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一章 武技初试
2019-07-16 10:49:0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第一步:徒手击败“霸王拳”庞德公,不成则返山再练三年。
  第二步:使用金钱镖击败“千手怪侠”司马天虹,不成则返山再练三年。
  第三步:使用木剑击败“剑先生”金履祥,不成则返山再练三年。
  第四步:取剑。
  第五步:报仇

×      ×      ×

  第一步。
  令狐彰来到了庞家庄。
  因为“霸王拳”庞德公庞老爷子就住在这里。
  庞老爷子并不太老,今年才六十出头,但在武林人的观念中,他已老得可以称为“老祖宗”了。
  他一生只收了七个徒弟,这七个徙弟在各地定居之后,各收了几个徒弟,这些徒弟便在大江南北开设拳馆,广收门徒,然后门徒再传门徒,如果以“代”来分别,至今已传下六七代,因此“霸王拳”的门徒已多达数千人,衍为武林中凌驾各大门派的一股强大的势力。
  所以,庞德公庞老爷子便成为高高在上的神仙人物,大家一提起庞老爷子,莫不肃然起敬。
  事实上,庞老爷子的名满天下并非由于门徒众多而来的,他之享有盛名,完全是靠他自己一对拳头打出来的。因为他的“霸王拳”天下无敌。
  霸王拳,拳如霸王。
  霸王拳,霸道无比。
  霸王拳一出,飞沙走石,天地变色。
  二十多年来,已经没有人敢向他挑战了,全天下的武林人都对他服服贴贴,像这样的一位人物,如果还有人敢找他挑战的话,那他一定是疯了。
  可是今天,令狐彰却要来找他挑战,并且打定主意要击败他。
  原因何在呢?
  因为这是令狐彰的师父为他定下的条件。他师父规定他必须击败“霸王拳”庞德公、“千手怪侠”司马天虹、“剑先生”金履祥三人,然后才算艺业圆满,才准他去报仇。
  他已在天山吃了整整十六年的苦,回想天山的天寒地冻,每天除了三个时辰的睡眠时间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在冰天雪地上苦练武功,虽说那是他自愿的,但他已怕了,他绝不能忍受挑战失败再返天山去苦练三年,所以他决心要尽全力击败“霸王拳”庞德公。
  庞德公的身材异常高大,比一般人要高出一个头,虽然发须已现灰白,但满面红光,绝无一丝老态,尤其是那对精眸,神光灼灼,好像两把刀子,两道冷电。
  他对着站在眼前的青年打量再打量,确定令狐彰并不是疯子之后,才问道:“为什么要找老夫挑战?”
  令狐彰道:“因为我想击败你。”
  “为什么想击败老夫?”
  “因为我要成名。”
  庞德公听了并不生气,只是“哈哈哈”地笑起来,就如他的一个一岁多的孙儿抓他胡须一样,使他觉得有趣、好笑。
  令狐彰冷冷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庞德公笑道:“告诉老夫,是谁教唆你来的?”
  令狐彰道:“我自己。”
  庞德公道:“你师承何人?”
  令狐彰道:“未便奉告。”
  庞德公道:“令师知道你要来找老夫挑战么?”
  令狐彰道:“知道。”
  庞德公道:“他不反对?”
  令狐彰道:“是的。”
  庞德公有些不高兴了,回头看看站在自己身后的两个儿子和三个孙子,便道:“维义,你过来。”
  名叫“维义”的是他的长孙,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他应声走到爷爷身边,恭恭敬敬地说道:“爷爷吩咐!”
  庞德公回对令狐彰笑道:“这是老夫的孙儿,如果你能够打败他,老夫保证你可在一日之间一举成名天下知。”
  少年庞维义便向前走上几步,准备与令狐彰过招。
  令狐彰摇头道:“我不要。”
  庞德公道:“为什么?”
  令狐彰道:“我只要跟你一人打。”
  庞德公的一个儿子闻言大怒,喝叱道:“无知小子,你难道活得不耐烦了!”
  令狐彰神色平静地说道:“庞老爷子,我非要跟你一人打不可,请你务必接受,如果我与令孙令郎等人动手,纵然胜了,但那时我已耗去不少体力,那时候再与你老动手,我可能会败,这是不公平的。”
  他说得很诚恳。
  庞德公神色微动,便示意孙儿庞维义退回,然后问道:“你叫什么?”
  令狐彰道:“敝姓令狐,单名一个彰字。”
  庞德公道:“何方人氏?”
  令狐彰不答。
  庞德公道:“怎么不说?”
  令狐彰道:“不重要。”
  庞德公道:“你看来年纪尚轻,还没超过三十岁,因此你与老夫不可能有什么过节,是否老夫早年得罪你的某一位长辈?”
  令狐彰道:“没有。”
  庞德公道:“既无过节,那为什么一定要找老夫寻衅呢?”
  令狐彰道:“刚才说过了,我想成名,而击败你霸王拳是唯一的捷径。”
  庞德公摇头道:“老夫不能跟你动手,这会被武林同道讥笑!”
  令狐彰道:“你老的意思是:不屑与一个无名小卒动手?”
  庞德公道:“是的,胜之不武。”
  令狐彰道:“如果我的武功足可与你老一较长短呢?”
  庞德公微笑道:“如果你的武功足可与老夫一较长短,你应该已名满天下了。”
  令狐彰道:“我刚刚离师下山。”
  庞德公含笑道:“所以你应该先跟老夫的孙儿走几招试试,无论什么事,都应该一步一步地来,所谓行远自迩,登高自卑,难道令师没有教你这个道理?”
  令狐彰游目四顾,看见附近有个半埋地下的废弃石臼,当即移步走过去,伸手一抓,便将那六七百斤重的石臼提了起来。
  只这一手,已看得庞德公和他的儿子孙儿们面色一变,顿时对令狐彰刮目相看了。
  但还不只此呢!
  但见令狐彰一手抓起石臼之后,随即往上一拋,石臼便飞上两丈多高的空中。
  这样的神力,在武林中是罕见的。
  但还不只此。
  当石臼势尽下落之际,只听令狐彰一声大喝,身形一跃而起,一掌扣中下坠的石臼,石臼应声再向上飞起五六尺高。
  第二度下坠之际,他又跃起一脚踢出,砰的一声,石臼又向上飞起数尺。
  第三度下坠之际,他又飞身而上,再踢出一脚……石臼就这样节节升高,好像一个皮球在空中上上下下,到了第九次之后,他才让石臼落到地上。
  这时,庞德公的儿子和孙儿已是个个目瞪口呆,就如白日里见了鬼一般。
  庞德公则是一脸凝重之色。
  令狐彰抱拳一礼道:“这样够不够与你老一较长短?”
  庞德公微微颔首道:“很够了。”
  令狐彰道:“你老愿意接受我的挑战么?”
  庞德公道:“非常愿意。”
  令狐彰大喜道:“谢谢,请让我歇一歇,等我体力恢复,咱们再来动手。”
  说罢,就地坐下,闭目盘膝趺坐,徐徐吐纳调息起来。
  这时候,庞德公的次子庞健英靠近父亲身边,以含有深意的目光望着父亲,轻声道:“爹……”
  他的心意是:如果父亲同意的话,他便趁令狐彰调息的时候出手攻击,因为他看了令狐彰的功力之后,知道父亲的一世英名已面临严重的威胁。
  庞德公了解其意,他摇摇头,显似心情十分沉重,但又有一些欣喜之色,说道:“几十年来,为父今天终于见到了一个奇才,这是十分可喜之事!”
  他这句话,已充分表明他爱才之情,他的儿子庞健英听了这话,只有敛眉垂首,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庞德公转望长子庞健汉,微微冷笑道:“习武一道,就如学问一般,有一分耕耘便有一分收获,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为父老了,你们兄弟还年轻,今后就看你们自己了。”
  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颇有预留遗言的味道,庞健汉听了很是不安,忍不住便跨步而出,朝令狐彰走了过去。
  庞德公神色一严道:“退下!”
  庞健汉回过头,以恳求的语气道:“爹……”
  庞德公沉声道:“退下!”
  庞健汉不敢违抗,退了回来。
  这当儿,令狐彰调息已毕,张开双目,慢慢地站了起来。
  庞德公张开双臂,轻轻往后摆动,他的两个儿子和三个孙子,以及许多在场驻足而观的庄中人,立刻纷纷后退,一直退出十几丈远。
  他们都有经验,要看老庄主的“霸王拳”就得远远后退,绝不能站在十丈以内的地方。
  令狐彰抱拳道:“请赐教。”
  庞德公道:“别客气,发招便是!”
  令狐彰说声“有僭”,登时目光凝注,开始游步准备出击。
  他的脚步移动间,步步蕴蓄玄机,步步稳健敏捷,庞德公的两个儿子在武学上的造诣也已不同凡响,现在见到令狐彰的步法,不禁暗暗喝彩,也暗暗心惊,就好像棋迷见到一局变化莫测的棋势而为之入迷,为之如醉如痴。
  庞德公的脚步也在移动,移动的步履也极巧妙,但明眼人一看即知令狐彰是主动,他是被动,换句话说他已不知不觉被令狐彰“牵引”住了。
  不过,这位一代拳王的心中是另有打算的,他已经看出令狐彰是个极之可怕的青年,除了自己之外,庞家庄中没有一人是他的对手,而他自己在武林中的名望和地位已至高无上,胜了令狐彰不会增加一些什么,败了则一世英名将付诸东流,所以他决定采取守势,守势是最稳当的战略,只要能够维持不败,一切便可交代过去了。
  像庞德公这样的人物,当他决心不求胜而采取守势时,对手是很难找到攻击的机会的,令狐彰绕场转了好几圈,实在无隙可趁,只好勉强出手,一声厉叱,抢步发掌。
  虽是勉强出招,但这一掌所含蓄的力道,却足以开碑裂石。
  庞德公没有硬接,一个轻巧的移形换位,便避开了攻击。
  令狐彰旋身再拍出一掌。
  庞德公又移形换位让过。
  令狐彰大喝一声,连续攻出三掌,第一掌打向庞德公的面门,第二掌和第三掌则分击左右二侧,表面看来好像捕风捉影发空掌,但却是制敌先机阻住了庞德公的路。
  庞德公不得不出手了。
  他猛然一拳直击而去,随手带出的劲风,吹得地上树叶纷纷飞卷开去。
  果然是“霸王拳”,一出手便声势惊人!
  令狐彰难得逼他动手,因此不愿闪避,立刻倾力一掌迎上——
  但闻“啪”的一声巨响,拳掌接实,刹那间劲风四溢,势如地动山摇,三丈内的地面上,所有的落叶尽被劲风刮走,恰似飞沙走石一般。
  在劲风激射中,庞德公脚下松动,登登登倒退了三步,但令狐彰则一连颠出五步才勉强稳住脚步。
  若以功力来说,很明显的令狐彰已见逊色,但他们今天并非只比划功力一项,所以不能就说令狐彰输了,他今日此来也不打算以功力取胜,是以脚步稳住之后,立刻再度猛扑而上,双掌翻动间,顿如数只蝴蝶闪闪飞舞,一路逼上。
  庞德公见他掌法神奇美妙,不但难以破解,连想闪避都极困难,这样的掌法他还是第一次碰到,不由得心头一凛。
  他是当今武林公认的武学大师,今天碰上这个来历不明的青年,木来以为取胜不难,至不济维持平手应足足有余,这吋发现令狐彰的掌法妙绝人寰,招招出人意表,被攻得心慌之下,不觉性子一起,于是放弃保守的战略,开始出拳抢攻起来。
  霸王拳一旦发动攻势,果然猛烈无比,每一拳都似一记焦雷,掌风虎虎生啸,锐不可当。
  但令狐彰却未受制,他的身法变化万端,灵活异常,往往看似要被打中了,忽然一个出人意外的身法变动,登时化险为夷。
  而且,趁势展开强烈的攻击。
  庞德公到了这时,已经不敢把令狐彰视为后生晚辈,而当他是可怕的劲敌,毫不保留地尽展其一身绝学,全力地与令狐彰展开惨烈的搏斗。
  双方各展绝技近身搏击,每一次接触,一口气就是对拆十几招,然后才分开,又然后再欺上抢攻……
  这样打了将近三百多招,令狐彰渐渐觉得力不从心了,出招已不如开始的强劲和迅速,而庞德公的耐力却极强,出拳仍然凌厉无匹。
  令狐彰开始走下坡了。
  他心中暗暗着急,在心中大叫道:“令狐彰啊令狐彰!你绝对不能败,你已经在天山吃苦十六年,今天是你下江湖的机会,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就得再返山苦练三年,你难道愿意再返山苦练三年么?”
  “不!”
  他突然开声大叫,发疯也似地一连攻出七八掌。
  庞德公毫不退让,硬接了他七八掌,然后纵身往旁掠开,喝道:“且住!”
  令狐彰吃他硬挡七八招,被震得血液翻腾、心气浮动,正感无力再战,一听他叫停,心中大喜,于是收势站住,问道:“胜负未分,老前辈为何叫停?”
  庞德公满面严肃,沉声道:“老夫三十岁成名于江湖,被誉为一代拳王,三十多年来,也曾经会过不少武林高手,没有一人能在老夫的拳下走过百招!”
  语至此一顿,举手指着令狐彰,一个字一个字用力地道:“而你,你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今天竟然能够与老夫猛搏三百多招而不落败,就这样传说出去,你的令狐彰三个字必将在武林中造成轰动,所以依老夫看,这一战可以到此结束了!”
  这位拳王不但武艺高超,为人也极为正直淳厚,他已看出令狐彰将是未来的武林风云人物,二十多岁的年纪就练成如此惊人的本领,他知道令狐彰是下过一番苦功的,他不忍伤害这样一个好青年,所以提议结束。
  令狐彰明白他是一番好意,心中对这位拳王也油然产生敬佩之心。
  但是想到恩师的规定,他不得不拒绝,道:“老前辈盛情,在下心领,我看咱们还是来决定胜负为是。”
  庞德公不禁动怒道:“为什么?什么理由使你非打败老夫不可?”
  令狐彰对他已产生好感,便据实答道:“实不相瞒,这是家师的规定,家师规定在下要击败你老才准在下离师下山。”
  庞德公听了大为诧异道:“令师为何规定如此?”
  令狐彰道:“因为你老是一代的武学大师,如果能打败你,便可以证明在下艺业已成。”
  庞德公闻言纵声大笑,道:“令师这个规定太苛刻了吧?”
  令狐彰道:“是的,也许有些苛刻,但这是有原因的。”
  庞德公道:“什么原因?”
  令狐彰道:“未便奉告。”
  庞德公追问道:“与老夫有关么?”
  令狐彰摇头道:“绝对无关。”
  庞德公道:“令师规定你必须击败老夫才准离师,如果不成功呢?”
  令狐彰道:“回山再练三年。”
  庞德公忽然微微一笑道:“你不愿再回山苦练三年?”
  令狐彰点头道:“是的。”
  庞德公沉吟有顷,说道:“你虽然没有击败老夫,但似乎也不必再回山苦练了,因为你虽未获胜但也未落败。”
  令狐彰道:“但家师规定必须击败你老才成。”
  庞德公笑道:“有没有规定一定要动手过招?”
  令狐彰道:“这倒没有,不过除了动手过招之外,在下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分出胜负。”
  庞德公道:“有办法。”
  令狐彰道:“请教。”
  庞德公一指那石臼道:“咱们分别出手推举石臼,谁推得远,谁便是胜者。”
  令狐彰觉得用这个方法来决定胜负,可以避免大伤和气,乃欣然首肯道:“好!”
  庞德公便走去石臼前,在地上划了一条横线,作为推动石臼的起点,便请令狐彰先动手。
  令狐彰也不客气,上前运功提气,将全身真力贯注于右臂和手掌,然后一声暴叱,倾出十二成功力吐掌推拍而出。
  “砰”的一声,石臼应声飞起,飞出三丈四五尺远,落地又滚出五六尺!
  两人一同走过去,在石臼停止的地方做了记号,便由令狐彰抱着石臼回到起点处放下。
  庞德公也提气蓄势一番,随即大喝一声,一掌拍上石臼。
  石臼也应声飞起,也飞出三丈四五尺才落下,但落地之后,突然破裂成两大块。
  令狐彰面色一阵苍白,呆了。
  庞德公走去看了看,却笑道:“你胜了!”
  令狐彰一怔道:“什么?”
  庞德公道:“你过来看看。”
  令狐彰走过去。
  石臼的落点,竟与他分毫不差!
  令狐彰嗒然道:“你老打破了石臼,足见功力较在下深厚得多,应该是你老胜了。”
  庞德公摇头道:“不对,咱们是比看谁推得远,不是比淮打破它,所以应该是你获胜。”
  令狐彰道:“但落点相同啊。”
  庞德公道:“落点虽然相同,但你的又滚出五六尺,而老夫的没有。”
  令狐彰道:“这是因为石臼破了,滚不动之故。”
  庞德公道:“不错,这是你的运气好,但无论如何,是你胜了不错。”
  令狐彰道:“这一次不算,咱们再以别的方法来决胜负吧!”
  庞德公脸色沉了下来,道:“你的意思是希望见到老夫连败两场?”
  令狐彰道:“不……”
  庞德公挥挥手道:“去吧!你已击败了老夫,心愿已达,别的不必多说了,请恕老夫不留客——失陪了!”
  语毕,大袖一拂,转身便向庄内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二章 殊行绝才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