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六章 行侠锄奸
2019-07-16 11:38:1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令狐彰骑着一匹马向山西出发,晓行夜宿走了几天,这日午后路经太岳山下,忽见路旁倒着一辆马车,一个老夫人趴在车边哭得死去活来,以为是马车翻覆有人受伤,趋前下马一看,才知道出了事。
  车旁倒着两具尸体,一个是衣着高贵的老人,一个是中年车夫,两人身上都有刀伤,满身染血,已经死了。
  令狐彰惊问道:“这位老夫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啊?”
  老夫人边哭边说,令狐彰听了半天,才知他们遇上强盗,她的老伴和车夫不幸被杀,随身财物被洗劫一空,更可怜的是:另有一个十六岁的孙女被强盗劫上山去了!
  令狐彰听得义愤填膺,问道:“这是多久以前的事?”
  老夫人哭道:“才不过半个时辰罢了。”
  令狐彰又问道:“可曾看见他们往哪方向跑?”
  老夫人指着山上小道:“他们往山上跑的!一共是七个人……天哪!可怜我那孙女,她本来不想出门,是我们两个老的硬拖她来的,那么娇嫩嫩一个闺女,如今落人那班强人手里,这叫老身如何向她爹娘交代啊?”
  哭诉至此,忽然一头向车厢撞去。
  令狐彰眼明手快,一把拉住她,安慰道:“这位大娘,你千万不要寻死,待我上山去救你孙女回来便了。”
  老夫人仍是一再要寻死,令狐彰苦劝了半天,总算稳住了她的情绪;他将马车扶起,搀扶她进人车厢歇息,说道:“我这就上山去,最迟天黑回来,大娘切莫走开,免得我救你孙女回来寻不着你。”
  随即飞身上马,向那太岳山上驰去。
  不知怎的,这件事使他非常愤怒,充塞胸臆的怒火强烈得连他自己也觉得惊奇,他觉得自己不该生这么大的气,这世上到处都在发生杀人的事,自己此行不也是要去杀死那铁脚罗汉么?自己不是计划着要杀死满天林、庞德公、金履祥等等一帮人么?虽然自己是要报杀父母之仇,但在别人的眼光中,自己可能只是个“杀人凶手”而已,为什么今天自己会因一批强盗的杀人越货而生起这样强烈的愤慨?
  对此,他无法自解,他只是愤怒!愤怒!愤怒!恨不得立刻赶到山上,将那群强盗一一处死!
  山区异常荒凉,大白天竟连一个樵夫也看不见,他因此知道山上必然已为强盗所盘踞,好在地上有马蹄足印,他循马蹄足印一路飞驰上山,最后来到一处高山密林之前。
  马蹄足印到此而止。
  他下马细视,发现蹄印没入林中,而密林中看不见路径,所见尽是树须藤葛和人高的野草,心想此地距离强盗的山寨必已不远,当下便将坐骑拴在树下,徒步走了进去。
  这片密林非常之大,满山遍野,无止无尽,他一路披荆斩棘深入约莫二三里,眼前所见还是密密麻麻的树林,看不见别的东西。
  他于是跳上一棵大树,居髙四眺,卑北方山势高峻,料想强盗的山寨必在那边,当即飞身落地,转向北方赶去。
  赶了一程,地势渐髙,在林中发现了一些废弃物品,心知找对了。
  复行一段斜坡,眼前豁然开朗,果有一座山寨坐落在高高的山顶上。
  他艺高胆大,同时也为了想在天黑之前救回那老夫人的孙女,故不掩藏身形,健步如飞向那山寨奔去。
  转眼功夫,已到山寨大门外。
  这座山寨名叫“通天寨”,规模不小,一眼望去,寨中有许多建筑相当壮观,山寨的四周还备有擂石滚木,也有一座高高的瞭望台,大门上也有两个持枪把守的小喽罗。
  令狐彰的突然出现,使得那两个小喽罗吓了一跳,两人连忙挺枪上前拦阻,大喝道:“站住!你是什么人?”
  令狐彰道:“我找你们寨主,快叫他出来见我。”
  两个小喽罗见他口气不善,立即欺步挺枪便刺。
  令狐彰冷笑一声道:“找死!”
  掌出如电,将两支长枪攫在手上,使劲一抬,两个小喽罗登时被举到空中。
  “哎呀!”
  二喽罗惊得大叫,赶紧放开长枪,从空中跃下,但双脚尚未着地,令狐彰已飞身凌空踢出双脚,只听“噗噗”两响,二喽罗顿如草包,一路翻滚地飞出二三丈,落地之后,又一路滾出一二丈远。
  二喽罗吓得魂飞魄散,爬起身来抹头便跑,大叫着逃入寨内去了。
  令狐彰扔掉双枪,举步人寨。
  近处还有几个小喽罗,但他们看见令狐彰勇若天神,不敢上前动手,反而悄悄地溜走了。
  俄顷,一个手握双板斧的大汉飞步而至,发出焦雷也似的吼声道:“是哪个不开眼的东西,竟敢来通天寨撤野!”
  这大汉身壮如牛,光着上半身,露出胸上茸茸一团黑毛,手上那两柄板斧磨得好亮,看上去颇像杀猪宰牛的屠夫。
  他奔到近处,一眼看见令狐彰背上有剑,倒不敢太鲁莽了,当即一挫熊腰,摆出一副杀气腾腾的架式,大喝道:“小子,你是何人?到这儿来干什么?”
  令狐彰一直走到他跟前五尺之处,寒着面孔道:“你是通天寨的寨主?”
  大汉两眼一瞪道:“我是五寨主,三斧夺命夏大牛便是!”
  令狐彰道:“有一对老夫妇在山下遇劫,一个老的被杀害,一个小姑娘被抓上山来了,是你们通天寨干的吧?”
  三斧夺命夏大牛哈哈大笑道:“不错!那是我们大塞主返回山寨时顺手干的一票,这会他正准备受用那小姑娘!你这浑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敢到太岁头上动土,莫非活得不耐烦了?”
  令狐彰冷冷道:“立刻放出那位小姑娘,否则别怪我剑下无情!”
  夏大牛“哈哈”地大笑一声道:“说的比唱的还好听——看斧!”
  "呼”的一声,左手板斧直奔令狐彰的面门劈去,招疾力猛,颇为不俗!
  令狐彰却看出这第一斧是虚招,故挺立不动。
  果然,夏大牛第一斧乃是虚招,他以为令狐彰定会闪避,因此右手第二斧跟着劈出——劈向认定令狐彰定将闪避的方向——不料令狐彰竟然直立未动,结果是第一斧劈空了,第二斧也劈空了。
  夏大牛见人家动都没动,自己反而走了两个空招,不禁臊得满面通红,怪叫道:“小子,你干吗不动手呀?”
  令狐彰道:“你是‘三斧夺命’,我等着你的第三斧。”
  夏大牛大怒道:“这还不简单!”
  又是“呼”的一声,第三招板斧往上斜劈,直取令狐彰的颈项!
  令狐彰把头一偏,骈指点出,正中他腕部太渊穴,喝道:“撒手!”
  板斧应声落地。
  夏大牛大吃一惊,正待晃身后退,突感腰上一紧,笑腰穴已被令狐彰一把扣住,跟着就被令狐彰单手举在空中,又跟着顿觉全身奇痒难忍,忍不住“嘻嘻哈哈”地笑起来。
  令狐彰就举着他一路走入山寨,一边走一边问道:“那小姑娘在何处?"
  夏大牛又笑又叫道:“在……哈哈哈!在我们大……嘻嘻!大寨主房……哈哈哈!房中呀!”
  令狐彰道:“怎么走?”
  夏大牛道:“一……一直……哎呀!痒死我了!哈哈哈……嘻嘻……一直走!一直走!”
  令狐彰一直来到一座大厅门口,见那厅门上有块匾额写着“聚义堂”三字,便驻足问道:“就在里面么?”
  夏大牛道:“正是!正是!哈哈……嘻嘻嘻……我的天哪!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你们……哈哈哈!你们……嘻嘻……你们快来救命啊!”
  一言甫毕,蓦闻身后响起一片弓弦之声,令狐彰知有弓箭射至,便转身以夏大牛为挡箭牌。
  “嗖!”
  两支箭顿时射入夏大牛的胸腹,夏大牛惨叫一声,顿时勾下脑袋,没了声息。
  “不要射箭!”
  “不要射箭!”
  有人在大叫。
  接着,从左右屋上掠下两条人影,一眨眼便飞扑到令狐彰身侧!
  这两人都是中年大汉,身材虽不如夏大牛雄壮,却非粗鲁之人,他们一个拿双刀,一个拿双鞭,两人左右围住令狐彰,厉叱道:“朋友,你亮个万儿!”
  令狐彰将夏大牛的尸体往地上一抛,冷笑道:“跟你们这些鸡鸣狗盗之徒亮什么万儿,你们立刻放出那位小姑娘,我便饶你们一死,否则这夏大牛便是榜样!”
  两贼闻言大怒,同声怒叱,一齐发招,使双刀的挥刀拦腰便砍,使双鞭的会点穴,上下分点令狐彰的期门和章门二穴!
  令狐彰直到现在仍不想动用阎王剑,他使用巧妙的身法,一扭一闪,便已脱出他们的攻击范围。
  两贼只觉眼前一花,令狐彰已失所在,方自一怔间,使双刀的背上脊心已“砰”地中了一掌,登时跌出寻丈开外,爬不起来了。
  使双鞭的一声怒吼,双鞭猛然绕身一抡,漫无目标地扫了出去。
  不料双鞭甫出,突觉双肩一紧,敢情令狐彰已从上而降,双掌一攫,扣住了他的肩井穴!
  双鞭顿时叮当落地。
  令狐彰厉声道:‘'快说,那小姑娘呢?”
  使双鞭的吓坏了,忙道:“在里面!在里面!”
  令狐彰怕那小姑娘受到奸污,当下双掌十指用力一扣再一推,使双鞭的顿似断线纸鸢,直飞了出去……
  就在这时,一阵箭雨飙然而至。
  令狐彰身形一晃,窜入聚义堂中。
  哪知双足刚刚落到聚义堂中的地面上,地面突然陷下,他未防到堂上有翻板,等到发觉已然太迟,身子往下直沉,落人一片黑暗中。
  他大吃一惊,深恐下面有“刀床”之类的装置,赶紧双掌往下猛拍,拍出一股劈空掌风,借以缓慢落势。
  掌风反震,落势一缓,安然落到下面的地上!
  幸好下面并无刀床装置,不料方自庆幸间,黑暗中突起一阵腥风,接着腰上一紧,已被某种怪物卷住了。
  他伸手一摸,知是一条巨蟒,这一惊非同小可,欲待拔剑杀蟒,但一只右臂已连着身体被紧紧缠住,左手虽未被缠住,却已抓不着背上的剑柄,他急急挥动左掌猛劈蟒身,但毫无作用,巨蟒越缠越紧,箍得他气都喘不过来了。
  生死关头,求生的意志使得他的左手发挥出了惊人的力量,五指猛然用力抓下,竟然抓破蟒皮,深入其肉中。
  巨蟒负创之下,身子略略一松,但随之却有一口腥气扑面而至,他知道巨蟒要吞噬自己了,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奋起余力一拳迎击而出。
  “砰”的一声,好像正中蟒首,接着近处一声巨响,似是蟒首碰上铁杆的声音。
  好像这一拳使巨蟒受伤更甚于刚才的五指,巨蟒的身躯开始慢慢松软,令狐彰挣出了右手,立刻翻腕拔出阎王剑,使劲地一阵乱砍,黑暗中只觉蟒血“噗噗”飞溅。
  终于,巨蟒不动了。
  他松了一口气,靠上一面墙壁喘息起来。
  就在这时,左方黑暗中传来了人语声:“大哥点火,要是小弟料得不差,那小子已被大蟒蛇吞入腹中了!”
  随着话声,一道灯光映了过来。
  这一瞬间,令狐彰才看清自己原来陷身于一间地牢中,地牢十分狭窄,只有一丈见方,三面石壁,一面铁栏杆,而铁栏杆的外面是一条地道,灯光就是从那地道上投射过来的。
  令狐彰知是大寨主到了,灵机一动,便往地上一倒,假装中毒昏迷。
  灯光变为明亮,两个人来到地牢外面,一个是提灯的瘦削汉子;一个是满面麻子的彪形大汉,从那身考究的衣着上看来,分明即是通天寨的大寨主!
  他们一见巨蟒被斩成数截,瘦削汉子惊叫道:“哎呀!这小子竞将大蟒蛇杀死了!
  那大寨主见令狐彰昏倒在地,转惊为喜道:“还好他也被大蟒蛇咬伤了,这小子不知是何方神圣,竟有这么大的本事?”
  瘦削汉子道:“正是,这小子武功高得出奇,一出手就将二哥三哥和五弟摆平了,幸好他中了翻板,要不然……哼哼,五弟死的真惨,咱们这就将他拖出,割他的肉来祭五弟!”
  说着,将灯笼挂在墙上,便要动手打开铁栏杆上的门。
  那大寨主一摆手道:“且慢,这小子只怕不是真中毒昏迷,待我先试他一试。”
  他从怀中取出一支长约六寸的竹管,把一端衔入嘴里,对准地牢中的令狐彰,呼的一声,吹出一支吹箭!
  令狐彰不敢再假装昏迷了,连忙举剑一格,将来箭挡掉,接着跳了起来。
  瘦削汉子吓了一跳,叫道:“他妈的,果然是假装的!大哥,再射!再射!”
  那大寨主又连续吹出几箭,一看都被令狐彰轻易地挥剑挡掉,心知吹箭收拾不了他,当下把脸一沉道:“小子,你是何人?”
  令狐彰笑了笑道:“别问我是谁,要命的话,赶快放我出去,让我将那位小姑娘带走,否则我就叫你这通天寨鸡犬不留!”
  那大寨主哈哈大笑道:“放你出去?你小子说得倒好听,有本事你自己打出来好了!”
  令狐彰扬了扬手上的阎王剑,道:“识得我手上这把剑么?这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别说是一面铁栏杆,就算是铜墙铁壁……”
  那大寨主一见那柄阎王剑,登时面色大变,好像见到魔鬼一般,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瘦削汉子道:“大哥莫慌,他是骗人的,我就不信那剑能破得这面铁栏杆!”
  那大寨主却是满面惊恐,两眼一直盯着那柄剑,颤声道:“那……那是‘死亡之剑’么?”
  令狐彰倒没料到他竟识得阎王剑,当下点头道:“不错,正是‘死亡之剑’!”
  那大寨主惊得双膝发软,差点就要跪了下去,道:“你……你是怎么得到它的?”
  令狐彰道:“你不配知道!”
  那大寨主十分惊惧,惶然道:“你……你知道它的原主人是谁么?”
  令狐彰道:“当然知道,昔年的‘天鹤先生’曾以此剑诛杀千百人,有人称此剑为‘魔剑’,后来它被判处死亡,埋在少林寺外十多年,最近才被我挖掘出来,我已将它改名为‘复仇之剑’!”
  这件事,他本不该对一个山贼述说,他也没有忘记姑姑的一再叮咛,但此时身陷地牢,他知道阎王剑不可能击破铁栏杆,因见对方对阎王剑如此畏惧,便说.出来吓唬吓唬对方,无非希望对方开门放他出去罢了。
  那大寨主听了他的话后,神色非常激动,问道:“你和‘天鹤先生’是何关系?”
  令狐彰冷冷道:“关系太深了,不过你不配知道。”
  那大寨主略一沉思,忽然拉着那瘦削汉子走回地道;瘦削汉子满头雾水,连迭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大寨主不答,拉着他走离地牢数十步,在一处地道拐角停下,才低声说道:“老四,此事叫愚兄十分为难……”
  瘦削汉子道:“怎么呢?”
  大寨主长叹一声道:“愚兄实对你说了吧!我原是昔年‘天鹤先生’的书僮,跟随‘天鹤先生’有四五年之久,直到他被围杀身亡为止!”
  瘦削汉子大吃一惊道:“真的?”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七章 异变陡生
上一篇:
第五章 疑云层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