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十四章 真假难辨
2019-07-16 11:56:4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酒宴已散。
  令狐彰以“为人子者”的姿态,扶着已有几分醉意的金刀大侠满天林回房歇息。
  金刀大侠满天林和衣往床上一倒,吐了口大气道:“家欢,你今天入城,没发生什么事吧?”
  令狐彰道:“没有。”
  满天林道:“你买的衣服呢?”
  令狐彰道:“在孩儿房中,待孩儿去取来——”
  满天林一摆手,打断他的话,道:“不必了,明天再拿给为父看……呃,今晚为父酒喝了不少,竟然有些不胜酒力,真是怪事……”
  令狐彰道:“爹心情不好,喝酒易醉。”
  满天林道:“正是……家欢,这件事情,你说咱们父子该采取何种态度?”
  令狐彰道:“爹说呢?”
  满天林长叹一声道:“听金堡主的口气,他显然打算处死令狐玉兰……”
  令狐彰轻“唔”一声,不表意见。
  满天林道:“而为父想来想去,令狐玉兰这个女人不能立刻处死……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令狐彰点头道:“知道。”
  满天林道:“嗯……那令狐彰毫无疑问是你弟弟不错,但是他跟了那女人二十多年,小时候在咱们家的一切已不复记忆,所以……要证明他是你弟弟,必得叫令狐玉兰亲口说出来,要是把她处死,那就死无对证了。”
  令狐彰道:“正是,庞老爷子和丐帮帮主的意见怎么样?”
  满天林道:“为父还没时间跟他们谈这问題,不过……那是看得出来的,对于令狐彰是你弟弟满家乐这件事,他们表示同情的态度,但若要处死令狐玉兰,他们都会举双手赞成。”
  令狐彰道:“爹应该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在令狐彰的身分未明之前,请他们暂时不要处死令狐玉兰,因为在令狐彰身分未明之前,如将令狐玉兰处死,那样一来,只怕令狐彰永远不会回到我们满家来了。”
  满天林道:“是啊!可是咱们父子人单势孤,他们若是不听,那……唉!”
  令狐彰安慰道:“爹先歇息吧!此事明天再说,我想那少林武当二位掌门人和庞老前辈等人都不是不讲道理之人,爹只要提出合理的要求,相信他们绝无不接受之理……”
  满天林道:“好,你也回房睡觉吧!”
  令狐彰以极之矛盾的心情替他脱去鞋子和外衣,然后才转回“自己”的房间。
  他解衣上床躺下,却无论如何睡不着,因为他的心事太多,忧虑也太多;有几次,他冲动地想冲出房去,一路打入那地下室,向姑姑问个明白,但因知道这个行动一定不会成功,只好竭力忍耐下来。
  整整一个晚上,他未瞌过一眼,一直睁着眼睛望着床顶发呆发痴,直到鸡啼喔喔……

×      ×      ×

  天亮了。
  剑先生金履祥在宾馆中陪着应邀前来剑堡会审令狐玉兰的三十来个武林名人用过早膳后,便领着众人一起进入堡中的地下室。
  令狐彰所料不差,他的姑姑令狐玉兰双手被一副特制的铁手铐铐着,脚上也有一条笨重的脚镣系着,任何武林高手被加上这样的刑具,都只有认命的份儿,绝无逃脱之可能。
  原来,剑先生金履祥自擒获这个令狐玉兰之后,为恐她逃脱,便给她加上这样的刑具,整整一个月没有一刻解除过,在此期间,金履祥指派一个老妈子日夜与她相处,喂她吃饭,侍候她大小便,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解除她手脚上的刑具。
  令狐玉兰因此已被折磨得好憔悴好苍老,令狐彰第一眼见到她时,几至落泪。
  但是,令狐玉兰那对眼眸仍然坚定有力,给人的感觉仍然是倔强泼辣的。
  此刻,她倚坐于地下室的一角,看着一个一个进入地下室的武林知名人物,她脸上浮起一抹冷笑,那表情好像在说:“哼,你们这些人能把我怎样啊?”
  三十来个武林人一齐进入地下室,便把整个地下室挤得水泄不通,空气混浊闷热,少林无为禅师便向金履祥提议道:“金堡主,这地方太小,何不带她到地面上去进行审问?”
  金履祥道:“不,在这地下室较为安全。”
  铁脚罗汉接口道:“她手脚上着刑具,咱们又有三十多人,还怕她跑了不成?”
  金履祥道:“老夫担心的是令狐彰那小子,他可能会情急拼命,因此在此进行审问较为安全。”
  少林无为禅师和武当玉虚真人等第一次见到令狐玉兰,他们仔细地把她端详了一会,武当玉虚真人忽然吃惊地道:“头发,她的头发……”
  霸王拳庞德公道:“是的,她的头发是白的,她是白发魔女!”
  玉虚真人面容一凝,很严肃地道:“金堡主,庞庄主,满大侠,你们仔细看一看,如果她的头发不白,那么她是不是很像一个女人?”
  大家听他这么一说,便都仔细地去端详令狐玉兰,想象她如有一头黑发会是什么模样,而这一细心观察之下,金刀大侠满天林首先惊叫起来:“地蛇夫人!地蛇夫人!她是地蛇夫人呀!”
  所有的人面色都变了,也呆了。
  整个地下室的空气好像突然被冻结起来似的,人人背脊发冷,毛骨悚然!
  令狐玉兰是地蛇夫人?
  地蛇夫人和天鹤先生已于二十年前双双死于巫峡之下,当年金履祥、庞德公、无为禅师、玉虚真人、满天林、铁脚罗汉及司马天虹七人将他们夫妇打下巫峡激流之后,为恐他们夫妇没死,又去下游找到他们夫妇的尸体,业经证明他们夫妇已死亡不错,怎么眼前这个令狐玉兰会是地蛇夫人呢?
  金履祥亦是惊骇万分,向令狐玉兰胯上一步,又仔仔细细地打量她一番,脱口道:“你是地蛇夫人?”
  令狐玉兰没有开口,脸上一直挂着冷笑,态度顽强已极。
  金履祥又惊问道:“你当真是地蛇夫人?”
  令狐玉兰开口了,冷冷一笑道:“你说我是谁,我就是谁好了!”
  起死回生司空春忽然排众而出,问道:“金堡主,当年你们七位将他们夫妇打下巫峡激流,经过多久才在下游找到他们夫妇的尸体?”
  金履祥道:“第二天下午才找到的。”
  司空春道:“这么说,假如她被打下巫峡激流时并未死亡,她便有充裕的时间杀害一个女人,将她的一身衣服换穿在那女人身上。”
  众人一听此言,相顾骇然。
  司空春又道:“现在老夫终于明白她当年为什么恩将仇报要杀死老夫的理由了!她被打下巫峡之前虽然身受重伤,但落水之后并未死亡,为了怕被你们发现她没死,便杀害一个女人,换上她的衣服将那女人投入水流中,然后她便负伤而逃,逃到函谷关一间破庙中,当时老夫适由那里经过而救了她的命,她怕老夫认出她是地蛇夫人,因此在伤势大愈之后,便想杀死老夫灭口……这便是一切真相,她是当年的地蛇夫人没错!”
  铁脚罗汉道:“可是,她今年顶多不过五十岁,怎么头发全白了?”
  司空春道:“巫峡一战,她所受的内伤甚重,元气大伤,再加上伤心其夫天鹤先生之死,种种打击之下,白了头发也是可能的。”
  至此,众人已认定令狐玉兰即是当年的地蛇夫人不错,这一发现使众人惊骇万分,一时纷纷议论起来。
  司马丝丝站在令狐彰身边,这时她轻轻碰了令狐彰一下,低声道:“满家欢,你以为呢?”
  令狐彰只觉全身血液沸腾,神智则一片浑浑噩噩,处于短暂的无意识之中……
  金刀大侠满天林神情激动地走上前道:“你是不是地蛇夫人?你说话啊!你究竟是不是地蛇夫人?”
  令狐玉兰冷笑道:“你们说我是谁,我就是谁,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少噜苏!”
  满天林很冲动地道:“不,你非说明白不可!”
  令狐玉兰闭上眼睛,不理不睬了。
  满天林大声道:“地蛇夫人!你今天非说明白不可,那令狐彰是不是我儿子满家乐!”
  令狐玉兰闭着眼睛缓缓道:“不是,他是我亲生的儿子。”
  满天林喝道:“你胡说!”
  令狐玉兰道:“那你就不用再问了。”
  满天林愤怒道:“你们夫妇当年并未生育子女,这是人人知道的事实!”
  令狐玉兰冷笑道:“笑话,你是不是一直躲在我们夫妇的床底下?我有没有生育子女,有谁敢说比我更清楚?”
  金履祥道:“很好,你终于承认你是地蛇夫人了,这更好办啦!”
  也转对众人说道:“诸位,当年他们‘天鹤地蛇’所行所为人神共愤,这是人人知道的事实,金某人等七人为替江湖除害,当年才联手围剿他们夫妇,想不到她竟然逃过一死,如今既然再落入咱们手里,这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无为禅师、玉虚真人,你们二位掌门人就请说一句话,该怎么处置这魔婆子?”
  无为禅师叹息一声道:“这女人和她已死亡的丈夫当年可谓坏事做绝,积恶如山,非是佛门可度之人,贫僧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玉虚真人神色凝重地道:“当年,我们七人联合围剿他们夫妇,即是鉴于他们夫妇危害江湖甚巨,不得不采取以杀止杀之策,而此妇当年既能逃过一死,倘知洗心革面,改过从善,自可饶其一死,但根据她再现江湖的所做所为来看,分明未改其心狠手辣残酷阴毒的手段,若容其活在世上,不知又有多少人要惨死在她手下……”
  言下之意,自是赞成处死令狐玉兰。
  金履祥转对庞德公和铁脚罗汉问道:“二位高见如何?”
  庞德公叹道:“此女不死,天下难安!”
  铁脚罗汉接口道:“若论此妇罪恶,万死不足以赎其罪,不过现在先要弄清楚令狐彰这个青年的身世来历,昨夜老叫化听闻满庄主之陈述,似乎令狐彰是他失踪二十多年的幺儿满家乐——”
  金履祥截口道:“帮主刚才没听到她的答复么?她口口声声说令狐彰是她亲生的儿子!”
  铁脚罗汉笑了笑道:“老叫化听到了,金堡主认为她的话可信?”
  金履祥有些不高兴,道:“她的话虽不完全可信,但也没有证据证明令狐彰便是满家乐!”
  铁脚罗汉道:“是啊!所以为了使他们满家父子有个重逢团圆的机会,咱们应该先把这件事弄清楚,以免铸下大错。”
  金履祥道:“如何弄清楚?”
  铁脚罗汉一指令狐玉兰道:“当然只有问她了。金堡主不是要审问她么?令狐彰的身世来历,应该也是要审问的一件大事。”
  金履祥忽然微微一笑道:“帮主所言甚是,金某人邀请众多武林朋友到此,要解决的就是这件事;她落入金某人之手已有一个月,这一个月来,她的态度顽强如故,从不肯说一句真话,今天当着众多武林朋友面前,咱们就来问她这件事。”
  语至此,微微一顿,接着道:“不过,金某人已问过她很多次了,她先是说令狐彰是她‘哥哥’的儿子,今天被咱们认出她是地蛇夫人,她又说令狐彰是她亲生的儿子,老夫对此已不胜其烦,帮主和满兄不妨亲自问问她,看她怎么说!”
  说罢,退去一边,负手而立。
  铁脚罗汉微微一笑,乃上前道:“地蛇夫人,你听老叫化一言,今日之事,你心知肚明,你想活着离开此处已万不可能,既然左右一死,何不发发慈悲,老老实实做一件好事?”
  令狐玉兰笑道:“好,你问我答。”
  铁脚罗汉道:“令狐彰是谁的儿子?”
  令狐玉兰道:“我的儿子!”
  铁脚罗汉道:“你的儿子怎么会长得跟满家欢一模一样?”
  令狐玉兰含笑道:“是呀!对于这件事,我也很感惊讶!”
  铁脚罗汉道:“除非是双胞胎,否则绝不可能如此,你拿出良心来吧!”
  令狐玉兰道:“我已经回答你了,令狐彰是我和我丈夫生的!”
  铁脚罗汉道:“那么,在此之前,你为何说他是你的侄儿?”
  令狐玉兰道:“因为我不愿被人知道我地蛇夫人还活在世上。”
  铁脚罗汉眉头一皱道:“老叫化再说一次:请拿出良心来说话!”
  令狐玉兰道:“好的,现在我拿出良心来回答你:令狐彰的的确确是我的儿子!”
  铁脚罗汉大怒道:“你当真至死不悔悟?”
  令狐玉兰以“欣赏”他发怒的表情笑道:“臭叫化,你就是把我剁成一块块,我还是这句话!”
  铁脚罗汉气得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转对众人道:“这个女人已无可救药,为今后武林安宁计,把她杀了也好!”
  金履祥笑道:“铁脚帮主既这么说,那么金某人现就征求大家的意见,诸位对处死这女人有异议的么?”
  “没有,这女人该杀!”
  “该杀!”
  “该杀!”
  在场众人纷纷对令狐玉兰指斥喝杀,没有一个人发表相反的意见。
  金刀大侠满天林忍不住了,大声道:“诸位请静一静,听满某人一言!”
  众人便安静了下来。
  满天林向众人抱抱拳,道:“今天在场诸位朋友都是名满武林数十年的人物,对于当年‘天鹤地蛇’的劣行恶绩均知之甚详,若论地蛇夫人这个女人,再让她死一百次都不为过,只是满某人确信令狐彰即是失踪二十多年的小儿满家乐,由于小儿满家乐被抱走时只五岁,他对五岁以前的事情已全无记忆,而满某人又提不出足以使令狐彰相信他是我儿子的证据,因此要使令狐彰相信他是我儿子只有由这女人亲口说出来,所以满某人今天向在场诸位朋友提出要求,在令狐彰身世未明之前,暂勿处死此妇。”
  有一人大声道:“令狐彰是不是令郎,只有她一人知道,她宁死不说,不处死她,留着她干么?”
  又有一人接口道:“是啊!她死不承认令狐彰是令郎满家乐,满大侠有什么办法可以叫她说实话?”
  满天林道:“眼下她虽然倔强不驯,但人心终是肉做的,只要留她一个活口,相信她终有一天会吐露真相的。”
  另一人冷笑道:“满大侠,在下当年曾受‘天鹤地蛇’之害,差点死在他们夫妇手里!在下对他们夫妇了解极深,您这句话对别人也许有用,对她地蛇夫人绝对没用,他们夫妇头上生脓,脚上生蛆,彻头彻尾无药可救了,你今天不杀她,她明天就杀你!”
  "对,对!正是如此!”
  “对付这个女人,唯一的办法就是一刀砍下她的脑袋!”
  满天林转对无为禅师和玉虚真人道:“二位掌门人,满某人有个意见,请你们参酌参酌!”
  无为禅师合十道:“满大侠请说。”
  满天林道:“满某人的意见是:要是她肯说出真相,咱们便饶她一死,改以终生监禁,只要不让她复出江湖,她就不会再为恶了。”
  无为禅师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金履祥冷笑道:“此妇不死,天下难安,要将她终生监禁而保证不出差错,只怕很难呢?”
  满天林道:“监禁之事,由满某人负责,若是被她逃脱,满某人便以项上这颗人头向天下武林人士谢罪便了!”
  一人道:“满大侠此言差矣!此妇心黑手辣,万一被她逃脱,不知有多少人要惨死在她手里,那时满大侠纵然以死谢罪,于事又有何补?”
  “对啊!”
  “说得是嘛!”
  众人纷纷附和。
  金履祥道:“满大侠,金某人有一句话要说,希望你不要见怪,你认为令狐彰是令郎满家乐,这只是凭着令郎满家欢与令狐彰面貌相同所做的推测,万一令狐彰不是令郎满家乐,而你一直逼着这女人承认令狐彰即是令郎满家乐,她若贪图苟活承认了,那仍是一种错误,你说是不是呢?”
  满天林以坚定的口气道:“令狐彰与小儿满家乐不只面貌相同,他们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相同,连嗓门都一样,所以除非是双胞胎,天底下会有这样巧合的事情么!”
  金履祥道:“是的,这样巧合的事情确实少有,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谁敢保证没有这种巧合呢?”
  满天林道:“绝对没有。”
  金履祥笑道:“满大侠太武断了吧?”
  满天林怒道:“这是事实,不是武断,令狐彰是我儿子,我一眼就看得出来!”
  金履祥道:“满兄请勿动怒,我希望满兄以天下苍生为重,切勿因一己之私而危害——”
  “住口!”
  满天林一直压抑在胸中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他指着金履祥怒叱道:“姓金的!你满口仁义道德,口口声声要为天下苍生设想,别人不知道,我满天林可看透了你,你处心积虑要处死她和令狐彰,无非是她和令狐彰武功太高,威胁了你领袖武林的剑堡,如此而已!”
  金履祥听了这话,面色一阵涨红,变得很难看,目光似刀般盯在满天林面上,冷冷地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满天林,你把这话收回去,否则别怪老夫翻脸不认人!”
  满天林纵声大笑道:“满天林今天就这么豁出去了,你要怎样,我接着就是了!”
  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一见双方剑拔弩张,连忙上前打圆场,笑道:“慢来!慢来!大家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岂可一言不合翻脸成仇!”
  他转向众人说道:“诸位且听贫道一言,今日之事,贫道认为金堡主和满庄主都没错,他们一个为情一个为理,金堡主为武林安危要翦除后患是对的,而满庄主希望寻回失踪的爱子乃是人之常情,也没有错,因此贫道现在有个公平的办法来解决双方之争……”
  微微一顿,继道:“今天咱们在此举行的是一项武林公审,而所谓公审就是大家都有权发表意见,也即是说:今天公审的结果乃是大多数人意见的汇合,基于这个理论,贫道建议以表决来决定一切,不悉诸位施主意下如何?”
  .“不错!”
  “真人所言甚是……”
  玉虚真人见大家都同意自己的说法,便又说道:“方才满庄主要求不要处死这地蛇夫人,只要她肯说出真实情形,便判她一个终生监禁,贫道以为满庄主这个要求不算过分,但这地蛇夫人乃是武林公敌,她的生死应由大家来决定,现在咱们不妨来表决一下,少数服从多数,赞成满庄主办法的人请举手。”
  在场三十来人,除了金履祥父子和少数五六人没有举手之外,其余二十多人都举手表示赞成。
  金履样不料竟有这么多人赞成满天林的意见,面上立时流露出极度不满之色。
  玉虚真人知他不悦,忙道:“金堡主稍安勿躁,虽然大多数人同意了,并不表示事情已经定案,还得问向地蛇夫人呢!”
  语至此,转对地蛇夫人道:“现在该你说话了,如果令狐彰确系满庄主之子,你据实说出,便可逃过一死——你说吧!”
  令狐玉兰微笑道:“一定要我说么?”
  玉虚真人肃容道:“不错,你说!”
  令狐玉兰笑道:“刚才金老匹夫说的话很有道理,我为了逃过一死,如果承认令狐彰是满家乐,那岂非又是一项错误?”
  玉虚真人道:“善恶存乎一念之间,令狐彰如是满家乐,你据实说出,他也会感激你!”
  令狐玉兰笑道:“这话有道理,不过……你是出家人,你不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理,当一个母亲即使面临生死关头,要她把自己的亲生儿说成是别人家的儿子,只怕她宁死也是不会接受的!”
  玉虚真人沉声道:“你的意思是……?”
  令狐玉兰忽然掉下眼泪,道:“令狐彰是我儿子!是我亲生的儿子!你们谁也别想从我手上把他夺走!”
  满天林一听此言,面色大变。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五章 付诸东流
上一篇:
第十三章 夜闯金剑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