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战云飞 正文

第一章 法场逃死劫
 
2019-08-16 22:14:52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时令,已是入秋的季节,当谓之“秋斩”。
  冷飕飕的秋风继续以刮着。
  法场上的两名犯人——曹虎、方天星,早已褪了上衣,五花大绑地跪伏在地上,两根亡命旗招子,插在背上,随着秋风的咆哮,不住地抖着。
  隔着十丈以外,用麻绳拴着一个圈子,上千的百姓,熙攘拥挤在绳圈外面。
  “杀人”这种事,尽管是触目惊心,很多人仍然是乐此不疲,只要哪里一贴出处斩的告示,准保这个地方有客满之患。
  时辰是越来越接近了。
  只是当中搭的那个监斩棚子下还空着,监斩官还没有来,两列负责警戒法场的兵勇,端正地捧着刀,那张脸与他们手里捧着的那口刀,同样的显得单调,刀身、人脸,俱都给人冷酷与无情的感觉。
  曹虎深深地垂着头,整个上身与他的嘴脸,都冒出一种青糊糊的颜色——像个木头人似的,他一动也不动。
  老于事故的人有的已看出来了,指指点点传说着,说是曹虎的魂魄已经先走了。
  倒是那个年轻的犯人方天星,仍然显得那么硬朗,直直地跪在地上,连膝盖都不弯一下。
  他是在搜索着一个梳大辫子的长身姑娘——“俏红线”许冰荷!
  他们是一块长大的,许冰荷比他小四岁,一块儿在“九翅飞鹰”桑桐手底下学武,赶到长大了,也是一块在桑老头驱使之下,在风尘里做买卖。
  方天星永远忘不了,这个师妹对自己的百般温存与眷爱,正因为有了这一番恩情,才使得他在昔日那般无情的岁月里支持下来。
  后来他不幸身陷法网,冰荷还时常来打探他。
  那是由他大师兄“铁手”伍昭陪同着,两个人装成方天星的家属,由千里以外来探监的。
  每一次,她都远远在牢舍外面,彼此隔着重重的铁栅门,打着手语互通款曲。
  每一次,他都看见她那一双哭红了的眼睛,每一次他都重重的为自己许下“改过自新”的诺言。
  记得上一次来,大师兄“铁手”伍昭花银子买通了一个牢卒,传过来一封信,信上还说得那么乐观,说是师父已托人打通衙门关节,花了两千两银子,把官师打点好了,不日就可交保外出……
  那封信有如一帖起死回生的仙丹,使得方天星大为振作,私下里对师父感激涕零。
  然而,曾几何时,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落到了这么一步下场!
  “生死”观念,凡人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开的。
  方天星是那么的惆怅,在他一度冷静之后,内心不禁又浮起无限感伤。
  他渴望,能在这最后的时刻里,见一见心上人。
  老天爷只要让他能窥上她一眼,他死也瞑目了。
  上天是那么的残酷,他的这一线希望,也由于时辰的来到而化为幻想。
  在一列人马之前,开道的差人,用力地敲打着铜锣,“监斩官”来了。
  人群发出了一阵骚动。
  监斩官是开封府的府丞王大人。
  王大人坐在青呢大轿里,随轿两侧跟着文武两班衙役,一行人穿过法场,直赶正中监斩座前。
  天仍然是那么灰惨惨的。
  一次次吹袭过来的秋风,把法场上的灰沙扬起来——等到王大人在监斩位子上坐定,书吏恭敬地奉上处决犯人的公文。
  这当口,两名汉子已点着了大炮,轰隆隆,一连三声炮响,空气里飘传着浓重砒硝气息。
  王大人手持朱笔点了一下,嘴皮子动了一下,他身边差人立刻高声喧道:“立斩大盗曹虎一名!”
  小役卒飞快送上了曹虎背上的招子,王大人朱沙笔一勾,连招子带同那枝朱沙笔一并抛落尘埃。
  但只见赤裸着单臂的刽子手,把空出的那只手在一只瓦盆里沾了一下冷水,陡地向着曹虎项上一拍。
  曹虎原本已呈现出呆痴的模样,吃刽子手这一拍,禁不住陡然一伸脖子……
  就在这一刹间,雪亮的刀锋,已自他项间滑了过去。
  行刑的刽子手端的是一把好手,顺着他那口刀一推一拖的势子,曹虎那颗巴斗大小的脑袋咕噜噜已滚落在地。随着刽子手右脚向前一踹,曹虎剩下的半截躯体已向前倒下去。
  等到这半截尸身,倒在地的那一刹那,才由他颈腔处像似冲花炮般地喷出了大股的鲜血。
  任是铁打的汉子,看到这里也会为之动容!
  对于方天星来说,自是更有说不出的惊战、痛心,几乎是一种“窒息”的痛苦打击。
  刽子手那口血淋淋的钢刀,在擦刀布上抹了抹,身子转向方天星背后。
  就只见监斩官王大人一拍木案道:“带方天星!”
  喊话的高声传话道:“提方天星!”
  两名刑役一左一右把跪在地上的方天星给硬架了起来,在上千双的眼睛目睹之下,这个年轻小伙子还真有种,只见他双手一挣道:“不敢劳驾!”
  拖着手足上的刑具,稀里哗啦地直向着王大人座前走了过来。
  负责警戒的刑场兵弁,赶忙往前走了几步。
  其实是多余的,那个年轻死囚,并无侵犯之意,只见他双膝跪着深深地向上打了一揖,遂即垂首伏地,一头长发披曳着,几临地面。
  王大人大声道:“方天星,你抬起头来。”
  “犯民有罪不敢抬头!”
  “怒你无罪!”
  年轻的犯人,陡然一惊,缓缓抬起头来。
  透过披面而下的发隙,他打量着上面的府丞王大人,四目交接之下,但见王大人满脸和蔼,那副样子哪里像是面对一个待斩的死囚。
  “方天星……”王大人含着笑脸道:“王法虽严,却分善恶,你既非杀人的正凶,这两年来,在狱中表现更属良好,姑判陪斩,以警素行,这是朝庭对自新犯人的一番苦心,你还不谢恩么?”
  一抹笑容,陡地自方天星脸上升起,当他初听到王大人这番话后,几疑身在梦中。
  渐渐地那抹笑容自他脸上消失。
  他身子颇抖了一下:“大人……你莫是在寻犯民的开心,还是……?”
  王大人面色一沉道:“放肆……本座岂会寻你开心?还不快谢过朝庭的恩典,想讨打么?”
  这么一提,方天星才算听清楚了。
  他再次抬起头来.接触到王大人外严内宽的那双眸子,战瑟了一下,终于明白了一切,当下冲着王大人兜头拜了三拜,才掉过头来,面对南方,必恭必敬地叩了三个响头。
  王大人呵呵一笑,站起来道:“带回去……不要难为他!”
  人群里爆出了一阵子喜声,大家伙争相竞传,一时喧成一片。
  方天星三魂出窍,七魄悠悠,自认是必死之身,想不到临场竟会陡然有了戏剧化的转变——敢情落得“陪斩”的处分!这番喜悦,毕竟不同一般,一刹时他全身充满了生气活力,如非碍于他一身刑具,他几乎要跳了起来。
  和阎王老子拉了拉手,居然又走回来了。

×      ×      ×

  这个年轻犯人方天星竟然又被带了回来,也算是造物者捉弄人的另一奇笔!
  褪去了身上的五花大绑,褪去了手上那副沉重的镣子,方天星换上了一袭新袄,舒适地躺在干草铺就的地方。
  过去两年以来,他从来也不曾像今天这么舒服过!从来也不曾像今天那么心情开朗过!
  倒挽着一双手,他那双经过“重生”意识所灌注的眸子,看起来更神采栩栩。
  然而他却忘不了曹虎那个人。
  尤其是忘不了曹虎临死行刑的那一刹。
  返回牢舍已经有两天了,这两天以来,他脑子里一直反复地思索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也是他以往一直不曾想到过的。
  诸如——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为了什么?
  “生”与“死”对于人的启示与意义。人生的价值是什么?在哪里?
  这些问题虽然未必是他所能够想得透的,可是每想到这里,总会使得他对于人生有一番新的感受,也使得他对于未来更有所警惕,对于过去更生厌恶。
  “方老弟……你在想什么?”
  牢头老马隔着铁栅门看着他,头上还缠着布,是哪天被曹虎一锁链子打伤的。
  他一面打开了锁,一面拱着手,龇着牙笑道:“方老弟,恭喜,恭喜!”
  方天星一咕噜由地上站起来,道:“是马头儿,托福!有什么事?”
  老马说道:“上面传下话来,要提你回话……”
  说到这里,把身子向前弯过来,小声道:“侧面来的消息,兄弟你大喜了!”
  “是……怎么回事?”老马低声说道:“老弟,你那个表舅来保你来了……”
  “啊……”方天星顿时一喜道:“这是真的?”
  “大概错不了吧……管刑事的周书吏和刘典吏都在,要传你问话,还特别提醒我,要你带着随身的东西。你看这还错得了么?”
  一边说,他一边随手为方天星收拾着东西,只不过是一床棉被,两三套换洗衣服而已,打点了一个行李,老马替他背负着。
  两人步出了牢房。
  交了好运的人,人人都想攀交,尽管在牢房,仍然有一番温暖的人情。
  大家伙争相地向他打着招呼,方天星颇为感愧的向着各人连连拱着手。
  此番提问,自与前此提赴法场的情形大不相同,除了牢头老马以外,没有任何负责警戒的差弁。更体面的是平日作威作福的牢头禁子老马,今天竟破格地为他抗着行李,直使得方天星有点受宠若惊。
  老马带着他出了牢房,不奔大堂,却绕着后院的小路,直接来到了平素问案子的“刑事房”。
  方天星怔了一下。
  这地方他早先吃过苦头,当然有所警惕。
  老马嘻嘻笑道:“兄弟,你放一百个心吧!这一回,绝不是提你去过堂用刑,我敢给你打包票,你可是熬出头来了,兄弟!”
  方天星点头应着,心情却是无比的沉重。
  哪来的那么一个表舅?他心里当然清楚,那个人就是他大师兄“铁手”伍昭,只不过是怕衙门疑心,化装成一副乡下土佬的模样,冒充是他表舅。
  对于这个比自己大上十几岁的大师兄,方天星又怕又怨,他对自己有时候比师父还严厉,昔日自己在他手里苦可是吃足了。
  不过话可是说回来,这两年方天星在牢里,这位师兄可是不辞辛劳,三天两头地前来打探。
  就凭这一点,方天星就对他生出无限感激。更难得的是他现在居然肯出大笔的银子来把自己给保释出去,这可就令方天星终生感激了!
  心里想着,眼前已步入刑房。
  周书吏是个矮矮的胖子,刘典吏却是一个黑黑的瘦子,两个人一人手里一根早烟,吱吱有声地就口抽着。
  刑房里冷清清的没有什么闲人。
  化装乡下土佬的“铁手”伍昭,同着那个俏丽姑娘“俏红线”许冰荷,两个人静静地坐在下面。
  桌子上摊着一些公文,更显眼的,却是白花花的一堆银子,计有大元宝二十五个!
  老马带着方天星一走进来,便大声道:“跪下!跪下!”
  胖胖的周书吏摆着手道:“不用了……不用了……”
  他用手里的早烟袋指了一下旁边的板凳道:“坐下,坐下……方天星呀,你小子可真是交好运了!”
  方天星深深一揖,道:“二位老爷开恩!”
  刘典吏咪着一双小眼道:“你应该快谢谢你舅舅和你表妹!他们为了保你出去,前后不知来了多少趟了,你看看,五百两银子呀!”
  旱烟袋杆子敲在白花花的银锭子上,其声铮锵。
  五百两银子,在那个时候可不是个小数目,使得方天星猝然一动!
  他转过身来,目睹着师兄和师妹,说不出的感激之情,一股激情使得他扑前一步,跪倒在师兄面前。
  “铁手”伍昭倒是表演的好做功,嘴里吐乡音,一连串地叫着:“大柱子……大柱子……”可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了起来。
  倒是那个伪装的表妹“俏红线”许冰荷,端的是一朵解语鲜花。
  她伸出那双粉酥酥的白细嫩手,轻轻推着方天星道:“星哥,你别哭了,二位老爷看着我们哩!”
  伍昭连连地答应着,道:“说的是,说的是……”
  一面拍着方天星,说道:“大柱子,别难受了,马上就出去了,这是喜事,快起来,请示二位老爷,看看还有什么事情没有了……”
  “没有了,没有了!”周书吏笑着接口道:“方天星,你过来打个手模足印子就走人吧!”
  方天星爬起来鞠了个躬,恭敬从命。
  等到手模足印子打好了以后,周书吏亲自用钥匙为他开了足镣,拍了拍他身上的衣服道:“出去好好地干事儿,可别再犯罪连累你舅舅了!”
  方天星再听他提一声“舅舅”,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内疚,然而他却是无论如何不能把实情吐露出来,只得嘴里含糊地应了一声。
  该办的手续,早已由伍昭办妥了。
  伍昭是老江湖了,衙门里的事不用教,上上下下早就打点好了。
  就拿眼前的周书吏和刘典吏来说,银子暗中早就送过去了,数目当然还不在少数,要不然这两个人在衙门里是出了名的难说话,自难会有这么一副好嘴脸。
  三个人千恩万谢了老半天,才告辞离开。
  刘典吏还亲自送到了刑房外面才辞行离开。
  三个人出得了府衙偏门。
  那里老早就停着一辆车,除了这辆车以外,不见外人。方天星看看附近无人,才回过头来唤了几声:“师兄,师妹……”眸子一红,他又要拜倒在地。
  “铁手”伍昭一把拉住他,嘿嘿一笑道:“自己兄弟用不着来这一套,我们到车上说话,老四还在车上!”
  “老四”是“飞天鹏”刁万。在他们这一帮子弟兄里,是出了名的手黑心辣,但是轻功好,打得一手好暗器,他最拿手的暗器是“五云喷火筒”,十次放火有九次都是他的杰作。
  自从人监服刑以后,这位四师兄还不曾来看过他。对于这位师兄的所作所为.他一直是深深的不耻。
  此刻,他陡然听见了这位师兄的名字,本能地内心起了一阵战栗。
  在车前他陡地站住了。
  小师妹许冰荷已经先上车去了,由车篷内探出头来,微笑道:“七哥,你上来呀!”
  他已经很久没听过这种称呼了。
  许冰荷的这声“七哥”,刚刚大师兄的那一声“老四”,陡然使得他想到了昔日的生涯。
  无异的,他现在正是又回到了昔日的老家来了,是不是代表着又回到了昔日的老行业?

相关热词搜索:战云飞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虎将悲折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