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高抬贵手
2020-02-22 14:12:46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是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在京城外的芦沟桥畔,出现了几条人影。
  先到的是邢玉春、王伦与云飘飘,没多久,陈世骏也来了,这老头儿带着他的弟子梁子平。
  梁子平是鸿丰粮号少东,粮号的后台是和珅,而王伦又是和珅府中的师爷,两个人是认识的。
  不过他一见王伦,仍不免愕然道:“王先生,您也在这儿?”
  王伦淡然一笑道:“是啊,我有个表妹的同乡,跟人发生了一点争执,拉我来调解一下,梁世兄怎么也有兴致夜游?”
  他与梁子平的老子算是同事,口气上不免托大些。
  梁子平道:“小侄是随家师出来办事的。”
  陈世骏低声问道:“子平,这个人是谁?”
  梁子平也低声道:“是和公馆的王师爷。”
  陈世骏只是怔了一怔,随即向邢玉春道:“邢姑娘,这些日子你上哪儿去了?倒叫我一阵好找。”
  邢玉春笑笑道:“躲着高朋呀,那天晚上承您的情解围,我可不敢再给您找麻烦。”
  陈世骏道:“也没什么麻烦的,老夫豁出去了,不过这一趟实在是得不偿失,害我跟丁老二都闹翻了。”
  邢玉春笑笑道:“我听说了,其实分了也好,南太极门虽然以掌闻名,还不是靠您撑着,没有您的盛名,谁知道太极门有个丁鹤呢?”
  陈世骏叹了一口气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这次是我对不起他,多年老兄弟闹翻了,我心里也很难过。以后还是要去给他解释一下,太极门究竟是大家的。”
  邢玉春一笑道:“那是您度量大,您去的时候,顺便也替我道声谢,那天晚上丁老爷也帮了不少的忙。”
  陈世骏苦笑道:“我会的,东西呢?你带来了?”
  邢玉春道:“带来了,这下子,总算也交差了。”
  说着递过一个匣子,倒的确是盛放水晶如意的原装锦匣,陈世骏神色欣然地接过道:“还是多亏了你!”
  才说了这几个字,他的脸色微变道:“怎么份量不对?”
  邢玉春笑道:“您打开瞧瞧就知道了。”
  陈世骏掀开匣盖,里面竟是空的,只有叠纸条,他还没有看字条上写的是什么,就急忙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邢玉春笑道:“是我亲笔开列的收条,以及陈辉祖给我的聘书,您拿去交回令亲,就说我谢谢他。”
  陈世骏道:“老朽不明白邢姑娘的意思。”
  邢玉春脸色一沉道:“陈辉祖会明白的,他把我碧眼狐狸当猴耍了,虚填一纸聘书,指使我出来送死,要不是高朋够意气,就凭这盗印文书、冒充公人的两项罪名,也足够把我问罪处斩了。我帮他干了多少造孽事,还白陪他睡了一年多,他竟如此对我,因此我留下他一对水晶如意作为补偿,相信您也不会认为太过份吧?”
  陈世骏怔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邢玉春却转头一笑道:“照理说,我大可拔腿一走,但因这件事牵着您在里面,大家都是江湖人,我可不能坑您,所以才写了张收据,让您在陈辉祖面前好交差。”
  陈世骏顿了半天才叫道:“不行,你一定得把东西交出来,跟陈辉祖的帐你可以找他算去。”
  邢玉春道:“陈老爷子,东西在我这儿不错,但您得弄清楚,我可不是从您身边拿走的。”
  陈世骏道:“我不管,这票货是我承保的,我对货不对人,谁拿走了东西,我就找谁要。”
  邢玉春道:“陈老爷子,您是江湖前辈,行事该讲个理字,否则可是自失尊严,不让人尊敬了。”
  陈世骏怒道:“老夫要你这种尊敬可算不了光彩,邢玉春,你乖乖把东西交出来便罢,否则……”
  邢玉春冷笑道:“否则怎么样?陈老兄,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我邢玉春好欺负的?”
  陈世骏一拉长剑就要冲出来,王伦挺身拦住道:“陈老英雄,邢姑娘已经尽了江湖礼数,她所受的委曲你也清楚,看在兄弟的薄面上,大家就算了吧。”
  梁子平为难地道:“王先生,这码子事儿,您最好别插手,江湖过节,惹上就是个大麻烦。”
  王伦微笑道:“梁世兄,我倒想劝劝你,陈世骏虽是你的老师,但你可不是江湖人,不必插进来,否则对尊大人我也不好交代。梁老哥跟我很熟,我也不好意思让他牵入麻烦里,但邢姑娘的事我却非管不可。”
  说着他一指云飘飘道:“这就是我表妹云飘飘,刑姑娘是她同乡,今天是她们拉我来出头调解的。”
  陈世骏惊道:“云飘飘,敢情是千手观音云女侠?”
  云飘飘娇笑一声道:“好说,好说,陈老英雄既然识得贱名,就请高抬贵手,放过邢姊姊这档子事吧。”
  陈世骏道:“云女侠,老朽希望你不要令我为难,为了这对水晶如意,太极门已经丢足人了,倾老朽全门之力,那怕与天下武林道都翻脸成仇,老朽也不能放手。”
  王伦一沉脸道:“老英雄如再不放手,恐怕真要跟天下武林道作对了,这是王某最后一句忠告!”
  陈世骏道:“王先生,你是读书人,犯不着沾这个混水,江湖纠纷沾上一点就会有杀身之祸,虽然你是和大人的师爷,也未必能庇护得了你。”
  王伦哈哈一笑道:“我王伦在和府当这名师爷,不过是为了好玩,可没打算仗和珅的势力压人。”
  陈世骏骇然叫道:“王伦,你是清水教主,白衣秀土王伦?子平,这可是真的?”
  梁子平道:“王先生官讳是伦字,其余的弟子不清楚。”
  王伦笑道:“世兄不清楚最好,王伦坐不改姓,立不改名,在知府就用这个名字。至于清水教主,王某可以承认,也可以不承认,世兄最好少说,说了也没有好处,连和尚书也是装糊涂,世兄如果多嘴的话,尊大人那儿可就大大的不方便了。公馆中对尊大人这份差事,眼红的大有人在,要换个店东,用不着王某开口,就有人会活动。”
  这番话听来平淡,威胁的意味却极重,梁子平当然听得懂,满脸流汗地道:“是!小侄明白,小侄明白。”
  陈世骏知道今夜的事不太乐观了,他带了梁子平来,并不是指望他帮忙,而是想借重他的身分,必要时动用到官面上的力量。
  因为他也知道碧眼狐狸狡猾贪狠,可能会耍花样。
  现在果不出所料,水晶如意被吞下去不说,而且还牵出两个厉害靠山,看来收回水晶如意的希望很渺茫了。
  但就此罢手,面子上更下不去,早知如此,不如在水晶如意丢失之际就撒手不管还好得多。
  现在等于是人家摆明了要吞掉,置他这掌门人于何地?
  这一刹那间,他才感到了悲哀,江湖人的悲哀,一个成了名的江湖人,尤其悲哀。
  于是,他沉着脸道:“子平,你到一边去,什么事都不要管,等我躺下去后,你为我收个尸,就算我们师徒一场。”
  王伦笑道:“陈老英雄,你是决心横干到底了?”
  陈世骏发出一声怆然的苦笑道:“王教主,易地而处,你会怎么样?难道就夹了尾巴一走了事?”
  王伦道:“邢姑娘已经有了交代,陈辉祖也不敢多哼一声,他欠邢姑娘的不说,王某出了头,在官面上他也不敢多追究,王某虽是一个记室,却不在乎他这个巡抚。”
  陈世骏冷笑道:“你说得倒轻松,我这太极掌门人,被你清水教主吓了回去,以后还能做人吗?”
  王伦一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该低头的时候就得低头,势不如人,只有认命才是上策。”
  陈世骏哼声道:“姓王的,老夫如果处处低头,事事认命,也就混不到今天了,太极门的盛名是血肉堆起来的。”
  王伦笑道:“那掌门人也打算在流血中垮下去?”
  陈世骏怒道:“老夫活到这么大,什么大风浪都经过了,从来就没在威胁下屈服过。”
  王伦道:“好,够英雄,王某领教。”
  陈世骏挺剑前刺,王伦轻挥手中的折扇架开了,这个家伙年纪虽然不大,一身技业却到了炉火纯青之境,这把折扇并不出奇,竹骨纱面,是一柄寻常的手边用具,可是在他手中并不逊于一枝精钢长剑。
  陈世驶出手之后,着着精招,步步凶式,尽管剑光霍霍,却掩不住一把短短折扇的光彩。
  一来一往,交手到二十多个回合后,王伦忽地欺身进扑,闪过剑锋,折扇一开一合,在陈世骏的胸前掠过。
  就这么电光石火的一掠,扇缘已在他胸前划了一道口子,衣衫尽裂,血水立刻渗了出来,在黯淡的微光下,只看见一条黑黑的印痕。
  陈世骏退了两步,目光如电,王伦却笑道:“老英雄,王某已经手下留情了,你是否非要拚掉这条老命不可?”
  陈世骏抛掉了手中长剑,再度扑上去,改用双掌进击,太极南派以掌力见长,也以掌法称誉江湖。
  他弃剑用掌,威力竟然不逊于剑法,掌发无声,上下翻飞,十几个照面后,居然在王伦的胸前印上一掌,王伦退后两步,陈世骏却哎呀叫了一声,仰身翻倒在地。
  王伦愕然地道:“这是怎么回事?”
  云飘飘笑道:“是我赏了他两枝袖箭。”
  王伦道:“这又何必呢?我有把握料理他下来的,你这一插手传出去岂不变成我们倚多为胜了。”
  云飘飘哼了一声道:“师兄,您虽是清水教主,但在江湖上,我千手观音的名气不比你低,这家伙居然目中无人,不向我讨教,我非给他一个厉害不可。”
  王伦苦笑道:“师妹,你还跟我争这些?”
  云飘飘道:“这倒不是,我是为你着想,太极门下弟子众多,你目前正在用人之际,犯不着结下这个梁子,叫太极门的人冲着我来好了,袖箭上刻着我的名号。”
  王伦道:“师妹,你也在我这儿,这有什么差别呢?”
  云飘飘道:“不,有差别,因为以后我不在你那边了,你交给我的工作我干不了,鼎鼎大名的千手观音,你叫我去当窑姐儿我没这么贱。”
  王伦急急道:“师妹,这是怎么说呢?”
  云飘飘道:“没怎么说,我就是这句话,京师我不准备耽下去了,我答应帮你的忙,可不是这么帮法,海阔天空,莽莽江湖,才是我活动的地方,我要回到我自己的天地里去,等你真正有需要时,我会回来的。”
  说完飘身一闪,就这么去了。
  王伦怔了一怔,才朝梁子平道:“世兄,王某对令师实无心加害,否则第一次就可以下杀手了,王某只想挫挫他的锐气,再好好商量,那知敝师妹太性急,铸成了大错。”
  梁子平吓呆了,不知如何是好。王伦又道:“太极门南北分了家,是否有合的可能?”
  梁子平道:“现在想不合也不行了,太极门上一代就只有两个人,家师身故,当然要由丁师叔一肩承担。”
  王伦道:“那天闹翻的情形,我也有个耳闻,实在是令师做得太绝,现在两下一合,恐怕北派的门下要吃很大的亏,尤其是世兄,更将为同门所不容。”
  梁子平急了道:“是啊,这叫我怎么办?光是在京师,同门弟兄就有十多位,而且是南派的居多,现在家师身故,没有了长辈主持,就很难跟他们打交道了。”
  王伦一笑道:“世兄是令师的得意弟子,且又有尊大人在和府的背景,这倒是个好机会,不如由世兄把门户挑起来,也好使北派同门有个着落。”
  梁子平道:“这个……小侄恐怕声望不够。”
  王伦目中泛起一阵狡猾的光采道:“令师是死于千手观音之手,如果世兄报却令师之仇,声望就够了。我再以清水教的实力为世兄后盾,这还有什么问题呢?”
  梁子平一怔道:“可是小侄如何报得了师仇呢?”
  王伦道:“当然包在我身上,我会造就世兄的盛名的。”
  梁子平又是一怔道:“云女侠不是先生师妹吗?”
  王伦冷笑道:“可是她生性骄横,早已彼逐出师门,我是看她仇踪遍及天下,念在同门之谊,才包庇她一下,那知她存心不良,杀死令师,就是想使太极门跟我冲突,她不仁,我就不义!”
  梁子平是个公子哥儿,没一点成见,这次跟陈世骏出来,师父被杀,他正苦于无法向同门交代,听见王伦的建议,正中下坏,忙道:“全凭先先生吩咐,小侄正感为难。”
  王伦一笑道:“没关系,一切有我,不过有两件事,世兄一定要记住,云飘飘是我师妹的事,知道的人很少,你千万别说出去;第二点,你立刻为令师发丧,召集所有的同门,让他知道令师是丧于千手观音之手,然后我就安排一个机会,让世兄手刃云飘飘,作成世兄之名,顺理成章,使世兄登上掌门人的位置。”
  梁子平道:“这当然,小侄本来也打算如此做的。”
  王伦道:“而且还有一点,世兄目下的技业,很难挑起担子,闲下来我们不妨切磋一下,对世兄亦是大有裨益。”
  梁子平自然是更为高兴,连连答应。
  王伦笑道:“目下我就先走一步,世兄再找人来收拾令师遗体,最好别让人知道我今日在场,我日后出头也方便得多。”
  说着招呼邢玉春正待离去,桥下忽然窜出一条黑影,拦住去路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碧眼狐狸,把水晶如意留下再走!”
  那是一个瘦削的汉子,衣着褴褛,梁子平失声惊呼道:“是吕四海,他怎么又摸来了?”
  王伦却较为沉得住气,哈哈地道:“吕四海,你犯了窃盗之罪,又被递解出境,居然还敢回来?”
  吕四海冷笑道:“捉贼拿赃,赃物在碧眼狐狸手中。她才是贼!”
  王伦冷笑道:“吕朋友,你倒打听得清楚。”
  吕四海道:“我到手的东西,又被人吞了,自然不甘心,找不到碧眼狐狸,只好盯住陈世骏,跟到这儿,恰好看见了你们把他杀死,而且还跟姓梁的订下这一套阴谋诡计。姓王的,你趁早叫碧眼狐狸把东西交出来,否则我就把这事情抖出来,叫他们都不好过。”
  梁子平急道:“王先生,这可怎么办?”
  王伦笑道:“怕什么,杀死令师的是云飘飘,王某只是助你报师仇,让人知道也没关系。”
  梁子平道:“但千手观音是先生的师妹。”
  王伦道:“没人知道这件事。”
  吕四海道:“我姓吕的知道。”
  王伦一笑道:“吕朋友,水晶如意可以使你忘记这事吧?”
  吕四海想了一下道:“那或许可以商量。”
  王伦笑道:“我知道你吕朋友是最聪明的人,咱们好好的商量一下,水晶如意我负责叫玉春还你。”
  邢玉春忙道:“不行,这是我拚了命弄来的。”
  王伦道:“玉春,拚了命弄来,还得有命去保全它,你可得把事情想透一点,为了你要水晶如意,已经惹出了很多事,我可不能再为你得罪人了。”
  邢玉春道:“说什么都不行,我宁可大家都得不到,也不能让它再落到别人手里。”
  语毕回身欲行,王伦沉声道:“玉春,你只要敢走,我现在就把你废在此地。”
  邢玉春似乎很怕他,果然站住了。
  王伦道:“吕朋友,你等一下,我去劝劝她,一定要她还给你。”
  吕四海道:“能顺利得回东西,我自然不愿多事。”
  王伦朝邢玉春走去,邢玉春低声道:“王爷,就这么还给他,我可实在不甘心。”
  王伦假笑道:“玉春,你真傻,我好容易找到这个机会,可以把太极门弄到手,怎么能让一个人知道其中底细呢?你先敷衍一下,我们把他诓到别的地方做掉他。”
  邢玉春道:“为什么不在这儿?”
  王伦道:“这小子狡猾得很,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有同党,你把他诓到魏家废祠去,我在后面看着,如果还有人,我就先收拾了,再去接应你。”
  邢玉春道:“王爷,你可得快点来,我一个人收拾不了他,这小子的功夫高得很。”
  王伦笑道:“你放心,我会很快来的,在我没来之前,你先稳住他,等我来了再下手。”
  邢玉春答应了,王伦才转向吕四海道:“吕朋友,玉春答应把这东西还给你了,请你跟她拿去。”
  吕四海冷笑道:“我可不上这个当,你们埋伏了人,把我诓到你们的窝里,好联手对付我。”
  王伦笑道:“吕朋友,你可真多心,你怕落单,不妨找几个同伴一起陪你去。”
  吕四海道:“我没同伴,就是一个人。”
  王伦道:“好,那我也只叫玉春一个人陪你去,以吕朋友的身手,总不会怕她吧?”
  吕四海想了一下,忽然道:“可以,不过吕某想先搜碧眼狐狸的身上,她那些暗器太叫人难防了。”
  邢玉春一瞪眼道:“我为什么要给你搜?姓吕的,男女授受不亲,你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吕四海冷笑道:“懂,你放心,吕某对你没有占便宜的意思,而且你也不是什么闺阁千金。”
  王伦道:“玉春,就让他搜一下吧,我相信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他那个伴儿江雪雪比你更美。”
  邢玉春终于让吕四海在身上搜了一遍,吕四海到最后,突然在她身上戳了一指,邢玉春哼了一声,身子一栽,几乎要倒下去。
  王伦怒道:“吕朋友,你这是干什么?”
  吕四海笑道:“没什么,只是作了点预防手段。”
  说着递过一枚如牛毛的黑色小针道:“阁下拿一枝样品去检验一下,如果你能解得了上面的毒,尽管对付我好了,否则就乖一点,没有我的独门解药,她活不到三天。”
  王伦接过那根针,居然闪亮了火折子,仔细研究起来,最后方道:“吕朋友,算你厉害,不过你也太小心了一点儿,我们根本就没打算对你怎么样,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你这么做未免太不够意思了。”
  吕四海笑道:“取到水晶如意,我自会交出解药,咱们再交朋友不迟,我先要看看你们的诚意。”
  王伦朝邢玉春又说了几句话,才让他们走了。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八章 是友是敌
上一篇:
第六章 发财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