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化妆奇术隐市井
2020-02-22 14:06:21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毕竟是老江湖,行事十分周密,预先到提督府,密报了九门提督正堂善铭,没提吕四海,只说据悉有白莲教妖徒聚集京师,可能有所图谋,请准便宜行事,而且在必要时,希望能得到禁卫营的支援。
  善铭一听也急了,白莲教徒在各地活动的事,他已微有风闻,但没有证据,不敢冒昧上奏。
  如果这些妖徒在京师闹了事,九门提督的责任最重,不仅顶子保不住,连脑袋都要搬家。
  一急之下,他几乎要立刻就调集兵马,高朋却深深摸到这位上官的心理,力谏不可张扬,因为白莲教脸上没刻字,万一来个矢口否认,反而会落个小题大作,扰乱民心的罪名,最好是暗中加以弭平。
  善铭能干到九门提督,自然深谙宦海浮沉之道,真要敞开来办,万一所获证据不足,自己就吃力不讨好,高朋能够暗中把事情摆平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他不但把自己的令符交给了高朋,由他全权处置,更召来禁卫营的两名千总,面饬由高朋调度。
  高朋最大的收获则是善铭的一番知心话,那是在小书房里秘密透露给他知道的,那真是一个天大的机密。
  “高朋,今天早朝时,和尚书跟我说起昨夜的事,他认为你的能力不足,有意推荐一个人来代替你的职位。你知道和尚书帝眷正隆,我不能不买帐,敷衍他一下。你跟我这么多年,也帮了我不少忙,我哪会不照顾你呢,所以你得把这件事办好。”
  高朋心中暗惊,惊的是对方居然走通了和□的关节,可见神通如何广大,但一方面也感到庆幸,庆幸的是自己的预料没错,果然是白莲教的人在动自己的脑筋,幸而发现得早。
  表面上他却淡然地道:“卑职得大人栽培,蒙恩深重,唯有肝脑涂地而已,白莲教徒潜伏京师,卑职仅得一点风闻,尚未有任何确证,现在却倒有几分眉目了。”
  善铭一怔道:“这话怎么说?”
  高朋笑道:“大人明鉴,白莲教徒想在京师中滋事,卑职是块绊脚石,自然要设法把卑职打压下来。”
  善铭道:“和尚书不会为他们做靠山的。”
  高朋道:“那当然不会,恐怕和大人也根本不明白他们的底细,之所以为他们说话,无非是一个钱字作祟。”
  善铭当然明白,低声一叹道:“和□就是这个毛病,太贪了一点,他为人处处精明,可是见了钱就糊涂。”
  高朋笑道:“白莲教徒在外地颇有潜力,财源很广,如果他真让奸民利用了,看他如何善其后?”
  善铭皱眉道:“他不会受牵连的,倒霉的是我!”
  高朋故做不解道:“人是他推荐的,他怎么会没关系?”
  善铭苦笑道:“他只是出一句话,人却在我手下办事,出了事自然是我遭殃。他目下正红的发紫,我还能咬他一口不成?他要推荐给我的人姓王,叫王伦,是山东人,中过举,是个文武全才。”
  高朋脸色一变道:“王伦,这家伙是白莲教主徐鸿儒的大徒弟,一身艺业不弱,而且是山东富户,他人在京师?”
  善铭道:“你有确切证据吗?”
  高朋苦笑道:“江湖上的事哪有凭证,而且白莲教行事神秘,我们目前只知道他是徐鸿儒的徒弟。”
  善铭也苦笑道:“和□不是江湖人,没有确实的证据,就无法使他入信,除非你能够抓住这个姓王的痛脚。”
  高朋道:“大人,王伦内外兼修,还有一手邪术,要抓他委实不易,何况抓住了也没用,他抵死不认又待如何?卑职只求大人千万不可录用此人。”
  善铭道:“你放心,我一定支持你到底,哪怕丢了官都在所不惜,那总比丢脑袋好。只是你能弄到一点证据,让我能在和□面前有个交待最好。”
  高朋道:“卑职一定尽力而为。”
  告辞出来,他的心情更沉重了,只希望王伦别在魏家废祠里,否则就这个人,已经无人能控制了,而吕四海如果碰上他,也一定凶多吉少。因为王伦虽然是个读书人,也中过举,但他在江湖上的名声却十分响亮。
  高朋觉得必须尽快通知吕四海,也必须尽快找到赵镇远与马回回,这将是一场异常艰苦的硬仗。
  赵镇远与马回回倒是很快地就找到了。
  可是等他们赶到魏家废祠附近,一问埋伏的暗卡,才知道不久以前一个锦衣的华服青年公子已经过去了。
  吕四海未敢怠慢,也没有轻敌,可是他也没带武器,带了兵器就不合他的身分了,何况他深信随手一抓,任何东西在他手上都是武器。
  秋天的午后仍是很热,他一身水纱长袍,脚登绸靴,雪白的内衣袖子翻在马褂外面,黑缎小帽上镶着一块红宝玉,手摇折扇,完全是翩翩贵公子的派头,摇摇摆摆地进了魏家废祠。
  祠中一片荒凉,那些神主都被人搬去当柴烧了,祠堂四周是花园,亭台上长满了白穗芦苇。
  他一摇一摆,口中还吟哦着桃花扇中的哀江南:“鸽羽蝠粪满堂抛,谁祭扫,牧儿打碎龙碑帽……可惜呀!可惜!这一片好园子竟让它荒芜了……”自言自语说到这儿,他隐隐感觉到有人来了,□故意装做不知道,依然提步往祠堂里走去。
  背后的人咳了一声,他才吃惊地回过头来,看见是一个老头儿。
  虽然他的胡子已经染白,土头土脑的样子也装成龙钟老态,吕四海仍然认得这老儿就是碧眼狐狸的助手,九把剑查元杰,只是查元杰可认不得这位翩翩佳公子,竟是跟他照过几次面,还帮他嬴了几十两银子的吕四海。
  吕四海神气十足地用扇子朝他点着问道:“你是看园子的?”
  查元杰连连点头道:“是,是的,小老儿在这儿照管着。”
  吕四海嗯了一声道:“这是哪一家的产业?”
  查元杰道:“老主人叫魏东云,二十年前就过世了,只留下一位少爷,却又不务正业,把一分家业都败光了。小老儿感念旧主的恩德,在这儿照管着。”
  吕四海道:“你们少爷呢?”
  查元杰道:“少爷不知上哪儿赌去了,成年累月的看不见人。公子,您是那一个府里的……”
  吕四海道:“我姓海,文华阁大学士海大人是我伯父,快把你们少爷叫来,我有事要找他。”
  查元杰呵了一声道:“原来是海公子,您是少爷的朋友?”
  吕四海冷笑道:“我的朋友里没有姓魏的。”
  “那您找我家少爷有何贵干呢?”
  “我要买他这个园子。”
  查元杰忙道:“公子爷,这是祖祠,是不能卖的,否则早就被少爷折腾掉了,您还是另外找个好园子吧。”
  吕四海冷笑道:“笑话,本少爷就是看中这儿。”
  查元杰道:“公子,本朝律法是不准购买他人祖祠的。”
  吕四海沉声道:“我说买是客气,姓魏的子孙不孝,把家祠荒废成这个样子,那是犯了大不孝之罪,你趁早把他找来,我给他几百两银子,大家省事,否则我一张片子,送他到衙门里去,给他一顿板子,然后家产充公入官,我一个子儿都不花,也能把这片园子弄到手。”
  查元杰只能呵呵地称是,吕四海冷笑着朝前走去。
  查元杰连忙拦住道:“公子,您要上哪儿去?”
  吕四海道:“进去看看,回头好叫人来拆房子。我要在这儿盖一幢别墅,没事儿好邀些朋友来这里读书。”
  京师的贵公子把读书当成了消遣,因为他们有着祖上的功荫,一字不识照样也能做官,所谓读书,无非是躲开家人的罗嗦,邀集一些王子公孙聚会博戏而已。
  吕四海不但派头十足,口气也像,倒是把查元杰给唬住了。
  他见吕四海要跨进祠堂里去,忙拦住了道:“公子,里面有小老儿的女儿,您不能进去。”
  吕四海哼了一声道:“去你的,睁开你的狗眼瞧瞧,凭你这分长相,你还能生出像样的女儿来?本公子府里的丫头都比你女儿俊上千百倍,难道还会看上你女儿不成?”
  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确实是京师阔少的嘴脸,查元杰已憋得满脸怒意,却仍强行忍住道:“公子爷,话不是这么说的,我那闺女儿出了阁,现在是在守寡,不便见陌生人,请您多包涵一点。”
  吕四海道:“笑话,本公子要买园子,自然就连你们一起都买下,以后我就是你们的新主人,可不是什么陌生人。”
  查元杰见他要强行进去祠堂,浓眉一竖,一只手已蓄劲待发,吕四海却似乎一无所知,仍鄙夷地笑道:“老头儿,你要是不服气,外面还有几个顺天府的班头儿,是一起陪本少爷来看宅子来的,你去告我好了。”
  禁城之内,归京兆尹管,城郊则属顺天府的辖区,而这两个衙门只是聊备一格,处理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真正负责治安的是九门提督正堂,但对老百姓而言,任何公门中人都是难缠的,吕四海对京师的行情熟透,所以说出的话,抬出来的人,都十足地符合他的家世子弟身分。
  查元杰一听还有公门中的人跟着,强忍住一口气,撤回手上的劲势道:“公子,咱都说了不卖。”
  吕四海却笑笑道:“你要卖,少爷我还不肯呢,咱们大清朝,大学士就是宰相,相府上的奴才都是七品官呢,你配吗?”
  说着,他傲然跨进祠堂,查元杰只好跟着。
  前面一片零落,可是转到后面,居然是一间布置得颇为雅致洁净的内厅,而且正中还摆放一桌颇为丰盛的酒席,五六副杯箸,酒肴半残,显然正有人在吃喝着,临时躲了起来。
  吕四海冷笑一声道:“你们的日子过的挺不错呀!”
  查元杰无以为对,吕四海见座上还搁著有一条粉红纱巾,显系年轻妇女的用物,跟着又冷笑一声,抄起纱巾道:“这是你女儿的吧?居霜守寡,还用这种巾子,可见不是安分守己的人,难怪你不让我进来呢!”
  查元杰寒着脸道:“这是我的私事。”
  吕四海却笑着道:“这纱巾上还洒着香露呢!我不是喜欢管私事的人,却喜欢凑热闹,能用这种纱巾的娘们儿一定很解事,请出来见见吧。”
  后屋的门帘一掀,出来两个少妇,个个花枝绰约,其中一个是牛青儿,一个却不相识。
  查元杰干咳一声道:“大妞儿,二妞儿,这位公子是海中堂的侄少爷,他要买咱们这片园子……”其中一位少妇妩媚万分地笑道:“得了,老爷子,我们都听见了,海公子是北京城有名的佳公子,却风流多财,仗义慷慨,能巴结上这么一位贵人是咱们的福气,你出去吧,由我们来侍候他,公子,您请坐。”
  吕四海哈哈大笑道:“难得!难得!想不到荒园之中竟有如此可人的两位小姑娘,二位是姊妹?”
  那少妇媚笑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咱们是中表姊妹,我这表妹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所以我来陪陪她。”
  吕四海笑道:“可惜!可惜!年纪轻轻的,守的哪门子寡,人生要及时行乐,还是想开点吧。”
  那少妇道:“可不是,我也这么劝她,可是我这妹子就是死心眼儿。公子爷,您也帮着劝劝她。”
  吕四海道:“行!行!这个我最拿手了。妙年居孀,那是作孽,也是糟蹋人,来,咱们坐下来谈谈吧。”
  那少妇打眼色把查元杰叫了出去,就拉着牛青儿一左一右地夹着吕四海坐下。
  吕四海表现出一副急色状,一下子就抓住了少妇的玉手道:“请问这位小娘子……”少妇轻轻一摔,就震脱了他的手,媚笑道:“公子爷,您可别找错了门儿,是我这青儿妹子要人安慰,可不是奴家。”
  吕四海另一只手揽上了牛青儿的腰,右手仍想去揽那少妇,口中却说道:“一样,一样,我一视同仁,令表妹固然要慰藉,你小娘子也不能冷落。”
  少妇又轻巧地推开他的手,笑道:“公子爷,奴家可当不起您的好意,奴家自有汉子。”
  吕四海道:“你家汉子真不是东西,怎么让你一个人落了单?我要是有你这么一位可人儿为伴,一定寸步不离,时时刻刻放在心坎里温存,眼皮儿上供养。”
  说着手又要往少妇腰上揽去,虽是轻轻碰触,他的心里却为之一动,因为这女子的腰里竟环扣着一枝软剑。
  软剑一定是用薄钢制成的,其薄如纸,锋利柔韧,振开来是兵刃,卷起来可作腰带,既不着痕迹,使用也方便。
  只是软剑的质地太柔,使用时必须要有深厚的内功基础与精纯的剑艺,才不会伤了自己。
  够资格使用软剑的人,必然是个一流高手,他明知道这废祠中是龙潭虎穴,但却没想到会有如此高人。
  那女子却又用手推开了,笑道:“海公子,天上神仙府,人间宰相家,您是相府侄少爷,眼皮子不应该这么浅,怎么一见了女人,就像苍蝇见了蜜似的?”
  吕四海哈哈大笑,套着西厢的曲儿道:“颠不刺的见了万千,似这般可喜娘忒曾罕见。我就是见不得漂亮的女人!”
  那少妇捂嘴一笑道:“瞧你这副急色样儿,哪像个贵公子,倒像个无赖,您也不怕人生气?”
  吕四海道:“谁会生气?是不是你表妹?宝贝儿,你别吃醋,我一向雨露均施,对谁都不偏私。”
  说着在牛青儿的脸上亲了一下,牛青儿待要闪避,却已不能动弹,吕四海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制住了她的穴道。
  他的手法奇特,劲力暗施,发的恰到好处,所以牛青儿神色动都没动一下,那个少妇没发现,依然媚笑道:“青儿妹子真让你迷住了,一个陌生男人对她又亲又抱的,她居然乖乖的受了下来,公子爷,您还真有一手!”
  吕四海道:“这个倒不是我吹牛,本公子在娘们儿面前从没有碰过钉子,哪怕她三贞九烈,只要一靠近我,就会乖的像头小绵羊。小娘子,你要不要试试?”
  说着他的手又探了过去,想在不知不觉间制住她,可是这女子滑溜得紧,有意无意间,总是闪避的很巧妙,又扭腰闪开了笑道:“别这样,我说过有人会生气的。”
  吕四海涎着脸笑道:“不会的,你表妹连气儿都没吭一声,来,我包管你们姐儿们都心满意足。”
  少妇闪身站了起来道:“她不会生气,我家汉子可是会生气的。”
  吕四海微怔道:“你男人也在这儿?”
  少妇一指内室道:“在里面窝着呢!”
  吕四海哦了一声道:“该死!
  该死!怎么不一起请出来呢?早知如此,在下也不敢唐突娘子了。”
  门帘一掀,出来一个长身白净的青年,飞眉入鬓,清秀的脸上带着一股浓重的煞气,冷冷地道:“阁下的意思是说敝人不在,你就可以对拙荆为所欲为了?”
  吕四海被他这句话问住了,倒是红了脸。
  那年青人又厉声道:“看阁下人品不俗,又是世家子弟,应是衣冠中人,可是阁下的行止却实在叫人齿冷。”
  吕四海顿了一顿,随即笑着道:“兄台教训得是,只是这分大道理应先对令正说清楚,我海明瑞不错是举止轻佻了一点,但是尊夫人先有失仪之处。”
  那青年人道:“拙荆以礼相待,有何失仪之处?”
  吕四海笑道:“尊夫人的礼太周到了,彼此素不相识,她如真守妇道,就不该坐到我身边来,兄台既然在内间,应该可以看见一切,可不是我拉她坐下来的。”
  这下子反把那年轻人问住了,还是少妇嫣然一笑道:“海公子,您别生气,我家汉子只是开开玩笑罢了,他听说公子来了,早就想结交一番,才叫我出来招呼的。”
  那年轻人也变色得快,马上堆笑道:“在下久闻海公子风流倜傥,名满京师,只恨无缘识荆,今天辱承玉趾莅临,正是个绝佳的机会,故先命内人出来款客延宾,因为在下知道非此不足以留下你这位贵客,刚才只是凑趣开开玩笑,公子万勿介意,来,在下先敬一杯,以示歉意。”
  他抓起桌上酒壶,自己斟了一杯,吕四海忙道:“不敢当!不敢当!在下奉陪一杯。”
  桌上却没有他的杯子,那少妇忙拿了自己的酒杯,目视青年,见他微一点头示意,才用纱巾把杯子擦干了,斟了一杯酒奉上。
  吕四海接了过来,引杯就口,已经发现酒气中有一股淡淡的异香,悉知他们已做了手脚,却装做不在意,一饮而尽,少妇脸现喜色接过杯子道:“公子,奴家介绍一下,我家汉子姓王,叫王伦。”
  吕四海不禁失声道:“白衣秀士王伦?”
  王伦神色一变道:“公子识得贱名?”
  听说对方是王伦,吕四海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会碰上这白莲教的巨擘,一时失态竟叫了出来,但很快就哈哈大笑道:“水浒传上的白衣秀士王伦,天下谁人不知。”
  王伦也笑道:“海公子真会说笑,在下虽然与王伦同名,却不是那被林冲火并掉的梁山水寇。”
  吕四海道:“在下也是一时戏言,因为吾兄的姓名与书中人物完全吻合,才想了起来。那个王伦还是宋朝人呢,距今已有数百年,当然不可能与吾兄是同一人,唐突!唐突!”
  说着拱了拱手,王伦却爽朗地大笑道:“哪里,哪里,公子言谈风趣,想必是性情中人,能得相逢便是缘,席上肴已残,酒尚新,公子如不嫌冒昧,就请再作一叙。”
  说着自行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然后道:“红娘,为海公子再斟酒,海公子是咱们的贵宾,应该好好招待他,尤其是他的伯父海大学士为本朝重臣,对咱们的帮助可大了。”
  那女子答应了一声,立刻起身又拿了一副杯筷,取出身边另一条湖绿的纱巾擦拭干□了,为吕四海斟了一杯酒。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五章 夤夜探访
上一篇:
第三章 功亏一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