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夜来风雨声
 
2019-07-18 21:30:23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淅淅沥沥的风声,却不是下雨。
  夜风把园子里散落的树叶连同花瓣要悉数扫起,吹打在纸窗上、瓦上、墙上……衬着一天月色,景像甚是凄凉。
  隔墙松子飘落,幽人应是未眠。
  潘栋心情亢奋,竟而不思入睡——秋蚊如雷,隔着一层薄薄纱帐,顶顶撞撞,犹自大有可观。
  灯盏已熄,也只得床前月光一片。
  睡既不能,潘栋干脆坐起,把雁先生所传授之几字真言口诀,细细在心里寻思推敲。
  却在这时,身边上“咯!”的轻声一响。久于历练的人一听之下,即可判知声音来自房上——不知是哪一块瓦松了,纵你绝世轻功,不经踩踏在上,便会发出声音,防不胜防。
  诚然是今夜多事,一个走了一个又来。
  一念之警,不暇多思,潘栋立刻挺身坐起——倏地撩开了帐子。
  一条颀长的影子,正自映窗而立。隔着薄薄的银红窗纸,这身影应是再清楚不过——从而使潘栋心里一惊。
  你——好大的胆子!?
  心念方动,左手轻按,燕子样的轻灵,已自床上飘身而下。
  纸窗前的人影,仍然直立,动也不动,一个念头陡然兴起。
  潘栋蓦地动了无名杀机。
  如此近的距离,以潘栋今日功力造诣,若是存心杀难,以“百步劈空掌”或是“进步穿身掌”猝然出手,来人隔窗而立,既无所见,十九必死无疑。
  潘栋终是心存忠厚,有些不忍,即在这一掌眼看着已将击出的一霎,忽的中途而止。
  果然,他的一念之仁,不失明智,耳边上“笃……笃……笃……”一连响了三声。
  透过薄薄的窗纸,清晰地可以看见对方轻轻叩窗的手指,紧接着这个人的影子,极是轻飘地已向后闪开。
  潘栋幸而不曾莽撞,对方这三声弹指,分明有相召之意——却是如果就此认定对方没有恶意,或是朋友一面,未免过早。
  总之,其势绝快。
  这人身形方退,潘栋却已由另一面绕身而出。
  对方似乎没有想到潘栋出来的如此之快,且是由侧面现身而出,仓卒间,双方已自照面。
  月色里,这人不失神俊,一袭月白色的长衣,自下襟捞起塞向腰间,腰肢细挺,衬着颀长肢体,宛若玉树临风。却是同先时的郭北斗一样,脸上蒙着一方素帕,双眼之下全在掩遮之中。
  这番邂逅,过于突然。
  蒙面人微微一愣,即速闪身,飘落中院大棵树下。
  潘栋自是不肯放松,冷笑一声,点足而进——随着他前掠的身势,右手轻启,骈中食二指,向着来人肩上点去。
  这人“咳!”了一声,眸子里满是惊异。
  随着他的身子向后一收,右肩自然下沉,同时间左手翻起,翩若飞蝶,霍地向潘栋背上拍来。
  行家身手,毕竟不同一般。
  潘栋猛可里向前一探,脚下力点,“飕!”地纵身而出,那人轻笑一声:“打!”
  只当是什么暗器出手,潘栋霍地拧过腰来,迎接而来的却是对方快若鹰隼的身势。
  便自这般,两个人奇快的身子,蓦地凑在了一块。
  四只手各作上下,竟自迎在了一起。
  这么一来,功力便有了强弱之分。
  潘栋的两极气功,已有九分火候,近日来浸淫“灵性”之活用,更见微妙。
  双方力道乍接之下,突兀潘栋之一面力道尽失。
  蒙面人乍惊之下,心知有诈,待将有所反应,其势已有所不及。
  ——猛可里膊上一紧,已为潘栋巧翩如鹰的手势,拍落其上。
  这一掌不愠不火,友敌不明之下,潘栋自不会率尔伤人,这掌已是留了分寸,一沾即退,“刷!”地飘身而开。
  蒙面人饶是脸上有些挂不住,呆了一呆,抱拳道了一声:“髙明!”便自嗒然若失,不再多说。
  虽是如此,潘栋却也领教到了对方的实力,观其出手进退,在在有大家之风,端非易与之流。由是警惕这佟家茶园,堪称卧虎藏龙之所在,大大发人警惕,不可等闲视之。
  “足下黑夜来访,请示尊意,要不然请恕得罪了!”
  话声出口,潘栋身形微闪,挡住了对方正面,却是脚踏“子午”,这个姿态若是控制得当,对方左右中三面俱已在封锁之中。
  蒙面人略略后退了一步,却含笑道:“你多虑了!在下来得冒失……其实并无恶意……只是心仪你的罕世身手,特来请教……却是不知自量,还请不与怪罪才好。”
  语音中带着南腔,像是有意地压低了,听在潘栋耳朵里,甚是怪异。
  “兄台是——?”
  一面说,潘栋霍地前进一步,摆出由左面切入的姿态,强大的气机立刻直袭面前,蒙面人自是有所体会,不由向后又退了一步。
  “这就不敢……”
  蒙面人谦虚地摇手而笑:“不要迫我出丑……在下无名之辈名字不说也罢——倒是有一事关系你的安危甚大,不敢不说,特来知会。”
  潘栋抱拳道:“请——”
  蒙面人目光向两方略一打量,确定无人在侧,才道:“白天你在茶楼与佟家手下过招,我有幸一窥,你的出手不凡,佩服、佩服——却是那个驼子,心狠手辣,暗施毒计,我只当你无察之下,保不住会为他所伤,因而带了些解药,来此相赠,却是此刻看来,你的行动如常,一点事也没有,看起来纯然是我的多虑,佩服、佩服!”
  潘栋心里一动,好生奇怪,想不到日间与驼子步九洲一战,旁观者之中,竟而隐藏有先后两个高手。抛开前此而来的郭北斗不论,眼前这人身手亦是大有可观,妙在此二人居然都看出了驼子的奸诈,而心存正义,好心前来为自己医治,古道热肠令人可感。相形之下,自己的临场无知,致遭驼子得手,设非是此二人的先后而来,难免不为此受害。
  ——这么一想,不禁对眼前人大生好感。
  “这就不敢当了……”潘栋抱拳道:“足下有此见地,可谓高明,小弟感戴之至,请入内一谈,可好?”
  蒙面人道:“不必,不必,天已经快亮了,这里的人起得很早,被他们看见多有不便!”
  潘栋道:“这么说兄台原是居住在这里的人了?”
  蒙面人怔了一怔,微微笑道:“你这人不但武功高超,更是绝顶聪明,我只说了句被人看见不便,你便猜出我是这里的人……这话倒也不假……”
  说着顿了一顿,叹息道:“其实你我同仇敌忾,只是我的处境目前还不便公开,否则前功尽弃……倒不是我的矫情,故示虚玄,还请少侠不要见怪……”
  潘栋点头道:“这个自然!”
  蒙面人道:“少侠此来,所向披靡,已尽占上风……目前佟家茶庄由于主人不在,吕超作不得主,才致会片刻相安,唉唉……我若是你,有这么一身好本事,便不会坐失良机,唔唔……请恕我失言了!”
  潘栋一笑道:“欲说不言,这又何必?”
  蒙面人这才连道:“好、好!那我就直话直说吧,佟家屯那边,如今最是空虚,以我所见,目下除了那个吕管事之外,多不足观,若是你决计下手除奸,此刻是最好时机,否则,佟玉鳞回来,情况可就大大不同,再下手可就难了!”
  潘栋“哼”了一声,缓缓说道:“老兄未免高估了我,只怕小弟力有未逮!”
  蒙面人道:“不然,日间你与步驼子等交手,我已拜赏,方才更与你印证过,你的实力应在姓吕的之上,即使佟玉鳞本人也不见得就高过你多少,足下可以对付吕超有余!”
  潘栋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原来那个佟玉鳞武功更高过自己,若然,再加上此人的阴险诡计,果然是一个厉害之极的人物了。
  这么一想,蒙面人的话果然有些道理。
  耳听着蒙面人温切的南方口音,越似耳熟,其中有几个字音,更似唤起了潘栋的注意,忽然心里一动,恍然而有所悟。
  “这么说仁兄你的意思——?”
  “机会难得!”蒙面人叮嘱道:“错过了这个机会大是可惜,你会后悔不及。”
  潘栋点头道:“你的话也许很有道理,且容我仔细盘算一下看看……”
  “要快……”蒙面人抬头看了一下天,警觉道:“哦!我该走了!”
  “且慢……”
  潘栋湛湛的眸子直看着他:“你到底是谁?还不肯现出真面目么?”
  蒙面人摇摇头:“不,时候还不到……”
  潘栋一笑道:“好吧,你刚才曾说,你我立场一致,同仇敌忾,果真这样,你我共对强敌,并肩而战,岂不是好?”
  “这个……”蒙面人讷讷道:“我才说了,日下不便现身,不过,我可以在暗中助你一臂之力。”
  “暗中助我一臂之力……?”
  “对了!”蒙面人道:“这一点诚然是我不得已的苦衷,实在是,唉!言尽于此,潘少侠,你再想想看,事不宜迟……喔——”
  忽然,他想起了一件事,探手入怀,摸出了一个纸卷,双手送上道:“这里是几张佟家茶园详细地图,附近地势,就我所知全列其上,也许对你有用,我得走了!”
  抱拳一揖,这就告辞。
  潘栋抱拳道:“谢谢陶兄——”
  蒙面人正待转身,聆听之下不觉呆了一呆,讷讷道:“你叫我什么?”
  “陶兄又何必隐瞒?”潘栋微微含笑道“难道不是?”
  蒙面人又是一惊,后退一步道:“你……怎么会……?”
  潘栋深深一揖,笑道:“实不相瞒,昨日在茶楼一见,我已看出陶兄你的深藏不露……”
  “啊——!?”
  “随后我与那个方化天交手,要紧关头,别人并无所见,陶兄你却看出来了,出声高赞,我就知道老兄你是何许人物了……”
  蒙面人呆了一呆,轻轻一叹:“唉——我就知道那一声好叫坏了……既然已被你窥破,也就不必再瞒着你了!”
  随手一揭,脱下了面巾,不是日间所见的那个陶飞又是哪个?
  “既已被你看破,务请少侠你代为守口,否则于我大为不利……”
  说到这里,陶飞又自叹息一声:“这件事说来话长,若是有幸结交,以后再跟少侠你细说吧!再见、再见——”
  双手抱拳,腰身微拧,衣袂荡处,长烟一空般已拔身而起。微曦里但见他身影起伏,一如跳掷星丸,转瞬间已自无踪。
  天是灰濛濛的那种颜色——在这天际渗白渗白地拉出了道线,自此而渐次扩展!天快亮了。
  好长的一夜……。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二十三章 陶先生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莫贪金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