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一章 肩负血仇债 智查杀父凶
 
2019-11-05 11:12:37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座上那戴假面具的人道:“天都,少侠的话可以信。”黄天都向宋晓峰歉然一笑道:“少侠,请你问了。”
  宋晓峰道:“在下还是老话,你们为什么要对我宋庄下此毒手?”
  黄天都道:“令尊不够朋友,吞没了我们的东西。”
  宋晓峰直觉的火气一冒,大声道:“胡说,家父不是那样的人。”
  黄天都一点也不生气,只笑笑道:“少侠,你当然有理由不相信,不过老夫说的也是实话,但发火可解决不了问题,你说是不是。”
  宋晓峰脸色一涩,停了半天道:“他拿了你们什么东西?”
  照说,现在该轮黄天都发问,但这次黄天都却没有给他碰钉子,笑了一笑,说道:“暂时不能告诉你。”
  宋晓峰冷“哼!”了一声。“你不说,我也猜得出来,不是什么藏宝图,就是什么武功秘笈了。”
  黄天都笑着摇头道:“胡猜没有用的,到了时候,你就会知道现在请你告诉老夫,事变那天晚上,令尊给了你什么东西没有?”
  宋晓峰回忆了一下,摇头道:“那天出事仓促,他什么东西都没有给我。”
  黄天都皱了一下眉头道:“他对你说了什么你听不懂的话没有?”
  宋晓峰道:“当时在下睡梦中被叫起来,糊理糊涂,什么都……。”眉头一锁,好像记起了什么似的。
  黄天都神色一凝,心中暗喜,知道宋晓峰这时正在捕捉记忆的影子,最是打扰不得,于是,尽量抑制自己,不敢发问,只紧张的望着宋晓峰,大气也不敢吁一口。
  宋晓峰想了一阵,自言自语道:“好像说过什么话,可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宋晓峰合作得令人满意,看来本事虽高,但经验太差,又过于英雄思想了,吃硬不吃软的脾气,正是生成了吃亏的命。
  黄天都老奸巨猾,觉得今天的开始非常有希望,似乎用不着马上就恶形恶像的严刑逼供,各走极端。
  他形迹不露的,暗用传音神功,向上请示道:“看来此子不难应付,我们用水磨工夫对付他,不难从他口中套出话来,今天就此打住,不知山主以为如何?”
  上座那人微一点头,道:“你看着办吧!”
  黄天都请示完毕,接着向宋晓峰一笑道:“少侠不用急,一时想不起来,慢慢想吧……”
  话声顿了一顿,犹豫了一下,接道:“这样好不好,今天我们也不打扰你了,你回去仔细想一想,什么时想出来,随时通知老夫,我们再继续相谈如何?”
  宋晓峰想不到这样轻松,就过了一关,当下,毫不考虑的点头,道:“这样也好,我们明天再谈谈吧。”
  黄天都仍命那二个年轻武士,把宋晓峰送回石牢,这时差不多已是黎明时分了。
  一夜折腾,宋晓峰也觉得有点疲倦了,更不敢惊动那爱骂人的老人,默默的运功调息起来。
  片刻之间,便神游六合,入了忘我之境。
  一番调息气定,微一运功逼目,射出二道神光,已把这石牢看得清清楚楚。
  这石牢,说大不大,大约是四丈见方左右,对面角上蛲卧着一个长发披肩,满面长毛的老人,正呼呼的睡得正深。
  看他那长发和脸上的长毛,不言可知,他在这石牢之内,已经关了很长的时日了。
  宋晓峰将人比己,不由打了一个冷噤,暗忖道:“我要是闯不出去,那我宁愿死,也不能如此偷生苟活。”
  正思忖间,忽然,一阵细如游丝般的细语,透入他耳中道:“隔墙有耳,我们只能用传音神功交谈,你会不会传音神功?”
  宋晓峰昨天被他无缘无故的骂了一顿,如今听他口气,又有点小视自己,当下冷笑一声,用传音神功回答道:“传音神功,没有什么了不起,在下还勉可学步。”
  那老人一笑道:“咱们是同病相怜的人,别记着昨晚老夫的不礼貌,那完全是骗他们的幌子。”
  宋晓峰经他这样一说,不由暗叫了一声:“惭愧!”讪讪的道:“晚辈一时不明,请老前辈多多原谅。”
  那老人道:“不要客气,我们长话短说,快告诉老夫,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被他们抓来?”
  宋晓峰道:“在下宋晓峰,他们十年之前,血洗了在下满门大小,仅只在下一人幸得生还,在下是他们生死之敌……”
  一语未了,那老人轻“啊!”一声,道:“令尊可是江湖上人称六合剑宋本一?”
  宋晓峰凄然道:“他老人家是先父,老前辈认识他老人家?”
  那老人道:“没见过面,心仪而已。”
  宋晓峰道:“请问老前辈尊号台甫?你又是为了什么事被他关在这里?”
  那老人道:“老夫被他们一关,这六七年来,连自己姓名都忘记了,至于他们为什么关老夫,那就更莫名其妙了。”
  这人是不肯说,宋晓峰也不便追问,只好笑了一笑。
  那老人接着问道:“他们叫你出去,吃了什么没有?”
  宋晓峰摇头道:“没有,只谈了一些话。”
  那老人道:“谈了些什么话?”
  宋晓峰望了那老人一眼,暗忖道:“你连自己的姓名都不愿意告诉我,只知问人家,难道我……或许他是大有名望的人,落到这种地步,羞于出口,我倒不可和他生这闲气。”想了一想,于是和盘托出,把与黄天都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那老人。
  那老人一笑道:“你真想不起令尊留给你的话么?”
  宋晓峰笑了一笑,没有答话,那老人颇为识趣,但沉思了一阵道:“你今天必须离开这里了。”
  宋晓峰一怔道:“为什么?晚辈还想从他们口中多知道一点打听不到的口风哩!”
  那老人一笑道:“不要自找麻烦了吧!你道人家是好斗的么,不要偷鸡不着,失把米,那才不合算了。”
  宋晓峰不大相信的道:“他们就真的这样厉害么!晚辈就不信邪……。”
  那老人道:“你看老夫如何?”
  宋晓峰愕然道:“老前辈……”
  那老人道:“老夫不说走的路,就过的桥,只怕比你走的路都多,什么鬼域技俩没见过,结果还不只落得在这石牢中以度余生。”
  宋晓峰见那老人说得认真,不由也是有点提心吊胆道:“可是晚看这里,深入地下,外面铁门三四道,要想出,只怕比登天还难,纵有此心,也是枉然。”
  那老人道:“我有办法,只要你愿意立时就走,老夫可以助你脱难。”
  宋晓峰疑讶道:“你老前辈既有办法,为什么早不逃出去?”
  那老人道:“我这一个人行不通,一定要有两个人帮忙……”
  宋晓峰截口道:“晚辈帮你一斗。”
  那老人摇头,道:“我一个人眼前不能自救……”
  宋晓峰一笑道:“我们就现在一齐走不行吗?”
  一语未了,那老人说:“现在是你想去都去不成了。”
  那老人说话的时候,已竟听出有人前来的消息,当他话声说完,宋晓峰才听出果然有人到了最外面的那道门口。
  就凭这一点,这老人就比他高得多了。
  宋晓峰双目一凝,望着那老人,说不出活来。
  脚步声与铁门开关的声音,由远而近,接着最后一道铁门打开了,眼前出现了闪耀的灯光,和幌动的人影。
  还是上次带宋晓峰出去的那两个年青武士,宋晓峰一笑而起道:“在下有候两位了。”
  接着双手一背,任由他们绑住手腕。
  那两个年轻武士这次带着宋晓峰而去的,不是那座大厅,而是另一间装饰得非常奇特的房子。
  那间房子不大,四壁之上画满了各式各样的怪画,置身其中,令人身心上有一种不平衡的感觉。
  宋晓峰眨了一眨眼睛,似乎觉得这间房子倒置的,但仔细凝神望去,又一切都非常正常,毫无异状。
  忽然,一声:“少侠请坐!”
  宋晓峰几乎吓了一跳,敛神望去,只见黄天都与那位似为首脑之人,坐在左后角彩墙一边。
  因为,他们那穿着一身彩色衣服,大意之下,事先竟未发现他们。
  房中就只有他们两人,还有一张空椅子,宋晓峰暗中皱了一下眉头,忖到:“今天不知他们又要出什么花样了。”人也同时向座椅上坐了下去,口中却先发制人的道:“不瞒两位说,在下还没想出头绪来。”
  黄天都笑了一笑,说道:“这点老夫知道,今天请少侠来,就是想帮助少侠,尽快记起令尊所说的话。”
  宋晓峰疑讶地道:“你们有能耐?”
  黄天都点头道:“少侠不妨拭目以待。”
  宋晓峰淡淡的道:“在下也很希望两位能够成功。”
  黄天都笑道:“少侠,我们打个赌好不好?”
  宋晓峰道:“赌什么?”
  黄天都道:“赌我们这次的成功与失败。”
  宋晓峰道:“要是我们失败呢?”
  黄天都道:“我们这次失败了,立即恢复少侠的自由,并且将令尊因何获罪的内情奉告。”
  宋晓峰欣喜欲狂的道:“此话当真?”
  黄天都道:“我们赌在君子,这次输了,还有捞本的机会,用不着,也不必失言背信。”
  宋晓峰道:“要是你们成功了,要在下付给什么代价?”
  黄天都道:“你若输了,我们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
  话声一顿,犹豫了一下,转头向那为首的人道:“山主,我们向他要点什么?意思!意思!”
  宋晓峰是第一次听黄天都称呼那为首的人为山主,这时不由又向那山主看了一眼,他说话得很少,言语神态,无法在心中构成深刻的印象,甚至他年龄大小,都无从揣测。
  这时只见那山主哈哈一笑道:“天都,你也未免太小气了,人情做到底,放他回去就是了。”
  输赢都不吃亏,天下那有这样的好事,宋晓峰当然不相信,不但宋晓峰不会相信,只怕他们自己都信不过自己。
  只见他们正含着微笑,用异样的眼光望着宋晓峰。
  宋晓峰心里不相信、口里更不愿领他们的情,接着也是哈哈一笑,道:“两位不认为太大方么?”
  黄天都睨目一笑道:“少侠两手空空,真是顶天立地而无长物,能付得起什么东道?”
  宋晓峰昂首扬起眉道:“两位要什么,在下一定付什么。”
  黄天都道:“要你的命呢?”
  宋晓峰说道:“在下愿给不误,只要两位嬴得了。”
  黄天都道:“这可是你说的……。”
  宋晓峰愤然道:“在下语重千金,掷地有声,说了就算,两位要接不下,那就不必再赌什么东道了。”
  那山主笑了一笑,道:“天都,宋少侠既有此意,我们却之不恭了。”
  黄天都抱拳笑道:“一句玩笑之话,少侠却认真了,老夫说不尽的歉疚。”
  宋晓峰道:“我们长话短说,两人可以开始着手相助在下记回先父的留言了吧!”
  黄天都道:“这就开始了,宋少侠你看着房顶上吧!”
  宋晓峰一抬头,只见房顶上迎罩下一蓬强光,照得他目光一眩,当他再低头时,房中已不见了那山主和黄天都。
  头顶上下来的强光,一明一暗,整个的房子,似是凌空飞了起来。
  忽然,又觉得发生问题的不是房子,而是自己本人,自己就像是空中的浮云,时上时下,时正时反往反不息。
  片刻之间,他已眼花撩乱,头昏目眩,一阵心翻胃转,把苦水都吐出来了。
  正当他忍受天旋地转的煎熬的时候,蓦地又有一种尖锐发颤的怪声起自耳边。
  那声音一起,宋晓峰但觉全身一酸,整个头脑,同时也似要炸了开来……。
  宋晓峰拚命吸了一口气,想运转神功,全力相抗,可是,他运功之下,第一便发现全身真气真力,陡然之间失去了控制,再也凝聚不起来,第二便是座下的那张椅子,忽然热了起来,烫得他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走投无路,因为,不知什么时候,他已被绑在椅子上了。
  宋晓峰咬紧钢牙,硬挺了一阵,但时间稍久,一口气接不上来,他整个的精神都涣散了。
  宋晓峰这时身受之苦,简直非任何笔墨所能形容,这时,只要有自尽的方法,宋晓峰会毫不犹豫的立时解脱自己。
  但他却毫无办法,不受也得受,而且永远没有休止。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千百万年,忽然一切静心下来,而他却虚脱得昏死了过去。
  一阵刺骨奇寒,使他打了一个冷噤,睁开了双目,只见两张比磨盘还大的脸正对着他,发着阴森森的笑声,道:“你回去想想,就什么都能记起来了。”
  宋晓峰全身猛然一颤,又昏死过去了。
  再次醒来,他人已回到了石牢之内。
  这时,漆黑的石牢,在他眼中乃是天下最甜美的地方,清凉的地面,沁人心脾,说不出的舒畅。
  一声轻轻的叹息,由传音神功,传入他耳中道:“现在你尝到了厉害吧,可是后面还有更厉害的啦!”
  宋晓峰这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睁开眼来,由于功力未复,什么也看不见,也无从表达自己的心意。
  接着,那老的手拳,忽然搭在他“丹田”穴上,道:“快打起精神,运功调息,你要松弛下去,这身功力就完了。”一股热流,随之透体而入。
  宋晓峰暗中一凛,立时吸了一口气,配合那老人相助的一股真力凝功调息起来。
  他本身功力原极深厚,经那老人相助之下,很快就入了忘我之境。
  一阵调息过后,宋晓峰又恢复了蓬蓬勃勃的活力。
  他翻身坐了起来,只见那老人仍在那老地方,离开他远远的有着三丈多远。
  他移步走到那老人身前,作了一个长揖,用传音神功道:“多谢老前辈了。”
  那老人望着他笑了一笑,传音道:“现在少侠打定了主意了没有?”
  宋晓峰脸色一红,道:“晚辈知道厉害了,请老前辈指示脱困玄机。”
  那老人忽然双目一凝,射出二道神光,对着宋晓峰的眸子道:“你真是宋本一的儿子?”
  宋晓峰正色道:“晚辈没有冒用人家姓名的必要。”
  那老人目光一收,道:“老夫相信你!”
  接着,只见他右手中食两指一骈,躺身前石块上,划了几划,硬挖起一块小石块,从小石块底下,取出一只指环,交给宋晓峰道:“这是老夫的信物,你出困之后,能不能放下自己的事,先替老夫去找一个人?”
  宋晓峰点一点头,道:“理所当然,晚辈誓不辱命。”
  那老人一面将裂出的小石块放回原处,用掌力化石成浆,将裂缝修补得不露丝毫痕迹。
  这份功力,只看得这不知天高地厚,目空一切的宋晓峰咋舌不止,这才知道真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自己和他比起来,就差得远了。
  那老人同时还一面将要找的人和地点告诉了宋晓峰,话一说完,接着人已站了起来。
  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宋晓峰闻声望去,才看到他双脚之上戴了一付脚铐,一根三尺多长五尺不到的铁练子,连在脚铐上,深深的没入石壁之内。
  宋晓峰暗忖道:“怪不得此老不离开这墙角,敢情行动不得……。”
  一念未了,只见那老人双脚一提,便脱出了脚铐,轻快得像脱鞋子一样,方便极了。
  宋晓峰看得双目一直,暗叫了一声:“入了化境的缩骨神功!”
  那老人若无其事的走到宋晓峰躺身的位置,身形向上一挥,托下一块大石头,里面现出一个洞来。
  宋晓峰心念一动,忖道:“原来,他开了一条暗道,为什么他自己不利用这暗道逃走呢?……”
  那老人似乎看穿了他的心事,微微一笑道:“这不是暗道,只能暂时存身,脱困的机会,还要你自己把握。”
  宋晓峰怔了一怔,皱眉道:“老前辈,晚辈一时还明白不过来。”
  那老人微微一笑,道:“你先上去,自己想一想吧!”
  宋晓峰不便多问,提气长身拔入那洞穴之内,敢情,那洞穴大小仅可容身,那老人堵回外面石块,人在其中,但动也不能动了。
  那老人顾虑极为周详,石旁留着一个指头大小的气孔,既可通气,外面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那老人在外面又用神功把石块相接之处整理得一如原状,不露丝毫痕迹,回到自己地方,呼呼大睡起来。
  宋晓峰人本聪明绝顶,沉虑静思之下,已是恍然明白了那老人的巧思,心中对那老人,更是敬佩不已。
  不久,送晚饭的来了,铁门开到最后,宋晓峰只听那送饭的人,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尖叫道:“不好了,怎么逃走了一个人!”
  下面闹得一片人仰马翻,不久,那山主与黄天都也赶到石牢来了,一阵察看之后,接着麻烦就落到了那老人身上。
  又是打又是嗔,只整得那老人,叫苦连天,呼冤不已,宋晓峰要不是深知那老人功力通神,真忍不住要挺身而出了。
  最可恶的是那老人一问三不知,只推说睡着了,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铁军纵虎去 兽环惹魔来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