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鬼哭神号
2020-02-22 15:49:53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燕惕召来了自己的亲信,吩咐他们带了人手听候节制,同时也召来了白安。
  吕四海把白安叫到一边去,作了一番密议,同时也晓以利害,叫他善自选择。
  白安笑道:“副统领,您放心,在下是嘉敏格格安插在天池叟门下的心腹,一直在注意他的行动,对于清除叛逆的事,在下会尽心的。”
  吕四海道:“那就好,巡抚大人的府第已为清水教徒占据,阁下是知道的,要清除清水教,就先从这些人着手。而且对天池门下,阁下也要小心一点,恐怕那儿还有天池叟的心腹。”
  “这个请副统领放心,天池叟对人刻薄寡恩,那些弟子是为了日后的功名利禄才跟着他,如今既已失势,当然不会再有人为他效命了。”
  吕四海道:“好吧,你们立刻回去,马上发动缉捕,只是有一点,千万不要轻易杀人,因为这些人只是清水教徒,不是王伦的心腹,如果杀戮过甚,激起了民怨,日后清剿清水教时,所遇的抗力也就大了。”
  白安领命率着人走了,吕四海跟云飘飘、李文英以及姚家琪等三人,各领了十几个军丁,分成四路也直扑巡抚衙门而去。
  等他们到达的时候,白安他们已经发动了。
  巡抚衙门中鬼哭神号,只听见一片嘶杀拼斗的声音。
  陈辉祖这个巡抚大人的确是傀儡,连门口的衙役、司号的文案,也几乎全是清水教的人充任,吕四海昨天问及陈辉祖的时候,他苦笑道:“我是光身一个人上任的,带去的一批人,有的是王伦遣派的,有的和珅塞给我的,不是这边就是那边的,吕老弟尽管下手好了。因为无论属于哪一边的,都是该杀之徒。”
  正因为陈辉祖这句话,才使吕四海决心行动,因为巡抚一省民政,布政观风,有时还要听取重大的讼案,假如完全由清水教把持,的确是很危险的事。
  假如清水教不是操纵在一批野心者手中,而是真正心存汉室,力图光复,这将是何等有利的时机!
  陈辉祖昨天谈到这个还感慨无穷,吕四海却一叹道:“陈大人,清水教若非受到朝廷的操纵,作为瓦解我反清义师的工具,以天池叟那种人,又怎会加以包庇,以乾隆的精明,又如何能发展得这么顺利?”
  陈辉祖听了也只有对之苦笑了。
  虽然吕四海知道是这么回事,也是存心来对付他们的,但到了门口,他又不忍心了,因为这些人毕竟是自己的同胞!
  因此,有几个突围而出时,他只是虚应故事,拦截了一番,仍然放那些人走了。
  一路冲进去,李文英与云飘飘所带的两路人也到了,但见白安带着一批天池门下,仍然在与几个汉子搏杀着。
  天池门下技业不错,这些汉子的武功也不弱,双方互有死伤,兀自缠战不已。
  吕四海带了人进去,厉声道:“吕四海在此,清水教徒从速放下武器,降者免杀。”
  这些汉子有一部份是在登州三神山上跟吕四海照过面的,突然见吕四海现身,立刻松弛了斗志,呼啸一声,四散奔逃。
  吕四海佯作声势,仗剑追杀,李文英与云飘飘也懂得他的意思,加入战圈,实际上却是阻止了天池门下的追迫,造成那些人逃生的机会。
  白安等正杀得起劲,不明就里,他仗剑追杀一个中年白脸的汉子,见他朝后面逃去,挺剑飞身搠去,吕四海也适时出剑,却由正面截住那汉子。
  那汉子身手不弱,往旁边一躲,闪过了吕四海的剑,也把背后的白安闪开了。
  白安的剑碰上了吕四海的剑,铮然声中,白安被震得连退两三步,差一点长剑脱手,好容易拿桩站定,那汉子趁机一溜烟似的跑了。
  白安见是吕四海,不敢发作,而且还陪笑说道:“吕大人好沉的劲力,只是副统领怎么又放他走了呢?”
  吕四海笑道:“我此来的目的是截杀天池叟与王伦,把这些人放走,才可以找到他们。”
  白安道:“那副统领就该截下那家伙,他不是清水教徒而是家师的心腹,专司二人之间的联络,我说家师被圣上解职,而且还着令就地捕杀,他不相信,说这是嘉敏格格居间捣鬼,只要家师能够回去见圣上,一定可以立刻恢复职务,叫我们不要糊涂而后悔莫及。”
  吕四海一怔道:“他是这样说过吗?”
  白安道:“是的,他是跟我们一起出去的,半路上却不见了,我们来时,他正在取治伤的金创药,看来一定跟家师照过面了。”
  吕四海道:“你怎么不早说呢?”
  白安苦笑道:“我看见副统领截住了他的退路,以为万无一失,想把他擒下后再行禀告,却没有想到……”
  吕四海道:“现在也不晚,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
  白安怔了一怔,心想去追人该争取时间,还问姓名干吗?但他不敢忤触吕四海,敢情他也知道那位嘉敏公主对吕四海是怎么样的一片心意,忙道:“童世佑,童叟无欺的童,世见日下的世,神佛保佑的佑。”
  吕四海淡然地道:“世风日下,还能童叟无欺,当真是神佛保佑了。等着。我去抓他回来。”
  一闪身,他像箭般地掠出去。
  童世佑去的方向是后门,那是姚家琪所守的一面,三组人都进来了,独独不见姚家琪,吕四海也有点耽心,追出来以后,却见五六名燕惕的亲兵正在捆人,地上到处都是断头缺腿的尸体,显然是姚家琪的杰作。
  另外还有两个天池门下也在帮着忙。
  吕四海知道这位姑娘是由于妹妹惨死,动了杀机,拿杀人来泄愤了。
  忙问道:“姚姑娘呢?”
  一个天池门下道:“刚才小童从里面出来,姚姑娘本来不加理会,我们截住了小童,姚姑娘一听是家师的心腹,就舞钩上前拼命,小童转头就跑,姑娘追下去了。”
  吕四海急问道:“哪个方向?”
  “从这个方向走的,小童腿上挨了一钩,已经受了伤,跑不远,所以我们没跟下去。”
  吕四海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一路追上去,沿途果然有滴滴血迹。
  越过了墙,来到另一所民房前,他看见了姚家琪跟四五个汉子在撕杀,她舞动双钩,如同疯虎,地已被砍倒了两个人,可是那些汉子兀自缠战不退。
  见到他之后,姚家琪道:“四哥,快来,这批家伙是天池老贼的心腹,帮我宰了他们。”
  吕四海看了一下,认出一两个曾在居庸关见过,乃沉声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天池叟意图不轨,已由圣上降旨解职就地正法,你们竟然敢帮助他造反?”
  一个汉子闻言道:“胡说!我们的师尊乃钦派的密使!”
  吕四海道:“你们今天没到大明湖上去?”
  那汉子道:“没有,我们是第二队,不跟他们一路,在这里另有任务。”
  吕四海道:“难怪你们不知道,你们都受那老家伙的骗,圣上亲颁谕旨给燕大人,在大明湖上捕杀天池叟时,他被斩断一臂,逃匿无踪,我们才追杀过来。”
  那汉子兀自不信,继续劲阻,就是不让他们进屋子去。
  吕四海只得跟他们缠斗,姚家琪急叫道:“四哥,天池老贼一定躲在这里,你快加点儿劲,宰了他们!”
  吕四海苦笑道:“家琪,他们只是些无辜受骗的可怜虫,杀了他们于心不忍。”
  姚家琪叫道:“可是天池老贼杀了我的妹妹,他们拦阻我追杀天池老贼,就是该死!”
  吕四海正色道:“家琪,我们不是为的私仇,再说家琳是我的妻子,报仇的责任也应该由我来负。”
  姚家琪一怔道:“四哥,她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妻子了?”
  吕四海道:“她临死之前,本来想托你提出的,可是你没明白她的意思,于是她告诉了文英,就在她临终前的一刹那,我们定了名份。”
  姚家琪的泪水流了下来,呆呆地忘了动手,那些汉子似乎在阻止他们进屋,却没有过来相逼。
  吕四海道:“天池叟是否在里面?”
  那些人不回答,吕四海又道:“他受伤断臂,有没有告诉你们是伤在谁的手中?”
  那大汉道:“没有,他只说中了暗算。”
  吕四海冷笑道:“他当然不敢说,因为按照天池门的规矩,失败了就该自绝以谢,他舍不得死,只得说受了暗算。你们如若不信,大家一起进去,当面对质,便知端的。”
  姚家琪道:“没有用的,那老贼如果一口否认,这些糊涂虫又分不出好歹,不如杀了他们算了。”
  吕四海道:“不可以,我们不是天池叟,不能像他滥杀无辜,拿人命不当回事。何况我们光是口说无凭,也难以使他们相信,白安他们很快就会来了,那时就可以得到证明。我们还是先进去,把天池叟困住再说。”
  那些汉子仍然不放行,吕四海把长剑归鞘道:“我这样子进去,你们用剑比住我,总没有什么可顾忌了吧?”
  姚家琪道:“四哥,不能信任他们。万一他们乘机加害,你不是太冤枉了!”
  吕四海道:“不,我信任他们。在居庸关,他们见到我跟嘉敏格格谈得很和平,并没构成敌意,因此他们也该相信我与天池叟没有私怨。”
  由于吕四海提出了嘉敏格格四个字,那些汉子动容相信了,因为单璇就是嘉敏格格,在天池门中秘密,只有核心的人才知道内情,因此嘉敏格格四个字一出口,先前说话的汉子忙道:“吕大侠这么说,想必不会假的,我们进去问问家师去。”
  他们自动让开了路,而且也收起了剑,毫无敌意地邀请请二人同行。
  穿过一重院落,来到一间偏房前面,那汉子撩开门帘,里面却没有了天池叟的影子,只有童世佑胸前插着一枝剑,满脸痛苦的挣扎着。
  吕四海进去后连忙问道:“天池叟呢?”
  童世佑张口欲言,却说不出话来。
  吕四海忙掏出大还丹的瓶子,倾了一颗,用手捏碎了投在他的口中,然后用手抵住他的后心,真力暗送。
  姚家琪道:“四哥,他已经没救了,何必还浪费一颗灵丹?”
  吕四海瞪了她一眼,继续施灌真力,慢慢地童世佑吐出了一口气。
  吕四海道:“朋友,我不忍心骗你,虽然我用了救命的灵药,也不一定能挽回你的生命,但可以救了你的同伴,便他们不致跟着送死。”
  童世佑苦笑一声道:“师尊!我拼了命,给他送了伤药来,他却给我一剑,要杀我灭口。”
  几个汉子都变了色,那汉子道:“那么吕大侠说的话都是真的了?”
  童世佑点点头,那汉子怒道:“你是什么意思,师父既然被朝廷解了职,而且已下令通缉,你不告诉我们,反而拖着我们一起作乱,这是造反,是要灭族的,你难道不清楚,到底是安着什么心?”
  童世佑默然叹了一声:“我以为师父或许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他为朝廷建树不少,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吕四海望着那些人,满脸不解的道:“我也想不到你们是怎样的一个门派?”
  那汉子一拱手道:“吕大人,卑职等都是八旗子弟,祖上都任职于銮仪卫,由和中堂的推荐进入天池门下,将来也都是承阴祖职,担任銮仪卫。”
  銮仪卫是皇帝贴身侍卫,也是官家的耳目,性质跟侍卫营差不多。他们直接受官家的统御,不像侍卫营由宗亲或大臣兼领,归内务府节制。
  和珅就是銮仪卫出身,这个编制在满清入关前就有了,后来反而不受人注目,大权似乎全为侍卫营所代替,因为统治的地方大了,管的事也多了,且因为汉人多于满人,纯是八旗子弟的銮仪卫,在行使职务上也不够彻底,雍正时就任用汉人组成了血滴子,取代了銮仪卫的职务,那些禁卫军只管在宫门轮值,闲下来就在京师打打架,跑马溜鹰,成了一帮有闲的特权阶级。
  没想到乾隆是个有心人,居然在暗中又把这批人给训练培养起来。
  吕四海问道:“天池叟知不知道?”
  “不知道。这是秘密的,和中堂在遴选时十分细心,和大人还秘密召见过我们,指示过我们虽然要一心一意的接受师父的指示,但也不要忘了我们的身分,必要时应该听白统领的指示。”
  “白统领,就是白安吗?”
  “是的,其实他也不姓白,跟嘉敏格格一样,是位贝子,他真正的名字叫福康安。”
  吕四海心中一动,这才明白和珅何以在官家面前如此得宠,原来他是皇帝真正的心腹。
  看来这位乾隆大帝是个真正的厉害角色,比他的父亲雍正与祖父康熙都要精明上千倍。
  也难怪他敢用天池叟,纵容王伦与清水教,原来早已大局全盘在握。
  面对着这样一个精明的皇帝,反清之举,实在是轻举妄动不得。
  而且像王伦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糊涂虫,更是留不得,如果听任他再蔓延下去,在义师中作怪自相残杀,不出几年,江湖上好不容易建立下的一点复国力量,必将荡然无存,大汉光复为时更遥了!
  可是怎么样才能除掉王伦呢?官家的意思,根本不想动他,唯有自己把握住机会,因此一沉脸道:“童世佑,天池叟要杀你灭口,灭什么口,你掌握了他什么消息?”
  童世佑吃力地道:“他……他的去向下。”
  “他会上哪儿去?”
  童世佑踌躇未语,吕四海追问道:“童世佑,你老实说出来,天池叟已经没有了去路,只有投奔王伦去掀风作浪,王伦在什么地方?”
  童世佑还是迟迟未答。
  吕四海知道必须要用点压力了,沉声道:“童世佑,天池叟叛逆有据,你助逆乱行,福贝子已经准备申报。现在幸好你还没落在他手里,我是应嘉敏格格之请前来办理这件案子的,你趁早吐实,我在嘉敏格格那儿为你洗刷,还可以把你扳成擒逆有功,否则我就了附逆图谋不轨,申奏朝廷,连九族都在株连之列,你要弄清楚了!”
  其他那些汉子都随声催促,童世佑才低声道:“吕大人,您千金一诺,小的相信您的保证,唯一的要求,也就是放过我的家人。王伦在日照三家村教蒙馆!”
  吕四海一怔道:“什么?他回家乡去教蒙馆了!”
  童世佑:“是的,那是一个僻乡,居民都是他的心腹,只有这个掩护,才能使别人找不到他。”
  吕四海道:“天池叟到日照去了?”
  童世佑道:“他是闻知这个地点后,才下手杀我的,因为大侠进来了,他才来不及等我断气。”
  姚家琪怒道:“你简直混账!早不说出,耽误了这么多的时间。否则那老贼怎么逃得了?”
  吕四海道:“算了!别怪他了,他也有他的苦衷。当初他跟定了天池叟,还寄望天池叟东山再起,只是没想到天池叟最后机会给他来上这一手。童世佑,你刚才说的话可是真的?”
  童世佑苦笑道:“吕大人,我原是想把这个消息留给福贝子,好将功折罪,现在是等不及了。”
  吕四海冷笑道:“你这么怕福康安?”
  一个汉子道:“吕大人,天池门下一共分三派,嘉敏格格一派,福贝子一派,师父又是一派。现在师父垮了,嘉敏格格又没在,我们只有投向福贝子了。”
  吕四海道:“我这侍卫营副统领是现任的!”
  那汉子苦笑道:“吕大人,说句不怕您生气的话,侍卫营的撤销乃旦夕间事,将来不是嘉敏格格就是福贝子当权,端亲王管不了几天。”
  吕四海心中一动,觉得这是个危机,如果天池门下又纳入福康安的系统,将来很可能又是多事之秋,只有现在设法加重嘉敏的权力,整个接管了天池门下,才可以免除这批秘差投入好事者手中。
  因此他取出那方玉佩道:“你们都认识这个吧?擒杀天池叟的意旨是格格请下来的,她自己留在京里,就是为筹措接手的事,现在你们决心走哪一条门路,要先打定主意。”
  这方玉佩一出,那些人眼中都亮起了光辉,神态也恭敬多了,连童世佑也都兴奋地道:“吕大人,刚才的消息是真的,我好不容易打听出来,小的家里全仗大人成全了。”
  说完这句话,他拔出了胸前的长剑后,双腿一蹬,血喷如泉,眼睛却渐渐地闭上了。
  姚家琪道:“他这是干什么呢?”
  一个汉子道:“四姑娘,童世佑以死明志,证明他得来的消息是正确的。”
  吕四海沉吟片刻才问道:“你们几位的意思呢?”
  那汉子道:“小的自然是效忠格格,唯大人之命是从。”
  吕四海道:“好!格格没想到福贝子也来了,因此我们一定要抢下这件功劳,才可以控制大局,巩固侍卫营的地位。各位只要真心追随格格,将来自会有各位的好处。”
  那几个汉子更为兴奋,仍是先前那个汉子道:“全仗吕大人栽培,大人请指示。”
  吕四海想了一下问道:“你们这个地方还有谁知道?”
  那汉子道:“这是家师的秘密落脚处,故而留我们几个人在此候命,不但没人知道,而且连我们来到山东,恐怕都没人晓得。”
  吕四海道:“很好,各位把门口那位受伤的同伴扶进来在此静养,然后去两个人,将童世佑的尸体送到巡抚衙门,告诉福贝子,说天池叟潜在登州,我也要追下去了。福贝子怕我们争功,一定会随后赶去,然后你们分两个人到日照三家村找令师,紧紧监视住王伦。”
  那汉子道:“我们到了日照后,就怕看不住王伦。”
  吕四海笑笑道:“你们放心好了,不会要多久,我就会带了人,紧跟着来,不会让你们吃亏的。你们到了日照,只要编出一番说词来,令师一定会相信,你们可以配合令师,稍微盯住一两天,我就会来了。”
  那汉子欣然道:“好,现在大家就准备准备吧。哪些人该上巡抚衙门去,你们自己分配妥当,就该行动了!”
  于是大家动手,先把门外的伤者抬了进来,敷伤疗治,然后匀出两个人来抬了童世佑的尸体,跟着吕四海来到巡抚衙门。
  那白安(福康安)不愧是个人才,早已开始部署,吕四海故意吩咐了一番,遂即带了人,像是往登州海岸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三十九章 势如破竹
上一篇:
第三十七章 孤掌难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