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一章 肩负血仇债 智查杀父凶
 
2019-11-05 11:12:37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二人一前一后,进入了那座树林之中,宋晓峰明知树林之中有埋伏的人,可是没有现身出来阻拦盘问。
  走约二三十丈,便过了那片树林,出林就是一片大空地,地上经过人工平整,寸草不生。
  空地对面,有一茅草房子。
  他们一路翻山越领而来,这时已是将近三更时分,夜凉如水,四周一片寂静。
  舒小川带着宋晓峰穿过那片空地,直向中间一座灯光外露的房子奔去。
  当他们奔到那座房子前,暗影中闪出一人,喝声道:“站住,什么人?”
  舒小川立时停住身形,应声:“大哥,是我,舒小川。”
  那人一指宋晓峰道:“他又是什么人?”
  舒小川道:“展家堡的地方,有事要见展堡主,请你替小弟通报一声。”
  那人一笑,说道:“他们也没有睡,你自己进去吧!”
  舒小川一拉宋晓峰直向屋内走去。
  进门是一座厅堂,但厅堂之内,却没有一个人,里面一间房中,隐有谈话之声透出。
  舒小川轻轻的道:“他们就在那房中了……”
  话声未了,宋晓峰食指一落,正点在舒小川腰眼穴上,舒小川回过头来,闷声都没发出来,就失去了知觉。
  宋晓峰歉然的摇了一摇头,把舒小川放到墙角里,然后闪身出了大厅,绕到窗外,指破纸窗,向房内望去。
  那是一间特大的房子,中间摆着一张大圆桌,十个人围桌而坐,桌上摆满了酒菜,大家以酒代茶,一面吃,一面交谈。
  那十个人,一眼就认出八个,但而惊得说不出话来,叹了好半天长气,才定下神来。
  原来,那桌上除了两个不认识外,余外八人不是被他杀过的天山隐豹舒大章他们八个吗?
  宋晓峰念转如风,略加分析,便不难想像出那八人之中,至少有三个人是假冒充数的。
  宋晓峰试行推想了一下他们的用心何在,可是越想越不明白,他们这样假来假去的理由。
  但有一点,宋晓峰毫不怀疑的认定这里就是他们的巢穴,暗中高兴,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时,只见天山隐豹舒大章向其他七人招乎了一声,八人同时端起了酒杯,由天山隐豹舒大章他发言,向宋晓峰没见过的那二人道:“黄吕两兄,十年来的辛勤耕耘,今天总算已是开花结果了,两位任劳任怨,十年如一日,我们八人是又惭愧,又感激,请接受我们的谢意,干了这一杯。”
  那二人年纪也都不小了,都是五十左右,半百岁的人,那姓黄的身体健壮如牛,那姓吕的正好相反,不但又瘦又小,而且脸上还带着三分病容。
  两人笑容满面的端起酒杯,同声道:“我们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脖子一仰,都把杯中的酒干了。
  接着,那姓黄的亲自把壶,替大家怀中添满了酒,与那姓吕的一同举起酒怀,回敬他们八人,道:“我们更该感谢八位的财力支援,和精神鼓励,要不是八位,我们就有天大的本事,也训练不出这批人来,也请各位干了这一杯,表示我们对各位诚心敬意。”
  闯阵遭擒掳 绝地遇高人
  天山隐豹舒大章,哈哈大笑道“这话那里说起,两位怎样敬起我们来!”
  话虽这样说,但他们八个人还是饮了那杯酒。
  大家刚把酒杯放下,姓黄的接着又道:“小弟今夜还安排了一个小小的演习,现在已是时候了,请各位继续指教!”
  那姓吕的接着离席道:“请各位随小弟来!”
  他当先举步向房外走去,天山隐豹舒大章等人依次随在他身后,那姓黄的则走在最后。
  那姓吕的带着大家从侧门而出,通过一条隘道,进入另一处空地。
  宋晓峰存心暗中了解他们一些,所以没有马上现出身形又暗中随着他们而去,藏身在一块巨石之后。
  这时,那姓黄的忽然暴喝一声道:“明灯!”
  大家只觉眼睛一亮,无数的灯笼火把同时燃了起来,顿时把这片空地照得如同白昼。
  灯光照耀之下,空地之上却是空无一人。
  大家方觉奇怪,忽然又有一道匹练似的灯光,从一棵大树上,一闪而到,正照在宋晓峰藏身之处。
  宋晓峰出乎意外的一震,那姓黄的已哈哈大笑道:“我们已是候驾多时,请出来吧!”
  敢情,宋晓峰的一切行动,早就落在他们算中了。
  宋晓峰剑眉一轩,发出一声冷傲的长啸,身形微微一幌,就到了他们十人面前,“哼!”了一声,道:“你们谁是十年前,毁掉宋庄的首恶元凶?”
  天山隐豹舒大章神情一阵激动道:“少侠,你是……”
  那姓黄的轻喝一声,截口道:“舒兄,慎言,小心上当,还是由小弟与他答话吧!”
  回头向宋晓峰冷着一张脸,道:“老夫黄天都,你想知道的,老夫无不清清楚楚,只是,你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宋晓峰一仰头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宋庄少庄主宋晓峰的便是,你既然知道宋庄的事,那就从速一一道来,本公子饶你不死。”
  宋晓峰深山十截,茹苦含辛,练得一身绝艺神功,此将下山寻仇,正抱着万丈雄心,和一肚子积恨,所以表现出来的言语态度,总是火辣辣的,充满了火药味道。
  黄天都可是火候深厚的老奸巨猾,不但不生气,反而一改刚才针锋相对的不礼貌态度,装出一付失惊的神色,道:“啊!原来是宋少庄主,老夫失敬了……来!来!来!这几位……”
  话声微微一顿,宋晓峰冷眼向天山隐豹舒大章他们脸上一扫,掀唇不屑的冷笑一声,道:“这几位,本公子知道得很清楚,说出当日谁是元凶首恶,就没有你的事了。”
  天山隐豹舒大章他们,听了宋晓峰这些话,当时心中的难过,那就不要说了初闻宋晓峰身份来历时带来的一份喜悦,立时飞得不知去向,而产生了一种复杂的伤感。
  这时,一股细如蚊虫的声音,又在他们耳边响起道:“这孩子,太高傲,太狂妄了,过刚易折,难当大任,各位如果同意,小弟要利用这机会,给他一次教训,使他有所自省,俾成大器的。”
  天山隐豹舒大章等人心中正有此感,黄天都的建议,正中下怀,马上得道了默许。
  黄天都表面上是征得大家同意,骨子里是自有一套计划,向宋晓峰笑了一笑,点头道:“可以,可以,不过少庄主将来要找的人,功力高绝,老夫为慎重起见,想请少庄主显露几手神功绝艺,那样老夫就心安理得了。”
  宋晓峰艺高人胆大,哈哈一笑,道:“在下乐意奉陪,请!”飘身向空地中一站。
  黄天都摇了摇手道:“老夫自知不是少庄主三合之将,就这几位也都不行,所以老夫就把话说明,和少庄主过手的,是一座小小阵式……”
  宋晓峰果然道:“不管是什么阵式,在下都接下了。”
  黄天都嘿嘿一笑,高举右手,震喝一声,道:“发!”
  只见一阵人影闪动,从三周草丛之中,现身飞出四八三十二个,身穿四色劲装,手执兵刃的少年人来。
  顷刻之间,按四面八方,排成一个阵式,把宋晓峰团团围在中央。
  宋晓峰掠目向他们身上一扫,只见他年纪都不大,和自己不相上下,四人一组,每组兵器不同,但每一组之人,都是一样,而且每人用的,都成双成对,两手不空。
  最奇怪的,还是他们的衣服,一套衣服用四种不同颜色的布制成,左右的颜色不同,上下的颜色也不同,翻转身来,前后的颜色也不同。
  触目是一片黑色相间,红绿交错,好是好看,但有点叫人眼花撩乱。
  宋晓峰暗暗皱了一下眉头,吸了一口气,提劲行功,四肢注满了真力,凝神沉气道:“各位出手吧!”
  那四八三十二个人,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就像是木偶一样,站在那里,动也不动,没有一点反应。
  倒是黄天都一旁接话道:“他们是不会先出手,少庄主不用客气了。”
  宋晓峰暗笑一声,忖道:“如果是我先出手,那你这阵式就运转不开了。”
  他有心要看看阵式的威力,也显显自己雄风,右手轻轻一挥,算最先出手了,但却含劲未吐。
  那知是那批年轻人,个个凝敛如山,不但一动未动,就眉毛眼皮也没闪动一下。
  宋晓峰为人虽是目空一切,但本身就是千锤百练,琢磨出来的,自然看得出这批年轻人经过极严格训练,不是好相与的,当下右手掀衣襟,带出一把黑色软剑,振腕一抖,软剑一振,振得比直。
  宋晓峰忽然长啸一声,纵身而起,直向正面那少年扑了过去,手中长剑幻起一片剑花,威猛至极。
  这时,那迎面少年才微微一笑,身形一闪,斜里错步出去,他身形一动,接着全阵皆动。
  宋晓峰但觉剑式走空,眼前幻起一道五色缤纷的光轮,立时眼花撩乱,目标浮动。
  宋晓峰意念立生,凝神一志,守住心神,这才稳住眼神,分清对方动态,展开剑法,一招一招攻了下去。
  宋晓峰一轮猛攻下,对方根本没还手,自己平日厉害无比的剑法,不要说奈何人家,就连人家的衣角都没碰到一下。
  人家的身法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快,奇怪的是,明明十拿九稳的,临到落点时,总是成了空剑。
  宋晓峰暗中不由大为震惊,背上泌出一阵冷汗。
  宋晓峰攻了一阵,忽然一收剑,凝神而立。
  宋晓峰一停手,那阵式也立即停止了转动,静静的守在他四周。
  宋晓峰脑中一片混乱,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出剑的准头,会大大打了折扣,完全失去了应有的水平。
  黄天都可不容他有喘息的机会,冷笑了一声道:“少庄主,你已出手攻过一轮了,现在请你看看他们的攻势吧!”
  话声一落,那少年之中,有人发出一声清啸,接着全阵就旋转起来。
  宋晓峰刚吸足了一口长气,只见一片光影,已从四方八面,齐涌而至。
  宋晓峰只见对方光影与人影结成一片,令人分不清真假虚实。
  只好一咬牙关,展开了一身所学,把一柄软剑,舞得风雨不透,幻化出一片光影,防守的严密无比。
  宋晓峰一面打,一面暗暗惊骇于他们攻势的猛烈,心中暗暗思忖道:“我如果找不到突围的方法,时间一久,我势必精疲力尽,败在他们的手中不可。”
  这是一场惨烈绝伦的搏斗,只看得天山隐豹舒大章他们又惊又喜,说不出的兴奋。
  眼看一动手,双方已力拚了百招以上,宋晓峰在这里毫无喘息的机会,一波接一波的强攻之下,真力消耗极快且巨,渐渐落了下风。
  天山隐豹舒大章不由替宋晓峰担起心来,怕失手之下真的伤了宋晓峰,忍不住向黄天都道:“黄兄,这样也是够给他一个严重的教训了,快吩咐他们住手了吧!”
  黄天都一笑道:“舒兄,你这就犯了妇人之仁的大毛病,我们要教训他,就要教训到底,否则,就前功尽废了,这种教育手段,小弟想你舒兄应该相信得过我。”
  天山隐豹舒大章眼看他那三十二个少年人训练得如此成功,事实摆在眼前,那有信不过之理,当下点头不迭道:“黄兄说的是,但最好不要真的伤了他。”
  黄天都点头道:“舒兄放心,这个小凝自有分寸。”
  接着,忽然轻轻的拍了二掌,四周的灯光随之息去了一半,而激斗中的宋晓峰,忽觉有一股异香,扑面而来,他警觉力奇高,赶忙闭住呼吸,已是吸进了不少。
  宋晓峰勉强又支持了四五十合,只觉眼睛一花,五光十色之中,人影浮动,也分不出那是人影那是兵刀了。
  手中一慢,只觉身躯一震,被一股强劲的指力点中,口中闷哼一声,跌倒地上,失去了知觉,很快的,宋晓峰就醒转来了。
  他们对这石牢的坚固程度,似乎有着无比的信心,因此也没制住宋晓峰的穴道。
  宋晓峰伸展了一下手脚,翻身座了起来,默运了一阵神功,精神又恢复了不少。
  接着,想起刚才的落败被擒,心里是一百二十个不服气,败得糊里糊涂,莫名其妙。
  他是越想,越难过,越想越窝囊,也生自己的气,气到极点,口中便恨恨不已的,自怨自艾起来了。
  这时,在另一个角落里,忽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骂道:“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坐在石牢有什么了不起,安静一点,挺你的尸去,不要优了老夫的好梦。”
  宋晓峰一直只顾想自己心事,没有细察,这时听到还有别人也关到石牢之内,出自冲动的大喜道:“啊!老前辈也是被他们关了进来的么?”
  那苍老的声音冷硬的道:“废话,这里又不是仙境乐府,谁愿自己跑进来。”
  宋晓峰渴望知道这里情形,也顾不得那老人像吃了生米一样,讪讪的笑了一笑,道:“老前辈,你来了多久了?”
  那老人道:“少啰嗦,闭了你的鸟嘴,老夫要睡觉了。”
  宋晓峰忍无可忍,剑眉一轩,方待以牙还牙,只听外面铁门“锵!锵!”两声轻响,射进一道灯光来。
  宋晓峰转头望去,只见有二个年青武士提着盏灯笼进来,他们通过之后,铁门又在他们身后关了回去。
  那二人直奔宋晓峰身前,倒是很客气的一抱拳道:“宋公子,敝上有请公子,前往一谈。”
  宋晓峰也懒得说话,点了一下头,那二个年青武士提灯笼的向前行了一步,另一个则退后了一步,让宋晓峰走到中间,向铁门走去。
  走到铁门边,铁门上忽然现出一个小洞,小洞中有人送进一条二尺多长有丝带,道:“对不起,宋公子,请你绑了双手,再出来。”说话的语气,也是很客气。
  走在宋晓峰身后,那末提灯笼的武士侧身向前,接住那条丝带,笑向宋晓峰道:“宋公子,这是规矩,请你原谅。”
  宋晓峰朗笑一声,道:“你们绑吧!”倒剪双手,任由那武士绑住了双手,那武士也非常客气,只轻轻的在他的手腕上缠了二三下,随便打了一个结。
  铁门打开,宋晓峰步出铁门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那脾气古怪的老人细语道:“小子,你只要能活着回来,老夫就有法子助你脱逃。”
  宋晓峰暗笑一笑,忖道:“你要逃得出去,早就该逃出去了,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宋晓峰暗笑一声,算是对那老人的回答,跨步出了铁门,走出铁门,是一列石阶,上了石阶,又有一道铁门,一直通过三道铁门,才走出地面,头上见到了星光。
  星光在上,宋晓峰仰头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眼中余光一扫,只见附近除了身边二个武士外,别无他人,四周一片宁静,心中一动,暗忖道:“我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念动一发,双臂一提神功,轻轻一振,原以为必断的丝带,这时却被他发出的力道,带得一紧,以他的神力,竟然动不了它分毫。
  宋晓峰微微一怔,方待再拚力一试,身旁的一位武士,已向他微微一笑道:“公子,他们就在大厅之中,我们不要耽搁了吧!”
  宋晓峰知道,人家是点醒他,他一试之下,自己心里也明白,那根丝带不是等闲之物,倒抽了一口气,随同他们向大厅走去。
  这时大厅之中,正中摆了三张太师椅,上面坐着三个头戴丑恶面具的人,那三人两旁,一边坐着五个人。
  黄天都与吕坤是本来面目,分坐两旁末位。
  另外八个人,脸上都蒙了面巾,但宋晓峰从他们衣饰上,认出他们就是天山隐豹舒大章等八个人。
  宋晓峰暗笑了一声,眼光凌厉的狠狠的盯了他们八个人一眼,敌人固然可恨,但远比不上出卖自己的朋友可恨。
  正中太师椅上发出一声干笑道:“老夫迟来一步,听说天都他们对少侠诸多失礼,老夫深感遗憾,抱歉之至,请少侠大量宽容,多多见谅。”
  宋晓峰眼光落到他身上,他才向他点了一点头,接着道:“少侠请坐!”
  一个年轻武士搬过一张椅子,就放在宋晓峰站身的地方,宋晓峰望了那椅子一眼,冷笑一声,道:“有话就说,不用假客气了。”
  忽然举腿一脚,把那张椅子踢得飞了出去。
  首座上那人哈哈一笑道:“少侠不想坐,也不用把老夫的椅子踢坏了啊!你真是和令尊一样,脾气象粪坑里的石一样,哈哈……哈哈你不知道这种脾气,到处都吃亏啊……!”
  话声顿了一顿,接道:“不过老夫是见怪不怪,也不会和你一般见识,伤肝动火了,你想站,你就站着也好。”
  目光一转,射向黄天都道:“天都,还是你和他谈谈吧!”
  黄天都起座欠身一礼道:“天都遵命。”
  举步走到宋晓峰的身前三步左右,停身一抱拳,带笑道:“少侠,我们平心静气着谈一谈,好不好?”
  宋晓峰冷然道:“有什么好谈的?”
  黄天都笑了一笑道:“你就不想知道宋庄事变的因果始末么?”
  这正是宋晓峰梦寐以求,念念不忘的事,闻言一怔,道:“你知道?”
  黄天都点一点头,说道:“老夫比谁都知道得更清楚。”
  宋晓峰望了上座戴面具的人一眼道:“我们可以谈宋庄的事?”
  上座那人接口道:“当然可以。”
  黄天都道:“不过,你对老夫的话,也要据实相告。”
  宋晓峰沉吟一下,道:“是你们先问?还是我先问?”
  黄天都一笑道:“你怕吃亏是不是?这样吧,我们是公平交易,谁也不占谁的便宜,你问一事,我问一事,交互着问,你看如何?”
  宋晓峰点一点头,说道:“好,我们就此一言为定。”
  黄天都招手叫人搬过来一张椅子,同时也把自己的椅子搬过来,放在一起,道:“公子请坐,我们坐了好说话。”
  宋晓峰这时,也就不再拒绝,和黄天都相对而坐。
  黄天都又客气的一让,说道:“公子是客,请先问。”
  宋晓峰微微一沉思道:“家父是不是死在你们手中?”
  黄天都直认不讳,点点头,说道:“少侠没找错人。”
  宋晓峰接口又道:“你们为什么……”
  黄天都截口道:“少侠且慢,是不是该老夫问话了。”
  宋晓峰“啊!”了一声,一笑道:“你请!”
  黄天都道:“令师是那位武林奇人?”
  宋晓峰摇首道:“在下也不知道。”
  黄天都一笑,道:“少侠,这就不够光明磊落了。”
  宋晓峰面色一红,道:“在下说的是实话,在下如果要骗你们,很可随便信口说个名字。”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铁军纵虎去 兽环惹魔来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