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九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2019-07-16 11:44:4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黑地暗。
  夜风呼啸有如鬼哭神嚎。
  司马丝丝漫无目的地飞奔着,她心中好痛苦好难过,她不愿承认自己爱上令狐彰,她也没有忘记父亲的惨死,可是她不知何以自处,她觉得自己好像已被全天下的人所遗弃,因此她哭了。
  她流着眼泪在深夜下的荒野上奔跑,也不知跑了多久,突然撞入一个人的怀里——
  定睛一看,不禁吓得失声惊叫。
  原来,她撞入令狐玉兰的怀中。
  令狐玉兰轻笑一声,不容她回过神来,右手骈指在她腰上一点,顺手将她揽腰抱起,纵身便起……
  司马丝丝欲待反抗已是全身无力,心知落入这女人手里准是死路一条,但她此时的心情对死已无多大恐惧,当下索性闭上眼睛任由她抱着飞奔,只听耳边风声呼呼,过了约莫一刻多钟,风声忽止,接着被扔在地上。
  黑暗中,只听令狐彰急问道:“姑姑,你把她杀了?”
  令狐玉兰笑道:“没有,姑姑一根寒毛也未伤她。”
  司马丝丝睁目一望,发现身在一处密林中,当她看见令狐彰走过来时,便又闭上眼睛。
  看见令狐彰无恙,她的心情说不出是喜是气,总之心情十分复杂,只好闭目不看他了。
  令狐彰手脚上的束缚已经解除,面色已恢复红润,他对司马丝丝原已没有一丝好感,但经过前几天的“相处”,观念又不一样了。
  他在她身边蹲下,关怀地问道:“司马姑娘,你没事吧?”
  司马丝丝闭目不理。
  令狐彰忽然笑道:“前几天我不理你,现在异地而处,轮到你不理我了?”
  司马丝丝觉得不理他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令狐彰怕姑姑伤害她,便向姑姑说道:“姑姑,那几天要不是她,我早就死了。”
  令狐玉兰淡淡一笑道:“是么?”
  令狐彰以肯定的口气道:“是的,金履祥那老贼头几次要杀我,都是她出面阻止的。”
  令狐玉兰道:“她反对金履祥杀你,表示什么呢?”
  令狐彰面上一热道:“这个……”
  令狐玉兰又道:“她并不反对将你送往少林寺,而一旦你被送到少林寺,你还会有命在么?”
  令狐彰语塞。
  令狐玉兰冷笑道:“所以,你若因此将她当作朋友看待,便是一桩非常危险的事!”
  令狐彰心急道:“姑姑,不管怎么说,她……她是一位好姑娘,跟金履祥等一班人不一样。”
  令狐玉兰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没有伤害她,而只将她带过来。”
  令狐彰问道:“姑姑打算……怎么处置她?”
  令狐玉兰笑道:“彰儿,姑姑也是恩怨分明的人,既然她对你不坏,那么姑姑准你所请,不把她列入报仇的对象就是了。”
  令狐彰大喜道:“谢谢姑姑!谢谢姑姑!”
  令狐玉兰叹了口气,又道:“不过,姑姑要将她带走。”
  令狐彰一怔道:“带走?带她去何处?”
  令狐玉兰道:“带回静心禅院,等你报完了仇后,再释放她。”
  令狐彰不放心,问道:“姑姑既然同意不将她列入报仇的对象中,那何不放了她?”
  令狐玉兰道:“我觉得她对你碍手碍脚,所以最好由我将她带去静心禅院。不过你放心,等你将金履祥、庞德公、铁脚罗汉等人一一诛灭之后,姑姑一定放她走,甚至如果那时她真对你有意,姑姑也不反对你们相好就是了。”
  令狐彰听了这话,不但完全放了心,而且非常高兴,不禁眉开眼笑道:“这样也好。”
  令狐玉兰脸色一沉,接着以严峻的口吻道:“不过,你必须全心全力去报仇!你最近的表现一直很叫姑姑失望,六七个仇家中,竟然一个也未杀成,想想你父母的惨死,你不觉得惭愧吗?”
  令狐彰真的觉得惭愧,低头道:“是,姑姑,彰儿表现得太无能了,今后当努力去完成,以慰我父母在天之灵。”
  令狐玉兰道:“那铁脚罗汉被姑姑打伤跳河逃生,金履祥和庞德公目前也都负伤,所以现在是你报仇的最好机会,再不能将他们的狗头摘下来,姑姑就不再原谅你了!”
  令狐彰道:“是,姑姑。”
  令狐玉兰道:“姑姑这就将此女带走,你还有什么话要跟姑姑说么?”
  令狐彰腆颜一笑道:“姑姑,彰儿想单独跟她谈谈,可以么?”
  令狐玉兰道:“好,不要超过一刻钟。”
  语毕,走开去了。
  令狐彰见她走远,才向司马丝丝低声道:“司马姑娘,那几天我没有理你很抱歉,其实我并非不想理你,而是……而是……”
  他心中有许多话要说,一时却又说不出来。
  司马丝丝仍是闭目不予理睬。
  令狐彰急了,道:“你不能这样对我不理不睬,我姑姑马上就要把你带走了,你好歹也跟我说几句话呀!”
  司马丝丝到底沉不住气,闻言便睁目冷笑道:“你要我说什么?”
  令狐彰道:“说什么都好!”
  司马丝丝冷冷道:“我觉得你我之间已无话可说了。”
  令狐彰忙道:“不,有话可说!比如我姑姑同意不将你列入报仇的对象,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从此你我再无任何芥蒂了,你说是不是?”
  司马丝丝道:“也许我不死在你手里确是一件好事,不过我知道我不会活太久了。”
  令狐彰一愕道:“这话什么意思?”
  司马丝丝冷然一笑道:“令狐彰,我觉得你人不坏,只可惜太老实,头脑不灵光!”
  令狐彰道:“是么?我头脑怎么不灵光?你倒说说看!”
  司马丝丝叹道:“算了,说了对我有害无益,我只希望你……希望你头脑冷静一些,杀人不是一件好事……”
  令狐彰点头道:“这个我明白,除去杀我父母的仇人之外,我不会乱杀人的。”
  司马丝丝道:“你仍然相信‘天鹤地蛇’是你的生身父母?”
  令狐彰微微皱眉道:“这是毫无疑问之事,我姑姑是不会骗我的!”
  司马丝丝道:“既然如此,我没什么话好跟你说了!愿……愿来生再相见!”
  令狐彰觉得她使用“来生”的字眼太不恰当,正要开口纠正她,令狐玉兰的声音已在身后响起——
  “好了,你们两个卿卿我我谈了不少,可以打住了吧!”
  语落,令狐玉兰已来到面前。
  令狐彰站起道:“姑姑,彰儿对您有一项要求,请您务必答应。”
  令狐玉兰微微一笑道:“说。”
  令狐彰道:“请善待这位司马姑娘。”
  令狐玉兰笑道:“傻孩子,这还要你吩咐么?你报完了不共戴天之仇后,便去静心禅院见我,姑姑我保证还你一个鲜蹦活跳的司马丝丝!”
  令狐彰听了欣喜万分,不觉倒身下拜道:“是,谢谢姑姑!”
  令狐玉兰抿唇一笑道:“不过,你若表现不佳,迟迟不能为你父母报仇,那时姑姑我可要发脾气了。”
  令狐彰领略过她“发脾气”的滋味,闻言心头一懔,肃容再拜道:“是,彰儿绝不叫姑姑失望就是!”
  令狐玉兰格格笑了两声,探手一把揽起司马丝丝,道:“我走了,最迟半年,你就必须回静心禅院见我复命!”
  语毕,身形腾起,似一朵云冉冉而去,消失在黑茫茫的夜色中

×      ×      ×

  令狐彰怅然若有所失,呆呆地站着,直到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才回过神来。
  他回头一看是蓝天鹰李旺,不禁一呆道:“你不是走了?”
  晚间,这个蓝天鹰李旺将他从棺木中救出,送他来此和姑姑相会,以至解去他的手铐和脚镣之后,即隐没不见,故直到现在,他只知这蓝天鹰李旺是姑姑所使唤之人,别的一概不知。
  当然,由于蓝天鹰李旺救了他,因此他对李旺自是十分感激。
  这时,李旺笑了笑道:“没有,你姑姑要我协助你报仇。
  令狐彰闻言甚喜,道:“这样很好,我经验不足容易出错,有李兄鼎力相助,这真是太好了。”
  蓝天鹰笑道:“我不姓李,我姓贝。”
  令狐彰一怔道:“你不是‘蓝天鹰’李旺?”
  那人笑道:“不是,我叫贝蟾,匪号‘雪中送刀’!”
  令狐彰道:“怎叫‘雪中送刀’?”
  贝蟾含笑道:“因为我天生不怕寒冷,越是寒冷我越有精神,经常躺在雪中睡觉,后来我就利用这个本领来杀人,对方从雪地上走过时,我便从雪底下突然攻出一刀,这样杀人百无一失,因此大家便称我为‘雪中送刀’。”
  说罢,得意洋洋。
  令狐彰打个寒噤道:“你常常杀人?”
  贝蟾摇头道:“也不,该杀的才杀。”
  令狐彰问道:“你跟我姑姑是……?”
  贝轉道:“老朋友。”
  令狐彰道:“我没听姑姑提起过您……”
  贝蟾笑道:“我们是小时候相识的,她年纪比我大,我便称呼她为令狐姐,已经十多年没见面了,前几天不期而遇,她便请我帮忙,将你救了回来。”
  令狐彰拱手一礼道:“多谢相救,大恩大德,容后图报。”
  贝蟾哈哈笑道:“不用客气了,我与你姑姑是同辈,以后你叫我一声贝叔叔就行了。”
  令狐彰恭声道:“是,贝叔。”
  贝蟾道:“你姑姑要我协助你,是要我在旁替你出出主意,至于杀人一事,那还是要你亲自动手。”
  令狐彰点头道:“这个当然,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岂可假手他人。”
  贝蟾道:“你姑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要是你不痛下决心,只怕会危害到……”
  令狐彰心弦一紧道:“危害到什么?”
  贝蟾微笑道:“司马姑娘的安全!”
  令狐彰面色一阵苍白,骇然道:“我姑姑带走司马姑娘,莫非是在……”
  他原想说“莫非是在威胁我?”但话到一半却不敢再说下去,他觉得这是太违反常理之事,自己为父母报仇是应该的事,何必“威胁逼迫”呢?
  贝蟾笑笑道:“我想你姑姑当然不会拿司马姑娘的性命来胁迫你,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不积极进行报仇,说不定她一怒之下会把司马丝丝杀了。”
  令狐彰心头为之颤栗起来,道:“我怎么会不积极去进行呢?这次我失手被捕,全因我经验不足所致,并非我不想报仇。贝叔您想想看,我是‘天鹤地蛇’的儿子,当年我父母惨死于那些人的围剿之下,身为人子岂有不为父母报仇之理?我姑姑她……她……”
  贝蟾截口道:“好了,你别急,我说这只是我的想法,因为我和你一样很了解她的脾气,当她脾气一发时,那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总之,你根本无须为司马丝丝担忧,只要你认真为父母报仇,将金履祥等六人一一诛杀,还怕你姑姑会不高兴么?”
  令狐彰点头道:“是的,是的。”
  口中虽是这样答着,双眉却舒展不开,因为他冲不散内心深处的一股隐忧。
  他为司马丝丝的处境担忧,也担心自己报不成仇而情绪忧郁,他一直奇怪自己为何没有高昂的复仇意志,既然自己认定是“天鹤地蛇”的儿子,那为什么不放手去干呢?
  他无法解答这个问题,他只觉得自己好像是一条陷在泥沼中的可怜虫……
  贝蟾将拿在手上的“复仇之剑”递给他,说道:“这把剑差点丢掉,以后可要小心一些。”
  令狐彰道谢接过,接着便向他请教道:“贝叔,您看我现在该怎么行动?”
  贝蟾道:“你姑姑说得不错,目前金履祥和庞德公均负伤在身,正是你下手的最佳时机,而此处距离最近的仍是剑堡,因此我认为还是去找金老贼为是,不过……”
  他略一沉吟,继道:“如今金、庞二老贼的门下均已认得你,为了方便报仇,你最好乔装一下,将你的面貌稍为改变改变,以免为敌所乘。”
  令狐彰同意其说,当下便由贝蟾替他易容一番,又拿出一套衣服给他换上,诸事准备停当时,东方已现出鱼肚白,两人于是徒步上路。
  这天晌午时分,两人来到一处大镇上,令狐彰饥火中烧,见到街上有一家酒楼,立刻就与贝蟾进入,登上二楼,拣个座位坐下来。
  点过酒菜,两人正在等待之际,忽见一个衣着光鲜的青年上楼,令狐彰一见到这青年,不禁一呆,一颗心怦怦跳了起来。
  原来,这青年竟是“金刀大侠满天林”的四子满家欢!
  满天林有四个儿子——满长安、满长义、满长昌、满家欢——令狐彰只见过这个老四满家欢,那一次当他正要下手击杀“金刀大侠满天林”的时候,就是这个满家欢及时赶到,救了其父一命,当时令狐彰是以蒙面客的姿态出现的,他与这满家欢匆匆一瞥,却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原因是:这满家欢的面貌长得与他极之相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令狐彰觉得这是不可思议之事,因此经常想起这个满家欢,不想今天竟在此遇上,这就难怪他一颗心要怦怦狂跳起来了。
  这时,满家欢已在一个座位上坐了下来。
  令狐彰伸手一碰“雪中送刀”贝蟾,低声道:“贝叔,您回头看看!”
  贝蟾回头一看,见到那满家欢,顿时面色一变,回对令狐彰惊讶道:“真是奇怪,世上竟有这种怪事么?”
  令狐彰道:“贝叔知不知他是谁?”
  贝蟾摇头表示不认识。
  令狐彰倾身靠上,在他耳边低声道:“他是‘金刀大侠满天林”的第四个儿子,叫满家欢!”
  贝蟾目光一注道“既是你仇家之子,那再好不过,等会你可在路上收拾他,先出一口怨气。”
  令狐彰对满家欢有一种特别的好感,想都没有想到要伤害他,闻言连忙摇头道:“不,不要。”
  贝蟾道:“为什么呢?”
  令狐彰道:“我觉得……觉得不必把仇恨延续到下一代,他父亲是杀我父母的仇家,他可不是。”
  贝蟾道:“你这种想法不对!他父亲杀害你父母,把痛苦带给你,你为何不能杀他儿子,把痛苦带给他呢?这叫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啊!”
  令狐彰苦笑道:“这样下去,双方仇恨哪有了结之日?”
  贝蟾以严肃的眼光盯着他道:“你太厚道了,难怪你姑姑对你不满意!”
  正说着,堂倌已将酒菜端上来。
  令狐彰不愿在这问题上与他多谈,当即为他斟酒道:“我已数日未饮食,贝叔您先喝酒,我先吃些东西再来敬您。”
  当下,举筷吃了起来。
  贝蟾干下一盅酒,笑道:“你听我的话不会错的,等一会咱们在路上截他下来,先干掉这小子,让那满天林尝尝丧子之痛!”
  令狐彰不答,埋头狼吞虎咽。
  就在此时,忽听一个少女的声音欢呼道:“令狐彰,我终于找到你了!”
  令狐彰吃了一惊,抬头望去,却见一个小姑娘跑到那满家欢的座位前,又喜又羞地望着满家欢道:“令狐彰,你不记得我了?”
  满家欢满头雾水,一脸错愕之色。
  原来,这小姑娘竟是吕玉燕!
  是令狐彰从通天寨救下来的那个吕玉燕。
  数月前,令狐彰将她救出通天寨,带着她们祖孙俩回到安泽县城,临别之际,这吕玉燕的祖母一再要求令狐彰再去看望她们,令狐彰为了急于脱身,便答应“待小可办完了事,再来打扰便了。”当时这吕玉燕问他“真的么?”,他答称“真的。”这吕玉燕却意味深长地说:“你不来,我找你去!”……想不到这吕玉燕见他未去,竟离家出走,四处寻找令狐彰,而今天无巧不成书竟找上这家酒楼,而且错把冯京当马凉,误认满家欢为令狐彰。
  满家欢不知此事,自是犹如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他呆了半晌,才起身拱手道:“这位姑娘,你认错人了,在下不是令狐彰——”
  吕玉燕不待他说完,立刻插口道:“你是!你是!你知道么?我找了一个多月,今天才找到你……”
  说到这里,眼眶一红,要哭了。
  满家欢忙道:“姑娘,你真的弄错了,在下姓满名家欢,不是令狐彰。”
  吕玉燕哪里肯信,拉开凳子就在他对面坐下,笑道:“我不管你叫令狐彰也好叫满家欢也好,反正我只认得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错不了的啦!”
  满家欢十分困窘,不好赶她走,只得坐下道:“姑娘说在下是你的救命恩人,这是怎么回事?”
  吕玉燕指着他的鼻子“咭咭”笑道:“瞧你这人有多健忘,两个多月前我被通天寨的强人掳去,是你上山救我下来的,后来你和那位老叫化还送我们祖孙俩回到安泽县城,这样的一桩大事,你都忘了不成?”
  令狐彰见那满家欢一脸的莫名其妙,心中暗暗发笑,暗忖道:“上次我是以蒙面客的身分和他见面的,今天我又易容乔装,这满家欢一直不曾见过我的庐山真面目,他一定做梦也想不到世上竟有我令狐彰面貌长得与他一模一样,要是我恢复本来面目与他相见,他一定会大吃一惊……”
  想归想,他却无此打算,因为他有些害怕吕玉燕的纠缠。
  这时,贝蟾也已看出吕玉燕认错了人,便对令狐彰挤眼一笑道:“要不要上前与她相见?”
  令狐彰摇摇头。
  贝蟾微笑道:“那小丫头长得不坏啊!”
  令狐彰仍然摇头,因为他心中只有一个司马丝丝,再也塞不进第二个女人了。
  这时候,那吕玉燕又向满家欢说了许多那天在通天寨里所发生的事情,但见满家欢始终不承认,不禁发急道:“令狐彰,你莫不成中邪了?所以才不记得我?”
  满家欢忽然说道:“吕姑娘,你再仔细看看,当日你见到的令狐彰就是在下这等模样么?”
  吕玉燕点头道:“是呀!你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还认得你!”
  满家欢轻哼一声,喃喃自语道:“好小子,竟敢乔装冒充我满家欢……”
  吕玉燕道:“你说什么?”
  满家欢没有回答她的话。
  吕玉燕道:“令狐彰,记得那天我说的那句话么?我说‘你不来,我找你去!’我和我奶奶等了你好多天,见你没来,我就告诉我奶奶说要出来找你,她一听吓坏了,就不让我出门一步,不过后来我还是偷偷跑了出来。”
  她说到这里,脸上一红,流露出少女的娇羞,低首轻声道:“我找你,是想求你……求你……”
  满家欢冲口道:“你要以身相许,报答我救命之恩?”
  他索性“冒充”起令狐彰来了。
  吕玉燕羞笑一下道:“不是啦!我是想求你收我为徒,教我武功!”
  满家欢一怔道:“你想练武?”
  吕玉燕点头道:“正是,那天我看见你那样好的一身本领,把通天寨那班强人打得死的死伤的伤,我便想要是我也有那样好的本领,那该多好!因此……你收我为徒好不好?”
  满家欢沉吟道:“这个……”
  吕玉燕道:“你收我为徒,我替你烧饭洗衣,我烧的菜很好吃咧!”
  满家欢不知打的什么主意,竟点头道:“我答应教你武功,不过收你为徒可以不必了。”
  吕玉燕道:为什么?”
  满家欢道:“我只大你几岁,做你师父不太相宜,我爹知道了会骂死我的。”
  吕玉燕道:“你有爹么?”
  满家欢听了不悦道:“我当然有爹,你这话问得真真岂有此理!”
  吕玉燕道:“可是,那天我奶奶问你,你好像说你父母已死了嘛。”
  满家欢哑然一笑,道“哦,那天我是胡说的……”
  吕玉燕是个性情坦率的姑娘,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一听他说“那天我是胡说的”,立刻加以指责道:“你这就不对了,什么都可胡说,明明父母尚在,怎可胡说他们死了?”
  满家欢接受她的指责,欠身道:“是,是我错了,请勿见怪。”
  吕玉燕转嗔为喜道:“我问你,你刚才为何一直不肯承认你是令狐彰?”
  满家欢讷讷道:“这个……因为我认为那是小事一桩,我并不期望你报答。”
  吕玉燕一笑道:“好啦!报答的事以后再谈,你刚才答应教我武功,可不能赖啊!”
  满家欢道:“不赖,不赖。”
  此时,他点的酒菜也送到了,他便邀请吕玉燕同桌共食,吕玉燕也不客气,就与他一起吃了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章 同气连枝
上一篇:
第八章 跋前疐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