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七章 异变陡生
2019-07-16 11:39:5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令狐彰晓行夜宿,这一天途经长江“千手怪侠司马天虹”住处附近,想起司马丝丝不知怎样了,忍不住便拨马向江边行来。
  他告诉自己:“令狐彰,你不是来报仇的,你是来探望她的,这一点可要搞清楚啊!”
  迤逦来到茅屋附近,遥见屋边烟囱没有冒出炊烟,心中忽然有些慌慌的,暗忖道:“她会不会不在家?如果不在家,她会去何处呢?那天,她是在怀疑我可能是‘地蛇夫人’的徒弟之后离开我的,如今已证实我是‘地蛇夫人’的儿子,那么当她知悉之后,会以何种态度对待我?”
  想到这里,他不禁长叹一声道:“司马丝丝,我绝对不会找你报仇的,也希望你不要把我当作仇人看待才好!”
  来到茅屋口,他没有立刻敲门,不知怎地有些犹豫不决,一方面是渴望见到司马丝丝,一方面又觉她无论如何是仇人的女儿,自己既然已不打算找她报仇,还来找她干吗?
  可是,他终于还是举手敲门了。
  “你找谁?”
  门没开,却听身后有人在发问。
  令狐彰回头一看,只见有个青年站在数丈外的林边,肩上荷着一把铁锄,不过衣着不俗,不像是个农家青年,乃上前道:“我找司马姑娘,她在不在家?”
  那青年道:“不在!”
  口气有些不友善,对令狐彰似乎有些敌视!
  令狐彰问道:“她哪里去了?”
  那青年冷冷道:"你是谁?你找司马姑娘干吗?”
  令狐彰道:“我叫令狐彰,是司马姑娘的朋友,今天特地来探望她的,你又是谁?”
  那青年道:“我叫方华,是她的未婚夫婿。”
  令狐彰一呆道:“你说什么?”
  方华仰起脸,带着一抹傲色道:“我说我是她的未婚夫婿!”
  令狐彰大怒道:“狗屁!"
  一拳挥了过去。
  方华不提防,下巴被击个正着,登时仰身而倒,不过他似乎也练过武功,随即跳起挥锄扫出,大喝道:“好小子,你打人呀!”
  铁锄来势颇强,令狐彰没有闪避,好像没看见似的,左掌一探,抓住了方华的胸襟,厉声道:“这是真的么?”
  与此同时,方华的铁锄“砰”地击中他的腰部,但他的身子好像一棵大树,晃都没晃一下,反将铁锄震得反弹而落。
  方华的双臂也被震得一阵酸麻,又见自己的胸襟被他紧紧抓住,一时惊得呆了。
  令狐彰用力摇撼着他,又厉声道:“说!这是真的么?”
  方华道:“真的!”
  “狗屁!”
  又是一拳挥出,打得方华倒地直滚!
  他余怒未息,又一把将方华抓起,又一拳击上他的下巴,口中还是同样一句话:“这是真的么?”
  方华倒下,再被抓起,然后又在他的怒拳之下倒下,再被抓起,再被击倒——
  “这是真的么?”
  “这是真的么?”
  方华受不了了,嚎叫道:“假的!假的!”
  令狐彰这才停止揍人,但仍对他怒目切齿道:“你给我说实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方华颓然道:“是假的。”
  令狐彰怒道:“为什么要骗我?”
  方华道:“这是司马姑娘交代的,她说如见你找上门来,就告诉你我是她的未婚夫婿……”
  令狐彰一哼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方华道:“我是她父亲的记名弟子,她父亲本来有意传我武功,后来因为……因为家父反对,因此没练成。”
  令狐彰寒着脸道“她哪里去了?”
  方华道:“她有事入城,只怕快回来了。”
  令狐彰追问道:“你跟她住在这里多久了?”
  方华道:“没有,我白天来陪陪她,天黑便回家去,她让我在此住下。”
  令狐彰道:“她说过要嫁给你?”
  方华一脸苦涩道:“她要是这样说了,我死都甘愿……她说……说我替她提鞋都不配。”
  令狐彰道:“我看也是如此!”
  见他鼻青脸肿,怕司马丝丝回来见了不高兴,便道:“快去洗洗脸,司马姑娘回来的时候,不可说我打了你,知道么?”
  方华愤然道:“为什么不能讲?”
  令狐彰眼睛一瞪道:“不能讲就是不能讲,你敢讲一句,我不揍扁你才怪!”
  方华怕了,听从他的命令,转去屋后井边打水洗脸……
  令狐彰便在屋前来回踱步,暗忖道:“她为什么要这样骗我?她这是什么意思?她怎么知道我会来此找她?”
  思忖间,面上时喜时忧,兴奋沮丧兼而有之。
  就在这时,司马丝丝提着一篮日用品回来了!
  她一见令狐彰,脸色一变道:“你……你来干什么?”
  令狐彰陪笑道:“来看你啊!”
  司马丝丝冷冰冰道:“我不想再见你,你去吧!”
  令狐彰问道:“什么原因不想再见我?”
  司马丝丝道:“因为我已经与人订亲了。”
  方华适于此时从屋后转了出来。
  司马丝丝见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不禁一呆道:“方华,你怎么了?”
  方华不敢实说,期期艾艾道:“我刚才……爬到树上去,不……不小心摔了下来。”
  司马丝丝走过去,和他并肩站着,笑道:“令狐彰,这是我的未婚夫婿!”
  令狐彰道:“他说他刚从树上掉下来。”
  司马丝丝道:“他是在练一门高深的轻功,就快要练成了。”
  令狐彰举步走过去,两眼似刀一般盯着方华,道:“你们当真订亲了么?”
  司马丝丝道:“当然是真的。”
  令狐彰道:“最好由他来答复——方华,你当真和她订亲了么?”
  方华见他目中冷芒隐透,心中一怯,掉头撒腿便跑,飞也似地逃人树林里去了。
  司马丝丝没想到他会“临阵脱逃”,气得脸色发白,转身连连跺脚:“方华!方华!你……你怎么啦?”
  令狐彰笑道:“他是个胆小鬼,没有勇气在我面前说谎!”
  司马丝丝一呆,慢慢转回身子,对他怒目而视道:“是不是你刚才打了他?"
  令狐彰道:“轻轻揍他几拳罢了。”
  司马丝丝大怒道:“你凭什么打他?”
  令狐彰道:“他乱讲话,说什么是你的未婚夫婿,像他那样的人怎么配做你的丈夫,我一气之下,便揍了他几下。”
  司马丝丝听得柳眉倒竖,杏眼圆瞪,跺脚尖叫道:“他是我的未婚夫婿不错呀!”
  令狐彰笑道:“不要骗我,他已承认不是了,你干吗要这样哄我?”
  司马丝丝脸上一阵发红,含怒瞪视他好半晌,忽然转身便向屋里走去。
  令狐彰赶紧越前拦住,陪着笑脸道:“你不要生气,我向你道歉便是。”
  说着,长揖下去。
  司马丝丝冷叱道:“走开!”
  令狐彰道:“你听我一言——”
  司马丝丝厉声道:“滚开!”
  令狐彰神色一黯道:“司马姑娘,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何必以这种态度对待我?”
  司马丝丝杏眼一瞪,凶巴巴地道:“你走不走?”
  令狐彰苦笑道:“你放心,我不会赖在这里的,只因咱们曾是朋友,今天我路过此地,特地转来探望你,并无别的企图。”
  司马丝丝怒声道:“我不是你的朋友,你快走你的吧!”
  令狐彰道:“我……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谈谈,请不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好么?”
  司马丝丝不理,闪身便要人屋,令狐彰张臂拦住,她登时大怒,一掌拍出,娇叱道:“滚开!”
  “砰”然一响,正中令狐彰的胸口,令狐彰大叫一声,仰身便倒。
  司马丝丝吃了一惊,连忙伸手搀扶他,急问道:“有没有受伤?”
  令狐彰站起吐了一口气,摇头笑笑道:“还好没有。”
  司马丝丝立刻缩回手,目露央求之色道:“你走吧!我不想……不想跟你交朋友,以后请不要再来找我!”
  令狐彰道:“好,不过我要知道理由!”
  司马丝丝道:“不须要什么理由,我……我只觉得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
  令狐彰道:“那天,你听到‘天鹤地蛇’四个字后,态度突然大变,这一定有原因,我要知道!”
  司马丝丝道:“你去问问别人好了,我不愿多说什么。”
  令狐彰道:“不,我要听你解释!”
  司马丝丝目中露出一抹困惑,默望他片刻,才问道:“你当真不知道你的身世来历?”
  令狐彰道:"已经知道一些了,我师父她……她原来是我的姑姑,她叫令狐玉兰,她说我父亲叫令狐威武,名号就叫……就叫‘天鹤先生’。”
  司马丝丝睑色一变。
  令狐彰道:“我姑姑还说我父母当年是被七个武林高手围攻而死的!”
  司马丝丝脸色又是一变。
  令狐彰凝视着她问道:“关于这件事,你知道多少?"
  司马丝丝摇头道:“我不知道!”
  令狐彰道:“令尊没告诉你么?”
  司马丝丝冷冷道:“没有!”
  令狐彰道:“不对,那天你曾告诉我有关我父母的一些事……当然,我父母遇害时,你尚未出生,所以你所知道的有关我父母的事,与事实有很大的出入,我姑姑说:我父母并非坏人,他们死得太惨……”
  司马丝丝冷冷问道:“你姑姑还告诉你什么?”
  令狐彰道:“她说当年围攻我父母的七人是少林方丈无为禅师、武当玉虚真人、剑先生金屐祥、霸王拳庞德公、丐帮帮主铁脚罗汉、金刀大侠满天林,还有一个是……”
  司马丝丝道:“我爹,是么?”
  令狐彰点头道:“我姑姑是那样说的,不过纵然那是真的,我也不想找你报仇,令尊已经不在了,我认为上一代的仇恨,不应该延续到第二代——”
  一句话刚刚说完,蓦然间屋左的树林中传出一个女人冷冰冰的声音……
  “胡说!”
  令狐彰闻言心头一震,回头叫道:“姑姑!”
  一个白发妇人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正是令狐玉兰!
  令狐彰想不到姑姑还在跟着自己,心知这下要糟了,想叫司马丝丝快逃又不敢,一时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令狐玉兰走到他跟前,寒脸道:“彰儿,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令狐彰以哀求的眼光望着她道:“姑姑……”
  令狐玉兰神色严厉已极,道:“说话呀!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令狐彰低头嗫嚅道:“姑姑,她……她父亲已死了,而当年我父母被杀时,她还没出生……我觉得冤有头债有主——”
  “啪!”
  重重一个耳光,打得他颠出好几步!
  令狐玉兰声色俱厉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听听!你有没有想到你父母当年惨死的情形?你这个混蛋东西!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你竟不想为父母报仇!”
  令狐彰抚着面颊道:“姑姑……”
  令狐玉兰怒叱道:“不要叫我!今天你不杀了这小贱人,我就不是你的姑姑!”
  令狐彰颤声道:“姑姑,您听我一言——”
  令狐玉兰又一声怒叱打断了他的话,指着司马丝丝道:“你杀也不杀?”
  令狐彰眼泪夺眶而出,道:“我下不了手!姑姑,我真的下不了手!她是无辜的,杀我父母的是她父亲,不是她,而她父亲已经死了,我认为这样已经……够了!”
  令狐玉兰愤怒极了,上前一阵拳打脚踢,打得令狐彰满地直滚,她仍尖声道:“你杀不杀?你杀不杀?”
  司马丝丝突然娇喝道:“住手!”
  她丢下手上的篮子,从怀中掏出一把金钱镖,准备出手了。
  令狐彰大叫道:“不!司马姑娘,你快逃!”
  令狐玉兰听了更怒,重重一脚将令狐彰踢出一丈开外,尖笑一声道:“你不杀,我来杀便了!”
  就在这时,司马丝丝的金钱镖出手了,但见她右手向前一送,五枚金钱镖电奔也似地袭向令狐玉兰前身五处穴道!令狐玉兰冷笑一声,一直抱在怀中的铁琵琶猛然挥出,“叮……”然一片锐响,五枚金钱镖全被她的铁琵琶挡开,似火星迸飞开去。
  她紧接着欺身疾上,掉转铁琵琶撞向司马丝丝的面门,出招奇快无比!
  司马丝丝来不及再发出金钱镖,手上又无其他武器,不敢用手去挡,只得顿足纵退。
  “小贱人,你死定了!”
  令狐玉兰如影随形紧蹑而上,几乎就在司马丝丝的双脚落到地上的同时,她的铁琵琶已自司马丝丝的头上砸了下去。
  令狐彰一看就知司马丝丝逃不过这一击,惊得嘶声大叫道:“不要杀她!”
  司马丝丝也知自己无法躲过,心头一惊,只好闭目等死——
  说射迟,那时快,蓦听得“砰”然一声巨响,令狐玉兰的铁琵琶不知被什么东西击中,应声往旁荡去!
  瞬间,一条人影从林中射出,来人身法十分快速,只一眨眼便已飞到司马丝丝身侧,再一眨眼便已揽着司马丝丝破空飞去,投入对面的树林里去了!
  令狐玉兰不防有此,待要追击已然迟了一步,看见那人揽着司马丝丝逃入树林,气得暴跳如雷,破口大骂起来。
  令狐彰看出那人是铁脚罗汉,心中暗暗惊异,暗忖道:“怎么他铁脚罗汉也到了这里?莫非他也在跟踪我?”
  但无论如何,看见司马丝丝被救,他心里是高兴的,虽知如此一来自己又要挨一阵痛殴……
  果然,令狐玉兰立刻迁怒到他头上,上前又是一阵猛打猛踢,一边踢打一边谩骂,连许多不该出自她口中的恶毒下流的字眼也都从她口中流了出来。
  令狐彰咬牙忍受着,因为他自知不对,觉得自己应该接受这个惩罚。
  令狐玉兰踢打他几十下后,心头上的怒火似乎消了,才歇手喝道:“跟我走!”
  纵身向西飞去。
  刚才,铁脚罗汉揽着司马丝丝往东跑,这会她却往西奔,令狐彰不解其故,但见她没有追杀司马丝丝之意,心中自是欣慰,当即起身跟去。
  令狐玉兰沿江一路西奔,跑了几十里路,才在一处山崖上停下来。
  她在崖上坐下,掩面哭了起来。
  令狐彰见她伤心悲泣,不禁羞愧交加,便上前跪下道:“姑姑,您不要生气,您再打我骂我好了。”
  令狐玉兰听了更伤心,道:“打你骂你?姑姑带你去天山含辛茹苦十六年,你说姑姑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要打你骂你么?为了你,姑姑虚度一生青春!为了你,姑姑忍饥受冻,你说姑姑为的是什么?你爹娘死得那么惨,我只道你必会替他们报仇雪恨,哪里知道你竟不当一回事!你本有能力杀死满天林,可是你没有下手,你也有机会杀死铁脚罗汉,可是你竟放弃了,今天晚上,你不但不杀司马天虹的女儿,还反过来……反过来……”
  说到这里,已哽咽不能尽言。
  令狐彰哭了,一边磕头一边哭道:“姑姑,我错了!我该死!我该死!”
  他说一声“我该死”,猛磕一个头,磕得血都流下来了!
  令狐玉兰大生痛惜,一把将他搂入怀中,心肝宝贝也似地紧紧搂住他,悲哭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忍杀死他们?难道你不想为父母报仇?难道你还看不出他们是一群伪善的人?你太傻了,他们已经知道你是‘天鹤地蛇’的儿子,你不杀他们,他们会反过来杀你的——天哪!大哥大嫂!我对不起你们,谁知道你们的儿子心地这么善良……”
  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刺入令狐彰的心坎,使得令狐彰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错了,不管铁脚罗汉和满天林等人为人如何,父母之仇无论如何都应该报的,于是他流着眼泪,以坚定的口气道:“姑姑,我会杀死他们的!我这就去找金履祥报仇,这次绝不叫您失望就是!”
  语毕,脱出姑姑的怀抱,坚定地站了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八章 跋前疐后
上一篇:
第六章 行侠锄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