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十三章 夜闯金剑堡
2019-07-16 11:54:5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烟幕飘散了。
  十八个剑士倒未有人受伤,但是原被困在阵中的令狐彰却已不知去向。
  金履祥气炸了肺,怒问道:“是谁打出的烟幕弹?”
  在场众剑士个个发呆,都是一脸莫名其妙之色。
  金履祥原欲下令追击,一想令狐彰既已脱出“剑阵”,自己亲自去追都未必有用,何况是自己的门下?而且,他忽然想到了正在堡中做客的“起死回生司空春”,想到只有他一人有各种各样的烟幕弹……
  顿时,他的眉头皱了一下,显然心里很不愉快,举目四望,开声道:“司空兄,是你么?”
  原来,自从二十多天前擒获令狐玉兰之后,因他决定邀请少林,武当二派掌门人及各方武林知名人物前来剑堡“会审”令狐玉兰,因此司空春、满家父子和司马丝丝即留在剑堡未走,此四人均被招待住宿于剑堡的一座宾馆中,今夜令狐彰突然闯入剑堡发生打斗事件,他相信司空春等四人必已闻声而至,在附近观看,是以开声发问。
  但是,司空春并未应声现身。
  金履祥的眉头又皱了一下,转向在场的门下众人问道:“方才司空春是否在此?”
  没人回答。
  金履祥轻哼一声,当即吩咐总管皇甫桐继续严加防守,便与儿子金英锋离开现场,向前院行来。
  金英锋道:“爹,您猜是司空前辈打出的烟幕弹么?”
  金履祥沉着脸道:“本堡并无一人使用烟幕弹,而且方才除了令狐彰那小子闯人本堡之外,并无第二个外人进入。”
  金英锋怀疑道:“可是,司空前辈有何理由要帮助令狐彰呢?”
  金履祥道:“为父也想不明白,所以咱们去宾馆与他谈谈。”
  父子俩来到剑堡前院右方的宾馆,走人客厅一看,没人在厅上。
  金英锋便去叫醒负责宾馆一切招待工作的一个宫管事过来问话:“宫管事,司空前辈、满大侠父子和司马姑娘四人在么?”
  宫管事从睡梦中被叫醒,迷迷糊糊道:“应该在吧?半夜三更,没事出去干么?”
  金履祥问道:“刚才你没听到打斗声音?”
  宫管事道:“没有啊。”
  金履祥并不怪他,因为剑堡的前院和后院,有一段相当远的距离,一般人入睡之后,不大可能被远距离的声音所吵醒。
  但是,司空春等四人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是练家子,警觉性很高,虽然打斗声从后院传到前院宾馆已很低弱,金履祥相信他们四人一定听到,也一定已被惊醒。
  “去请他们四位到厅上来!”
  “是。”
  不久,满家父子和司空春同时来到厅上,只有司马丝丝慢了一些时候,当她来到厅上时,脸上还带着浓重的睡意。
  大家在客厅上坐下之后,剑先生金履祥首先表示歉意道:“抱歉,三更半夜,打扰四位的睡眠,十分不该。”
  金刀大侠满天林道:“好说,满某人早就醒过来了,刚才贵堡出了什么事?”
  金履祥反问道:“满兄听到了?”
  满天林点头道:"是的。”
  金履祥转对司空春问道:“司空兄也听到了?”
  起死回生司空春也点头道:“正是,我听到从贵堡后院那边隐隐约约传来打斗声,本想赶去看看,后来觉得不大好,就没去了。”
  金履祥再转对司马丝丝问道:“司马姑娘,你听到了没有?”
  司马丝丝一脸惊愕道:“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金履祥道:“刚才令狐彰从敝堡后面闯入,被敝堡的‘剑阵’困住……”
  他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描述一番,然后冷笑道:“不料,眼看那小子已精疲力竭快要就擒了,忽然一颗烟幕弹打入‘剑阵’,等到烟幕消散时,那小子已然逃逸无踪!”
  满天林一怔道:“烟幕弹?”
  金履祥颔首道:"不错!”
  满天林转望司空春,欲言又止。
  司空春面色微变道:“金堡主认为那颗烟幕弹是在下打出的?”
  金履祥道:“不敢,老夫只是过来问一问,因为今夜只有令狐彰一人闯入敝堡,而敝堡门下并无一个会制造使用烟幕弹……”
  司空春听了苦笑道:“眼下在贵堡之人,确实只有老夫一人会制造使用烟幕弹,难怪金堡主会怀疑到在下头上,但是那颗烟幕弹绝对不是在下发出的,刚才在下并未离开宾馆一步!”
  金履祥道:“这就怪了!难道说烟幕弹会从天上掉下来?”
  满天林道:“只怕是令狐彰打出的吧?”
  金履祥摇头道:“不是!当时老夫看得很清楚,令狐彰没有打出烟幕弹!”
  司马丝丝惊问道:“有没有人受伤?”
  金履祥道:“没有。”
  司空春道:“那烟幕是何种颜色?”
  金履祥道:“白色的。”
  司空春道:“爆炸之后,烟幕有多广?”
  金履祥道:“笼罩十几丈宽广的地面。”
  司空春双眉深锁,沉吟不语。
  金履祥轻咳一声道:“老夫也觉得司空兄应无帮助那小子之理,此事当真扑朔迷离,叫人猜想不透……对了,司空兄身上带有几颗烟幕弹?”
  司空春道:“一共带了四颗,两颗迷魂弹,两颗烟幕弹,那天擒捕令狐玉兰用去一颗迷魂弹,现在还剩下一颗迷魂弹和两颗烟幕弹,都放在房中。”
  金履祥道:“确实还在么?”
  司空春神色有些不自然,道:“在下自那天进入贵堡之后,便将它放在药箱里面,这些天倒没开箱检视……”
  金履祥道:“去看看如何?”
  司空春道:“好啊!”
  于是,六人一起进入司空春所睡的客房,司空春点起一盏琉璃灯,然后当众打开他的药箱,一看之下,他的脸色大变。
  因为,箱中并无一颗烟幕弹。
  金履祥道:“怎么呢?”
  司空春骇然道:“怪事!怪事!怎么统统不见了呢?”
  满天林惊讶道:“旬空先生有没有记错?箱中确实有三颗烟幕弹?”
  司空春叫道:“是呀!在下明明放在这箱中,怎么会忽然不见了呢?”
  金履祥面色变得很难看,干笑一声道:“这样看来,敝堡出现小偷了!但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潜入宾馆偷窃客人的东西?”
  他说到这里,转对站在后面的宫管事,神情严厉地道:“宫管事,你管的什么事?竟让小偷混入宾馆里来了?”
  宫管事吓得矮了半截,面色发白,战战兢兢道:“不……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有小偷!这……这宾馆四周日夜有人巡守,小偷怎么跑得进来?再说……再说本堡之人个个品行端正严守纪律,他们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干这勾当呀!”
  金履祥沉思有顷,忽向满天林笑道:“满兄,依你看,敝堡门下会不会当小偷?”
  满天林面孔冷了下来,道:“当然不会,我们父子也不会!”
  他知道金履祥怀疑自己父子俩,故心中大为不悦,觉得这种怀疑对自己父子俩是莫大的侮辱。
  其实,金屐祥怀疑他们父子并非全无道理,因为满天林一直认为令狐彰八成是他十多年前失踪的幺儿满家乐,基于此,满天林不愿见令狐彰受到伤害是可以理解的。
  金履祥笑道:“满兄莫如此激动,老夫岂敢怀疑满兄及令郎,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满家欢突然开口道:“金老前辈,小侄要说一句话,希望您老不要见怪!”
  金履祥道:“满世兄有话,直言无妨。”
  满家欢道:“我爹和小侄怀疑令狐彰可能是我那失踪的弟弟满家乐,这是事实,在真相未明之前,我们父子不希望令狐彰受到伤害也是事实,但是我们父子并不知令狐彰今夜会闯入贵堡而需要以烟幕弹助其脱困,我们父子也不至于下流到要偷窃人家的东西,如果金老前辈怀疑是我们父子干的,那对我们父子是个天大的侮辱!”
  金履祥静静听完他的一席话,笑道:“满世兄,老夫并未说你们父子偷了司空兄的烟幕弹,你急个什么劲呀?”
  满家欢道:“金老前辈可能有这种怀疑,所以小侄不能不说明白!”
  金履祥笑了笑道:“满世兄不用着急,这件亊老夫一定会査个水落石出。”
  满天林道:“我看,为免误会加深,我们父子莫如暂时离开贵堡为是……”
  金履祥忙道:“满兄不要如此,八月中秋之会已只剩下六天,满兄岂可于此时离去?反正令狐玉兰并未被令狐彰救走,而令狐玉兰既在咱们手中,擒获令狐彰只是迟早的事情……
  说到这里,忽然转对司马丝丝笑道:“司马姑娘真是好睡,刚才后院打斗激烈无比,而姑娘竟能酣睡不醒,想是姑娘功力较浅之故,哈哈哈!”
  司马丝丝笑道:“侄女功力较浅,确实没听到打斗声。不过……侄女有个建议:金老前辈可以到侄女房中搜一搜,司空老前辈一共丢了三颗烟幕弹,刚才被人用去一颗,当然还有两颗,要是能在侄女房中找到,侄女自是无话可说,若是没有,还希望金老前辈莫以怀疑的眼光看侄女,好么?”
  她的语气温和,语意可不温和,听得金履祥面上发红,大为尴尬道:“司马姑娘说哪里话,你们都是老夫的客人,何况又不是老夫失窃,搜你的房间干么?唉!此事就到此为止,别再追究了,三位请回房安歇,得罪之处,老夫当面谢罪!”
  说罢,分别向她和满家欢父子拱拱手。
  满家父子不再说什么,一起回房而去。
  司马丝丝也随后回房去了。
  金履祥父子仍留在司空春的房中,他们在房中默坐良久,直到确定满家父子和司马丝丝已回到他们的房间,金履祥才开口低声道:“司空兄,你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司空春皱眉道:“在下也想不通……”
  金履祥道:“现在的情形是:司空兄的烟幕弹失窃是事实,而敝堡门下没有人敢进入宾馆行窃,也是老夫可以肯定和保证的。”
  司空春苦笑道:“那么,偷窃在下烟幕弹的人,当然只有住宿在这宾馆里的人了。”
  金履祥看了宫管事一眼,道:“宫管事,老夫知道你不会干这种事,但馆中的几个下人,你看他们会下手行窃么?”
  宫管事恭声道:“回堡主的话,小的敢以性命担保他们不敢行窃,他们几个都不会武功,若起贪心,也只会行窃财物,偷烟幕弹干么?”
  金履祥点了点头,冷笑道:“不错,我看满家父子也不至于如此下流……哼,看样子一定是那鬼丫头干的!”.
  司空春道:“司马姑娘?”
  金履祥道:“正是!”
  司空春诧异道:“她会站在令狐彰那一边么?”
  金履祥道:“司空兄有所不知,那鬼丫头对令狐彰有情,曾一再阻挠老夫伤害令狐彰,此次令狐玉兰落入老夫手中,她料定令狐彰必会入堡救人,为恐令狐彰受到伤害,便事先偷去司空兄的烟幕弹,她是司马天虹的女儿,家传轻功非常高超……哼哼,刚才她还假装一脸睡容,真是可恨!”
  司空春道:“其父被令狐玉兰所杀,她为何对令狐彰有情?”
  金履祥恨恨地道:“正是,这丫头是非不明,真是莫名其妙!”
  司空春道:“她既是这么一个姑娘,那还留在贵堡干么?”
  金履祥道:"老夫其实并不欢迎她留在敝堡,只因那天她被救出山洞时已奄奄一息,所以老夫才接她入堡治疗,后来因为要‘会审’令狐玉兰,她父亲是遇害者之一,故让她住了下来。”
  司空春道:“不便让她走么?”
  金履祥道:“确有不便。”
  司空春道:“那么,金堡主今后最好注意监视她行动,免得到了‘会审’之日出了差错。”
  金履祥便转对宫管事吩咐道:“宫管事,你负责注意她的行动,发现她有不轨的行为,立刻来报!”
  宫管事躬身道:“是。”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四章 真假难辨
上一篇:
第十二章 天罗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