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楼船藏人质 群侠施救回
 
2019-11-29 12:07:51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是四更将近,也就是黎明之前,那一段最黑暗的时间。
  斑大娘所坐镇的,那艘神秘楼船之外,约莫十五六文的江面上,橹声“款乃”,正有一艘乌篷小艇,徐徐地逆水上驶。
  款乃声声。
  湖水荡漾着闪光的蛇影。
  而且,那乌篷小艇的航线,微微倾向岸边,有逐渐接近那神秘楼船的趋势。
  乌篷小艇的后面,也正有一艘梭形快艇,以略快于乌篷小艇的速度,同向逆驶,并有由乌篷小艇与神秘楼船之间的水面上,超越乌篷小艇的可能。
  虽然是黎明的黑夜,但浩浩大江之中,舟船往来,却也是很平常的事。
  但由于这两艘小艇,有逐渐接近那神秘楼船的趋势,因而楼船上担任警卫的劲装汉子,立即扬声喝道:“嗨!那两艘小艇,不许再行驶近!”
  两艘小艇上的人,同声答道:“知道了……大爷。”
  梭形快艇加快速度,超越乌篷小艇,向上游驶去。
  乌篷小艇,却仍然是慢吞吞地,逆水上驶,不过它的航线,已不再向岸边倾斜了。
  神秘楼艇上的警卫,似乎还不放心,仍然在扬声吆喝着道:“嗨!那小艇,划快一点!”
  那乌篷小艇的船老头大声答道:“大爷,小的也想快点,只是小的已划了一整夜,有点心余力绌啦……”
  这同时,另一个警卫,却在向岸边喝道:“什么人,站住!”
  码头上,传来杜天行的语声道:“老弟,请告班姥姥通报一声,就说,湖北分坛分坛主杜天行,奉命有紧急事情面禀。”
  杜天行的语声却很响亮,根本不用通报,船上的班大娘已完全听到了。
  “呀”地一声,官舱上的一个窗户已经打开,现出班大娘的半张老脸,沉声问道:“杜坛主,你是怎会知道这儿的?”
  杜天行连忙躬身施礼道:“回姥姥,天行是奉到盟主的指示,才知道的。”
  班大娘“唔”了一声道:“有什么事,说吧!”
  杜天行笑问道:“姥姥,属下可否上船来……”
  班大娘截口接道:“不行,你只能在码头上回话。”
  杜天行苦笑道:“姥姥,天行奉命传禀的事,十分机密,可不能让别人听到。”
  班大娘怒声接道:“你不能用真气传音!”
  杜天行连连颔首道:“姥姥说得是……”
  这当口,楼船外侧的水面上,忽然冒起一道人影,疾如电光石火地,向着那负责监视江面的劲装大汉,扬指凌空连点。
  可怜片刻之前,还在向着两艘小艇神气活现地,吆喝着的劲装汉子,此刻,可能连心中惊骇的念头都没转完,已僵立在船舷边,有若泥塑木雕似地,没法动弹了。
  这位由水底接近楼船,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将那劲装汉子制住的,就是沈小凤姑娘。
  这位历尽沧桑的美姑娘,自幼生长于江边,水性之佳,自是没得话说。
  尤其是最近一段日子来的磨练和精进,使她制住这个劲装大汉的行动,可说是干净利落得可圈可点。
  她,制住那警卫之后,毫不怠慢地,一耸身形,上了船舷。
  除了飞离水面时,有着轻微的“哗啦”水声之外,居然没发出其他声息。
  但班大娘功力奇高,仅仅是这轻微“哗啦”之声,已引起她的警惕因而沉声问道:“什么人?”
  由于已经来过一次,沈小凤一面轻车熟路地转向官舱,一面漫应道:“是我,沈小凤。”
  这当口,那远在十五六丈之外,并已超越楼船上驶的乌篷小艇,忽然掉转船头,以最快的速度,向楼船冲了过来。
  同时,那早已过去的梭形快艇,也已由上游折返,疾冲而下。
  楼船上的警卫,一共是四人,计左右船舷,和船头船尾各一。
  沈小凤虽已制住外面船舷的人,但两艘小艇的异样的行动,却已被船首的警卫发现,而大声吆喝:“嗨!要命的,给我驶远一点……”
  这个警卫的吆喝声,几乎是与沈小凤回答班大娘的话,同时发出。
  因此,班大娘心头一凛之下,怒声喝道:“小凤,你跑来干吗?”
  “砰,砰,”两声,守在官舱口的两个劲装大汉,已是人头落地,尸体也倒向一旁。
  沈小凤一面冲向她父亲的房门口,一面冷冷地答道:“我来看我爹,和我外公……”
  班大娘截口一哼道:“翅膀还没长硬,就想飞了……”
  杜天行已乘机欺近班大娘的窗口,正容说道:“班大娘,你曾经是她父亲的救命恩人,我看,送佛送到西天,就放他一马吧!”
  这时,两艘小艇上的人,都已强行登上楼船,与楼船上拦截的人,展开一场混战。
  那两艘小艇上来的人,是“酒仙”柏长青,石中英师徒,和胡成彪,静尘师太等四人。
  以这四人的身手之强,尽管楼船上的警卫们,也是“四海盟”中的精锐,却也拦截不住。
  但那些人,人数既多,又都是前仆后继地,悍不畏死。
  因此,以柏长青为首的群侠们,一时之间,却也没法冲进官舱。
  沈小凤正想冲进乃父的房间,却被官舱中的高手们缠住。
  由于甬道中地势太窄,不便施展,沈小凤又深恐敌人侵入乃父房间,因而一面奋勇拦截,一面扬声说道:“爹,小凤来救您了……外公,您快出来帮忙啊……”
  官舱内外,是一片紧张和混乱。
  但班大娘却表现得出奇的沉静,向着杜天行冷笑道:“杜天行,你也反了?”
  杜天行淡然一笑道:“谈不上,就不是这儿的人,寄身此间,是另有目的。”
  班大娘哼了一声道:“我早就看出你不可靠……”
  杜天行截口笑道:“不见得吧,你要是早已看出,我又怎能安安稳稳地,来到今天。”
  班大娘轻轻一叹道:“你是怎么发现这儿的?”
  杜天行接道:“在下并未发现这儿,是杜大年曾经带小凤来过……”
  班大娘苦笑道:“这小子色迷心窍,真该死!”
  接着,却是脸色一沉,怒声喝道:“臭丫头,我能救下你们父女,也有力量毁掉你们……”
  反手一掌,将房门震开,人已射落官舱内的甬道中,怒喝一声:“通通住手!”
  事实上,不用她喝阻,官舱内的恶斗,已近尾声。
  所有楼船上的高手们,在以柏长青为首的群侠们的冲杀之下,大部被歼,另一部分,却被制住穴道,没法反抗了。
  不过,整个甬道内,还是被残缺不全的尸体,和一些被制住穴道的人所堵塞没法畅通。
  班大娘这及时一喝,全部恶斗,立即停止。
  柏长青冲着班大娘呲牙一笑道:“娘子,娘子,别发威,我也是老光棍,咱们凑合一下,作个老伴儿吧!”
  石中英附掌笑道:“好啊!你要是作了我的师娘,我小三子一定很乖乖的孝顺你。”
  杜天行也飞身上了楼船,含笑接道:“柏老,能否让我作个现成的大媒。”
  班大娘这才向柏长青冷笑一声道:“原来是你这酒鬼在暗中跟我作对……”
  沈玉璋的房间内,忽然发出沈小凤的悲呼声:“爹呀,您怎么不说话……?”
  班大娘冷笑一声:“他是永远不会说话了……”
  柏长青飞身射落沈玉璋的门口,向班大娘沉声说道:“班大娘,咱们不以众凌寡,但你必须退后一点,有什么话,咱们待会再谈。”
  班大娘一面退回她自己的房间,一面冷笑着说道:“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有什么办法,将这两个人救走……”
  柏长青向杜天行喝道:“杜老弟,监视那老婆子,别让她在暗中弄什么鬼。”
  班大娘却向杜天行挥掌怒叱道:“滚开!”
  “砰”然一声,杜天行硬接了-掌,却是双方显得斤两悉称。
  这情形,使得班大娘“咦”了一声道:“想不到你,还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杜天行含笑接道:“多承姥姥夸奖……”
  班大娘怒声道:“小辈,再接一掌看!”
  “呼”地一声,又是一掌横扫过来。
  杜天行一面从容地化解对方的掌力,一面冷然一哂道:“留点精神,待会再打吧!”
  这时,柏长青已由沈玉璋的房间内走出,脸上的神情,显得很凝重。
  杜天行不由蹙眉问道:“柏老,怎么样?”
  柏长青苦笑道:“那位沈老弟,进气少,出气多,情况很严重。”
  杜天行接道:“这儿不能久留,咱们先将他移到小艇上去再行设法……”
  柏长青苦笑道:“看目前这情形,可不能移动。”
  班大娘笑道:“有什么不能移动的,至少你们可以得回具尸体。”
  一个全身浴血的女郎,由沈玉璋房中,冲到班大娘的房门前,怒声叱问道:“妖妇,你将我外公藏到哪儿去了?”
  由于她方才杀的人太多了,因而全身上下,都溅满了敌人的鲜血。
  但由于沈小凤这一问,群侠们才发觉到,这官舱中的八个小房间中,目前只有一个沈玉璋,其余包括“半帖圣手”白云飞在内的五人,却已踪迹杳然。
  班大娘淡然一笑道:“丫头,对我老人家说话,最好是客气一点,别忘了,我曾经是你们父女的救命恩人,而且,我方才又等于是救了你父亲一次。”
  沈小凤微微一怔道:“方才?此话怎讲?”
  班大娘含笑接道:“不久之前,杜大年曾经带你来这儿看过,是么?”
  沈小凤点点头,反问道:“你问这些干吗?”
  班大娘慢吞吞地接道:“我问这些,自然是有道理,现在,我再问你,你是否知道,这儿除了你父亲之外,另外还有五个人?”
  “不错。”
  “那么,现在,那另外五个人去哪儿了呢?”
  沈小凤怒声接道:“我正在问你,你怎么反而问起我来?”
  班大娘一点也不生气地,笑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这官舱中的八个小房间,都装有机关。如有警讯,我只要一举手之劳,就可将他们安置到另一个安全地点去……”
  沈小凤“哦”了一声道:“方才,你已开动机关,将另外五位藏到船舱底下去了?”
  “不错。”班大娘神秘地一笑道:“现在,你丫头该已明白,我是怎样又救了你父亲一次啦?”
  沈小凤有点茫然地,摇摇头道:“我还是不明白。”
  班大娘笑道:“你丫头,真是聪明面孔笨肚肠。”
  一顿话锋,才含笑接道:“你想想看,开动机关,将一个人移到船底下去,是否要受到很大的震荡!”
  沈小凤“哦”了一声道:“你是说,为了使我父亲不要受到震荡的,才没开动我父亲房间内的机关?”
  班大娘含笑颔首道:“你丫头算想通了,你说,这情形算不算是等于我又救了你父亲一次?”
  沈小凤微微一呆,道:“这一点我承情,请你送佛送到西天,快点将我外祖父放出来,以便救我父亲……”
  班大娘截口笑道:“不要紧,十天半月之内,你父亲绝对死不了。”
  沈小凤急道:“可是,我父亲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班大娘注目问道:“丫头,你想到令尊维持这个样子,已有多久了?”
  沈小凤苦笑道:“我怎么知道。”
  班大娘道:“那我可以告诉你,当我将他由你亲手所筑成的坟墓中救出来时开始,一直到现在,他都是这个样子。”
  柏长青截口问道:“对了,你是用什么方法,将我这位沈老弟救活,并维持这个不生不死的局面的?”
  班大娘接道:“我是牺牲了半枝老山参王,才救回他的一条老命,这情形……”
  目光移注沈小凤,接道:“你丫头应该明白,我老人家所言是否属实?”
  沈小凤轻轻叹了一声,没接腔。
  杜天行插口问道:“半枝老山参王,这代价的确是非常高,只是为何还不能将沈大侠的内伤治好呢?”
  班大娘哼了一声,道:“老山参王,又不是大罗金仙的灵丹妙药,但我认为,能将一个已经埋入坟墓的人救活过来,应该算是很不错了。”
  柏长青点点头道:“这话,我倒是很有同感。”
  接着,又注目问道:“你能费偌大的代价,去救活一个已经埋入坟墓中的人,看来,你们对沈老女俩,显然是图谋已久?”
  “不错,”班大娘颔首接道:“但阴差阳错,我们迟了一步,才使得沈玉璋毁在伍维屏那小子之手,并发生这一连串的波折来。”
  沈小凤接问道:“我外公一直还不肯对家父施救?”
  班大娘苦笑道:“你那外公,真是毛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费了多少唇舌,才劝导他点了头。但在紧要关头他又变了卦。”
  柏长青轻轻一叹,道:“是的,白大侠的个性,我非常了解,而你们的用心又太以卑劣了,他是怎么也不会屈服的。”
  沈小凤不禁蹙眉苦笑道:“那怎么办呢?”
  柏长青笑道:“只要将令尊救出来了,情况就不同啦!”
  接着,目注班大娘正容说道:“班大娘,眼前情况,你很明白,咱们撇开你与沈家的恩怨不谈,目前,我们也不倚众凌寡,咱们也不再伤和气,请你将白大侠放出来,一切问题留待以后再解决。”
  班大娘冷笑一声:“你这是威胁我?”
  柏长青接道:“你要这么说,也未尝不可以。”
  班大娘桀桀怪笑道:“老酒鬼,老娘可不是给人吓大的,我不妨老实告诉你,别以为你们人多,不论是单打或群殴,谅你们也奈何不了我,当然,白老头你们可以救出来,但沈玉璋则必然是死路一条。”
  当然,群侠也都明白,班大娘这话,可并非全是威胁,凭沈玉璋目前情形,可的确是稍一挪动,即有断气的可能。
  而这,也正是群侠们不敢妄动的缘因。
  要不然,群侠们所乘的小艇,就泊在楼船一旁,只要有人缠住班大娘,不论水陆两路,都可以救出沈玉璋,自由行动。
  因此,柏长青点点头道:“所以,我才要你救人救澈底,送佛送到西天呀!”
  班大娘冷笑道:“我生来就是恶人,救人可不是为了积德。”
  柏长青笑问道:“这是说,你还有条件?”
  “唔……”
  “好,你且说出来,只要不太过份,我们当可以考虑。”
  班大娘阴阴地一笑道:“在说出条件之前,我要提醒你们,目前,尽管你们人多势众,但我只要一举手之劳,就可以致沈玉璋于死命……”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七章 煮酒论英雄 细数风流事
下一篇:第九章 石洞获绝艺 惊天一剑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