻之下保住性命了。
  他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阴谋的陷阱,而这个陷阱是王伦布下的,目的就在除去自己。
  这是一个很恶毒的计划,尤其是假手和坤除掉自己,使得李氏牧场的人与李韶庭旧日的一批义师,痛恨朝廷,而清水教就可以为所欲为!
  但吕四海实在想不透和坤,何以会为其所用,和坤之奸,天下共知,但他也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自己之所以得势,完全是乾隆帝宠信之故,和坤是满州人,假如清廷失了江山,对他全无好处,他这么做的目的究竟何在?
  可是战局的进行不允许吕四海多作考虑,战氏三杰一方面是由于战志俊之死,必欲杀吕四海以报师门,再者也是受了姚广亮的蛊惑,杀死吕四海后,可以使和珅出头,镇压住那些番僧。
  他们明白利害,天池一派与藏边喇嘛教是风马牛不相关的,今日之冲突乃是无意中造成,火拼的结果全无好处,即使师尊天池叟出面,能胜过了呼拉法王,长白一派也将元气大伤,再难雄踞关外了。
  因此目前最好的发展是杀死吕四海,稳住了这批番僧,然后密奏圣上,请朝廷出面来消弭这场冲突。
  长白一派是满人中武功最盛的,也是朝廷倚为心腹的江湖实力,圣上倚畀正殷,不会让长白与喇嘛火拼。
  但师尊天池叟的脾气他们也知道,如果自己三兄弟死于番僧之手,这一战连朝廷也压不下去了。
  因此他们绝不能死,要不死就必须杀死吕四海。
  所以三个人几乎是拚出性命来干,每个人一招出手,都没有为自己的安危打算,只想造成吕四海的后手,给另外两个人有施展杀手的机会。
  吕四海急于求胜,三个对手都抱着更进一步的想法,他们宁可死在吕四海的剑下,也要避免跟呼拉再度冲突。
  在这种情形下,吕四海就陷入了困境,他可以在任何一招杀死其中之一,却要准备挨上其他两人的剑。
  虽然他运气为御,可以不致送命,但对方在情急之下,全力进击,受伤总是难免,只要受了点伤,虎视眈眈的番僧就拣了便宜,正好坐收渔利。
  喇嘛对李氏牧场的人痛恨是有原因的,回疆接壤西藏,也有部份喇嘛教众游牧其间,他们仗着布达拉宫撑腰,气势蛮横,回人常受其侮,自从李韶庭举家西迁之后,跟回民维吾尔族诸部交好,对藏教不法之辈略加惩处,因而结怨,呼拉法王一心要杀死自己,是对李氏牧场的示威,这一切的摩擦都被王伦利用上了。
  缠战了百多合,吕四海仍是处在僵持的局面下,一旁的云飘飘却忍不住了,巧妙的利用掩护,四点寒星出手,跟着喝了一声:“贼徒,照打。”
  寒星是打向吕四海,而且势子十分劲厉。
  云飘飘虽然把声音变粗,但吕四海还是听得出,他以为是在帮自己的忙,所以未加理会,那知眨眼间劲风迫体,那暗器竟是直向自己而来,连忙回身横剑,总算及时将四点寒星砸开,但也心中一沉!
  她知道这是云飘飘最厉害的一种暗器七角星镖,是一种七角形的淬毒利器,而且手法怪异,一镖发出,有十几种劲道,变化多端,镖碰在剑身上,向两旁射去,战志杰首先喉间中镖倒地,战志豪应变较快,及时横剑封住,那枝镖竟向站在一旁的巴勒珠尔射去,无巧不巧地恰好射在他的颈部。
  巴勒珠尔硬功无敌,对暗器根本不在乎,可是镖上的星角擦过颈畔,碰在他先前为战志超划破的伤口上,星角上淬有见血封喉的剧毒,巴勒珠尔伸手一摸颈部,摸到了一手黑血,厉吼一声,扑前两步,已倒地气绝。
  战志超的肩头中了两镖,也是身子晃了一晃就倒了下去。
  刹那间战氏兄弟又三去其二,还陪上了一个番僧,这情况使大家都怔住了!
  战志豪看看两个兄长的尸体,回头怒声道:“刚才是谁发的镖?”
  呼拉法王见属下弟子也折损了一个,双目暴射精光,目光在人堆里搜索着。
  云飘飘号称千手观音,她的暗器与轻功都非常卓绝,发出暗器后,身形已迅速移动,躲到另一边去了。
  当时大家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战场上,没有人注意到。
  吕四海见云飘飘没有被发现,吁了一口气,故意冷笑道:“这位相府的朋友,吕某多谢了。想不到阁下会帮了吕某一个忙,替我解决了三个敌人。”
  他借机会把责任推到和邸的护院武师身上,使得法王与战志豪的眼睛都盯在姚广亮身上。
  姚广亮却上前从战志超的尸体上起下两枚七星镖,看了一看后,把一枚交给战志豪,一枚交给了法王道:“二位请拿好看准,敝人认识这暗器,是白莲教中的。”
  法王怒道:“到底是谁,快把他叫出来!”
  姚广亮道:“本宅护院武师中,只有一个是白莲门下,敝人立刻把他叫出来。王武,你出来说明一下。”
  一个黑衣汉子越众而出,躬身道:“总管有何吩咐?”
  这汉子正是先前在前厅向姚广亮回话的,看他的身分,似乎是宅中护卫的领班,他问明了原委,又躬身道:“启禀总管,这暗器虽是白莲教门中的,却不是小的所发。”
  姚广亮冷笑道:“不是你还有谁?本宅中只有你一个人会这个。”
  王武在身边也取出一枚角镖道:“总管请看,小的所用角镖只有六个角,那暗器却是七角形的。”
  法王怒道:“什么六个角七个角的,就是你这匹夫!居然敢伤了本座门下弟子,本座要将你碎尸万段!”
  姚广亮道:“国师请息怒,这个王武敝人知之颇深,他出手是为了杀死吕四海,敝人看得很清楚,他的暗器也是射向吕四海,那知被吕四海用剑封了出来!”
  法王哼了一声道:“他如不出手,我的弟子就不会死,说什么也要他抵命!”
  姚广亮捻须沉吟片刻才道:“王武,这件事你做得太鲁莽了,我也没办法,你自己寻个了断吧!”
  王武朝吕四海看了一眼道:“吕大侠,你说了吧?”
  吕四海一时弄不清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因此装糊涂道:“暗器是你们的人发的,要我说什么?”
  王武道:“祖师爷慈悲,王武出身白莲门下,不敢欺师灭祖,我看见这暗器,就知道不是府中的人所有,因为我的辈份比发暗器的人还低一辈,我只有六个角,而那暗器是七个角的。做弟子的不敢出卖师门长辈,这个发暗器的人如果是你大侠认识的,你就说一声,好汉做事好汉当,不要拖累后辈受罪。”
  这家伙果然厉害,竟是硬扣向吕四海而来。
  吕四海知道云飘飘此刻绝对不能露面,干脆装糊涂道:“王武,这是你门户的事,扯到我这门外人身上来干吗?”
  王武道:“吕大侠,王某的师门长辈使七角星镖的只有一个人,你是否硬要我说了出来呢?”
  吕四海淡淡地道:“你说好了,反正我不是白莲教门人,这暗器不是我发的,跟我毫无关系。”
  王武冷笑道:“吕大侠,白莲教中施为七角星镖的只有云师叔一个人,她是你一伙的。”
  吕四海笑道:“我知道云大姐是白莲教门人,却不知她会施放什么七角星镖,更不知道她在这里。这儿是相府,门禁森严,外人根本就进不来,假如这镖是云大姐所发,那就云大姐也投进了相府作护卫了,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怎么问我头上来了?”
  他就是来个死不认账,王武也没办法了。
  姚广亮却冷冷一笑道:“吕四海,敝人是相府总管,对府中的人员十分清楚,相府还请不动云女侠这种高人。我知道她来了,跟李侯的孙女李文英一起来的,敝人为了给你一个面子,没有遽予揭穿,现在出了事,你还是不认,那可怪不得敝人了。来人,把云女侠给请出来!”
  一盏孔明灯猛地照向了云飘飘,而且云飘飘身边的几名汉子也突地散开,把云飘飘分隔出来。
  吕四海这才意识到姚广亮的不简单,此人看上去猥琐不起眼,却个是真正隐藏不露的高手。
  云飘飘与李文英混进了府里,他早就知道了,却故意装作不知道,随时在等候着机会加以利用。
  再往深处一想,自己躲在外厅檐角上,他可能也早有发现,故意跟王武在谈话中指出听雨榭名称,把自己诱引了去,从始至终,自己就落入了一个圈套,再加上云飘飘这一帮忙,就愈陷愈深了。
  因为这一来,自己这边已经树下天池门与喇嘛教两个强敌,但事已临头,只好硬起头皮来撑了。
  因此他洒脱的哈哈一笑道:“大姐,这位姚总管的确是高明,早就把我们摸得一清二楚了,看来咱们只有认了吧。”
  云飘飘一言不发,索性脱掉了身上的伪装,站在吕四海身旁,呼拉法王往前跨了一步,目光盯着云飘飘,沉声道:“是你杀死了本座的弟子?”
  云飘飘也冷笑道:“我的暗器射向姓战的,是他用剑挡到你徒弟身上去的。”
  战志豪冷冷地道:“云女侠,你的暗器射向吕四海,是他用剑挡出来,我再用剑挡出去,天池门下向不施用暗器,但我们对暗器的手法却很清楚,你分明是使用回旋手法来暗算我们的。”
  云飘飘道:“你这么说,我也可以承认,反正你我都明白,今天大家都落入了圈套,你要找我拚命也行,但我倒是希望你能冷静一点,把你三个哥哥的尸体收殓了,送回长白去,找令师来作个解决,这儿的问题你解决不了。”
  战志豪沉思片刻才道:“云女侠,战志豪自承无能,今天要杀死你们为兄长报仇是不可能了,在下立刻回到关外将情形禀告家师定夺,但是希望你们作个交代,我大概一个半月就可以随同家师前来,届时到哪儿去找你们?”
  吕四海道:“今天我们如果还活着,总在京师候驾。”
  战志豪道:“好,姚总管,家兄遗体就麻烦你收殓一下,随便找个地方停厝,至迟在一个半月内,我会请家师前来。”
  姚广亮道:“战供奉就这么走了?”
  战志豪道:“战某走了会回来的,天池门在长白可不是无根的门户,姚总管总不会希望我也横尸此地吧?”
  姚广亮忙道:“这个敝人怎敢,但供奉与国师之间……”
  呼拉法王道:“让他走,他们收拾不了吕四海,本座就收拾给他看看,让天池老儿也知道我藏边的武学不比他天池差,以后少在我们面前称英雄。”
  战志豪满脸愤色,一纵而逝。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三十四章 诡计多端
上一篇:
第三十二章 相互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