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十五章 付诸东流
2019-07-16 12:01:5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夕阳西下,苍茫暮烟已在远处升起,满家乐独坐于司空春所有的山坡枣林中,遥望着一里外的那座剑堡……
  他已经这样呆坐了两个多时辰,脑中一直在想着两个问题,也一直无法做出决定。
  这两个问题是:我要不要杀死剑先生金履祥?我要不要看着哥哥和吕姑娘被杀害?
  答案都是一个“不”字。
  也因此问题来了:既然不杀金履祥,如何救得了哥哥和吕姑娘?
  他束手无策,坐困愁城,眼泪不停地掉下,地上湿了一大块……
  “为何一个人坐在这里?”
  蓦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满家乐一惊跳起,转身一看司马丝丝站在数丈外,顿如见到亲人一般,眼泪又夺眶而出,道:“丝丝!我……我该怎么办?”
  司马丝丝走到他跟前,见他两眼已哭得红肿,不禁惊骇道:“你……哭了很久?你没有追上你母亲地蛇夫人么?”
  满家乐只觉有千言万语要向她倾述,却不知从何说起才好,一时间只是泪潸潸地望着她,反而说不出一句话来。
  司马丝丝掏出香帕递给他,道:“来,先拭干眼泪,然后慢慢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满家乐接过香帕,拭去泪水,然后在原地坐下,低垂着头道:“丝丝,你知道我是谁么?”
  司马丝丝道:“当然知道,昨天晚上你进入城堡,在宾馆内跟我谈话时,我就看出来了。”
  满家乐仍然低垂着头道:“谢谢你没有揭穿我。”
  司马丝丝叹了口气道:“我想了一个晚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满家乐抬起头,眼泪又掉下来,道:“丝丝,你知道我是谁么?”
  司马丝丝一怔道:“我不是回答你了?”
  满家乐道:“不,我是说:你认为我是令狐彰还是满家乐?”
  司马丝丝苦笑一下道:“你应该是满家乐,可是,你如果要做令狐彰,那当然也有你的道理!”
  满家乐抹了一把泪道:“丝丝,我告诉你:我早就知道我是满家欢的弟弟满家乐,所以我……我一直在避免杀人……”
  司马丝丝点头道:“是的,我知道。”
  满家乐又低下了头,哽咽道:“我也早就看出她不是好人,可是我无法离开她,我从小到现在都只跟她在一起,她给我吃的穿的,教我识字,传授我武功,虽说她的本意不善,但我毕竟是她一手养大的……”
  司马丝丝又点头道:“我明白。”
  满家乐道:“我要求她放弃报仇,如果她愿意放弃的话,我便一辈子侍奉她为母亲,可是她不肯!”
  司马丝丝问道:“你见到她了么?”
  满家乐道:“见着了,她假意接受我的要求,愿意与我返回天山,要我释放满家欢……”
  司马丝丝目光一注道:“你将满家欢囚禁住在什么地方?”
  满家乐道:“在距此十多里外的一座峡谷上面的山洞中……我听了她的话,信以为真,就带她去那山洞,发现吕姑娘已将他救出,他和吕姑娘正要离去,他……我哥哥满家欢一见到我就不肯走了,一再地说我是他弟弟满家乐,后来……”
  他将中午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又不禁失声痛哭道:“她逼我去杀金履祥,否则便要杀我哥哥和吕姑娘,我知道她说得出做得到,现在你说我该怎么办?”
  司马丝丝静静地听完之后,在他身边坐下道:“不要哭,你一向是很坚强的,是不?”
  满家乐道:“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呀!我当然不能去杀金履祥,可是我也不能看着我哥哥和吕姑娘被杀……”
  司马丝丝安慰道:“别急,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她终于承认你是满家乐,这就好办了。”
  满家乐问道:“你说怎么办呢?”
  司马丝丝道:“我还不知该怎么办,我觉得这样一来,你已经摆脱了那感情的包袱,从今以后,你可以恢复为满家之人了。”
  满家乐道:“可是我哥哥和吕玉燕在她手中,她已经下定决心要蛮干到底,除非是我把金履祥的首级带去给她——”
  司马丝丝摇头道:“不,你把金堡主的首级带去给她也救不了你哥哥和吕姑娘!”
  满家乐心头一沉道:“你是说……”
  司马丝丝道:“是的,她绝不以杀死金堡主一人为满足,当你带去了金堡主的首级时,她绝不会放走你哥哥和吕姑娘,她还会逼你去杀另一个人,一直到你将庞德公、铁脚罗汉:无为禅师、玉虚真人全杀了之后,她也不会放人,那时她会当着你们父子面前将你哥哥满家欢杀死!”
  满家乐心弦一阵抽紧,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她就是那种人。”
  司马丝丝道:“所以你当然不可听她的命令,反正还有两天时间,咱们慢慢想办法。”
  满家乐道:“对了,你为何到此?”
  司马丝丝微微一笑道:“我本来在剑堡,因为你在这山坡上坐了很久,被司空春的儿子发现了,他悄悄去剑堡通知金堡主,我们大家商量的结果,认为由我先来和你相见谈谈较为好些……”
  满家乐愕然道:“这么说——”
  司马丝丝抢着笑道:“是的,你爹和金堡主等人都在附近等着,我想你现在可以和你爹相认了吧?”
  满家乐惶恐不安,低头道:“我……我得罪人太多,他们会原谅我么?”
  司马丝丝含笑道:“你没有得罪任何人,老实说在此之前你也是受害者,如今你已恢复满家乐之身,没有人会怪你的。”
  她将满家乐的一只手握到手中,轻轻地说道:“你是迷途的羔羊,现在该回家了——这就和你爹相认好么?”
  541
  满家乐泪流满面,点头道:“好的!好的!”
  司马丝丝立刻扬声道:“满大侠,你们可以过啦!”
  话声一落,身后的山坡上便响起一片衣袂带风之声,随见金刀大侠满天林、剑先生金履祥、铁脚罗汉等一干人疾奔而至。
  满家乐起身面对满天林跪下、磕头。
  金刀大侠满天林老泪纵横,上前一把将他拉起,又哭又笑道:“家乐!家乐!你终于回来了!”
  “爹……”
  满家乐喉头好像塞着什么,说不出话来。
  父子俩紧紧地拥抱着,好久好久之后,满天林才放开他,笑道:“家乐,你刚才和司马姑娘说的一切,我们都听见了。你别慌,地蛇夫人既然没有立刻处死你哥哥和吕姑娘,就表示他们暂时没有危险,现在你先来见见金堡主等人——以你满家乐的身分和他们相见!”
  满家乐便上前向剑先生金履祥下拜,说道:“晚辈满家乐拜见金堡主,前此多有冒犯得罪,但盼金堡主体念晚辈身不由己,请多原谅。”
  剑先生金履祥有些尴尬,而以一阵哈哈大笑来掩饰,道:“算了!算了!既然你是满家乐,那还有什么话说呢!”
  满家乐接着又去拜见庞德公、铁脚罗汉及司空春等人,他们眼见“令狐彰”已恢复为“满家乐”,对他自然再无芥蒂,一番欢述过后,铁脚罗汉便向满天林道:“满庄主,地蛇夫人那个女人一向心黑手辣,我看要赶快设法救出令郎和吕姑娘才行。”
  金刀大侠满天林道:“当然!当然!”
  他又向儿子满家乐详询那山洞的情形,听了满家乐的描述之后,不禁眉头深锁道:“这么说,她要是拼死守住那座山洞,这可十分麻烦了……”
  满家乐道:“爹,有件事要弄清楚:你们绝不可以靠近那山洞,她好像已打定主意不想活了,要是发现你们去到那峡谷中,她一定会先下手杀死哥哥和那位吕姑娘。”
  满天林道:“你的意思是?”
  满家乐道:“此事只可智取,不可力敌,总之在没有把握救出他们二人之前,你们绝不可现身。”
  铁脚罗汉道:“不错,她若发现咱们进入那峡谷,便知满家乐已不听她命令行事,那时她当然不会让满家欢和吕玉燕活下去了。”
  满天林苦恼道:“咱们不进入那峡谷如何救得我儿家欢二人?”
  司马丝丝问道:“有没有第二条路可进入那峡谷中?”
  满家乐摇头道:“没有。”
  司马丝丝又问道:“那山洞就在峡谷峭壁上,难道我们不可从别处上山么?”
  满家乐道:“那山洞形势特殊,不论从哪方向上山,只要靠近山洞,她就会发觉。”
  司马丝丝道:“我的意思是:她总不至于一直坐在那山洞中,我们若能悄悄接近山洞在山洞附近埋伏;等她一走出山洞时,立刻冲入洞中救人——”
  满家乐又摇摇头道:“这不是万全之策,她纵然走出山洞,也不会远离洞口,一旦发现我们现身,最先回到洞中的还是她。”
  司马丝丝道:“有了!就请司空前辈赏她一颗迷魂弹如何?那东西威力甚大,上次在这山坡下的洞窟中,她就是在司空前辈的迷魂弹下成擒的。”
  司空春笑了笑道:“此事关系着满家欢和吕玉燕的性命,在下要先说清楚:在下的迷魂弹威力确实很大,任何人闻到那气味都会失去知觉,不过并非一闻便倒,当迷魂弹爆炸之后,她仍有时间杀人。”
  司马丝丝道:“可是上次——”
  司空春接口道:“上次那颗迷魂弹是在她冷不防之下才得手的,当时她不知那浓烟能使人昏迷,现在她已知道了,因此再使用一次能不能奏效就不得而知了,我是怕她在迷魂弹爆炸之后立刻下手杀害满家欢和吕玉燕,那就弄巧成拙了。”
  满天林道:“不错,不能再使用迷魂弹了。”
  司马丝丝道:“那就只有一个办法——让满家乐带一颗人头去!”
  满天林苦笑道:“姑娘说笑了。”
  司马丝丝道,“不是笑话,地蛇夫人要金堡主的首级,我们便弄个首级让他带去。”
  满天林道:“然后呢?”
  司马丝丝道:“当她在检视首级之际,令郎满家乐便可趁机猝然动手。”
  满天林动容道:“此计倒可一试,但何处去找一颗人头?”
  司马丝丝道:“正是,这一点比较难办,咱们总不能为救人而杀人。”
  满家乐叹了口气道:“即使有人头,我也不想那样做……”
  满天林道:“为什么?”
  满家乐道:“爹,我知道她是个罪大恶极的女人,但不论她是什么样的女人,她总是把我养大的女人,我……我没有勇气下手,我横不下这个心肠!而且……爹,孩儿还有个请求……”
  满天林脸色沉了下来。
  满家乐低头道:“孩儿知道她死有余辜,可是……可是……”
  满天林道:“好了!为父明白你的意思,但你要知道,她地蛇夫人是个毫无人性的女人,你的想法和她的想法是完全不一样的!”
  满家乐泫然道:“是的,孩儿知道,不论孩儿怎样对待她,她总是不会回心转意的,但是孩儿不重视她会不会悔悟,孩儿只认定自己该怎么办!”
  满天林长叹一声道:“现在的问题不是她该不该死,而是咱们该如何救回你哥哥和吕玉燕姑娘!”
  司空春忽然笑道:“在下有个小玩意儿说不定可救令郎二人!”
  满天林知他擅长制造许多古怪精灵之物,闻言急问道:“司空兄有何东西可救人?”
  司空春笑道:“这样好了,请位先回剑堡歇歇,在下立刻回家赶制,明天中午交货。”
  铁脚罗汉道:“你先说明那是什么东西给大家听听,此事关系两条人命,不可等闲视之。”
  司空春道:“好吧,刚才说到要以一颗人头去救满家欢二人,这给了在下一个灵感,在下可以制造一个盒子,那里藏着机关,当揭开盒盖时,会有一颗迷魂弹爆炸,满家乐可趁地蛇夫人受惊失神之间——”
  铁脚罗汉只听到这里便打岔道:“刚才你没听清楚?他已说明没有勇气对地蛇夫人施以任何袭击呀!”
  司空春微笑道:“我不要他袭击地蛇夫人,我的意思是当她揭开盒盖而引发烟幕弹时,便可趁机冲入洞后去保护满家欢和吕玉燕,而诸位听到烟幕弹爆炸之后,也立刻冲入洞中救人。”
  铁脚罗汉问道:“烟幕弹爆炸之后,我们可以冲进去么?”
  司空春道:“可以,在下另有一种药丹,只要在嘴里含一颗,即可不怕那迷魂弹的气味。”
  铁脚罗汉转对满家东问道:“满家乐,这样的安排,你愿意不愿意?”
  满家乐沉默半晌,才答道:“诸位只有答应不伤害她的性命,晚辈才敢应命。”
  铁脚罗汉道:“不杀可以,但必须废去她一身功力。”
  满天林点头道:“对的,她是一条毒蛇,若要保留她的命,非得拔去她的毒牙不可!”
  满家乐最不放心的一人是剑先生金履祥,当下向他问道:“金堡主同意否?”
  剑先生金履祥干笑一声道:“地蛇夫人这女人手段残酷毫无人性,照说万死不足以赎其罪,但既然令尊和铁脚帮主都同意了,老夫还有什么话说呢!”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十四章 真假难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