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初识孟尝
 
2019-07-18 21:28:53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张久去了,头也不回地跑了。
  看着他渐远的背影,潘栋发了一会子愣,不觉有些儿好笑。
  想想倒也怪不了他,人谁不怕死?更何况他一家大小都在这里,得罪了佟家这个活阎王,焉能还有命在?
  再一想,李家也不必再去了,若是为此连累了李家一门老小,更是居心何忍?
  却是此番前来,原本就为着搭救杏儿,手诛岳天祥那个禽兽,便是佟玉鳞这个极难招惹的一方之霸,也打算相机会他一会,却是没有想到这么一闹,化暗为明,想来佟家茶园决计不会善罢干休,一番打杀,万难避免,却是始料非及,倒也干脆。
  再想,无为道人、姜四,甚而渡船上相识的那个郭北斗,人人都惊说佟玉鳞本事了得,不用说这姓佟的必当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自己人单势孤,未免相形见绌,若是明火执杖地与对方一拚,看来虽操胜券,眼前事已至此,总不能就此逃跑,贻笑江湖。
  心里面一再盘算,也只好硬下心来,看看对方用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再图良策了。
  这里地势甚僻,茶园里一片静寂,不见个人影。
  潘栋心里盘算既定,稍安勿躁。当下翻身上了黄马,顺着眼前砂石铺就的一条甬道,独自策马前进。
  马行轻健,不徐不快。
  李家这片茶园占地甚广,走了好一阵子仍然不出其境。
  看看前面来到了一片庄舍、市集。
  眼前约摸着有十来户住家,远远拱出一片市集,正中一座砖舍,占地甚大,门前立着一双石头狮子,黑漆大门,配着双黄铜扣环,十分气派。
  潘栋心里想:看来这便是李家茶园主人的居住之处了。
  又想,既然已经来到,虽不欲入内拜访,也无碍在此稍事盘桓,就便暗中观察一下,看看姓李的究竟又较诸姓佟的差在哪里?
  秋后的太阳虽已不再燠热,却是白哗哗的刺眼生疼,难得眼前杨柳翠绿、青杨高耸,附近还有个湖,翠叶田田,显现着一派人文苍萃的宁静。
  潘栋徐徐策马,来到长街,远远看见前面村庄,甚是热闹,不知道是否即如张久所谓,那边已是“佟”家地头?若然,比较起来,李家就气势人力都大有不足,怪不得在此要屈居下风了。
  柳树下积着干枯的稻草,两个头缠布巾的汉子,各人拿着一杆钢叉,正在来回拌搅,穗花纷飞,一片乌烟瘴气。即在旁设有一列槽头,拴着几匹牲口。原来是专为南来北往的牲口“上料”所备。
  走了半天,料想着座下黄马应已饿了,潘栋随即在此下马,拉马来到眼前。
  一个汉子这时停下了手上钢叉,上下向潘栋打量一眼,再看他手里牵着的马,脸上立时现出了希罕表情——
  “嘿……好样的一匹伊犁马!”
  说着上来就伸手去抓黄马的嚼头,却不知这匹黄马在雁先生调教之下,颇有见地,一般陌生人是不容易接近的。当下一声嘶叫,忽地后退,这人抓了个空,不由为之一怔,转向潘栋看着。
  “好烈的性子——”
  潘栋笑道:“倒也不是,它只是不喜欢生人亲近而已-——”一面说,随即在马头上轻轻拍了几下,手指向对方汉子道:“他是喂你吃东西的,不要紧!”
  于是再向对方点头道:“行了,你来吧!”
  那人眯着双眼,笑成了一道缝,连连赞道:“好马!好马真是少见的!”
  再伸手拉马,果然就驯服了。
  潘栋道:“就烦你给上些好料吧!”
  一面动手,把系在鞍旁的长剑以及随身行囊解下,提在手里。
  另一个汉子也停下了钢叉过来帮着下鞍,只是频频打量着黄马,满脸欣喜之情。
  先前汉子说:“要我说,这匹马比佟大官人的那匹‘紫毛青’也是不差!”
  后来的一个,一面翻看着马的长鬃,也自赞道:“还是个原胎——”
  先前汉子笑嘻嘻地看着潘栋说:“早先李园主也有匹伊犁好马,后来染了病,死了,那匹马太老,比这匹可差多了!”
  两个人四只手,遍拍马身,一片艳羡表情,看来实是识马之人。
  潘栋问:“这里是什么地头?”
  “李家屯呀!”后来的那个奇怪地瞧着他,用手向前面一指:“你要去佟家屯?再下去不远就是了!”
  潘栋点点头,没有吭声。转向侧面耸立的黑漆大门道:“这里大概就是李园主的府上吧?”
  “对了!”先前那个汉子,扬着染满草屑的眉毛问道:“客人贵姓?你是来瞧我们园主来的?”
  潘栋一笑说:“久仰李园主的大名,却是素不相识……。”
  那人立时眉飞色舞道:“不要紧!不要紧——我们东家最是喜欢交朋友,回头我给你传一声,就许孙二管事的会出来招呼你进去。”
  后来的一个说:“出去了,二管事的出去啦!”
  “多僭!?”
  “一大早就出去啦,你没看见?”
  二人彼此对答,说的是道地的庐州方言。
  潘栋听着,心里明白:原来孙二管事出去了,不觉有些失望。
  先头说话的汉子转向潘栋道:“不要紧——客人你先在茶楼坐着,二管事的一回来我就给你捎过话去,叫他去茶楼找你!”
  “茶楼?”
  “那不是?”这人用手一指。
  可不是就在眼前!粉墙高轩,碧瓦飞檐,正面一排黑漆空花格扇,在四只荷花大缸的衬托下,尤其显得典雅而具气势,却有红绿两面旗帜,半悬左右,上面分别绣有“酒”“茶”两个大字。
  潘栋“啊!”了一声,这么漂亮的一处所在,他竟然视而不见,怪在那一面的大片柳树挡住了,要不然方才万无看不见的道理。
  “好讲究的茶楼!”潘栋一面打量着,问说:“生意可好?”
  “凑合呗!”这人说:“早些年客人多,现在茶市的生意差了,来的人也就少了,既来了,就进去喝碗茶,李家的‘三潭印月’可是远近驰名咧!”
  潘栋见黄马已卸下了鞍,正由随后的汉子领着上料,既来之则安之,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到茶楼去坐坐。
  他总还不能忘情于李家茶园,希望有缘识荆,当下向眼前汉子道了谢,便自向茶楼走来。
  挺讲究的场面。
  门口有上马石,还有一对大石头狮子,正门黑漆木柱上,金漆写着一副对联——
  “茂陵堪解相如渴,巫峡曾经陆羽评”
  司马相如与陆羽皆是善于品茗的茶中高士,后者的“陆羽茶经”尤其脍炙人口,对子作得甚是工整,口气豪壮,不知出自何人手笔。
  进得门来,茶香扑鼻,有联云——
  “玉碗光含仙掌露,金芽香带玉溪云”
  下款署名是“李晚林”,却不知这个李晚林是不是便是如今李家茶园的主人?
  好大的地方!
  四壁陈挂琳郎满目,举凡名家字画,古董玉器,无不具备,正中一列红木大案,上面陈列着十数尊大小陶瓷,分别贴有红色标签,书明本园所产的各类名茶。以此而散,陈设着十来张黑漆的方案,一几一椅,俱非寻常,华丽中不失典雅。
  潘栋看得只是纳闷,一时反倒不知在哪里落座。
  他却不知,这地方乃为主人大举待客之所,尤其是每年例行春秋茶会之时,各方茶市买卖双方,嘉宾贵客,其中不乏千里而来,便是时下所谓的骚人墨客,亦多光临,茶余酒后,时兴起,腕底云烟,留下了不少瀚迹墨宝,一经品题,远近驰名,“李家茶园’的四字大名,便是这样张扬开来的。
  无如,这番春秋盛况,如今已是不再,一切的风光鼎盛,不过遥想当年耳。
  潘栋正自看得两跟发花,珠帘声响,走出来一个方巾素服,十分体面的中年人士。
  “啊——”进人抱拳一揖,面现微笑道:“客人是来饮茶,还是……?”
  潘栋还礼道:“随便坐坐,喝茶而已!”
  “那就请楼下随便坐吧!”
  一面说,着实地好好打量了他几眼。
  要之,这地方虽是所谓的“茶楼”,也做些酒菜生意,却只有自视清高的骚人名士,达官贵人或是腰缠万贯的商家士绅才得光临,一般人自视微薄,看着这般排场,先自吓饱了,甚少光顾。
  潘栋显然不是上述之流,却也并不寒碜,且是气势轩昂,举止有度,大非一般俗流,见面之始,即博得对方好感。
  坐下之后,潘栋说:“就来一碗‘三潭印月’吧!”
  中年文士道:“好,请稍坐!”便自转身而去。
  一会儿时间,出来个青衣茶房,手托茶盘,上面放着个白底青花细瓷盖碗。双手奉上,执礼甚恭。
  潘栋接过来,道了声谢,问道:“刚才那位是……?”
  青衣茶房道:“啊!他是这里的管事——陶先生,客人有什么事么?”
  潘栋摇头说:“没有,只是随便问问!”
  揭开盖碗,才知碗里三团茶叶,状若满月,一经泡开,却又散似菊花,甚而蕊瓣俱齐——连带着一片雾气散浮其上,衬着其色碧青的茶水,乍看上极似雾中观花,又似水底明月,料想着“三潭印月”这个名字,便是因此而来。
  由是,阵阵茶香,直袭而上,嗅了嗅沁人心肺,一时由不住赞了声:“果然是好茶!”
  青衣茶房道:“客人也爰喝茶?”
  大概是看来潘栋年岁甚轻,因而有此一问。
  潘栋方自摇头,耳边上蹄声得得,三骑人马已自来到近前,便在楼前不远,纷纷下马。
  为首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小个子,穿着身宝蓝绸子衣裳,身后两个人,年纪不大,着短衣裤,像是随行的仆役。
  一行三人在李家大宅前下了马,正要向侧门步入,却为人唤住,追上来说些什么。
  潘栋远远看见,那个追上来说话的人,正是先前刈草喂马草的汉子,心里便自有数。
  却听得身边青衣茶房道:“孙七二管事的回来了!”
  喂马的人也不知跟他说些什么,惹得孙二管事频频向这边顾盼,紧接着一行人便自向这边走了过来。
  青衣茶房看着奇怪,“咦!”了一声,忙自迎上,老远的哈腰问好——
  “二管事今天怎么来啦?”
  孙七点点头,眼睛却看向潘栋,上前几步道:“这位是——?”
  潘栋起身道:“在下姓潘,老先生是……?”
  “不敢,不敢——”孙七说:“在下孙七,方才听马老三说,潘先生想来家坐坐,拜访敝东家李先生!可是?”
  这么单刀直入的问,却是干脆。
  潘栋点点头,含笑道:“早先我确有此意,只是现在却又打消了此念,对不起,还请不要介意才好!”
  “这……又是为了什么?”
  “因为……”
  潘栋不大自然地笑了一笑。
  “咦……”孙七拉出张椅子坐下来,连连眨动着眼睛:“说说,说说!这可又为了什么?兄弟你贵姓大名?”
  眼看见了桌子上的宝剑,不由神色为之一愣——
  “啊——”他接下去道:“原来足下还是位武林道上的朋友,失敬、失敬!”
  “二管事见笑!”潘栋抱拳道:“我姓潘!”
  “你……”孙七说:“找我们当家的有事么?”
  “我刚才说了,已经打消了此念……贵管事也就不必多问了……”
  “这可是又为了什么?”孙七讷讷说道:“你跟我们东家过去见过?”
  “没有……”
  “那——”孙七忽然站起来道:“那也没有关系,我们当家的生平最是钦佩武林道上的好朋友,你等等,我这就跟你回声去!”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潘栋却唤住了他道:“等等!”
  孙七回过身子,一脸迷惑不解。
  “管事先生,你还不大清楚我……”潘栋说:“贵主人礼贤下土,敬重武林之名,我确是早已久仰,只是我如果说出了方才一番遭遇,只怕你们便难以见容,所以……我也就不必再打扰了!”
  “这又是从何说起?”孙七满脸不解地又坐了下来:“为什么呢?”
  潘栋道:“先生刚才由外面回来,应该听见一些消息……”
  “啊……”猛可里孙七为之一惊:“你是说——佟家屯的黑黄二虎……被人给打了这档子事?”
  潘栋微微一笑,点头道:“原来管事先生也听说了!”
  “啊呀!”
  孙七大叫了一声,霍地站起来道:“说是黑面虎给打死了。黄面虎是叫人给点穴,现在还站在茶亭里——我也亲眼看见了,便是特地赶回来,告诉我们当家的知道……”
  一口气说到这里,孙七才似觉出了奇怪——
  “可是小兄弟……这些事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有很大的关系!”
  “很大……?”
  “当然与我有关!”潘栋微微一笑:“因为那两个人是我打伤的!”
  “是……你?”
  孙七陡地睁大了眼睛:“什……么?……你是说秦通在亭子里是被你点了穴?‘黑面虎’张拔也是……被你打死的?”
  “他没有死,只是受伤昏过去而已!”
  孙七陡地脸色雪白,以着极其骇异的表情向潘栋望着:“真的……是你?”
  “当然是真的!”
  “你……你闯了大祸了!”孙七声音发抖地道:“佟家屯不会就此甘心的,他们人多势众,有本事的人多的是,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呢!”
  潘栋一笑说:“你的意思是”
  “你应该赶快跑,跑呀!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谢谢你!”潘栋仍然含着微笑:“我还没想到这一点,倒是你提醒了我!”
  孙七霍地后退了几步,忽然间,对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感到一种恐惧——
  “你……你快走吧……快走吧!”
  像是遇见了麻疯病的病人一样,生怕会被他给传染了,孙七连连向后面退着。
  这番形样看在潘栋眼里,不觉暗自好笑。转念再想,他看着孙七道:“你家主人晚林先生,可曾知道这件事?”
  “什么……事?”
  “当然是我打伤人的事!”
  “他……还不知道!”
  “那你就去告诉他吧!”
  “是……”孙七忽然一怔:“这又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你快回去吧。”潘栋微笑道:“要是让旁人看见了你跟我在一起,传了出去,佟家岂能与你干休?”
  “这……,倒也是!”
  说了这句话,孙七立刻转身退出。待到门前,又向着那个青衣茶房招了招手,小声嘱咐了几句,便自带着手下二人匆匆离开。
  青衣茶房仿佛是吓了一跳,向着潘栋看了一眼,忙自转身入内,像是去寻茶楼管事嘀咕去了。
  这一切自然是逃不过潘栋的眼睛,不觉微微着有些失望。
  其实?再想想也就心平气和了。
  人之常情吗,以李家如今立场,自不能与佟家作对,再说自己一个外人,与他们非亲非故,怎么也犯不着为了袒护自己,公然与佟家为敌,是以才会有以上之一番几乎戏剧性的表演。
  看来,先时奇情李家之一番厚望,纯属多余之事,孙七的态度已是如此明显,他主人李晚林也就可想而知……。
  青衣茶房果然说动了此间的管事陶先生——那个素脸方巾的中年文士。
  老远的,陶先生向他心存好奇地打量着。
  潘栋却慢吞吞地拿茶来饮,唤了声:“添水!”
  青衣茶房应了一声,却是迟迟不前,只管向陶先生望着。
  陶先生挥手道:“去,给客人添水!”
  说时向着潘栋颇有礼貌地点头一笑,远远抱拳拱了一拱,一只手上还拿着算盘,倒似有几分儒者之风。
  青衣茶房提着开水壶来为潘栋续茶,连头也不敢抬,甚至于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比较起来陶先生的镇定如恒实在是弥足珍贵了。
  陶先生返回里面,继续看他的账,算盘珠子拨打得劈劈剥剥直响。
  潘栋继续喝他的茶——
  马老三已经把他的马喂好了,拿着把刷子,跪在马前面,两只手用力地在刷着长毛,也许不大一会儿就能完事。
  算计着还有一会儿好耽搁。
  此时此刻,孙七应是早已把话传了上去,李家主人果真如外所传,是个义气侠行之人,便当赶快出来会见自己,否则,便是个徒负虚名、怕死贪生之人——这样的人自不配自己为他效力。
  想着想着,潘栋脸上不觉地带出了一丝冷笑,若非是马还不曾备好,他真有点耐不住性子要走了。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二十一章 佟家茶庄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陶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