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死不认账
2020-02-22 15:42:07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法王的手上突然用劲,想把吕四海压下去,但他发现上当了,因为吕四海劲力之强,还超过了他,而且擒拿的手法更精于他,这一压不但没把吕四海压下去,吕四海手臂一张一扭,更挣开了他的掌握,腾出手迅速抓住了他的袭裟,口中猛喝一声:“起!”
  把他高高的举了起来,然后又喝了声:“去!”
  垂直向上抛出一丈有余!
  法王还算沉得住气,毫不慌乱,凌空一个翻身,稳稳地飘落下去。双脚才着地,吕四海又冲到了面前。
  法王以为他又要重施故技,连忙伸手去格,那知道这一次吕四海竟是出的拳头,一记霸王进酒,结结实实的敲在他的下颏上,把他的身子打得向后急飞出去。
  这一飞竟有五六丈远,叭哒一声,摔在地上。
  法王虽然勉力撑站了起来,口中却只会呜呜地叫,再也说不出话来了,而且整个下巴都变了形,歪向一边。
  巴克图以为法王的下巴脱臼,连忙上前想把他的下巴托上去,那知手才摸上去,法王已疼得直跳直叫。
  巴克图更为惊奇,目注吕四海,简直无法相信,因为他一触之下,才发现法王的颚骨全碎了!
  以法王的功力修为,连兵刃都难以伤及的无敌气功,竞会被一拳击碎了下颏,这叫他怎能相信呢?
  吕四海笑了一笑,弯腰拾起了地上的长剑,也随手拾起了那柄蓝昆吾宝刀,笑向巴克图道:“我记得贵教有在决斗中收取战利品的习惯,这把刀是我战胜得来的,我也很喜欢,决心留下了。你那个鲨皮刀鞘留着也没有用,不如做个人情,一并见赠吧!”
  巴克图顿了一顿,目射怒光道:“如果你是用正大光明的手法胜了法王,刀鞘自然奉上。”
  吕四海笑着扬拳道:“这玩意儿没有假的!”
  巴克图犹自不信道:“你是用拳头击伤法王的?”
  吕四海道:“不错!贵教以勇力著称,敝人习技天山,练的也是力,而且我天赋也不错,十岁时就力能举鼎,如果你不信,可以再来试一拳。”
  巴克图道:“佛爷就是不信,让你再打一拳。”
  他果然敞开胸膛走上去,吕四海抡起刀柄,一下子反击上去,巴克图蹬蹬连退十几步才勉强站定,肃然地解下刀鞘,双手托上。
  这倒是一项可敬之处,他们心胸磊落,不喜虚伪,输了就甘心认输。
  吕四海倒是颇为感动,接过刀鞘道:“法师,勿恃气功无敌,气练的是肌肉,却练不到骨胳上去,因此近骨之处受不得重力撞击,以后可得千万注意,不要凭恃着练过气功,就完全忽略对自己的防卫。再者藏边才是你们的地盘,不要随便跑到中原来,受奸人的利用!”
  姚广亮听得有点刺耳,忍不住道:“吕副统领,阁下这奸人二字用得欠斟酌,这几位法师是相爷请来护宅的。”
  吕四海一扬眉道:“我说的就是和珅!”
  姚广亮觉得脸上挂不往,沉声道:“吕大侠,这是相府,相爷身为重臣,你私闯相府,我不加追究是为了尊重你的职务,可是你出口辱及相爷……”
  吕四海冷冷地道:“你既然知道我的职务,为什么还要叫战氏兄弟跟这些喇嘛来对付我?”
  姚广亮道:“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你,待敝人得讯赶来,你已经跟他们起了冲突,难以解劝了。”
  吕四海微笑道:“姚先生,你的安排是不错,等我跟他们结怨之后,你再出头,因为这两方面都是吃不得一点亏的人,如果我死在他们手中,你可以推说不知道,如果我杀伤了他们就会惹来许多麻烦,一石三鸟,安排不为不善,只是阁下料错了一件事!”
  姚广亮淡淡地道:“请教?”
  吕四海笑道:“别人也不是傻瓜,战氏四杰供职大内多年,对这一套还会不明白?所以他们虽然明知受到利用,却不肯自己杀我,一定把我留给清水教的人下手,而且他们把内情早就告诉我了。”
  姚广亮毫不在乎地道:“不管他跟你说什么,你这侍卫营副统领跟相爷一比,还差得多,你在这儿出言冒渎相爷就不行。侍卫营权倾天下,但还不够资格在相府发横。”
  吕四海道:“姚总管,你知道我这副统领是几品官?”
  姚广亮冷冷地道:“不知道,但却大不过相爷。”
  吕四海笑道:“那我可以告诉你,我这个副统领是有职无品,却见官大一级,除了皇上之外,谁的事我都可以管。别说和珅只是个大学士,就是王子阿哥,只要有错被我抓在手里,我照样有权抓人。”
  姚广亮冷笑道:“阁下抓住了相爷的错了?”
  吕四海道:“不错,因此我可以骂他,不但在背后骂他,当了他的面,我照样敢骂他!”
  话才说完,只听得一声哈哈大笑道:“好!有骨气!但不知老夫在何处得罪了吕副统领?”
  说话的是和珅,他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人群后面,旁边还站着端王弘晖,李文英与云飘飘都抱剑站在端王左右。而和坤身边,也站着两个中年女子。
  吕四海见到弘晖来了,心中更定,上前一拱手道:“五叔,您来得正好,小侄请您立下指令,逮捕奸贼!”
  姚广亮则凑到和珅耳边说了一阵,和珅脸上微见异色,只是连连点头,姚广亮又指吕四海道:“中堂,此人刚才在这儿诋毁中堂。”
  和坤居然一笑道:“那不算什么,老夫一天到晚挨骂,谋国之臣,本来就是难以讨好。那些御史言官们在奏章上说得更难听呢,只要皇上知道老夫的忠心就是了!”
  端王朝吕四海道:“海贤侄,到底是怎么回事?”
  吕四海看看和坤道:“五叔没问过和中堂吗?”
  端王道:“他推得很干净,说什么都不知道。”
  和坤一笑道:“老夫确是不知道,吕副统领如有公干,应该先来跟老夫说一声,就不会有这么多误会了。”
  吕四海冷冷地道:“中堂,大家心里有数,别再打过门了,在下是奉王爷钧谕来提取王伦的。”
  和坤道:“这是公事啊!老夫把王伦禁在府中,惟恐有失,特别调了战家四位供奉来看守,还恐不够,又把国师请了来,副统领怎么会跟他们冲突起来?”
  吕四海道:“因为他们要杀我!”
  和珅笑道:“这一定是误会,不过也难怪,他们不认识吕副统领。”
  端王冷冷地道:“老和,别说废话了,海贤侄是我叫他来的,侍卫营向有便宜行事之权,王伦是钦犯,他当然可以不经通知而直接提人。”
  和珅奸笑道:“王爷说的是,不过下官为了谨慎,请了多名高手看守重犯,总不能算错吧。他们不认识吕副统领,所以才引起了误会,错不在下官。”
  端王道:“但错也不在海贤侄,现在我来了,你这些护院打手总不能说不认识我吧?把人交出来,让我带走。”
  和坤毫不考虑地道:“姚先生,去把人提来。”
  姚广亮答应一声,带了人走了。
  吕四海走到端王面前低声道:“五叔,王伦已经走了。”
  端王道:“我晓得,所以我特地向他要人,看他是否交得出来,免得又叫他咬我们一口。”
  吕四海想了一下道:“不好,五叔,您又上当了!他现在倒是有理由了,他可以说我跟这些人冲突时,王伦乘隙跑了,正好把责任推在我们头上。”
  端王不禁一怔道:“我倒没想到这一点,那该怎么办?”
  吕四海道:“咱们现在就走,叫他们把人送到侍卫营来好了,这样至少不会被他反咬一口。”
  端王听了点点头,立即道:“老和,你府中既然有这么多的高手,相信送一个王伦一定没问题,我跟海贤侄另外还有事,你把人送到侍卫营来好了。”
  和珅连忙道:“王爷,这是干吗呢?您稍停片刻,人马上就带到了,王伦羽翼很多,如果在路上有了差错,老夫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吕四海见他存心要赖上自己,乃冷笑一声道:“和中堂,我们还是在衙门里恭候的好,虽然中堂大人说已经擒下了王伦,在下却不敢相信。”
  和珅一怔道:“吕副统领不是看见他了。”
  吕四海道:“不错,我是看见了一个人,但立刻就被战供奉他们押出来了,没认清那是不是王伦。”
  巴克图立刻叫道:“吕四海,你这就不够光明了,你明明看见了王伦,而且还跟他说过话!”
  吕四海道:“不错,但法师确知他是王伦吗?”
  巴克图道:“当然知道,我们守了他老半天了。”
  吕四海笑笑道:“法师的责任就是看守王伦吗?”
  巴克图道:“是的,相爷把我们邀来就是看住他,以免他的党羽前来抢救。”
  吕四海道:“那法师就该一直守着,不该擅离职守,跑出来跟我过不去。”
  巴克图道:“我们是因为敝师弟巴勒珠尔跟战家兄弟打了起来,怕他们吃亏,因此才赶来援助。”
  吕四海一笑道:“各位的职责既是看守王伦,就不该擅自离开,和中堂府中有的是高人,却把各位请来担任此责,可见对各位是如何重视,各位却轻忽职责,岂不是辜负了中堂的一片借重之意,假如王伦此刻乘机逃走了,各位又如何对得住中堂?更如何交代呢?”
  吕四海笑道:“法师,最好王伦没出事,否则那责任可是各位的。”
  巴克图叫道:“为什么要我们负责?如果不是你来扰闹,我们就不会出来,王伦也就不会溜走了!”
  吕四海一笑道:“法师似乎已知道王伦会溜走?”
  巴克图自知失言,大是焦急,和坤见情况不对,只得笑道:“吕大人好厉害,进了侍卫营没多久,就把推卸责任的那一套全学会了。不过,擒治叛逆是侍卫营的事,我们都没有责任,更犯不着跟侍卫营争功,各位请吧,老夫叫人把王伦放出去,由吕大人自行擒拿就是。”
  语毕朝拉罕道:“请法师去告诉姚总管一声,叫他不必把王伦带来了,直接赶出府外就是。”
  拉罕如飞而去,端王笑笑道:“老和,假如我们在外面抓不到他,那可是你私纵的。”
  和坤冷笑道:“笑话,我是文官,又没有飞檐走壁的本事,更犯不着巴结王爷。王伦虽是钦犯,老夫却没有抓他的责任,王爷尽管到圣上面前去告我好了。”
  语毕,他拂袖而退。
  端王明知道王伦已走,遂也不说破,笑笑道:“反正跑了王伦不是我的责任,老和你是个明白人,如果要到圣上面前咬我们一口,我也不含糊你。”
  他说完示意吕四海跟他一起走了。
  巴克图却追上来道:“吕四海,法王被你打伤了,是我们学艺不精,但藏边一派,绝不会就此甘休的。”
  吕四海道:“法师,为贵教计,还是及早回去,首先把拥立新法王的事筹妥了再说。令师已是这个样子,而贵教黄派正在想尽方法,要争取领导权,如何保住红衣宗的地位,才是贵教最重要的事。”
  巴克图怔了一怔,四人走出和珅府外,端王带来了侍卫营中大批的人手,都守在相府四周,吕四海见了一怔道:“五叔,您这是干什么?”
  弘晖叹道:“我听到了文英的报告后,知道你陷入包围,急得不得了,连忙带了人前来,那怕火拚了老和,也不能让你受到折损,到了门口,遇上云女侠,才知道贤侄果然英雄了得,居然把那个番僧给击败了!”
  吕四海心中颇为感动地道:“五叔为小侄担的责任太大了,这会叫和坤抓住理,快叫他们散开!”
  弘晖笑道:“没关系,你把呼拉击败,已经丧了老和的胆,他把那个法王倚为长城,当作了不起的护身符,这一下子他可要老实一点了。”
  吕四海一叹道:“五叔,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和珅把王伦释走,不知是何居心?”
  弘晖笑道:“我知道,这次是为了对付你,当然也是对付我。老和对侍卫营统领权之被黜,一定耿耿于怀,那儿固然有不少他的人,但因为你的缘故,教得那些人不敢轻举妄动,如果能把你除了,他很容易挑我一点错,把统领权再捞回去,所以才来上这一手。”
  吕四海道:“这太胆大妄为了!五叔得想个办法。”
  弘晖道:“怕什么,你把他倚为长城靠山的喇嘛掌教都击败了,他还作得了怪吗?”
  吕四海道:“五叔,小侄答应您帮忙只为了清水教的问题,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小侄还获得一份清水教众潜伏京师的名单,花上几天功夫,为您肃清一下,王伦在京师将无所用其奸,小侄也要重归江湖了。”
  弘晖一怔道:“贤侄,你要离开京师?”
  吕四海道:“这本来就不是我要耽的地方。”
  弘晖道:“四海,你一走不是扯我的后腿吗?你知道我所谓的班底,完全是靠你一个人。”
  吕四海道:“不然,小侄以海明瑞的身分挤入侍卫营后,已经作了一番调查,侍卫营中大部份的人都是忠贞可靠的,只有一小部份人受了王伦的挟制而为其所役,和珅根本就没有什么势力。小侄把王伦的清水教击溃后,您就无所耽忧了。”
  弘晖道:“四海,我不勉强你留在京师,只有一个要求,你这副统领可不能辞,一直挂下去,有了这个身分,对你行侠江湖有益无害,甚至于你回到塞外隐修去,也是只有好处,而我也方便多了。只要你的名字一直挂在侍卫营,老和就不敢动歪脑筋。”
  吕四海苦笑道:“五叔,光是挂个名,可吓不了谁的!”
  弘晖道:“不,你只要挂着名,对整个侍卫营都有镇压的作用,我特别要求皇上提升你为副统领,就是为了这个原故,因为你的职权只在我一人之下,除了之外,谁都无权调遣你,这样你的行动就毫无拘束,即使你不在京师,别的人还以为你在暗中担任监视的工作,自然就规规矩矩不敢乱来。我知道侍卫营里这批家伙,坏得不能再坏,自从发表你为副统领后,他们老实多了,贤侄你总不能叫我垮台吧?”
  吕四海无可奈何地道:“好吧!五叔,只要您掌领一天,小侄就挂名一天,但是小侄有个请求。”
  弘晖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要求行动自由,这个不要你开口,我根本也管不了你。只要要求你到哪儿,给我一个通知,让我知道万一有事上哪儿去找你。还有一个条件我先说了,我哪一天下台,你这副统领也跟着注销,绝不让第二个人来节制你。”
  吕四海只得叹道:“五叔的垂爱,小侄敢不从命。”
  弘晖笑道:“好吧!该忙些什么你去忙吧,我要进宫去面圣,在圣驾面前先打个底,把你在老和家里的事奏个明白,免得他恶人先告状。”
  吕四海道:“关于战氏四杰跟呼拉法王的问题,全仗五叔作主了,小侄是无可奈何。”
  弘晖道:“没问题,我会力争的,这两帮人都不是好东西,供职大内,地位何等重要,居然跑到外面去管闲事。我正好让圣上知道和珅跋扈到什么程度!”
  说完,他领着几个人匆匆地走了。
  吕四海轻叹道:“这位莽王爷倒不失为性情中人,只怕他会碰一鼻子灰。”
  李文英一怔道:“四哥,你是说这一次战氏四杰跟喇嘛们出来,都曾得到宫中的授意?”
  吕四海道:“多半是如此。和坤虽奸,但却是乾隆的心腹,没有他的默许,和珅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把人调到家里来对付我。何况端王出面后,和坤一点都不在乎,并且坦承了私纵王伦的事,他凭的什么?”
  云飘飘不禁愤然道:“这个皇帝存的是什么心?”
  吕四海轻叹道:“弘历帝不愧是英主,他虽然口口声声说要上效圣祖,以仁慈理国,其实却是个极端自负而具雄心的人,别的不说,单看他三平大小金川,勒碑纪功,二平苗乱,而且编篆四库全书,羁靡汉人中的饱学之士,以千秋不朽的大业为饵,使汉人中的英才埋头在书堆子里,想在文武两途,都造成史无前例的伟业,由此可知他的确是个有心人。”
  李文英道:“可是我们这么热心帮他的忙,他还要倒过来整我们,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吕四海长叹道:“问题是他了解我们并不是真心帮他,只是为了保全千万汉家百姓而致力。我们不是他的顺民,在根本的立场上,我们还是敌对的,他对我们怎能不怀戒心呢?”
  李文英不禁泄了气:“算了,我们不理他了,回到塞外去,让他自己伤脑筋吧!”
  吕四海正色道:“文英,不能这么说,我们是为了自己而帮他,就不该对他有所要求,何况我们此刻已无法撒手,天池门跟我们已结了怨,喇嘛一派也跟我们结了仇,只有留在京师把问题解决,还不致牵连太广,如果我们回到塞外,朝廷就更得计了。”
  李文英道:“这是怎么说呢?”
  吕四海道:“藏回两地本来就有磨擦,我们一回去,法王为了雪恨,鼓励藏民侵入回疆,岂不是为边境带来了麻烦,若天池叟带了门徒来凑个热闹就更难应付了。很可能会把李氏牧场辛苦建下的基业毁于一旦。”
  李文英怔住了,呆了一呆道:“那该怎么办?”
  吕四海道:“留在京师,用我这副统领的身分跟他们周旋下去,至少不会把问题牵得太广。”
  云飘飘道:“天池一派技击虽精,但门人不多。喇嘛这边连法王都挫败了,我们没什么可怕的。”
  吕四海道:“天池一派门人虽少,但高手很多,万不可掉以轻心。何况还有一个最厉害的家伙在伺机取利,我们实在是压力重重!”
  李文英诧然遣:“还有一个厉害的?是谁?”
  吕四海道:“姚广亮,和坤家里的总管。此人的心计、武功莫不高人一等,只不知是何来路。”
  李支英道:“那还用问,一定是清水教的。”
  吕四海摇摇头:“不可能,若说他是清水教中的人,地位一定很高,可是什刹海的长老大会他没有参加。”
  云飘飘道:“并不是所有的长老都要参加的!”
  吕阻海道:“此人心计之工,尤在王伦之上,如果他是清水教中的人,王伦绝不会容下他。”
  两个女孩子不禁默然。
  吕四海第二个理由很充分,尤其是云飘飘。他对王伦太清楚了,王伦野心极大,不甘落于人后,假如姚广亮真是清水教中的人,以王伦的猜嫉之心,绝不能容许身畔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反过来说,姚广亮也不会屈居其下,早就设法取而代之了。
  李文英想想问道:“这个人武功高到什么程度?”
  吕四海道:“难以猜测,我潜进和府,行动已够机警了,但未能瞒过他的耳朵。在外面花厅中,他就发现了我,故意把我引到听雨榭上当去。还有就是我施展驭剑术时,呼拉脸上的惊容是真的,他也惊啊了一声,但只是装出来的,他的眼中却流露出不屑之色。”
  李文英诧然道:“他难道也会驭剑之法?”
  吕四海道:“以气驭剑并不是至上绝学,李爷爷没有练这门功夫,但我的驭剑术对他老人家毫无威胁。”
  李文英想了一下道:“他会不会是大内的人?”
  吕四海神色激动道:“何以见得呢?”
  李文英道:“我找到了端王,立刻请见和珅,一起赶来,他曾经到和坤耳边去低语了一阵,好像是密报经过,但也可能是传达指示,似乎连和坤也要听他的。”
  云飘飘立刻道:“有道理,和珅虽然深得乾隆宠信,但他在京师公然包庇王伦,似乎也太胆大妄为了,尤其是刚才,他把私纵王伦的责任推到老四的头上,老四没上当,他立刻就自己担承了来,假如没有一个有力的靠山,和珅敢这么做吗?”
  吕四海立刻道:“有道理,文英上次入宫,见到了太后与皇上,在太后面前,皇上漏了一句口风,说王伦小丑跳梁,不足畏,已经在掌握中,当时我就觉得很怀疑,王伦在京师,遍植党羽,不像有受制之状,今天看到这姓姚的家伙,才觉得大有可能,因为以此人之能想制王伦于死地,随时都可以得手。”
  李文英道:“还有一点,王伦在京师各大宅院中都植有党羽,唯独和珅家里,却一个都没有,可见和坤确已掌握了王伦的一切,因此我们对姚广亮这个人要特别注意。”
  吕四海道:“我来想办法,此人如果真为大内所遣,才真是致祸之源,纵容清水教为祸,挑动喇嘛教与长白天池门跟我们作对,都是他一手玩出来的,此人不除,对我们是个心腹大患,我要在端王那儿摸摸他的底。”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三十四章 诡计多端
上一篇:
第三十二章 相互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