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一章 法场逃死劫
 
2019-08-16 22:14:52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行脚步声,惊动了囚房内的两个死囚,也惊动了附近牢房内所有的犯人。
  走进来的是一列武装兵弁,每人抱着一口鬼头刀,一进来立刻戒备森严地侍立两边。
  紧接着管理本监舍的牢头禁子,带着一个身着皇袍的差人,以及两个衙门的捕役,直接走了过来。
  虬髯汉子一看到这里,登时一惊,睁大了一双眼,道:“这是怎么回事?时候到啦?”
  年轻人苦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
  虬髯汉子陡地跳起来,锁链子哗啦啦一响,操在了两只手里。
  只见他圆睁着一对虎眼,怒声咆哮道:“他奶奶的,时辰还不到,哪个龟孙子敢动老爷一根汗毛,老子就和他拼了!”
  他人强体壮,猛张飞似的已够吓人,这声咆哮,不下于当年张飞喝退曹兵的那一声大吼,真有惊天动地的声势!
  那名皇衣差人,以及随行的两名捕役、牢头禁子俱都吓得忽然停住不动。
  虬髯汉子用力把手上的锁链子击打着铁栅门,发出一阵子叮当乱响之声!
  “哪个不怕死的只管来……”他怒声吼着:“老子反正是死定了,可不在乎多杀上几个人!”
  碰见这种事,最叫人头痛了。
  那名提刑的差人,顿时脸都吓白了。
  所幸他身后两名干捕——“血刀子”李飞、“一条棍”张猛,这两个人,可是老江湖,什么样的人都见过,还能沉得住气。
  这时见状,“一条棍”张猛首先跨前几步,怒声道:“这是干什么?曹虎,你还敢不遵从王法么?”
  原来那个虬髯汉子名叫曹虎。
  在牢里呆久了,上上下下的人也都混熟了。
  李飞、张猛平常没事的时候也常来牢房转转,和几个有名声的犯人多少都套了些交情。
  却没有想到曹虎今天凶性大发,真有点“房顶上开门——六亲不认”的兆头?
  听了张猛这几句话,曹虎更加地撒起泼来。
  只见他连声地冷笑着,手里的链子撩起来接着,接着又撩起来,哗啦啦连声的响着,衬着他散开来如同刺猬也似的一头乱发虬髯,那副样子可真是吓人极了。
  “姓张的,你少跟老子来这一套!”曹虎大叫着道:“王法,王法,他奶奶的老子眼睛里要是有王法,还会有今天?你少拿王法来吓唬人!”
  “一条棍”张猛眉毛一挑,怒声大喝,道:“混蛋……”
  他那个同伴“血刀子”李飞却把他拉回来。
  这个人显然比张猛圆滑多了,当时咳了一声,上前一步拱拱手道:“得啦!曹大哥,你是见过大场面,花过大钱的人,实在说衙门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很佩服你,谁不知道曹大哥你是好样的……”
  他挑了一下大拇指,又道:“谁都知道你是这个?是不是,脑瓜子掉了,不过碗大的一个疤拉……”
  话声未完,曹虎已大声咆哮道:“放你娘的屁!碗大一个疤拉!既然这样,你他娘的怎么不掉?姓李的,别以为你会说话,老子可不会上你的当!”
  李飞被骂却也不怒,翻了一下小眼,嘻嘻一笑道:“曹大哥,你这么说可就不漂亮了,咱们兄弟奉令办的是公事,你老哥要是不捧场,这件事可就没办法交差了,不交差这件事能完得了么?是不是?”
  “那老子可管不了这么多,反正是老子抱定了主意,说什么也别打算让我离开这间囚房!”
  李飞还在嘻皮笑脸地跟他磨菇,“一条棍”张猛可忍不住一下子翻了脸,怒声道:“来呀!给我押出来!”
  身后顿时有人应声,闪出了三四名持刀的兵弁。
  三四名持刀的兵弁,一齐扑向牢房。
  牢头禁子慌忙地上前去开锁。
  这当口儿,牢房内的曹虎大吼一声,身子猛地欺向铁栅门前,锁链子一翻,搂头盖脸地直向铁栅外的牢头禁子脸上砸去。“噗!”的一下子打了个正着!
  这一下子还是真不轻,只听见那名牢头嘴里“啊哟!”了一声,身子向后一仰,登时倒地昏死了过去。
  各人惊看过去,但只见牢头儿脸上鲜血怒射,敢情是大事不好!
  两名兵勇惊慌地把牢头拖了下去。
  李飞、张猛一看这种情形,都不禁大怒。
  “好小子,你可真是反了!”
  嘴里叫着,“血刀子”李飞,已把背后一口“雁翎刀”陡然撤到手上,足下一上步已扑了上去。
  同时之间,“一条棍”张猛也由腰间“刷!”的一声,抖出了一条盘龙软棍。
  这两个人一左一右,同时扑到了铁栅门外。
  那虬髯汉子曹虎那里在乎这两个人,早已蓄势以待,迎着李飞上来的势子,他首先把手里的链子隔着铁栅子打出去,却为李飞一闪身子,“噗!”的一下子,把链子操到了手上。
  趁着这个机会,“一条棍”张猛的一条“盘龙软棍”已隔着铁栅子打了进去,只听得“叭!”的一声,沉实有力的打在曹虎背上。
  这一棍子当然打得不轻,曹虎双膝一弯,“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李飞双手带着锁链子,张猛的那杆“盘龙软棍”可真是毫不留情,隔着铁栅子暴雨般地挥打下来。
  一刹间,曹虎身上头上已着了十几棍子,只打得他鼻青脸肿遍体鳞伤。
  曹虎就像杀猪也似的号叫了起来,他身子用力一挣,双手力带之下,李飞身子竟然吃不住劲儿,随着曹虎力带的势子,整个身子“啷当”一声撞击在栅栏杆上面,这一下看来可撞得不轻。
  曹虎咆哮着一下子把手链子由李飞手里夺出来,他抡了个转儿,正待用力把这链子朝着李飞头上砸下去。
  同时之间“一条棍”张猛的“盘龙软棍”也抡圆了,正向着铁栅内曹虎的头上打过来。
  双方的势子几乎是同样的快!
  这种情形,即将演变的结果,将是如此——
  曹虎的锁链子要是打在了李飞头上,李飞是非死不可。
  张猛的盘龙软棍要是打在了曹虎头上,曹虎也必然是非得当场重伤不可。
  情势险恶到几乎已经是无法避免的地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猛地囚房里那个姓方的年轻犯人身子向前微微一闪。
  这种利落的身手,当真是江湖罕见。
  主要是这个小伙子手脚上还拖着那般沉重的一副刑具,却仍然那般从容。
  就在他突然递出的手势里,一双手已经操住了张猛力挥而下的棍梢……
  同时间,他两手间甩荡而起的锁链“哗啦!”一声,不偏不倚的正好与曹虎所甩出的锁链子缠在一起。
  如此一来,两般凶猛的势子,俱都化为乌有。
  曹虎大声咆哮着道:“好小子……你也帮着他们来整我,老子就跟你拼了!”
  嘴里叫着,他陡地跳起来,一头向着姓方的同囚犯人身上撞了过来。
  年轻犯人“哗啦!”一声,带过手来,两只手掌向外一推,已按着他撞来的头。
  曹虎涨红了脸,蛮牛也似的向前面力抵着,可是在姓方的年轻犯人双手推按之下,任凭他施展全身之力,却休想向前推进分毫。
  这时候囚房门已打开,李飞与张猛率领着两个持刀兵弁一涌而人。
  姓方的年轻犯人双掌一震之下,曹虎身子一连后退了好几步,“噗通!”一声坐倒地上。
  “血刀子”李飞一步赶上去,倏地把一口刀架在了曹虎脖子上,怒声吼叫道:“你敢再动?”
  曹虎登时愕住不动,却把一双眸子盯向那姓方的年轻犯人,长叹一声,闭目不言。
  姓方的年轻犯人苦笑道:“曹老大,兄弟陪着你一块,咱们一同到阴曹地府去走一趟,认了命吧!”
  说完拱手向着当前的“一条棍”张猛道:“张爷,咱们走吧!”
  张猛冷冷一笑道:“方兄弟,你这才叫够漂亮。放心,这一路上哥哥我绝不为难你。姓曹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可是他自讨苦吃……”
  说到这里回身向外招呼道:“多来两个人,给我架出去!”
  曹虎倏地睁开眼睛道:“用不着这么费事,老子自己会走!”
  说着倏地站了起来,李飞的刀仍然架在他的脖子上,见状向前推了推,锋利的刀刃已经触及他的皮肤,姓曹的要是胆敢有什么异动,李飞的刀只需向外一推,可就省了刽子手的事了。
  曹虎怒目瞪着他,却也不敢出声。
  这时候牢房外的那名差人,才打开了手里的一纸公文,高声道:“处斩大盗曹虎,方天星二名,立押刑场,午时行刑,不得延误!此令!开封府正堂XXX!”
  这名差人草草念完,向后退一步,挥挥袖子道:“押下去!”
  李飞会同三名持刀的官兵,连推带拉地当先把曹虎推出牢房。
  “一条棍”张猛含笑向那个叫方天星的年轻犯人拱手道:“方老弟辛苦……”
  方天星长叹一声,跨出牢房。
  却见一个白发皤皤的老婆婆,正自通道飞也似的跑了过来,正是曹虎的寡母刘氏!
  母子乍一见面,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叫声。
  别看刚才曹虎对付一干衙差是那等蛮横,此刻在他母亲面前,却像是羔羊一般的柔顺,只见他扑跪在母亲的膝前,号陶大哭起来。
  “娘……娘……虎子不孝,虎子可要离开你老人家去了……娘……娘……娘啊……”
  老太太哪里当受得住这般折腾?只听了一声“儿啊……”
  一双小脚蹬蹭了几下,登时昏死了过去。
  曹虎见状更加悲痛地大号起来,一面用力地用头撞地。
  “娘,娘啊……儿子就撞死在你老人家跟前了吧……娘……”
  老太太三魂幽幽地醒了过来,咳了一口浊痰,只见她挣扎着坐起身子来,母子紧紧地对拥着,泣成一团。
  这番情景,即令是铁石心肠之人,亦不禁为之动容!
  “血刀子”李飞与“一条棍”张猛看到这里也都忍不住落下泪来,四周围那些持刀的兵卒,以及牢房里的其他犯人,更不禁发出了一阵抽搐悲泣之声。
  曹虎的哭陶声,真有冲天揭地之势!
  哭着哭着,那位老太太刘氏,可就由不住第二次昏死了过去。
  负责提刑的那名差人,生怕闹出人命来,急忙下令把刘氏掺扶出去,吩咐把犯人押赴刑场,五六个人硬架着曹虎才得离开了牢房。
  曹虎在前,方天星在后,二人在暗牢里关久了,早已不见天光,猝然为白昼的天光一照,都有昏天黑地之感,身子都由不住一阵子踉跄。
  偶然吹来的一阵子风,其间夹带着一些细小的雨星子,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冷飕飕感觉。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虎将悲折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