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密宗一派
2020-02-22 15:44:10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一战比聂倩儿对武维娘凶险多了,可是聂倩儿那一战根本就是求败的,酣战四十多招人影乍分,云飘飘肩头被挑了一道剑痕,而战志豪已咽喉饮刃,扑地而毙。
  天池怪叟表现得很冷漠,只叫人把尸体抬了回来,连场面话都没有说一句。
  云飘飘朝尸体看了一眼,脸上现出了恻然之色,她深深地体会到一个做杀手的悲哀。
  吕四海与李文英忙把她扶回去,急着检视她的剑伤,吕四海更是愤然道:“这批人太卑鄙了,居然用淬毒的剑,幸好只挑破了外皮,只要再刺深一点点,这条胳臂就废了。”
  一面说,一面用匕首将她肩头剑伤附近的肉都剜掉,再敷上疗毒生肌的金创药。
  云飘飘却苦笑道:“满人皇帝在某些地方倒是很公平,他对自己的族人一样的冷酷无情。”
  吕四海不禁一怔,云飘飘又道:“战志豪已经知道天池叟就是姚广亮,自然也知道天池叟真正的身分,这批御用的杀手实在很可怜,对战志豪我实在很抱歉!”
  吕四海莫名其妙地道:“大姐,你说什么?”
  云飘飘苦笑道:“最后一招时,他虽然避不开我削喉一剑,可是他的剑可以刺得深一点,他却把剑硬撤回去,加速迎向我的剑锋,同时还告诉我剑上有毒。”
  李文英道:“什么?他自动向你提出警告?”
  云飘飘道:“是的,为了凑迎告诉我这句话,他的咽喉才加快触及我的剑;为了不使我变成残废,他把我的伤害减到最轻。”
  李文英不禁愕然道:“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呢?”
  云飘飘轻轻叹道:“这是当奴才的悲哀,他虽然已经明白了自己师门是大内密探首领,但已无法摆脱,上面要他死,他不得不死,就这么简单。”
  吕四海道:“他是满洲人,被征为大内供奉,上命要他牺牲,他只能算是为君国尽瘁,倒不能说是奴才。”
  云飘飘道:“老四,你不该有这种思想,国家不是皇帝的,做臣下的固有为国尽忠的义务,但要看情形,像这样糊里糊涂的死了,还有什么意思?”
  吕四海道:“怎么没意思?他必须战死来维系天池门的勇武精神,也是他们御用杀手的拼死精神。他知道自己的剑法不如你,迟早必死无疑,所以才甘心就死,如果他有能力杀死你,他就不会这么傻了。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警告你说剑上有毒呢?”
  云飘飘道:“那倒不难明白,他们四兄弟都有后人,且已授军功正黄旗藉,将来可在武功上求进,他怕我们对他们的后人报复,自然不想开罪我。”
  吕四海一叹道:“这就是了!他还是奴才,不是皇帝的奴才而是富贵的奴才,拿性命来换后人的荣显。我现在倒是不明白天池叟为什么要找我们挑战?”
  云飘飘道:“战志豪跟我说了,这一战是为天池荣誉,不得不战,但志不在求胜,今天他们的全力是放在对付喇嘛教主,因为朝廷为便于控边,有意让黄教主持藏中政教,但又不能做得太明显,只好借用这个机会。”
  吕四海沉吟片刻才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李文英道:“那我们不是太冤枉了,早知如此,根本就不必来凑热闹。”
  吕四海苦笑道:“不冤枉,向喇嘛教约战的是我们,天池派是想利用我们去对付藏僧,他们好拣个现成便宜。”
  李文英道:“那我们不去理会好了。”
  吕四海道:“苦在我们无法不理,因为是我把他们约来,我以为算计很精,谁知反落入对方的算计之中。文英,下一场该你了,我相信不会很难过关的,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天池叟不会派最好的人出来但不一定会像战志豪那样有顾虑,死里求生的斗士是最危险的人!”
  李文英道:“我晓得,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她持剑出场,出乎意外的,天池门下派出应战的居然是那个叫单璇的女子,她在天池门中排行第二,也是活着的弟子中列序最高、武功最高的。
  这一来使得李文英心中很惶惑,觉得对天池门的判断有了错误,摸不清天池叟打得是什么主意。
  单璇已经三十多岁,沉默寡言,神情很平静,走到李文英面前,只淡淡地道:“开始吧。”
  说着,她便呛然撤剑进招,奇怪的是她剑招十分平稳,完全不像天池门下泼辣的作风,她的招数凝而不浮,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即使进攻也是浅尝即止。
  李文英自从吕四海等人到塞外后,已经大改其躁急的性格,因此这两个人在场上的一场比斗,简直像在比武喂招,一点也不紧张。
  但那只是局外人的看法,在决斗中的李文英与单璇两个人的神情都相当谨慎,她们在对方出手时,就开始作一切可能的防御,遏止对方所能发出的一切攻势,攻的妙守得紧,剑势将满仍然无暇可击时,攻者绝不冒险,立刻撤招,宁可放弃先手,也不冒险急进。
  交手近六十个回合,两人的剑只有过十度的接触,也是一触即分,渐渐地,双方对敌手都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情,这是势均力敌时产生的难以言喻的感情。
  到了第一百招时,双方同时收剑,单璇道:“李氏剑法不愧为天下第一,佩服!佩服!”
  李文英微笑道:“家祖的天下第一剑,乃是武林朋友抬爱,家祖从未以此自居,但数十年来,也没有人反对过。令师以天下第一剑自许,我本来并不以为然,但是今日一会,觉得天池门中,也有资格说这句话。”
  这番话很傲,但她的态度很诚恳,使人听了不起反感。
  单璇微微一笑道:“如此说来,就有两个天下第一剑了?”
  李文英道:“不,还是只有一个,但这个人绝不是家祖,因为家祖没有承认过,而且我没有能击败你,就证明天池剑法可以说是当世之最了!”
  单璇笑笑道:“我们两个人就能决定了吗?”
  李文英道:“小妹的剑艺已获得家祖的十成传授。”
  单璇道:“但我比家师还要逊上几分呢!”
  李文英笑道:“没多少差别。就算令师亲自指教,也不过战成这个结果,我胜不过他,他也胜不了我。”
  单璇道:“但家师的修为超过我多多!”
  李文英笑道:“剑法到这一阶段已臻绝顶,再上去就看个人的修为了。单女侠,我们之所以能战成平手,就是因为你我都没有求胜之心,无伤人之念,那是上乘剑法的精义。令师如果真想胜过我,很可能落败的是他,剑法之守,如一夫据险当关而万夫莫敌!”
  单璇想了一想才道:“多承指教,不过最后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问清楚,如果我刚才以凶招冒险求进,你一定能守得住吗?”
  李交英淡淡一笑道:“那结果不是我守得住守不住,而是你能不能得手,如果你能得手,那就不是凶招,如果你不能得手,那就是败招!”
  单璇道:“这是怎么个说法呢?”
  李文英道:“因为寒家的剑式,以稳妥为止,除非是真正地克制了我的剑招,那就是高于我,否则绝不让人有逞险取巧的机会。不过你若是也用淬毒的剑,自然另作别论,但这是以手段取胜,就不是剑法了!”
  单璇脸上一红,讪然道:“承教,我们是否到此为止?”
  李文英笑笑道:“我本来就不为求胜而来,李氏牧场的人从不主动攻击人只是被动应战自卫而已。单女侠如果肯就此为止,小妹自是求之不得。”
  单璇微一弯腰,退到棚中去了。
  李文英回到自己这边,大家接住了她,都感到很诧然,没想到此一战会是这种结果,同时也猜不透天池叟的用意何在。
  高朋想了一下道:“假如战志豪的话不错,他们今天的主要目标是放在喇嘛教身上,自然不想跟各位结怨太深。聂倩儿试过了拼命的战法没有用,他们只好对各位的实力作一个真正的了解,因此才派出最佳的剑手,以切磋的战法来作一番试探,幸亏是李小姐去应战,否则想与这姓单的女子战成平手,还真不容易!”
  这番话倒不是虚夸,以剑术而言,李文英在九个女孩子中间,可以说是独步群芳,因为她已深得乃祖一代剑圣李韶庭的真传,谁都不会比她强了。
  吕四海想了一想,慢步出场,按剑而待。
  他倒要看看对方派出谁来应战,单璇是天池门中第二位高手,除了天池叟本人之外,再也没有人能接得下这一场了。
  但天池叟是否会出场呢?
  吕四海等了半天,发现对面出来的仍是单璇,不禁微怔道:“怎么还是单女侠?”
  单璇道:“刚才已经领教过李侯绝学,深为感佩,妾身幸未落败,故而想再领教一下天山绝学。”
  吕四海道:“女侠不是已经战过一场了?”
  单璇道:“不错,但从李小姐的剑术看来,敝派除了妾身勉可一战外,别的人都不会是大侠的敌手,所以还是由妾身来求教。听说大侠已经练成以气驭剑的高深武学,不知道是否能赐教一番。”
  吕四海道:“那是留待对令师时用的。”
  单璇道:“大侠莫非认为妾身不堪承教?”
  吕四海道:“不是,身剑合一的搏击之术太霸道了,只有对心胸险恶之辈才能收效,女侠适才剑招平和,用出来也难以收功,在下又何必白费气力呢?”
  单璇一笑道:“大侠如果连妾身都胜不了,又怎么能胜过家师呢?”
  吕四海笑道:“这倒不然,身剑合一足将剑招发挥到极厉的程度,只要对方有伤我之意,立可趁隙而入。”
  单璇神色微怔道:“大侠有把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吗?”
  吕四海道:“战无不胜是不可能的,囚为我在塞外半年,专以此法跟李爷爷对招,从来也没有胜过他老人家一次。但是攻无不克这句话倒是可以相信的,再厉害的对手都难逃一击,唯一的差别是结果,对手较差,我可以伤人后而自保,对手强一点,就只有与敌偕亡。”
  单璇道:“大侠与李侯的切磋,何以能互相无伤呢?”
  吕四海道道:“那是因为李爷爷的造诣已经超凡而入圣,他已经到达无胜无负的境界,一个初学剑的人跟他可以战成平手,一个修为极深厚的剑客也只能跟他战成平手,这一点令师是万万及不上的。”
  单璇不服气道:“何以见得呢?”
  吕四海道:“因为令师的心术不正,他钻研的不是剑术而是杀人的手段,他创的不是剑派,而是狙杀的组织,他收的不是门徒,而是训练一批杀手。剑道即仁道,他一剑在手,心中只有一个杀字,因此我有把握杀得了他。”
  单璇脸色微变。
  吕四海又道:“贵门中人有一半还蒙在鼓里,但女侠应该是清楚的,请转告令师,说他虽然化身千万,但仍然瞒不过我们。我五妹江雪雪是他在苗疆的故人,而在下此刻仍然是侍卫营统领,对姚广亮的通缉令并没有撤销。”
  单璇脸色大变道:“吕大侠,这些消息是从哪里听到的?”
  吕四海微笑道:“这件事有几个人知道?”
  单璇道:“没有人知道,连和珅都不知道。”
  吕四海道:“那就不会有人泄露,只能怪令师掩避的功夫做得有欠缺,被我们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发现了,尤其是刚才令师妹那一手假死,玩得太不高明了!”
  单璇想了一下道:“吕大侠此刻仍然是侍卫营的副统领?”
  吕四海道:“是的,不过我今天不以这个身分前来,而且我也随时可以摆脱那个身分。”
  单璇轻轻一叹,从身边摸出一块玉玦递给吕四海道:“吕大侠可认识这个?”
  吕四海见上面刻着龙凤争珠的图案,而所争的那颗珠子上还刻着几个满州文字,皱了眉头道:“我不认识。”
  单璇道:“大侠没到宫里,自然不会认识。那些满文是我的名字,译成汉文叫嘉敏。”
  吕四海不禁一怔。
  单璇道:“在禁宫佛堂中虔修礼佛的大公主嘉敏就是我,其实那只是一个幌子,我十二岁时,就秘密离宫,从家师学艺,我所说的家师,不是现在的这一位,而是已登仙境的天池隐叟海容老人。”
  吕四海道:“没听说过这位老前辈。”
  单璇道:“他老人家是先帝的挚友,当世知者无多。但大侠如果问到现隐天山的药师老神仙,可能还会知道。先师一生只有两个门人,一个足天池掌门人,也就是现在被我称为师父的天池叟,另一个就是我,因为我从师五年,家师就尸解而登仙,师兄是代师授艺,所以我也以师事之。但这只是在人前的称呼,实际上他还是我的部属,而我才是这个组织的真正主持人!”
  吕四海怔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单璇轻轻一叹道:“父王为保全江山,用心良苦,虽然有些措施未能尽如人意,但也值得原谅的,因为他一心想求好。”
  吕四海道:“但太过份了一些!”
  单璇笑笑道:“有这么许多反清的义师在,父王自然也要作一些准备,这是无可厚非的,父王没以叛逆视之,已经算是宽大为怀了。因此,换个立场,你能说家父过份吗?”
  吕四海的确被她问住了,单璇又道:“父王可以来个大索天下,把这些义师都加以消灭,但他老人家不愿意这么做,因为那是大伤天和的事,所以才叫我投入天池海容老人门下学艺,配合我大师兄组成江湖门派,用江湖的方法来阻止这些反对者的蠢动。这也不对吗?”
  吕四海一笑道:“朝廷真要来个大索天下,激起民变,恐怕连江山都保不住!”
  单璇一叹道:“吕大侠,这是王伦的想法,不应该是你的想法。你刚才说的或有可能,但是损失最惨的又是谁呢?还不是那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本朝是从李自成争来的天下,不是从朱明手中夺来。汉人如真能上下一心,中原岂有他人立足之地?正因为你们汉人不齐心,才自失神器。目前大势你也许很明白,人心所思的是治而不是正名,你身为汉人,帮助朝廷打击清水教,还不是为了保全那些汉家百姓?你又为什么要跟我们作对呢?”
  吕四海是为了这个原因才投身江湖的,但是在一个家族的公主口中说出来,却又不是滋味了。
  尽管不是滋味,却也无法否认。
  他长叹一声道:“公主!”
  单璇忙道:“吕大侠,我还是单璇,是天池门下,我知道你是个明理的人,才向你泄露我的身分与目的,希望仅有你一个人知道,不要说出去。”
  吕四海顿了一顿道:“单女侠,我没有跟你们作对,是令师天池叟找上了我!”
  单璇道:“那是他糊涂,妄图使你们与王伦火并而坐收渔利。而且他以姚广亮的身分在和坤那里,跟王伦不得不敷衍一下,我知道后立刻制止他那么做了。虽然我们立场相对,但目的相同,我们都是想维持生民安乐。”
  吕四海苦笑道:“那也是维护大清朝万年皇祚了!”
  单璇正色道:“吕大侠,本朝若无失德之君,你们扳不倒,若心失德之主,不必你们下手就会自己灭亡。翻翻史藉,看看盛衰兴亡之理,我们就不必为这个问题抬杠了。”
  吕四海终于一拱手道:“单女侠,我会记住你的话,也希望你能动劝朝廷,以权术来治天下,绝非为政之道,他已经有了天下,为什么不在仁德上下功夫呢?”
  单璇一笑道:“吕大侠,你是江湖人,不会懂得理政之道,治理一个国家可不像江湖上成立一个门派,所以日月同盟虽然借重了江湖人的势力以成事,却不能重用江湖人以治国,也是这个道理。”
  吕四海不禁默然,单璇又道:“江湖人可以共生死,同患难,却不能共富贵,因为处江湖的那一套不能移到朝廷上来,人君有人君的尊严,刘邦与朱元璋都出身草莽之中,他们得到天下后,第一件事就是消除那些同患难的弟兄,这不是残忍而是必要的措施,试问那些大臣在朝廷跟人君称兄道弟,一言不合,来个破口大骂,这个天下能治得好吗?权术的运用就是为维持天子的尊严,使臣民知所敬畏,立朝议事,为什么要在天色未明的五更?金銮殿为什么要造得高高大大的?为什么升朝时龙座设得高高的?金殿上弄得暗暗的?这都是使臣下有敬畏之心,而树立天子的权威,也是权术的运用。”
  吕四海叹了一口气,道:“单女侠,你别跟我说这些,我是个江湖人,不懂这些道理。”
  单璇道:“但我要使你明白,父王的这些措施有其必要的,世宗皇帝以血滴子使朝纲一振,父王登朝后,鉴于血滴子之设使臣下心怀惶惧,不敢畅所欲言,才予废免,但不到十一年,王公大臣们就渐渐开始放纵,才又设了侍卫营,起先倒是颇具成效,可是被和坤几搞,又弄后乌烟瘴气,才命我暗中设了这个组织,目前尚未正式定名,也没有正式执行任务,将来很可能取侍卫营而代之。吕大侠,你是侍卫营的副统领,对侍卫营很清楚,你凭良心说,那批人能寄予重任吗?”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三十六章 手下留情
上一篇:
第三十四章 诡计多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