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十二章 天罗地网
2019-07-16 11:52:4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满家欢独自坐在一家乡村野店喝着酒,在他面前的桌上摆着三个空酒壶,一大盘卤菜也差不多吃光了,店外的天边已出现晚霞,可是他仍然坐着不动,端着仅剩半盅酒的酒杯放在嘴边发呆。
  他虽然在发呆,但脸上的表情却时有变化,忽而欢悦,忽而忧伤,显见其心情十分复杂。
  这样呆坐了好一段时候,他终于将半盅冷酒倒入嘴里,掏钱付了酒账,举步走出野店。
  适于此时,一个白发老媪来到了野店门口,她一见满家欢从店内走出,不禁一呆道:“彰儿,你怎的在此?”
  满家欢当然不识得这个白发老媪,但一听她喊自己为“彰儿”,心头枰然一跳,暗忖道:“彰儿?她叫我彰儿?她莫非错认我是令狐彰?”
  这样一想的时候,他的背脊突然一阵发冷,因为他已猜到这白发老媪很可能就是令狐彰的姑姑——令狐玉兰。
  他猜的没错,这白发老媪正是令狐玉兰乔装的,她见满家欢驻足发怔,微微一笑,忽然转身便走,道:“跟姑姑来!”
  满家欢脑筋一阵转动,便决定冒充令狐彰试试,当即举步跟上去。
  令狐玉兰走了数十步后,忽又停下说道:“慢着,姑姑原是来买东西吃的,你回野店买些吃的来,咱们再找个地方说话。”
  满家欢应了一声,转回野店买了一包食物,便与她一起向西而行,这时天色已暗,四野无人,他们向前行约二三里地,来到一片乱葬岗上。
  令狐玉兰走人乱葬岗,一指前面道:“那边有一间破庙,姑姑前夜曾在那里面睡了一觉……”
  满家欢不吭声,默默地随着,心中七上八下,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能冒充令狐彰一段时间,最后终将被她识破,那时候只怕就是自己毕命的时候了。
  越过一大片高高低低的坟墓,果然见到一座破庙,令狐玉兰跨入庙中,取出火镰在殿上生了一堆火,然后要过满家欢手里那包食物,就地解开包纸,拿起一只鸡翅膀啃了起来。
  满家欢不敢先开口,一旁默立着。
  令狐玉兰吃了几口后,才抬头瞄他一眼,笑道:“怎么不说话?”
  满家欢道:“姑姑……”
  令狐玉兰冷笑一声道:“不要吞吞吐吐,有话就快说吧!”
  满家欢实在不知说些什么才好,只得胡诌道:“我……我今天刚到此地,打算明天去剑堡找金履祥报仇……”
  令狐玉兰冷冷问道:“贝蟾呢?”
  满家欢道:“他……他死了。”
  令狐玉兰追问道:“怎么死的?”
  满家欢道:“我杀的。”
  令狐玉兰脸色一变,愤怒地瞪着他厉声道:“为什么?”
  满家欢道:“他品行不端,企图强暴一位姑娘,我一气之下,失手把他打死了。”
  令狐玉兰起身走到他面前,猛地扬手左右开弓赏了他两个耳光,骂道:“你混帐!贝蟾强暴妇女早已是家常便饭,一天强奸一个在他说来都不算什么,我叫他跟你在一起是要帮你报仇,你却反而把他杀了,你混账不混账?”
  满家欢挨了两个火辣辣的耳光,心中大怒,真想挥拳反击,因知她武功惊人,自己必非敌手,只好忍耐下来,低头道:“姑姑不要生气,没有他帮忙,彰儿一样报得成仇的。”
  令狐玉兰忽见他的“复仇之剑”不在身上,脸色一沉道:“那把剑呢?”
  满家欢嗫嚅道:“前……前几天,我在某处遭遇几个少林和尚的袭击,不幸遗失了。”
  令狐玉兰气得暴跳如雷,破口大骂道:“小杂种!狗东西!你干脆一头撞死算了!我真是瞎了眼,辛辛苦苦地把你养大,只希望你能为父母报仇,谁知你自从下山之后,正事一件没干成,反而爱上仇家的女儿,如今又把那剑丢了,你到底安着什么心眼呀!”
  满家欢低头不语。
  令狐玉兰怒问道:“说!你怎么碰上少林和尚?又怎么丢掉剑的?”
  满家欢道:“那天半夜,彰儿路经某处,迎面碰上三个少林和尚,他们发现彰儿身上的‘死亡之剑’,认定我是盗剑之人,三人便联手围攻我,我一不小心,被其中一个使禅杖的和尚打落宝剑,后来我……后来我空手将他们打败,他们四散逃去,我回头寻剑,谁知竟遍寻不着……”
  令狐玉兰怒冲冲道:“必是被那三个秃驴取走了,你为何不赶快追上去?”
  满家欢道:“我追了,可惜他们已逃去无踪——姑姑,你别生气,那柄宝剑虽然丢了,并不影响我报仇的决心,我一定不叫您失望的!”
  令狐玉兰以无比严厉的目光盯着他,道:“你心里对我很不满,是不?”
  满家欢摇头道:“没有……”
  令狐玉兰走回火堆边坐下,又拿起一只鸡翅膀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冷冷道:“姑姑我将你的心上人司马丝丝带走,你是不是很不痛快,因此没心情去找仇家报仇?”
  满家欢又摇头道:“不是……”
  令孤玉兰道:“那为什么迟至今日才到达此地?你应该在三天前就赶到此地才对!”
  满家欢道:“我……我昨天又见到那满家欢……”
  令狐玉兰浑身一震,停止啃鸡翅膀,目光灼灼地问道:“那又怎样?”
  满家欢道:“很奇怪,他竟长得与彰儿一模一样,他告诉我说:他有一个孪生弟弟名叫满家乐,五岁的时候被人抱走了。”
  令狐玉兰冷然道:“那又怎样?”
  满家欢道:"他怀疑我是他那失踪的弟弟,您说可笑不可笑?”
  令狐玉兰又起身走到他跟前,从眸中射出的寒光,似两把刀一样,咬牙切齿道:“你也认为你是满天林的儿子满家乐么?”
  欢道:“不,我没有这样想,这是笑话,我怎么会是满天林的儿子呢?”
  令狐玉兰听了这话,眸中那可怕的寒光才稍稍敛去,改以温和的语气道:“听着,我是你的姑姑,你是我哥哥的儿子,你娘生下你的当天,姑姑都抱过你,后来由于有许多人要杀你父母,你爹便托我将你抱去给一家人哺养,又后来我听说你父母被害于巫峡之上,我才将你带去天山绝顶,要是你对自己的身世还有怀疑,那太叫姑姑伤心了。”
  满家欢问道:“小时候的事情,彰儿已忘得干干净净,姑姑当时把我交给哪一家人哺养?”
  令狐玉兰又转回火堆边坐下,淡淡地问道:“你问这个干么?”
  满家欢道:“养育之恩,犹如再造父母,如今彰儿已长大成人,应该去探望他们才是。”
  令狐玉兰道:“等你报了仇后,姑姑再带你去便了,现在不要想这些!”
  满家欢道:“姑姑能不能告诉彰儿那一家人是谁?住在何处?”
  令狐玉兰目光又严厉起来,道:“怎的?你不相信姑姑的话?”
  满家欢道:“不是,彰儿只是很想知道罢了。”
  令狐玉兰道:“现在知道那些,对你没有用处,你只要全心全意去报仇就是了。”
  满家欢点头道:“是。”
  他不敢继续多问,因为他发现她的眼光中已有了“怀疑”之色,不管她怀疑的是什么,他觉得现在最要注意的是不能被她瞧出自己是满家欢,要是被她瞧出破绽,那自己这条命就再也别想活到明天了。
  于是,他走去一旁坐下来,暗暗盘算着如何来应付这个女人。
  令狐玉兰道:“你干么不坐过来?”
  满家欢道:“我……我不大喜欢火光。”
  令狐玉兰忽然叹道:“彰儿,你好像变了,你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满家欢道:“我……我在想着明天如何去找金履祥报仇……对了,姑姑,您明天陪彰儿一起去剑堡好不好?”
  令狐玉兰道:“不,还是你一个人去。”
  满家欢道:“为什么?”
  令狐玉兰道:“你在天山苦练十六年的武功,如果还要姑姑助你一臂之力,那么十六年的辛苦等于白费了。”
  满家欢道:“可是,金履祥门下极多,髙手如云,彰儿纵能击败金履祥,但要想在他门下环伺之下杀死他,只怕很不容易呢。”
  令狐玉兰道;“你不一定要公然上门寻仇,你可以运用各种手段,只要能杀死他就行了。”
  满家欢叹道:“这很困难……”
  令狐玉兰道:“只要你肯动脑筋,没有什么困难的事。”
  满家欢沉默下来。
  令狐玉兰继续吃着鸡翅膀,将几只鸡翅膀啃得干干净净之后,忽然笑道:“彰儿,你是不是不喜欢那个司马丝丝了?”
  满家欢道:“这个……姑姑为何这样问?”
  令狐玉兰道:“直到现在,你都没有问起司马丝丝的情况,你是否对她失去了兴趣?”
  满家欢对令狐彰与司马丝丝的关系了解不多,不敢作答,只含糊地“唔”了一声。
  令狐玉兰又问道:“你不想知道她目前的情形么?”
  满家欢道:“她……她是司马天虹的女儿,是杀害我父母的仇人,我……我怎么可以爱上仇家的女儿!”
  他自以为这样回答十分妥当,不料令狐玉兰听了,顿时大起疑心,她仔细地把他端详了一番,忽又笑问道:“你知道她现在何处?”
  满家欢心弦一阵抽紧,当下竭力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摇摇头道:“不管她了。”
  令狐玉兰含笑道:“记得那天姑姑将她带走时。姑姑曾说要带她返回天山,是么?”
  满家欢不知是计,点头道:“是的。”
  令狐玉兰含笑而起,向他走了过去。
  满家欢顿感不妙,连忙站起,退向一边,道:“姑姑,你怎么啦?”
  令狐玉兰笑道:“你站着,姑姑有话跟你说。”
  满家欢只好站住,只暗中蓄力,准备应变。
  令狐玉兰静静凝视着他,良久之后,才吃吃轻笑道:“果然长得很像,连我都分辨不出来!”
  满家欢佯作惊愕道:“姑姑,您说什么呀?”
  令狐玉兰笑道:“我说我差点被你骗了,可是你也真傻,刚才我还没看出来的时候,你为何不动手?”
  满家欢情知无法再冒充下去了,猛可一声大喝,出拳如雷,直击其面门,叱道:“现在还来得及!”
  令狐玉兰原站在他跟前,几乎没有一点距离,照说这一拳是不会落空的,岂知拳头一出,但听“啪”的一响,手腕脉门已被令狐玉兰一把扣住,继闻“砰”然一响,腹部已挨了一下重击,就好像被巨杵所撞中,登时一阵绞痛,便全身脱力似地蹲了下去。
  令狐玉兰一脚踩上满家欢的胸口,将他紧紧踩在地上,发出“格格”一阵脆笑,道:“满家欢,你好大的狗胆,竟敢冒充令狐彰来骗我,你到底有几条命呀?”
  满家欢只觉好像被大象的脚踩住,肋骨响起了断裂之声,不禁大叫道:"慢着,我有话说!”
  令狐玉兰冷笑道:“你要说什么?”
  满家欢道:"我是满家欢不错,今夜既已落入你手里,我也不想活了,只是我有个要求……”
  令狐玉兰道:“要求?”
  满家欢道:“是的,在我死之前,请告诉我令狐彰是不是我那失踪的弟弟满家乐!”
  令狐玉兰眉毛一扬,脸上满布女鬼般的恐怖厉笑,嘿嘿笑道:“这个问题,你还是去找阎罗王査询吧!”
  正要使劲踩死他之际——
  “姑姑!”
  突然一声大叫传入破庙中,紧跟着一条黑影飞掠而入,大叫道:“不要杀他!”
  来的,正是令狐彰!
  令狐玉兰不防令狐彰会突然在此地出现,不禁脸色遽变道:“彰儿,是你!”
  令狐彰笑道:“是,姑姑,我来了!”
  令狐玉兰对他凝视半晌,才冷冷问道:“你到此多久了?”
  令狐彰含笑道:“刚到,我见这地方有火光,过来一看,不想竟是姑姑在此。”
  他看了看被她踩在脚下的满家欢,接着笑道:“想不到这小子今夜竟落入姑姑手里,这真是太好了!”
  令狐玉兰以怀疑的眼光看着他,微微冷笑道:“怎么说?”
  令狐彰道:“这小子有利用价值,我想利用他来办一些事。”
  令狐玉兰斜眼冷睇着他,以不大信任的口吻道:“你想利用他办什么事情?”
  令狐彰道:“姑姑且先点他睡穴再说,彰儿不希望被他听见。”
  令狐玉兰“嗯”了一声,于是俯身骈指点了满家欢的睡穴,见他已昏睡过去,才缩回踩在他胸上的脚,问道:“彰儿,这几天你都在哪里?”
  令狐彰将别后经过述说一番,只略去在洞窟中发现司马丝丝一事,最后说道:“由于肩伤未愈,彰儿不敢再去寻仇,正想找个隐蔽之处好好养伤,不想今夜却在这里见到姑姑——姑姑不是带着司马姑娘返回静心禅院了么?何以尚在此处?”
  令狐玉兰道:“姑姑原想将司马姑娘带去静心禅院,后觉不妥,已将她安置在另一处安全的地方,今天黄昏时分,姑姑在附近碰上这个满家欢……彰儿,这满家欢果然长得很像你,姑姑差点被他骗了,这真是怪事,若非亲眼目睹,姑姑真不相信世上会有这种事情!”
  令狐彰趋前看看昏睡的满家欢,笑道:“那次彰儿去金刀庄找他父亲报仇时,乍见之下,也吓了一跳,可惜他是满天林的儿子,否则彰儿倒可与他结成异姓兄弟呢。”
  令狐玉兰微微一笑道:“他刚才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令狐彰点头道:“听到了,他问姑姑我是不是他失踪已久的同胞弟弟满家乐,是么?”
  令狐玉兰笑道:“正是。”
  令狐彰道:“所以,我忽然想到我应该利用他来报仇。”
  令狐玉兰目光一注道:“怎么说?”
  令狐彰道:“姑姑下午遇见他时,并未看出他是满家欢,而以为他是彰儿,对不?”
  令狐玉兰点头道:“正是,一直到刚才才看出来。”
  令狐彰道:“既然姑姑分辨不出真假,那么当彰儿反过去冒充他时,他父亲满天林很可能也分辨不出,对不?”
  令狐玉兰喜道:“不错。”
  令狐彰笑道:“那么,彰儿不是可以轻轻易易地杀死满天林?”
  令狐玉兰大喜道:“好主意!”
  令狐彰道:“这小子也曾去过剑堡,如果彰儿冒充他去见金履祥,不知金履祥能不能分辨出真假?”
  令狐玉兰笑道:“如果满天林分辨不出,金履祥更不能了。”
  令狐彰道:“所以,彰儿决定冒充他去杀死满天林和金履祥!”
  令狐玉兰道:“这是个好主意,但你不要姑姑杀死他的理由又是什么?”
  令狐彰道:“他冒充彰儿,结果露出了马脚,反过来说,彰儿冒充他一样有被识破的危险,万一彰儿失手被擒住,姑姑手上有个满家欢,就可以救彰儿的命了。”
  令狐玉兰一想有理,不由连连颔首笑道:“对,姑姑倒没想到这一层,确该如此才是!”
  令狐彰看出她已打消了杀死满家欢的念头,心头为之一宽,当下转问道:“姑姑,那司马姑娘现在何处?谁在看守着她?”
  令狐玉兰道:“她在一处很安全的地方,等你报完了仇,姑姑会让你们见面的,你放心好了。”
  令狐彰听了这话,心中好伤心好难过,暗暗叹息道:“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
  令狐玉兰很细心地观察他的表情,发现他神情转为忧悒,便试探地问道:“彰儿,你不相信姑姑的话?”
  令狐彰强笑道:“相信啊!”
  令狐玉兰笑道:“姑姑既已答应了你,就绝不会再去伤害她,现在她在……好了,暂时不谈这个,咱们先来商量如何安置这个满家欢,你有何主意?”
  令狐彰摇头道:“彰儿还没想到。”
  令狐玉兰道:“就将他囚禁在这破庙中如何?
  令狐彰道:“姑姑要留在这里?”
  令狐玉兰道:“是的,你看如何?”
  令狐彰道:“此处距离剑堡只有二十几里地,只怕不大安全吧。”
  令狐玉兰忽然笑道:“对了,姑姑想到一个地方,把他送去该处一定不错!”
  令狐彰心知她所说的地方必是山坡下那个洞窟,不由心头一沉,又暗暗叹息道:“姑姑,你的手段太残酷了!你将司马丝丝裸禁于洞窟中,如今又要把个青年送去该处,你究竟把司马丝丝当成什么啊?”
  不过,毕竟司马丝丝已不在那个洞窟中,因此他觉得让她把满家欢送去该处正好,当下问道:“姑姑说的是什么地方?”
  令狐玉兰笑吟吟道:“以后再告诉你,现在你且在此好好歇着,姑姑这就将他送去该处,最迟天亮便可回来。”
  令狐彰道:“彰儿陪您一道去吧?”
  令狐玉兰道:“不,你好好在此养伤。”
  她上前探手揽起满家欢,举步走出破庙,腾身向西疾去……
  令狐彰跟出到庙外,目送她远去不见,心中忽生愧疚,轻轻地说道:“姑姑,我对不起您,希望金履祥所设下的埋伏不会对您造成伤害。”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三章 夜闯金剑堡
上一篇:
第十一章 相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