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七章 杏花初开
 
2019-07-18 19:58:05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色很快地黑了。
  潘栋今天情绪不佳,赌气连晚饭也没有吃。
  刚才的鞭伤连同狗爪子抓的两肩,虽经自己敷了药,总是客中难以周全,胡乱包扎一通,要紧是不要紧,可是痛的可够瞧的。一个人来回地在屋子里打转,直吸着长气儿。
  想想好没来由,招谁了?又惹了谁?好生生地受此委屈——倒是这里主人岳先生的一句话,提醒了他,使他感慨系之。
  敢情那个牧羊的姑娘是他的女儿,叫杏儿。说是“自幼丧母”,怪不得会那般的野性不驯了,主人岳天祥,虽非什么豪门巨户,总是富有人家,且是读书知礼,何以对自己亲生女儿,不与好好教养,却任其四处游荡,日与羊群为伍,这一切的一切,当是与她的“自幼失母”有关了。
  再想想,他自己本人,也是母亲早故,父亲虽是个读书人,却是时运不济,一个穷秀才,终身潦倒,后来娶了个后娘,自己这个前房的碍事孩子,可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小小年纪,便自被逼得外出为生,在长伯“张家口”的骡马店市混了三年……第四年,来了奇怪的老头子,说是要买马,结果是他不但买了马,也买了人,把自己也给带走了。
  怪老头子叫蔡无极,后来才知道他是个精于武术的江湖奇人,为“神鹰门”的第一十七代掌门人,跟着他一住五年,算是踏入了深奥的武学门径,学成了此老一向秘不示人的“两极气功”。
  蔡无极泱泱大度,有古君子之风,对于这个追随自己五年的少年,极是另眼相待,更无门户之偏见,认为他是一块极好的练武料子,如此美质,淹没于“神鹰门”一己之私,太过可惜,一封荐函,打发他投奔到了潇湘洞庭,这才有了今日的一番遭遇……。
  自己是“自幼失怙”的可怜弃儿,才会有一番深切的“世态炎凉”感受。
  便是这样,想想这个杏儿姑娘,多少也像是与自己有些仿佛,也就不再生气,原谅她了!

×      ×      ×

  站起来走了几步,心里终是气闷。
  山居寂静,草舍内外,一点声音也听不见,偌大的庄院静静悄悄。却是附近山沟子的野狼,发着一声声的长啸,声音凄厉,好生骇人。
  点上了灯,屋子里才有了光亮。窗外皓月皎洁,清光如晦,映衬在薄薄银红纸窗上,直似渗了进来。
  此番养伤,虽说在静寂之中,潘栋的一颗心却一直也没有轻松,静中沉思,痛定思痛,越是觉得前路崎岖,难以胜任,却是下意识里,另有一种激烈的情绪鼓舞着,越不欲向暴力低头妥协。
  “晏春风”这个名字,已似一个赤红的火铁烙印,烫印在他的心上,自是无能去怀,怕是今后与此人终将无能妥协,而展开生死的长期斗争了!
  这里他也不欲久留,打算明天就走。
  六先生商和死前,既以“黄山飞云峰”相托,其中必有原因,疑在那一个“雪”字,在在惹人费思,且先往黄山走上一趟.以观究竟。
  盘算既定,正待熄灯就寝。
  蓦地,一个人的影子,映衬在纸窗上。
  由于那一日章小康的伪装送药,已使他心里极生戒备,眼前情景,不由得使他为之一惊,当下不假思索地返身挥掌,熄灭了灯,就势将一口长剑操在手里,身子一个快闪,已贴身壁边。
  这一切,行来快速,不过瞬息间事。
  窗外来人,仍是一动也不动地伫立原处。借着如银月光,把对方身子衬映得十分清晰。
  那身材线条儿,分明女子。
  潘栋认了一认,大是纳闷儿,沉声道:“谁?”
  话声出口,人若飘风,已袭向窗前,蓦地敞开了窗子——外面站着的那个女人,霍地退了一步,显然吓了一跳,其时潘栋已越窗而出,站立当前。
  月色如银,照见着对方女子脸上轮廓,若隐若现,已是不难分辨,正是日间一度邂逅的那个牧羊姑娘岳杏儿——潘栋这才放下了心。
  “原来是你——杏儿姑娘……?”
  “我……”
  岳杏儿回头看了一眼,怯生生说道:“你的伤……我给你送药来了!”
  说时,把手里的一个小小布包递了过来。
  潘栋接过来,颇是意外。布包里除了药物之外,还似有把剪子,沉甸甸的。
  想不到会有此一举,一时间潘栋大生感触。
  “这又何必……?一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岳杏儿回头又看了一眼,总像似防着什么似的,神色间很不安宁。
  她说:“我知道了……原来你就是潘栋……你的事我听说了……我……”
  话声方住,潘栋忽似有所觉察,倏地向左面一个快闪,飘出丈许以外。
  一个人高颀的影子,正自站立墙边。
  忽然发觉到潘栋的来近,来人吃了一惊,愣了一愣,冷冷地哼了一声,倏地转身而离。
  潘栋心里一惊,月色里只觉着对方高颀的身影,仿佛有些眼熟,待将越墙而过,追了上去,却是一墙之隔,是主人的住院,是否有些唐突僭越?却是未便造次。
  身后传过来岳杏儿的一声轻呼:“不要……”
  潘栋忙即回身,岳杏儿已匆匆来到眼前,神色间颇似张皇:“是岳员外……他……”
  “岳员外?”潘栋怔了一怔:“是你父亲?”怪不得这么眼熟。
  “他……他不是——”
  说了一句,岳杏儿忽然寒下了脸,脸上表情错综复杂,轻轻一叹,苦笑道:“我走了……”
  话声一落,再不停留地便自匆匆走了。
  打量着她的背影一迳消失于矮墙别院,正是主人岳员外方才去处,便自不再出现。

×      ×      ×

  灯下,潘栋解开了那个小小布包。
  里面是一小瓶药,一卷布条,一把剪子,另有一口小小匕首,长不足五寸,式样甚是奇特。
  拿在手里掂掂,份量却也不轻,小巧玲珑,望之极其锋利,显为纯钢所制。上面却染有斑斑暗迹,极似陈血未褪,分外怵目惊心。
  或是用以破肤清脓,外伤手术所用。只是看来更像是武林中什么门派的独门暗器,若是用作反手飞刀,份量又似轻了,什么人能有此劲道施展?倒是费人思忖。
  总是杏儿姑娘的一番好心,令人感激。也就未便辜负人家姑娘的用心,当下就着瓶内药粉,搽敷就绪,包扎既妥,只觉着肩上伤处凉沁沁的好生受用,不觉痛楚大为减轻。
  一面收拾着桌上什物,回想着刚才与杏儿见面情景,心里大是存疑——
  只以为她是这里主人岳员外的女儿,日间岳员外也曾亲口道及,何以杏儿姑娘又说不是的,好生奇怪……。再想杏儿的日常穿着,日与羊群为伍,以主人员外之尊,虽非如何富有,总也不应让亲生女儿操此贱业,这么一想,便自有些相信杏儿所说是真。
  再者。杏儿刚才一副欲言又止模样,更似有许多话要向自己诉说,却是后来岳员外的忽然出现,迫使她不便多说,匆匆退离,这又是为了什么?
  潘栋站起来走了几步,心里好生气闷。
  再想想,这是人家的家务事,自己来此是客,既承岳员外好心接待,总不成还管起人家家务事来了!?
  算了,早点睡吧,明天便走了。

×      ×      ×

  解衣待寝的当儿,却听见了一声刺耳的女子尖叫——
  静夜里分外清晰。
  潘栋一惊之下,真有“毛发悚然”的感觉。
  一个闪身,来自窗前。
  不容他推窗探视,又传来更尖锐的一声尖叫。
  声音来处,分明就在眼前不远。
  乍惊之下,潘栋再不迟疑,推窗、腾身。“呼!”地纵身窗外。
  一阵子女子的呼叫、哭泣之声,若断若续,极是清晰,间或地加着几声男人的喝叱,暴雨梨花听来更有惊心动魄之势。
  循声而望,正是一墙之隔的主人住处。
  那里房舍错落,占地极大,却是难以判断,声音到底传自哪里?
  潘栋一连几个纵身,来到了墙边。
  传自这片院落的女子悲泣声,断断续续,更是由不得他不为之凝神倾听。
  一个念头,忽然由心底滋生。
  “莫非是岳杏儿?”
  声音断续,果有几分相似。一经着念,再听间杂其中的男子喝叱声,无疑的便是主人岳员外了。
  思念踌躇中,又一次传过来杏儿的哭叫声,潘栋再不迟疑,便自纵身而起,掠身对方院墙中。
  他身法至为轻巧,既然有心窥伺,却无虑为对方发现,夜月下一连几个起落飞纵,已深入其间。
  这里房舍甚多,黑黝黝一片,却是不见灯火。
  潘栋左右打量一眼,倏地飞身上了屋顶——
  居高而下,一眼便自看出了端倪。
  原来这里房舍虽多,却非散乱无方,东西两厢,各有所属。后面有个单间,半掩在梧桐阴影里,倒是亮着灯光,设非是居高临下,简直是看它不清。除此之外,其它各房黑灯瞎火,一应模糊不清。
  至此,那声声哀泣悲诉,听来更觉清晰,不问亦可想知,必当是传自那里了。
  一灯如豆,光影婆娑。
  这是主人家的一个磨房。
  正中置着巨大的石磨,四面堆着粮食,偌大的房子,也只燃着一碟吊灯,朦朦胧胧,所见甚是凄凉。
  ——却在那正中的大石头磨子上,绑着个娉婷单寒女人。长发披散,形容憔悴,一身单薄衣裙,破烂如缕,左肩一片,几至完全破裂撕下,设非是前胸的一面素兜,几至完全裸裎。那露出的部位,虽是肤如凝脂,实已体无完肤,似为鞭笞酷刑所伤,染满了红红血迹,乍然一见,触目惊心。
  正是那个叫杏儿的牧羊姑娘。
  站在她面前,背向着潘栋的一个长身汉子,抱着一双胳膊,手里提着根皮鞭,一身蓝色缎子长衣,捋着双袖子,正自嘿嘿作声冷笑,嘴里低声说着什么——
  这个人,虽不曾见着他的正面,只看其背影侧面,也能知道,便是这里的主人岳员外了。
  潘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一双眼睛……。
  怎么会呢!?
  无如却是再真不过的眼前事实——岳员外正在动用私刑,凌迫那个他自称是他女儿的杏儿姑娘,且是鞭下无情,出手毒辣,简直到了残酷,不忍卒视地步。
  虽说是乍然目睹,也不禁心惊肉跳——尤有甚者,一旁木案上,刑具齐全,长刀短刃,铁链钢签,无不具备,较诸衙门里的黑狱刑房,毫不逊色,却是怎么也想不通,一古脑都到了岳员外的庄院“磨房”里来了。
  ——这个外表亦儒亦侠,道貌岸然的岳员外,竟然会是一个向弱女子亲手施暴、毒刑凌弱的人?
  一股热血,打心底升起,潘栋几至按捺不住,有现身而出的冲动。
  却是他勉强地克制着自己,听听看,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六章 牧羊的女孩
下一篇:第八章 章小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