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楼台成陷阱 花卉隐玄机
 
2019-11-29 11:56:37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东方员外不愧是江汉地区的首富,光是他那一幢华丽而又宏伟的巨宅,就够人羡煞的了。
  那幢巨宅,占地几百亩,远看朱墙碧瓦,金壁辉煌,至于里面的一切,纵然不能与皇宫相比,却也是不会相差太远的。
  今天,由于是东方员外的五旬大庆,整个巨宅,更是里里外外,张灯结彩,格外衬托得多彩多姿。
  沈小凤与伍翠屏二人,虽然不是到得最早的贺客,却是这寿辰正日中到得最早的二位。
  由于才不过是辰牌时分,东方员外还在他最宠爱的十二姨房中,好梦方甜哩!
  负责接待伍翠屏和沈小凤二人的,是东方员外家的总管帅复伦。
  帅总管年约四旬上下,长得五短身材,满身都充满了精明干练的意味。
  伍翠屏对于东方员外家,似乎很熟悉也极受尊敬。
  因此,尽管主人还没起床,身为总管的帅复伦又正是忙得不可开交,却不得不亲自陪着她向内宅走去,而且显得殷勤之至。
  至于那些来来往往的仆役们,更是礼敬有加,所经之处,一致恭声喝喏:“伍小姐好……”
  “伍姑娘好……”
  当他们三人穿过一格花木扶疏的箭道时,伍翠屏却笑含向帅复伦说道:“帅总管,你还是忙你的去吧!这儿等于是我自己的家,我不会迷路的。”
  帅复伦搓着手笑道:“可是,员外还未起床,伍姑娘又是今天的首席贵宾……”
  伍翠屏截口接道:“我不计较这些,你请吧!”
  说着,并挥了挥手。
  帅复伦只好讪然一笑道:“那么,恭敬不如从命,复伦就此告辞。”
  说完,向伍翠屏沈小凤二人分别抱拳一礼,转身匆匆离去。
  仅仅是一宵之隔,沈小凤的态度方面,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
  虽然表面上看来,她对于伍翠屏对她的那一股子熟络劲儿,似乎有点不太自然,但她却于有意无意之间,故意对伍翠屏流露出一丝痴迷的神态。
  这,对伍翠屏而言,自然是更为心花怒放地,显得得意已极。说来,这也难怪,目前这一对,女的娇艳如花,“男”的风流倜傥,看在外人眼中,可的确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自然使伍翠屏感到有点飘飘欲仙啦!
  而且,不特此也,沈小凤并故意装成一副“刘姥姥游大观园”的土包子模样,东张西望地,口中啧喷称奇,心中却在将所经通路默记在心。
  原来东方员外的这一座府邸,建筑得可非常别致,尽管是占地广达百亩,但花园,假山,及水池等,却占去三分之还强。
  其余的三分之一的房舍,却不是一整幢,而分成一幢幢的精舍和静楼。
  精舍和静楼之间,夹杂着,假山,花圃,和形式具颍的亭榭或水池。
  这些,由表面上看来,似乎有点杂乱无章,但在内行人的眼中,此中就算是大有学问了。
  原来这些房舍和亭台楼阁,是一种极为深奥的奇门阵式,不懂其中决策的人,如果贸然闯了进去,而没人引导的话,就别想再出来了。
  沈小凤是一代奇侠“无影剑”沈玉璋的独生女儿,家学渊源,对于奇门阵式纵然不精,至少也不至于太外行。
  所以,她目前尽管表面上装痴作呆,但心中却一面在默记阵式门户,一面也禁不住暗中凛骇不已。
  伍翠屏入目她那一副傻乎乎的样子,禁不住得意地娇笑道:“贾公子,你大概很少见到象这样的美好庭园吧?”
  “很少见到,”沈小凤苦笑道:“岂仅是很少见到而已,这还是区区第一次大开眼界呢!”
  伍翠屏娇笑道:“你觉得这已经是够美好了?”
  沈小凤接道:“是啊!在我的眼光中,这,简直是人间仙境……”
  伍翠屏抿唇笑道:“哪天,你要是到了寒家,就会觉得这儿是微不足道的啦!”
  沈小凤双目张得大大的,讶问道:“怎么?府上的一切,比这儿还要美好?”
  伍翠屏笑了笑道:“口说无凭,哪天,你亲眼见到之后,就会知道我不是吹牛啦!”
  沈小凤“唔”了一声道:“以后如有机会,一定要去开开眼界。”
  伍翠屏笑问道:“不同我一起去?”
  沈小凤欢笑道:“伍姑娘已知道,在下此行是专程赴金陵游览,所以,必须等我完成金陵之游的心愿之后,再去尊府拜访。”
  伍翠屏点点头道:“好,就这么说吧!希望你言而有信。”
  沈小凤含笑接道:“去是一定要去的,只是时间方面,目前还不能确定。”
  “为甚么?”伍翠屏接问道:“金陵的名胜古迹虽多,但有个十天半月的,也足够你欣赏啦!”
  沈小凤故意调侃她道:“那可说不定,如果我在金陵遇上一位比你伍姑娘更美的姑娘,那很可能会多呆一段时间。”
  伍翠屏媚笑道:“原来你也并不老实。”
  沈小凤笑道:“在美丽的姑娘面前,纵然是木头人,他也会滑头起来的……”
  伍翠屏截口娇笑道:“你尽管滑头,现在,我先行整一整你。”
  话没说完,人已一溜烟似地,飞奔而去,一面并“格格”地媚笑道:“待会,你走不出去时,只要仰天大叫三声伍姊姊,我就会来救你……”
  沈小凤哼了一声道:“我就不相信,这地方能把我迷住。”
  伍翠屏的语声娇笑道:“咱们走着瞧吧……”
  语声人影俱杳,沈小凤却故意不理会这些,而向另一条岔路上走去。
  这时,对这巨宅的布置,她心中已有了一个概念。
  凭她对阵图学识上的造诣,她已看出来,这些建筑,就是一个诸葛武侯的八阵图,却比七阵图似乎还多了一些甚么。
  妙就妙在这多出来的一部分,使她这位也算是半个行家的人竟然识不透个中玄机。
  她,心念转动着,表面上却装得根本没将伍翠屏的话放在心中似地,信步前行。
  走着,走着,接连几个拐转之后,居然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这,可并非她故意装迷糊,因为,她虽然懂得八阵图,却并未参透那增添部分的玄机,因而真的迷失在阵中了。
  她,芳心中殊感惊讶地暗付着:“这个东方曙,可委实不简单……”
  但她外表上却故装茫然地,自语道:“奇怪,怎么又走回原地了?”
  说着,还特别向四周端详了一下,似乎很不服气地,又前走去。
  接连两三个拐转,竟然又回到了原地,使得她不得不抬手揉揉眼睛,并故意将语声提高,苦笑道:“大清早的,会碰上‘鬼打墙’?了……”
  不远处,传来伍翠屏的娇笑道:“胡说!你自己差劲,识不透这儿的玄机,怎能怪甚么鬼呀怪的,……”
  循声投注,伍翠屏就在十米丈外,另一幢精舍的旁边,向她媚笑着。
  沈小凤哼了一声道:“我才不信甚么玄机的……”
  说着,一脸不服神色,看准方向,向着伍翠屏站立之处,飞奔过去。
  可是,煞是作怪得很。
  当她奔在五六丈后,眼看与伍翠屏之间的距离已越来越短之间,忽然眼前一花,景物一变,发觉她仍然在原地,而伍翠屏也仍然是在十来丈外向她媚笑着问道:“现在,你服气了吧?”
  “真是活见鬼!”沈小凤苦笑着问道:“伍姑娘会使仙法?”
  伍翠屏抿唇媚笑道:“我是一个地道的凡人,怎么会使仙法。”
  沈小凤蹙眉接道:“那么,目前这情形,如何解释呢?”
  伍翠屏漫声应道:“先叫我三声好姊姊,我再告诉你。”
  沈小凤苦笑了一下,“星”目向四周一扫,确定四周没人看到之后,才腼腆地叫了三声“好姊姊”,乐得伍翠屏“格格”地娇笑道:“唔!我的乖弟弟。”
  随着话声,眼前人影一闪,伍翠屏已悄立在她身前,并笑问道:“怎么样?这地方好玩吗?”
  沈小凤哼了一声道:“我只感到欺人太甚。”
  伍翠屏笑问道:“你是说姊姊我欺负你?”
  “岂敢!”沈小凤笑道:“我说的,当然是指这地方嘛!”
  伍翠屏“唔”了一声道:“这地方嘛!的确是会欺负人的。”
  接着,又抿唇媚笑道:“方才,你自己说过,这儿是人间仙境,你一个凡夫俗子,跑到仙境里来,当然会受窘啦。”
  伍翠屏苦笑道:“伍姑娘,姊姊已经叫过了,你该实践诺言了吧?”
  “你说的是指这儿的秘密?”
  “是呀!”
  伍翠屏含笑接道:“你是读书人,当知道诸葛武侯的八阵图吧?”
  沈小凤故意一怔,然后才像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道:“难道方才就是八阵图的作用?”
  “对了,”伍翠屏含笑颔首道:“不过,这里面还增加一些比八阵图更奥妙的变化。”
  沈小凤显得不胜惊讶地,“比八阵图还要奥妙?”
  “一点都不错,”伍翠屏含笑接道:“纵然是诸葛武侯重生,闯了进来,也不一定能走得出去。”
  沈小凤注目问道:“这是东方员外自己所布置?”
  伍翠屏点点头道:“不错。
  “那么,”沈小凤显得不胜欣羡地接道:“东方员外不但多金,也是大大地有学问的人了。”
  “那是当然啦!”
  “伍姑娘懂得这阵式奥妙?”
  “马马虎虎……”
  “可以教给我么?”沈小凤故意装成一派天真的神色,“星”目深注着。
  伍翠屏漫应到:“那要看你以后,对我这位姊姊好不好而定了。”
  沈小凤笑道:“我一定对你好……”
  伍翠屏截口笑问道:“是为了要我教你这阵式的奥秘,才和我好?”
  沈小凤神秘地一笑道:“这不过是附带的原因之一,不是主要原因。”
  伍翠屏美目深注地问道:“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沈小凤含笑反问道:“伍姑娘且猜猜看?”
  伍翠屏美目一转,娇哼一声道:“我才没兴趣去瞎猜哩!”
  沈小凤忽然“噢”了一声道:“伍姑娘,我们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没看到一个行人?”
  伍翠屏接道:“还早啦!这儿,通常是要到已午之交,才开始活动的……”
  这时,一声娇呼,由远处传来道:“伍小姐,夫人有请啊!”
  循声投注,只见一个垂髫青衣侍女,由左侧的一条花径上疾奔而来。
  伍翠屏住步笑问道:“夫人已经起来了?”
  青衣侍女娇笑道:“是帅总管派人通报后,才起来的,老爷也快要起来了。”
  伍翠屏担头向沈小凤笑道:“贾公子,我们先见见夫人去。”
  在青衣侍女的前导下,经过两个折转,进入一幢用红砖筑,却盖着绿色玻璃瓦,红绿辉映,显得颇为别致的静楼中。
  一进门,那青衣侍女立即向楼上扬声道:“夫人,伍小姐来啦!还有一位贾公子……”
  伍翠屏却是轻车熟路地,径自带领着沈小凤,由客厅旁边的楼梯,直登三楼。
  一位外表看来,年约三十出头的青衣美妇,在梯口迎着她们娇笑道:“哟!翠姑娘,三个月不见,可比从前更为标致得多啦!”
  不等伍翠屏接腔,却是目注沈小凤笑问道:“这位贾公子,是一一?”
  伍翠屏连忙接道:“这是贾舒笙,一个标准的书子。”
  接着,却是向沈小凤娇笑道:“贾公子,这位就是此间财神东方员外的夫人……”
  沈小凤连忙躬身施礼道:“贾舒笙见过夫人,小可冒昧造访,尚请夫人……”
  青衣美妇截口娇笑道:“贾公子千万别这么说,翠姑娘是今天的首席贵宾,翠姑娘的朋友,也具有同样的身份……”
  伍翠屏也截口娇笑道:“胡阿姨爱屋及乌,翠屏先谢啦!”
  说着,并向着她裣衽一礼。
  青衣美妇“格格”地娇笑道:“哟,翠姑娘真是长大了,居然也礼貌周到起来。”
  说着,并向沈小凤深深地盯了一眼,才含笑接道:“只是,你把胡阿姨介绍成一个满身铜臭的俗人,待会,我可要罚你哩!”
  伍翠屏娇笑着道:“满身铜臭,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呀!”
  青衣美妇目光深注着,意味深长地一笑道:“人逢喜事精神爽,翠姑娘有了护花的白马王子,连嘴皮也犀利得多了。”
  接着,却向沈小凤歉笑道:“贾公子,让你站在这儿听我们斗嘴,实在抱歉得很。”
  一顿话锋,摆手作肃客状道:“咱们室内再谈,二位请!”
  室内,已准备精美的早点,分宾主坐定之后,青衣美妇一双美目,一直在沈小凤、伍翠屏二人的脸上来回扫视着,俏脸上并浮现着一丝神秘的笑意。
  这时,沈小凤也才放肆地向对方打量着。
  她觉得青衣妇人之美,似乎并不在伍翠屏之下,而那成熟妇人身上所特具的风情,却是伍翠屏身上所找不到的。
  还有一点,那就是两人的面部轮廓,竟然有六成近似,不明内情的人,还会以为她们是一对姊妹花哩!
  三人略进早点之后,青衣美妇才向沈小凤笑问道:“贾公子府上是一一?”
  伍翠屏急抢着代答道:“贾公子是湖南人,书香出家。”
  青衣美妇注目问道:“不曾练过武功?”
  伍翠屏娇笑道:“我已说过,他是标准书呆子。”
  青衣美妇长叹一声道:“如此上住资质,却埋没在书篓子中,未免太可惜了。”
  伍翠屏笑问道:“阿姨有意成全他?”
  青衣美妇苦笑道:“可惜的是,他已错过了练武的年龄,现在才开始,那将是事倍而功半……”
  说到这里,那青衣侍女忽然闯了进来,向着青衣美妇悄声道:“启禀夫人,帅总管说,外面来了恶客。”
  青衣美妇笑问道:“是怎样的恶客?”
  青衣侍女目光向沈小凤一扫,却是欲言又止。
  伍翠屏抢先说道:“贾公子不是外人,有话尽管说吧。”
  “是!”青衣侍女娇声接道:“帅总管说,那位恶客是……是来借钱的。”
  伍翠屏笑问道:“那斯要借多少钱?”
  青衣侍女道:“那厮要借白银一百万两……”
  伍翠屏截口娇笑道:“这口气可真是大得吓人。”
  正青衣妇人显得很平静地问道:“那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青衣侍女答道:“据帅总管说,那是一个年纪很轻的白衣书生,但武功却高得吓人。”
  伍翠屏接问道;“帅总管已经限那厮交过手了?”
  青衣侍女一怔,呐呐道:“这个,帅总管可没有说过。”
  青衣美妇人正容说道:“你去报告老爷,如果老爷还没起来,请他快点起来。”
  “是。”
  青衣侍女恭应着退了出去。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二章 数番遭凌辱 只剑闯江湖
下一篇:第四章 勘破六合阵 击破修罗刀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