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七章 异变陡生
2019-07-16 11:39:5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与此同时,司马丝丝和铁脚罗汉也在长江下游一处偏僻的林间交谈……
  “你说他叫令狐彰?”
  “是的。"
  “不叫符俦?”
  “不是。”
  “他是‘天鹤地蛇’的儿子?”
  “刚才他是这样说的。”
  “那白发妇人是他的姑姑令狐玉兰?”
  “是的……”
  铁脚罗汉满面疑惑,连连摇头道:“怪事!怪事!真真是一件大怪事!”
  司马丝丝道:“怎么说呢?”
  铁脚罗汉道:“老叫化是当年参与围剿‘天鹤地蛇’七人中的一个,虽然当时老叫化不大清楚‘天鹤先生’是不是名叫令狐威武,但是有一点老叫化却十分清楚——他们夫妇没有儿子!”
  司马丝丝一怔道:“没有?”
  铁脚罗汉很肯定地道:“没有!”
  司马丝丝也为之大惑不解,道:“既然‘天鹤地蛇’没有儿子,那令狐玉兰怎么说他是天鹤先生的儿子呢?”
  铁脚罗汉道:“所以我说这是一件大怪事,天鹤地蛇根本没有儿子,却在他们死亡二十多年后,忽然冒出一个儿子来了!”
  司马丝丝不胜惊异道:“这么说,那是令狐玉兰在哄骗令狐彰了?”
  铁脚罗汉点头道:“不错。”
  司马丝丝道:“也就是说令狐玉兰要借令狐彰之手来杀死你们七人?”
  铁脚罗汉又点头道:“对!”
  司马丝丝道:“这我就不懂了,如果令狐彰不是‘天鹤地蛇’的儿子,如果令狐玉兰要借令狐彰之手来杀人,那么为什么令狐玉兰要令狐彰报仇的对象正好是你们七位呢?”
  铁脚罗汉苦笑道:“这一点,老叫化也想不通,当年我们七人只联合围剿‘天鹤地蛇’夫妇,除此而外,未再联手对付他人。”
  司马丝丝问道:“当年那次围剿,他们夫妇确实都死了?”
  铁脚罗汉道:“是的,天鹤先生是被令尊的一枚金钱镖打中,继之被金履祥一剑刺中腹部,便从巫峡之上跌落数十丈深的湍流之中;地蛇夫人在跌落江中之前,也被霸王拳庞德公一拳击中要害,当场吐血!你想想看,在那种情况之下跌人湍流之中还能活么?”
  司马丝丝道:“后来有没有找到他们的尸体?”
  铁脚罗汉道:“有的,由于‘天鹤地蛇’积恶如山杀人无数,我们七人打定主意非杀死他们不可,为了确定他们已死,我们一起下山去寻,两天之后终于在下游一处江边发现了他们夫妇的尸体,虽然全身浮肿不复辨认,但从衣着上仍可看出他们确是‘天鹤地蛇’不错。”
  司马丝丝又问道:“您老知不知道天鹤先生有个妹妹?”
  铁脚罗汉摇头道:“不知道,没听说过。”
  司马丝丝道:“刚才您老已见到她了,她像不像昔年的地蛇夫人?”
  铁脚罗汉笑着摇头道:“不像!不像!当年的地蛇夫人容貌绝世,比这个令狐玉兰要漂亮多了。”
  司马丝丝道:“既然‘天鹤地蛇’没有儿子,那么令狐彰自不可能是他们的儿子,因而令狐玉兰也不可能是令狐彰的姑姑了。但是,说不定令狐玉兰真是天鹤先生的妹妹,她为了要替哥哥和嫂嫂报仇,便教养出令狐彰这么一个青年,您老以为然否?”
  铁脚罗汉点点头道:“也有可能,不过……现在最叫人想不通的还是令狐玉兰这种做为,人人都知道‘天鹤地蛇’没有子女,她为什么要这样哄骗令狐彰?难道她不怕这个谎言被拆穿么?”
  司马丝丝道:“她对待令狐彰非常严厉,时加打骂,令狐彰几乎已变成一个童养媳,对她的话已深信不疑,也许将来有一天令狐彰会知道受骗,但那时候令狐玉兰的目的只怕已经达成了。”
  铁脚罗汉皱眉道:“这很可怕,不过令狐彰似乎是个心地善良的青年,那天老叫化在通天寨救了他一命,当时老叫化没有表明身分;他曾在老叫化面前一再提起‘铁脚罗汉’四个字,敢情他那时是想找老叫化报仇,后来我们在杏花村再度见面……嘿!原来他想杀我,我竟被蒙在鼓里,但他终于没有动手,由此看来,他尚是个是非分明的青年。”
  司马丝丝轻轻叹了口气道:“当我知道他与‘天鹤地蛇’有着某种渊源的时候,我便决定不再跟他在一起,如今既知他不是‘天鹤地蛇’的儿子,您看这怎么办呢?”
  铁脚罗汉神色凝重地道:“老叫化认为应该赶快让他知道真相,否则万一他下手杀了人,那就很难收拾了。”
  司马丝丝道:“正是,此处距剑堡不太远,他今天路过我家,很可能就是要去找金履祥报仇呢!”
  铁脚罗汉跳了起来道:“不错!不错!咱们快去通知金履祥防备一下,他若到剑堡,咱们正好吿诉他真相!”
  于是,老少俩连夜往剑堡赶去。
  当第二天的朝阳在东方天边露面的时候,老少俩已经赶抵剑堡,剑先生金履祥闻报铁脚罗汉到访,连忙亲自出迎,两人是几十年的老朋友,见面自甚欢愉,双方客套一毕,铁脚罗汉便为司马丝丝引见。
  金履祥以前也曾见过司马丝丝,只因女大十八变,这一两年司马丝丝已出落得如花似玉,一时竟认不出来,听铁脚罗汉一说,才惊喜地说道:“原来是司马大侠的千金——司马姑娘,听说令尊不幸遇害,这是真的么?”
  司马丝丝点点头,眼泪簌簌掉了下来。
  金履祥表情转为严肃,问道:“知不知道杀害令尊的凶手是谁?”
  司马丝丝道:“我敢肯定是令狐玉兰!”
  金履祥微微一怔道:“令狐玉兰何许人?”
  铁脚罗汉插口道:“履祥兄,此非说话之处,咱们入你庄中再作长谈吧!”
  三人进入剑堡的客厅坐下,下人献过茶后,司马丝丝和铁脚罗汉便将有关令狐彰的一切说了出来。
  剑先生金履祥听得惊骇已极,失声道:“原来他是‘天鹤地蛇’的儿子!可是……金某人从未听说过他们有儿女呀!”
  铁脚罗汉道:“此事不用怀疑,老叫化清清楚楚地知道:地蛇夫人并未生子!”
  金雇祥惊讶道:“帮主是说:那令狐彰其实并非地蛇夫人所生?”
  铁脚罗汉道:“不错,他受了那令狐玉兰的欺骗而已!”
  金履祥问道:“那么,那令狐玉兰究系何人?”
  “据说她告诉令狐彰她是‘天鹤先生’的妹妹,但这可能也是谎言,老叫化以前也没听说过令狐威武有个妹妹。”
  “如果她不是‘天鹤’的妹妹,为何教出一个令狐彰要来找我们报仇?”
  “这也正是老叫化想不通的一点,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发现令狐彰是个生性善良正直的青年,咱们必须设法从令狐玉兰的手中将他救出来,不能眼看着他走入歧途。”
  金履祥“唔”了一声沉吟道:“他曾函约金某人比剑,说是其师规定他必须击败庞庄主、司马大侠及金某人后,方准他艺满下山,那次金某人未加重视,只派敝堡总管前去迎战,结果他击败了敝堡总管;前一阵子他来到敝堡,指明一定要与金某人比剑,当时金某人因略有不舒,乃命小儿迎战,结果小儿也败在他的木剑之下……看样子他的剑法确已练到出神入化之境,这样一个青年如果误入歧途,只怕真要为武林带来一场大灾难了。”
  铁脚罗汉道:“司马姑娘预料他会在这一两天之内前来找你报仇,你打算怎么应付?”
  金履祥眉头一皱道:“这件事确实不好应付,老实说他的剑法虽甚神妙,金某人自信还不至于败在他的剑下,问题是他既非‘天鹤地蛇’之子,那分明是那令狐玉兰的一项阴谋,而你们又说他是个好青年,在这种情况之下,金某人出手可就难了,伤了他不好,但败给他也不好,何况他既是打着为父母报仇而来的,不杀死金某人岂肯善罢甘休?”
  铁脚罗汉道:“正是,此事确实十分棘手,老叫化也不知道怎么办好。”
  司马丝丝道:“他在那白发妇人十六年的教导下,已坚信自己是‘天鹤地蛇’之子,咱们若无证据,要使他相信他不是‘天鹤地蛇’所生一定很难,为今之计,如果他来了,金老前辈只有暂时避不见面,先拖延一阵再说,不知金老前辈已为然否?”
  金履祥苦笑道:“他要为父母报仇,金某人如避不见面,传到江湖上去,金某人这张老脸要往哪里摆啊?”
  司马丝丝道:“将来水落石出,大家自然明白了。”
  金履祥又沉吟有顷,道:“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庙,他若一直不肯离开,或甚至动手伤害敝堡的人,那又该如何?”
  司马丝丝道:“他是个很讲道理的人,那白发妇人要他杀我,他一直不肯,说不应该将仇恨延续到第二代,因此他应该不会动手伤害贵堡之人。”
  金履祥道:“万一伤害了呢?”
  司马丝丝脸上一红道:“他好像还肯听我的话,届时由我来劝劝他看。”
  铁脚罗汉道:“履祥兄,我看庞老庄主和少林武当两位掌门人可能尚不知此事,可否由你派人分别去通知他们三人,请他们预为防患,免得发生不幸?”
  金履祥点头称善,立刻叫人请来总管皇甫桐,吩咐他派人分别去通知庞德公三人,然后又把儿子英锋叫人厅,告诉他一切,嘱他防备令狐彰前来寻仇。
  刚刚交代完,一个堡丁匆匆跑人客厅,向金履祥报告道:“启禀老爷,那位叫令狐彰的青年又来了,在庄门外等着要见老爷呢!"
  金履祥面色一变道:“还有谁?”
  堡丁道:“只他一个。”
  金履祥“嗯”了一声,转对铁脚罗汉和司马丝丝苦笑道:“来得好快啊!”
  铁脚罗汉神色凝重,道:“就照司马姑娘的意见试试如何?”
  金履祥点点头,便向儿子金英锋交代了一番,最后说道:“记住,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切勿与他动手,态度尽量客气有礼!”
  “是!”
  于是,金英锋来到剑堡门口。
  一眼望去,只见令狐彰凶神恶煞站在那里,全身布满腾腾杀气!
  这是可以理解的,他姑姑的伤心痛苦给了他很大的剌激,想到姑姑辛辛苦苦将自己教养成人,目的就只希望自己为父母报仇,而自己已见过了三个仇人,却一个也未予伤害,觉得自己太懦弱无能了,这样下去如何吿慰父母在天之灵?如何对得起含辛茹苦的姑姑?
  因此,今天来到剑堡,他下定决心要杀死剑先生金履祥。
  金英锋曾经败在他的剑下,已知他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故不敢造次,当下快步迎上,含笑抱拳道:“不知令狐仁兄驾到,有失远迎,勿怪勿怪!”
  令狐彰淡然道:“少堡主不用客气。”
  金英锋笑问道:“足下重临敝堡,不知有何赐教?”
  令狐彰道:“我要见令尊,请他出来吧!”
  金英锋道:“很抱歉,家父已于日前因事外出,此刻不在堡中,足下有什么贵干,跟在下说也是一样。”
  令狐彰一怔道:“令尊不在?”
  金英锋道:“是的。”
  令狐彰问道:“何处去了?”
  金英锋道:“说是去蜀北拜访一位老友,约两三个月才能回来。”
  令狐彰本是怀着坚定的杀人意志而来的,却未料到金履祥竟然不在堡中,不禁有一种走了落招之感,大为不悦道:“真的么?”
  若是换了别人,金英锋非当场摆下脸色不可,但现在他不敢,反而客客气气地笑道:“当然是真的,我们没有骗你的必要啊!”
  令狐彰再问道:“出门几天了?”
  金英锋道:“前天才出门的。”
  令狐彰道:“蜀北的什么地方?”
  金英锋道:“家父没说清楚,好像那是一位多年未见面的朋友,家父忽然想念起他来,便说要去找一找看——足下有何贵干,不能跟在下一说么?”
  令狐彰沉默有顷,冷冷答道:“不能,我过两三个月再来便是。”
  语毕,转身上马,绝尘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八章 跋前疐后
上一篇:
第六章 行侠锄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