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八章 章小庄
 
2019-07-18 19:59:49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里已不能停留。
  潘栋稍事整理,随即趁夜离开。
  对于岳天祥,原应有一番感激之情,无如经过眼前之事,乃自看穿了他的为人,一时深有所感。平日让他认清了一个事实,即是一个人的不易了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一个人想要了解另一个人,该是多么不易?即以这个岳员外来说,外面都传说他是个“善人”,亦儒亦侠,即以他对自己的暂时收容,又何尝不是基于一番义气?何以转过身来的另一面,却又丑恶如斯?诚然令人大生太息,而百思不得其解了。

×      ×      ×

  傍晚时分,潘栋来到了当涂市街一隅——太和居。
  这里小笼汤包不错,咸水鸭更是远近驰名。
  走了一夜,睡了一天,眼前是应该吃些东西的时候了,照理说,潘栋实在应该进去打个座位,好好吃上一顿才是,无如他却不作如是之想。
  第一,他自幼失怙,整个幼年生命,几全在颠沛流离之中,诚所谓席不暇暖,吃过无数的苦,年事略长,虽得神鹰门之蔡先生收容,有了栖身之处,却也谈不到享福,“过屠门而大嚼”的口福,想也不曾想过。
  第二,刻下风声太紧,敌人晏春风说不定仍在附近,避之尚且不及,焉敢造次招摇?
  第三,身上银子不多,昨夜又给了杏儿姑娘一些,所余不多,前途路遥,却是浪费不得。
  小笼包子虽是好吃,终是不当数儿,以他食量,若是吃饱,非得十笼八笼不可,不若买上个大饼,就着茶水果腹经济划算。
  主意打定,便在太和居旁一个专卖大饼的摊前站定。
  小小饼铺,已是挤满了人。
  卖饼的是个北方大汉。“皖”省一境,地当南北米面都食得,也就不足为奇。
  要了一大碗小米粥,就着热腾腾的大饼吃起来奇香无比,也不比“太和居”的小笼包子差到哪里。
  吃着吃着,忽然他的眼睛为之一呆。
  像是看见了什么奇怪的事。
  何止是奇怪?简直是大吃了一惊!
  一个人正自“太和居”大门走出来。
  章小康!!
  那日六先生病榻,一少年冒充药僮,意欲向自己二人下手行刺,若非潘栋心存仔细,以及六先生的暗器相助,当时的潘栋几遭不测。
  对方那个僮儿,当时自报姓名——章小康。
  眼前不正是他么?
  一身皂色绸子交领长衣,外罩着正蓝色半长的软罩甲,系着根同色丝绦,头上扎着顶素方儒巾,倒也翩翩神采。
  一脚跨出了太和居的店门,左顾右盼,却不思即刻离开。
  此刻夜市方开,各行买卖店面,正自摆开,江南地方原本富庶。对方初履斯土,显然十分新鲜,一双眼睛看东望西,竟是样样新鲜,一时还舍不得离开。
  潘栋却有些坐不住了。
  虽是一面之睹,对方那一张清秀但呈呆滞极具特殊气息的表情,早已在他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便是烧成了灰也决计不会忘记。
  真正是冤家路窄,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
  潘栋此刻,原待兼程赶向黄山飞云峰,为执行六先生临终遗言,一探究竟,猝然发现到疑是“章小康”的敌人忽然现身,焉能不为之大为吃惊?
  一个念头陡地在心头升起——
  莫非他也是同自己一个路数,取道黄山不成?
  一念方惊,“章小康”却已来到饼店当前。
  或许是这样的芝麻大饼,他前所未见,太新鲜、太香了,一时令他大为垂涎,“章小康”直着一双眼睛,直认着锅里的三四张大饼发愣——那样子绝透了。直似连口水也淌了出来,潘栋就坐在当炉旁边,只需目光微偏,即能看见,偏偏他眼光连歪也不歪一下。
  潘栋不得不压制着心里的激动,他原已吃饱,大可站起来离开,可是他那么一来,势必与对方打上一个照面,事情就严重了。
  正思念间,“章小康”竟自走了进来。
  非但走了进来,还在潘栋同一个桌子坐下来——
  “老……老板,来一张大油饼!”
  一开口说话,声音也像。简直就是他——“章小康”。
  便在这一霎,“章小康”的眼睛,已看见了他——潘栋原已蓄势待发,一双右掌真力内聚,正当劈面击出,出乎意外的,对方视向潘栋的一只眼睛,竟自又称了开来——
  “来一张油饼!大油饼!!”
  那种江西老表的独特口音,分明正是“章小康”无异,何以他却是视而不见?宛若陌路萧郎。
  潘栋原已认为一场怒搏,万难避免,起手欲出的当儿,乃自止住不动。
  对方“章小康”全副注意力,似乎全在眼前的“大油饼”上,那种令人发噱的十足馋相,真个拍案叫绝。
  “难道他不认识我了?还是没有看见我?”——潘栋心里好生不解。
  动念之中,大饼来了。
  “章小康”几至笑了起来,眼睛看着潘栋点了一下头,迫不及待地伸出了两只手,拿起饼就吃。太烫了,又放下来,一副猴急的馋相,设非是生来如此,决计摹仿不来的。
  “太……太烫了,嘻嘻……太烫了……”
  这几句正是对着潘栋说的,脸上带着几分腼腆,随即又拿起饼,便大口吃将起来。
  潘栋心里好生奇怪,那日“章小康”伪装药僮,实欲向自己与六先生便中出手,举止应对,何等从容机灵?却是眼前看来,竟是如此一副不沾世情憨厚模样,两者之间所表现的差距,何止以道里计?
  难道他不是那个章小康?
  ——却又何至于长的一模一样,甚至于连声音都完全酷似,真令人难以臆测。
  “章小康”现在全神贯注于吃,完全不理会同桌上的几个人,包括潘栋在内,他也不再多看一眼。事实上除了潘栋以外,同桌的其他各人,白忙吃喝,谁也不会去注意他。潘栋现在大可从容离开,却是他暂时又不想走了。
  对方少年风卷残云般,又把一大张油饼吃下肚里,犹自余勇可贾,看来意犹未尽。
  “老……老板,再来一张,一张大……大油饼!!”
  嘴里招呼着,眼睛不期然地与潘栋迎在了一块,不自禁地便自傻笑起来。眼神里一片自然,不似有丝毫诡诈心机。
  潘栋回以微笑,点头道:“味道怎么样?”
  “好——好吃!”少年,连连点着头:“好吃得很!”
  “以前没有吃过?”
  “嗯!啊!没有,没有……不要说吃,见也没有见过——”
  越听声音越像,实在就是那个“章小康”。潘栋乃自大胆刺探——
  “朋友贵姓?”
  “啊——!?问我姓什么?”
  潘栋点点头,真有点弄糊涂了,何以对方连这么通俗的江湖应酬也是不知?
  “姓章!”少年启口笑着:“立早章,不是一张‘弓’,一个‘长’那个张!”
  饼来了,少年撕下一块,刚要吃,又向着潘栋一笑:“你呢?姓什么?”
  潘栋微笑一楞,随口应道:“萧!萧何的萧。”
  “知道,知道……百家姓上面有嘛!”
  潘栋被迫说了个谎,实在是认定了对方与仇人晏春风必是一道,不得不格外仔细小心,无如对方的“纯无心机”一派天真,简直令人奇怪。
  “章兄的大名是……?”
  姓“章”的正在吃饼,聆听之下呆了一呆,潘栋忙即改口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这才懂了,点点头说:“章小庄!!”
  “章小庄!?”
  “嗯!”章小庄翻着一双眼睛打量着他:“你呢?”
  似乎是人家问了他一句,他也应回说一句。
  潘栋原可胡诌个名字,面对着对方的一片纯朴,倒是不忍过于相欺。微微一笑,没有多说。
  章小庄等了一会,见他没有说,便自继续吃饼。
  潘栋察言观色,心里略一盘算,便自明白了,章小康、章小庄,原来是一双孪生兄弟,莫怪乎模样、声音如此肖似,几至难以分辨了。
  心里有了此一番认识,再看当前的章小庄,便自觉出与前见的那个章小康多少有些相异,似乎眼前的这个章小庄,较之章小康略似清瘦一些,另外在他左耳垂下,戴有一枚小小金环,却是当日不曾注意那个章小康是否也是如此装扮?抑或是戴在右耳之上,用以区分。
  无论如何,他心里已经笃定,他们是一双孪生兄弟,应是事实。
  这么一想,先时的一番顾虑,顿属多余——姑以章小康为孪生之长,为兄。章小庄后出为弟。兄弟二人若是同门习技,武功造就也应相去不远,章小康武功前此已有领教,这个章小庄也就可以想知,切切不可心存轻视。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七章 杏花初开

下一篇:第九章 贵人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