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九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2019-07-16 11:44:4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又亮了。
  铁脚罗汉拿起了他的打狗棒,向金、庞二老说道:“老叫化这就去找一匹马来,过午如若不返,便表示老叫化已遇害,你们即可设法离开此处。”
  语毕,出庙而去。
  金、庞二老均知他这一去,危险极大,极可能死在令狐玉兰的手里,但见他面无惧色,一副义无反顾的姿态,不禁大生钦佩之心,即在心中默祈他能安然归来。
  等待的时间最难过,三人在破庙中等了约有一个时辰,见铁脚罗汉仍未返回,心中便觉不妙,开始不安起来了。
  当中最关心的是司马丝丝,由于前天晚上金履祥的食言不放令狐彰,他们四人已隐隐约约分成两派,一派是金、庞二老,一派是她和铁脚罗汉;如今铁脚罗汉离去未回,她便有“孤掌难鸣”之感,深怕铁脚罗汉万一不幸在路上为令狐玉兰杀害,则令狐彰的厄运可能就要降临了。
  因此,她心中的焦虑不安,较金、庞二老更甚,不时地走出庙门引头张望……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
  司马丝丝的忧虑更甚,道“帮主已去了两个时辰,照说应该回来才对吧?”
  庞德公道:“这一带很难找到马匹,反正他说至迟午时回来,现在距午时尚有一个时辰,咱们再等等看吧。”
  司马丝丝道:“会不会是碰上令狐玉兰那女人?”
  庞德公道:“咱们这位丐帮帮主武功经验均属第一流,何况现在是白天,就算碰上那女人,至不济也可全身而退。”
  司马丝丝颇不以为然,只不敢说出铁脚罗汉可能已遇害的话,当下又去庙门口眺望。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
  午时已至。
  铁脚罗汉仍未回来。
  庞德公沉重的心情终于表露出来,黯然一叹道:“金兄,看样子,帮主果然出事了,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金履祥也长叹一声道:“昨夜若听金某人的话,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现在夫复何言!”
  庞德公道:“总得想个法子才行啊。”
  金履祥问道:“庞兄的伤口未愈,万一在路上遇上那女人,你能够应付么?”
  庞德公道:“恐难支持太久。”
  金履祥道:“那么,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就地处死令狐彰这小子,然后由金某人护送庞兄回庄,等庞兄伤势痊愈,咱们大家再商量对付令狐玉兰之策。”
  庞德公沉吟有顷,点点头道:“看来也只好如此了。”
  司马丝丝听说又要处死令狐彰,不禁冷冷一笑道:“金老前辈,你认为现在处死他是最好的办法么?”
  金履祥点头道:“不错!”
  司马丝丝道:“我倒觉得留他为人质更好,那女人之所以不敢公然现身,正是怕咱们加害令狐彰,因此如在此时处死他,那女人便无所顾虑了。”
  金履祥冷冷道:“无所顾虑又怎样?”
  司马丝丝道:“如若金老前辈有把握取胜,那自然另当别论。”
  她说得很含蓄,但金履祥听了仍甚不悦,脸色一沉道:“你认为老夫斗不过她?”
  司马丝丝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能教出令狐彰这样的青年,则她本身武功必然高得可怕,只怕不在当年的地蛇夫人之下。”
  金履祥冷笑道:“如果她的身手不在地蛇夫人之下,她为何不亲自找咱们报仇?”
  这个问题,司马丝丝倒真回答不出,一时为之语塞。
  金履祥突然神色一正,道:“司马姑娘,你听我说,当年‘天鹤地蛇’为害江湖的情形你不清楚,他们夫妇的所行所为,当真令人发指,所以为了不使浩劫重现,老夫宁愿不计一切后果,先铲除这祸苗再说!老夫这样说,你明白么?”
  司马丝丝道:“我明白,但我确知他是个心地善良的青年,他绝不会变成当年的‘天鹤先生’。”
  金履祥厉声道:“他处心积虑要杀死当年围剿他父母的人,难道你要我们死在他手里?”
  司马丝丝脸色一白,低首默然。
  金履祥似已下定决心,“刷”地拔剑出鞘,向停放在供案前的那口棺木走去。
  庞德公道:“慢着!”
  金履祥眉头一皱道:“庞兄也反对我铲除这祸苗么?”
  庞德公道:“不,我好像听到马蹄声,可能是帮主回来了!”
  司马丝丝闻言大喜,立刻跑出庙门眺望,果见远处有一人骑马而来,连忙回头叫道:“不错!不错!是帮主回来了!”
  远远的路上,来人骑着一匹枣红骏马朝破庙缓缓驰来,金履祥和庞德公步出庙门看时,来人已距破庙仅一箭之地,这时才看出来人不是铁脚罗汉,而是个中年汉子。
  司马丝丝大为失望,道:“原来不是帮主……”
  俄顷,来人已驰至庙外。
  他是个年约四十的瘦削汉子,腰悬一口刀,着一身劲装,但肩上一片血渍,分明受了伤!
  他的精神极为萎顿,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来到庙外空地上,随从马鞍上滑下,若非双手紧抓着马鞍,很可能站立不住。
  金履祥一见此情,便向原来驾车的那个门下使一眼色,那门下会意,立刻迎上前问道:“老兄,你怎么了?”
  瘦削汉子看了他一眼,喘着气道:“我……挨了朗天赐一刀……你们……你们是谁?”
  那门下未答其问,道:“朗天赐?你说的是‘夜猫子’朗天赐?”
  瘦削汉子虚弱地道:“正是,今早天未亮时,我在棺板桥附近遇上他……”
  他说到这里,似已无力支持,颓然跌坐地上。
  那门下看看他肩上的伤,见伤口有四寸长,血还在渗出,便将他搀扶起来,道:“来,到庙中歇歇,老兄的伤需要敷药。”
  他将瘦削汉子扶入庙中,让他倚壁坐下,接着便去牵马入庙。
  金履祥跟上问道:“老弟贵姓大名?”
  瘦削汉子闭着眼睛,疲困地道:“在下李旺,匪号‘蓝天鹰’……”
  金履祥笑道:“原来你就是‘蓝天鹰’李旺,据说你和‘夜猫子’朗天赐是一对死对头?”
  原来,蓝夫鹰李旺和夜猫子朗天赐在武林中都是颇有名气的人物,一个是“鹰”,一个是“夜猫子”,而“夜猫子”即是夜枭,据说朗天赐喜欢昼伏夜出,李旺则是鸡盲,夜间视力甚差,两人一个在白天活动,一个在夜里出没,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却不知何故竟成死对头,此事经常有人提起,引为笑谈。
  金履祥亦听说过他们俩的事,当下又笑道:“你夜里视力弱,因此斗他不过,是么?”
  蓝天鹰李旺叹道:“正是,若是在白天,他妈的我不宰了他才怪!”
  这时,那剑堡门下已取出伤药为他敷伤,他表示感激地点点头,问道:“恕在下眼拙,诸位是……”
  那剑堡门下便为他介绍道:“这位是剑堡的堡主,还有这位是霸王拳庞老爷子。”
  蓝天鹰听了大吃一惊,慌忙起身行礼,道:“原来是剑先生和庞老前辈,在下有眼不识泰山,恕罪恕罪。”
  剑先生微微一笑道:“别多礼,你伤势不轻,还是坐下歇着吧。”
  蓝天鹰告罪坐下,因见殿上停着一口棺木,不免惊问道:“那棺中死者是谁?”
  金履祥道:“棺中是个活人。”
  蓝天鹰一怔道:“既是活人,为何躺在棺中?”
  金履祥不耐烦备述经过,便叫门下解释给他听,然后才说道:“丐帮帮主铁脚罗汉已逾时未归,只怕已死在那女人手里,如今我们正需要一匹马,老弟的坐骑可愿暂时借我们使用?”
  蓝天鹰道:“当然可以,区区一匹马,送给二位老前辈也可以,只是在下肩上挂彩,亦不宜单独留在这破庙中,要是金堡主肯让在下搭个便车离开此地,过两天在下伤势一愈,再与诸位分道扬镳,则是两全其美的事了。”
  金履祥欣然道:“如此甚好。”
  于是,他们将棺木抬上马车,再将蓝天鹰的马套上,准备上路了。
  司马丝丝问道:“不等候丐帮帮主了?”
  金履祥道:“午时已过,他说过午不返,咱们便可自行离去。”
  他微微一顿,又道:“或者再等一等也好,可惜不知他的去向,要是知道的话,老夫便可去寻寻看。”
  庞德公道:“老夫不信他就这样死在那女人的手里,咱们再等半个时辰,如不见他返回,再走便是。”
  司马丝丝很想出去找一找,可是又怕他们趁自己不在时杀害令狐彰,因此只有在心中干着急。
  就这样,大家在庙外空地上左等右等,看看半个时辰又过去了,而铁脚罗汉仍杳如黄鹤,金履样看看庞德公又看看司马丝丝,道:“我看不必再等了吧?”
  庞德公叹道:“走吧!”
  当下,由庞德公和蓝天鹰坐车,金履祥和司马丝丝步行,仍由剑堡门下开车上路。
  车行半日,暮色又至,眼前仍是一望无际的荒野,金履祥看出拖车的马已有乏力之象,便命驾车的门下停车,说道:“咱们在这儿歇一歇,待会再走。”
  那剑堡门下便牵马去附近吃草,不久夜色已然降临,金履祥正要吩咐继续上路,蓦听得一片铮铮琮琮的琵琶声由远处响过来!
  金履祥面色一变道:“哼,她今夜这么早就出现了?”
  说着,拔剑准备应变。
  霸王拳庞德公急从车厢中跳出来。
  只听令狐玉兰的“悲歌”又随风飘至——
  漫漫秋夜长,
  烈烈北风凉,
  辗转不能寐,
  披衣起彷徨……
  歌声一落,令狐玉兰竟在夜色中出现了!
  这是她第一次明目张胆地在金履祥诸人的面前出现。
  她手抱琵琶,姗姗而至,在距马车约七八丈处停了下来。
  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金、庞二老均知她今晚敢于现身,必有充分把握,当下二老并肩而立,严阵以待。
  剑先生金履祥首先开口冷笑道:“令狐玉兰,你终于来了!”
  令狐玉兰不答,突然扬手投出一物,但闻“噗”的一声,那东西便飞落插在二老跟前,竟是铁脚罗汉的打狗棒。
  庞德公面色遽变,喝问道:“令狐玉兰,你把丐帮帮主怎么了?”
  令狐玉兰格格脆笑一阵,才答道:“他死啦!”
  金、庞二老心头一沉,前者厉声道:“一命还一命,你既杀害铁脚罗汉,那么我们便拿令狐彰来偿命!”
  语毕,身影一晃,闪到马车后面,伸手便要抓出棺中的令狐彰——
  “砰!”
  突然,他的胸口中了一掌,由于变起猝然,未及运功抗拒,登时被打得口吐鲜血,一连颠出七八步才拿桩站住。
  就在他的身子往后颠过之时,只见蓝天鹰李旺拉着令狐彰从车中跳出,两人的脚一落地,立刻双双向令狐玉兰停身之处飞掠过去。
  庞德公呆了。
  司马丝丝也呆了。
  原来蓝天鹰李旺竟是令狐玉兰的人,他以苦肉计来接近金履祥一行人,然后配合令狐玉兰的行动,适时将棺中的令狐彰救出来,这一着,确是金、庞及司马丝丝三人始料所不及。
  剑先生金履祥手按胸口狂叫道:“截住他!截住他!”
  但已太迟,庞德公刚刚回过神来的时候,蓝天鹰李旺已拉着令狐彰跳到令狐玉兰身边。
  令狐玉兰原想动手杀人,但见令狐彰脸色苍白,而且手脚上的手铐和脚镣未除,乃临时改变主意,冷笑道:“你们两颗老狗头暂时寄在你们颈上,改天再来取!”
  语至此,探手揽起令狐彰,仰身纵起,瞬即消逝于夜色中。
  蓝天鹰李旺亦随后逸去。
  庞德公没有追上去,因为他腰伤未愈,自知不是令狐玉兰之敌,追上去只有白白送死,他不愿干这种傻事。
  金履祥胸部中掌,内伤不轻,也无力追击。
  司马丝丝和那驾车的剑堡门瞪眼的份儿。
  庞德公发怔半晌,才长叹一声,转去探视金履祥的伤势,问道:“金兄内伤重不重?”
  金履祥吐出一口血,恨声道:“不至于死!”
  说罢,就地坐下,自行运功疗伤。
  司马丝丝见令狐彰被救走,心中有喜有忧,至于喜的是什么忧的是什么,连她自己也懵懵然不大明白,只是见剑先生负伤,心中有几分愧怍罢了。
  庞德公苦然一笑道:“这叫阴沟里翻船,想不到那蓝天鹰李旺竟是与那女人同路的!”
  司马丝丝问道:“庞老爷子以前见过这蓝天鹰李旺么?”
  庞德公摇头道:“没有,只听说过他品行不太坏,因此才未加防患。”
  司马丝丝道:“那么,这人只怕不是真正的蓝天鹰李旺。”
  庞德公恍然道:“不错,一定是个冒牌货,那女人真是诡计多端!”
  说毕,扼腕不已。
  剑先生金履祥忽然双目一睁,对司马丝丝冷笑道:“司马姑娘,今晚这样的结果,可能是你所乐于见到的吧?”
  司马丝丝听了羞愤难当,掩面掉头奔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章 同气连枝
上一篇:
第八章 跋前疐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