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六章 行侠锄奸
2019-07-16 11:38:1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寨主神色凝重道:“天鹤先生对我不薄,虽然他已死了很久,我心中还常常怀念着他。今天来的这个后生小子分明与我旧主有着很深的渊源,你说我怎好杀了他?”
  瘦削汉子惊疑道:“大哥确定他与‘天鹤先生’有着很深的渊源么?”
  大寨主点头道:“不错,他的武功那样高强,一出手就将咱们三个兄弟摆平了,足见他必是我旧主的后人!”
  瘦削汉子道:“天鹤先生已死亡二十年以上,而这小子才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他的武功不可能得自天鹤先生的亲传吧?”
  大寨主道:“当然,所以愚兄怀疑他可能是‘地蛇夫人’调教出来的人!”
  瘦削汉子一惊道:“地蛇夫人不是与天鹤先生同一天被杀了么?”
  大寨主道:“当时我不在场,不大清楚当日的情形,但曾闻人言‘地蛇夫人’是被打入江中而死的,因此江湖上也有人传说‘地蛇夫人’没有死。”
  瘦削汉子道:“他如是‘地蛇夫人’调教出来的,那么……大哥打算怎样?”
  大寨主皱眉道:“如果是的话,我便不能处死他,可是又怕不是……”
  瘦削汉子微微一笑道:“大哥,依我看这件事十分好办。”
  大寨主问道:“怎么办?”
  瘦削汉子道:“我去将寨中那尊大炮推来,一炮轰死他!”
  大寨主一怔道:“为什么?”
  瘦削汉子冷笑道:“不管他是不是‘天鹤地蛇’的传人,你现在可不是‘天鹤先生’的书僮,你现在是通天寨的大寨主!常言道‘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咱们在这太岳山上占山为寨,日子过得很不错,何必再去理会以前那段主仆之情?”
  大寨主道:“可是……”
  瘦削汉子又道:“再说,那小子杀了咱们五弟,又打伤了二哥和三哥,大哥若放他出来,如何向寨中众兄弟交代?”
  大寨主道:“可是……”
  瘦削汉子又截口道:“万一他不是地蛇夫人的传人,大哥放他出来,那不啻是放虎出柙,那时你我还活得成么?”
  大寨主似觉有理,只是仍然拿不定主意,不住地搓手叹气。
  瘦削汉子道:“不要犹豫了,就算他是地蛇夫人的传人,未必就会对大哥友善,小弟这就去推来大炮,轰他个粉身碎骨,你还当你的通天寨主!”
  说罢,便要出去。
  大寨主拉住他道:“别急,让我再想一想。”
  瘦削汉子冷笑一声道:“再钻牛角尖,只怕连那块天鹅肉也要飞了!”
  大寨主一笑道:“好,你去将大炮推进来!”
  瘦削汉子拔步而去。
  不一会,地道那边传来沉重的辘辘车轮声,随见瘦削汉子推着一尊大炮走过来了。
  大寨主帮着将大炮推到距离地牢约五丈之处,将炮管摇低对准地牢,准备发炮。
  被困在地牢中的令狐彰一见他们推来一尊大炮,不禁心头大震,暗叫一声:“我命休矣!”
  明知铁栏杆异常坚固,他仍不放弃求生,当下大喝一声,使尽所有力气,跃身而起,双脚踢上铁栏杆——
  “砰”的一声巨响,那面铁栏杆只微微震动了一下,没有倒下。
  瘦削汉子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急了吧?你那柄宝剑不是可以削铁如泥么?为什么不削一削看?”
  令狐彰再度跃身猛踢,无奈铁栏杆实在太坚固了,不是人的力气所能撞倒的,他一连猛踢数次,铁栏杆依然牢不可破。
  瘦削汉子将引火棒点上火,笑道:“看啊!小子,我只稍这么轻轻一触,你便登时粉身碎骨——现在我要点火发炮了!”
  说着,慢慢将引火棒递向点火处。
  千钧一发间,忽听“嗖”的一声轻响,那支引火棒忽然从中而断,点火的一端落在地上!
  瘦削汉子一呆道:“大哥,你——”
  他以为大寨主又改变了主意,但当抬头去看大寨主时,竟见大寨主的身子正在慢慢往前倾去,不禁大惊失色道:“大哥,你怎么了?”
  砰然一响,大寨主已没声没气地仆倒在地道之上,原来他的背心已中了一镖——一支用竹片削成的竹镖。
  与此同时,他又发现自己拿在手上的引火棒也是被一支竹镖射断的。
  竹镖不是地牢中的令狐彰打出来的,而是从地道中射过来的。
  瘦削汉子面色遽变,心知有敌人侵入地道来了,急忙拾起地上那段引火棒,推转大炮便要点火发射,就在这时,忽觉心口一痛,低头一看,赫然发现自己的心口上已被一支竹镖射入,顿时惊得抱胸狂叫。
  只叫了一两声,两眼一翻,也倒地死了。
  令狐彰自料必死,忽见他们先后倒地而亡,情知来了救星,不觉长长透出一口大气,暗叫一声:“好险啊!”
  他立刻靠上铁栏杆,大声道:“是何方高人相救,请现身受小可一拜!”
  “哈!”
  一声大笑,眼前已出现一个老叫化。
  这老叫化年已七旬以上,有一头白发,身上一袭百补鹑衣,赤着一双大脚板,但满面红光,神采奕奕,一看即知是位武林健耆。
  他走近铁栏杆前,笑嘻嘻地问道:“小老弟,你是何人?干吗被困在这里?”
  令狐彰在他出现时,己将阎王剑藏在肘后,当下向他躬身一礼道:“小可符俦,多谢老前辈相救。”
  接着便将自己上山救人的经过说了一遍。
  老叫化听完哈哈一笑道:“原来那二寨主和三寨主是被你打伤的,你出手十分不凡,怎的竟会中了他们的翻板机关?”
  令狐彰面上一热道:“小可毫无江湖经验,因此才有此失……”
  老叫化问道:“你是哪位高人的门下?”
  令狐彰笑笑不答。
  老叫化见他不说,便不再追问,伸手摸摸铁栏杆外面的一副巨锁,道:“你等一等,老叫化去找钥匙来替你开门。”
  说罢,转去搜两贼的身子。
  令狐彰便利用此机会悄悄将阎王剑纳入鞘中。
  老叫化很快搜得一支钥匙,回来打开了铁栏杆上的门,令狐彰弯身走出地牢,再向他拜倒道:“救命之恩,容后图报,老前辈的名号是……?”
  老叫化伸手扶他起来,笑道:“同是侠义中人,说这些干吗?老叫化也是来寻他们晦气的,如今咱们快去救那位小姑娘吧!”
  当下,他领着令狐彰从地道的另一端走出,出得地道口,眼前是一间秘室,只见两个小喽罗好似木头人一般呆立在出口上,令狐彰心知他们被老叫化点了穴道,便在心中暗忖道:“这老叫化身手不弱,必是丐帮中的高手,我如今正要去找他们帮主铁脚罗汉报仇,最好不要与这老叫化深交,免得到时候下不了手。”
  他们一起走出秘室,看见附近有小喽罗在走动,老叫化便去抓来一个,劈面先给他两个耳光,然后才喝问道:“那小姑娘在哪里?快说!”
  那小喽罗吓得双脚发软,战战兢兢道:“在……在我们大寨主的房中。”
  老叫化踢了他一脚道:“你带路!”
  那小喽罗乖乖地领他们来到一幢楼房门口,指着那楼上道:“就在那上面。”
  这时,通天寨的一群喽罗已知大寨主和四寨主被杀死在地道中,加上二、三、五寨主一死二伤,整个山寨便成群龙无首的局面,许多小喽罗便趁机抢取财物逃下山,少数舍不得离去的也纷纷躲了起来。
  老叫化道:“小老弟,你上去救那小姑娘,老叫化去放一把火,将这山寨烧个干净。”
  令狐彰应了一声,便跑上楼房,果然在一间房中找到一个容貌秀丽的小姑娘,她正瑟缩在角落里哭泣,看见令狐彰入房,忽然从袖中掣出一把剪刀,抵住自己的心口,尖叫道:“恶贼!你再过来一步,我便自尽!”
  令狐彰吃了一惊,忙道:“姑娘误会了,我不是山贼,我是来救你回去的。”
  那小姑娘哭叫道:“你骗人!我才不上你的当!我……我不想活啦!”
  令狐彰急加解释,说自己在路上见到她奶奶,得知她被强盗抢上山,便赶来搭救,刚才已杀了三个寨主等等说了一遍。
  那小姑娘还是不信,道:“你果真是来救我的,那么你叫得出我的姓名么?”
  令狐彰一怔道:“我来得匆忙,倒忘了问你奶奶……”
  那小姑娘一哼道:“足见你是骗人的,我不信你的鬼话!”
  令狐彰着急道:“真的,我不骗你,那位老叫化正在放火烧山寨,不信你去窗口看看。”
  那小姑娘道:“我不要看!你们这些狗贼没一个好东西,我吕玉燕宁死也要保全清白之身!你敢过来,我就这么一刀下去!”
  她双手合提剪刀,紧紧抵住自己的心口,随时准备自尽。
  令狐彰怕她自杀,不敢过去,急得抓耳搔腮道:“嗳!暧!你这位小姑娘也真是的,我确实不是山贼,你要不信,我发誓给你听如何?”
  吕玉燕嗤之以鼻道:“发誓?哼,你们这些毫无人性的山贼,天天杀人放火,满身血腥,你发的誓叫谁相信啊!"
  令狐彰束手无策,不禁嘿然道:“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不是山贼?”
  吕玉燕道:“你将自己一只手砍下来,我便相信你不是山贼?”
  令狐彰生气道:“岂有此理,我为救人竟要砍下一只手,天下哪有这个道理?”
  吕玉燕道::“你不砍就算了,反正你只要上来一步,我立刻自尽!”
  说到这里,把头一偏,不再理睬。
  令狐彰道:“天快黑了,你奶奶正在路上等候,你再不跟我下山,你奶奶只怕又要寻死了,快跟我下山去吧?”
  吕玉燕不理。
  令狐彰顿足道:“吕姑娘,就算我是山贼,你跟我使这性子又有何用?终究还不是一死?既然你有勇气自尽,为何不相信我一次?”
  吕玉燕不理。
  令狐彰正要再说话,听得楼梯声响,回头一看是老叫化上来了,大喜道:“老前辈,你来得正好,快劝劝这位吕姑娘,她以为我是山贼,不肯跟我下山呢。”
  老叫化走入房中,见吕玉燕拿着剪刀准备自尽,不禁哈哈大笑道:“这小姑娘年纪轻轻就有这么贞烈的性子,难得难得。”
  一边说,一边走过去。
  吕玉燕厉声道:“站住!你敢再上一步,我立刻就死了!”
  老叫化连忙煞住脚步,笑道:“小姑娘,你看我像山贼么?”
  吕玉燕冷冷道:“怎么不像?你全身脏兮兮的,彻头彻尾就是个山贼!”
  老叫化碰了个钉子,仍是哈哈笑道:“好吧,你不走,必是想在这里做个压寨夫人——小老弟,老叫化已在各处放了火,大火马上就要烧过来了,咱们快走吧!”
  他向令狐彰使了个眼色,随即出房下楼而去。
  令狐彰随后跟下。
  两人走出楼房,只见各处房屋已在冒出缕缕黑烟,而山寨里的小喽罗已逃得一个不见了。
  令狐彰低声道:“老前辈,她还是个女孩子,咱们可不能把她丢下不管。"
  老叫化笑道:“别急,她等一会便会自己跑下来,你等着瞧好了。”
  令狐彰再向他请教名号。
  老叫化道:“老叫化从小行乞,游遍天下,食尽四海,到如今已七十多岁了,早就不记得自己的姓名啦!”
  令狐彰又问道:“您老是丐帮中人吧?”
  老叫化点头道:“不错。”
  令狐彰道:“听说贵帮的帮主名叫‘铁脚罗汉’,武功十分髙强?”
  老叫化又点头道:“不错,老叫化与我们帮主比起来,那真是萤火之对皓月,所以老叫化没有名号。”
  令狐彰道:“老前辈太客气了,刚才在地道中,您老以一支竹镖打断那支引火棒,这等功力武林罕见,比之‘千手怪侠司马天虹’尚有过之呢。”
  老叫化目光一注道:"你见过司马天虹?”
  令狐彰摇头道:“没有,小可只听人说过,大家都说司马天虹的金钱镖如何如何,但您老以一支竹镖打断一支引火棒,这等功力绝不比他差。”
  老叫化淡淡一笑道:“老弟过奖了,人家司马天虹乃是举世知名的高手,老叫化几手雕虫小技怎能与他相比!”
  令狐彰道:“老前辈刚才说来寻他们晦气,这意思是……?”
  老叫化道:“没什么,老叫化久闻这通天寨的五个山贼经常下山行劫,又是杀人又是放火,猖獗得不像话,今天路过此处,就顺便上来看看,倒没想到适逢其会救了你——对了,你说你叫符什么来着?
  令狐彰道:“符俦?”
  老叫化道:“复仇?
  令狐彰道:“不是,符咒的符,俦是人字旁一个寿字。”
  老叫化道:“何方人氏?”
  令狐彰道:“天山。”
  老叫化听到“天山”两字,微感惊异道:“在天山练的武功?”
  令狐彰道:“是的。”
  老叫化问道:“跟谁练的?”
  令狐彰道:“对不起,家师名讳,未便奉告。”
  老叫化一笑道:“有苦衷?”
  令狐彰笑笑不答。
  老叫化换了个话题问道:“你下江湖多久了?”
  令狐彰道:“才几个月罢了。”
  老叫化笑道:“难怪你会中了翻板,以后对付山贼可要小心,一般山寨大都设有害人的机关,行动时最须注意这一=点,否则一旦中了机关,把命丢掉就太划不来了。”
  令狐彰唯唯称是,见楼上那吕玉燕还不肯下来,有些不放心道:“那位吕姑娘还不下来,她会不会真的举刀自戕?”
  老叫化笑道:“不会,她真要死的话,哪会等到现在?”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七章 异变陡生
上一篇:
第五章 疑云层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