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十四章 真假难辨
2019-07-16 11:56:4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吕玉燕眼睛湿湿的,伤心地道:“我……我实跟你说了吧!我本来想嫁给他,可是这么一来,我不能再嫁给他啦!”
  满家欢道:“为什么?”
  吕玉燕横了他一眼道:“为什么?你这个笨蛋!我已经看到了你的身子,怎好再嫁给他!”
  满家欢道:“这不对,是你看到我的身子,不是我看到你的身子,如是我看到你的身子,那才——”
  吕玉燕截口叹道:“都一样!”
  满家欢道:“我觉得不一样。”
  吕玉燕发怒道:“我说都一样就都一样!”
  满家欢忙道:“好好,都一样!都一样!不过我认为这对你的名节并无损害,如果你打算嫁给他,仍然可以嫁给他啊!”
  吕玉燕悲叹道:“不成,我已经见到了你的身子,不能嫁給别人啦!”
  满家欢一怔道:“你的意思是……”
  吕玉燕低头不语。
  满家欢呆望她半晌,走到她跟前,讷讷然道:“吕姑娘,你当真不想嫁给令狐彰了?”
  吕玉燕点点头。
  满家欢道:“不是开玩笑的?”
  吕玉燕又点点头。
  满家欢道:“那你嫁给我好么?”
  吕玉燕忽然流泪道:“除了嫁给你之外,我还能嫁给谁呢!”
  满家欢大喜,当场一个鹞子翻身,哈哈大笑道:“太好了!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心中只有一个令狐彰呢?其实他有一个司马丝丝已经够了!”
  吕玉燕脸上一阵绯红。
  满家欢在她身边坐下,兴冲冲道:“吕姑娘,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你嫁给我,不得反悔!”
  吕玉燕道:“不成!”
  满家欢一惊道:“怎的又不成了?”
  吕玉燕道:“你还没正式向我求婚!”
  满家欢立刻在她跟前曲膝,笑道:“吕姑娘,请你嫁给我好么?”
  吕玉燕噗嗤一笑,有些忸怩道:“好是好,可是我怕我奶奶搞不清楚。”
  满家欢道:“何事搞不清楚?”
  吕玉燕羞笑道:“将来她见到你时,我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能使她相信你是满家欢而不是令狐彰。”
  满家欢笑道:“这不要紧,你只要把我和令狐彰带到她面前,告诉她我们是双胞胎的兄弟,这不就清楚了?”
  吕玉燕道:“有那么一天么?”
  满家欢不觉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声道:“是的,也许没有那么一天……我们父子都不知道要怎样才能使令狐彰相信他是我们满家的人!”
  吕玉燕道:“最大的困难不在这里,而是在于他无法抛弃他与令狐玉兰建立二十多年的亲情,人家说‘养育之恩大于父母’,他被这个囚笼困住了。”
  满家欢道:“你说得对,可是当初令狐玉兰偷偷把他抱走,是想利用他来为‘天鹤地蛇’报仇,这种居心恶毒已极,要是令狐彰把我爹杀了,那不成了大逆不道的弑父行为?令狐彰应该想到这一点才对啊!”
  吕玉燕道:“我看他还没想到这么多,他虽然已怀疑他可能是你弟弟满家乐,但这毕竟只是怀疑。”
  满家欢问道:“你看这该怎么办?”
  吕玉燕摇头道:“我不知道!”
  满家欢忽然笑道:“今天是金堡主邀请各方武林豪雄在剑堡公审令狐玉兰之日,说不定令狐玉兰已经供出令狐彰的真实身世来历了呢!”
  吕玉燕道:“可是别忘了令狐彰正冒充你混在剑堡里面,很可能他已将他姑姑救出来了呢!”
  满家欢站起道:“正是,咱们快赶回剑堡——”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就呆住了。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从峭壁下翻上了两个人,正是令狐玉兰和令狐彰!
  他和吕玉燕都没想到令狐彰会这样快救出他的姑姑,一时为之目瞪口呆。
  令狐彰也没料到吕玉燕会来此救出满家欢,一见之下,不禁也呆了。
  吕玉燕一呆之后,立刻推开身边的满家欢,大叫道:“快逃!”
  令狐玉兰笑道:“不必,事情已经解决了。”
  满家欢一听这话,便不想逃走,惊喜地问道:“真的?你是说你已承认令狐彰是我弟弟满家乐?”
  令狐玉兰含笑道:“不,令狐彰仍然是令狐彰,他是我的儿子!”
  满家欢一怔道:“什么?”
  令狐玉兰笑嘻嘻道:“我已在武林公审会上承认我是地蛇夫人……”
  满家欢大吃一惊道:“什么?你……你……你是地蛇夫人?”
  令狐玉兰点头道:“不错,我是地蛇夫人!不过你别害怕,我已接受了我儿子的规劝,答应放弃报仇了。”
  满家欢以为自己听错了,再问道:“你说什么?你不要报仇了?你……你当真是地蛇夫人么?你不是已经——”
  令狐玉兰截口笑道:“我没有死!当年我从巫峡山上跌入激流中时,由于命不该绝,很快被冲到岸边……这些事说来一言难尽,不说也罢。反正这些已成过去,我既已决定放弃报仇,就让一切……唉!过去二十多年,我一直活在仇恨中,那实在太痛苦了,我儿子令狐彰说得对,冤家宜解不宜结!这话十分有道理,想想看,就算我把你父亲和金履祥等人都杀了,固可泄恨逞快于一时,但是你和金英锋岂肯善罢甘休?其结果是永无止境的仇杀,那怎么得了啊!”
  满家欢仍然不相信她说的话,转对令狐彰问道:“令狐彰,她真是你母亲?”
  令狐彰点头道:“是的。”
  满家欢冲口道:“不可能,她绝不可能是你母亲!你是——”
  “住口!”
  令狐彰突然大发雷霆,戟指他喝叱道:“满家欢,你给我听着,仔仔细细听着,我不是满家乐,我是令狐彰!我跟你们满家八杆子打不上!从今以后,你少在我面前提起这件事!”
  满家欢愕然道:“你……”
  令狐彰神色冷竣已极,又道:“我娘已答应不再寻仇,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现在你滚吧!”
  接着转对吕玉燕道:“还有你,你也给我滚得远远的,永远别再来烦我!”
  吕玉燕呆了呆道:“令狐哥哥——”
  令狐彰怒喝道:“不要叫我令狐哥哥!”
  吕玉燕愀然道:“不叫就不叫,你凶个什么劲嘛?告诉你吧!我已答应嫁给满家欢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烦你啦!”
  令狐彰冷笑道:“那敢情好,现在你们两个赶快给我滚吧!”
  吕玉燕一撇嘴唇道:“滚就滚,稀罕么!”
  她上前一拉满家欢,道:“家欢,咱们走!”
  满家欢大叫一声道:“不!我不走!今天我非把一切弄明白不可!”
  他向令狐彰走上两步,一对眼睛瞪得几乎要跳出来,愤怒地说道:“家乐,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你明明是我弟弟满家乐,这世上除非是双胞胎,否则绝不可能有两个毫不相干的人长得一模一样的!你为什么没有勇气离开她?是因为顾念她对你的养育之恩么?你错了!你大错特错了!我告诉你,她养育你,是要利用你去杀人,包括杀死你的生父在内!她根本没有把你当作儿子,当你替她报完了仇后,她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杀了,到了那时,你后悔就来不及了!”
  令狐彰不为所动,目光如刀,冷冷地问道:“你滚不滚?”
  满家欢吼道:“不!我要你离开这个心如蛇竭的女人!我要你跟我回去!”
  令狐彰忽然转对母亲道:“娘,这个人疯了,咱们下山去吧!”
  令狐玉兰微微一笑道:“不,娘有些话要跟他谈谈,你暂时避开。”
  令狐彰心慌道:“娘,跟这种无理取闹的人没什么好谈的,咱们还是下山去吧!”
  令狐玉兰笑容一敛,换上冷竣的表情道:“娘有话跟他谈,这些话你不宜听见,你暂时避开,娘叫你过来,你再过来。”
  令狐彰断定她要杀死满家欢,故不愿走开,道:“娘有什么话要跟他谈呢?”
  令狐玉兰道:“有几句话要说。”
  令狐彰道:“娘,别跟他一般见识,他……”
  令狐玉兰截口道:“放心,娘不会杀他的,娘若要杀他,有一百个满家欢也都死了。”
  令狐彰道:“可是……”
  令狐玉兰神情转为严厉,道:“彰儿,你不听娘的话了,莫非你也相信我不是你的亲生娘?”
  令狐彰道:“不,不是的……”
  令狐玉兰道:“那就躲开吧!”
  令狐彰道:“娘,您已经答应放弃报仇,要是再发生事故,那……”
  令狐玉兰怒道:“娘说不杀他就一定不杀他,娘若杀了他,你不认我这个母亲就是了!”
  令狐彰不能再说什么了,只好远远站去一边。
  令狐玉兰道:“再走远了一些。”
  令狐彰再退开数丈远。
  令狐玉兰这才回对满家欢笑道:“满家欢,咱们到洞内去谈好么?”
  满家欢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想她绝不敢杀死自己,于是点头道:“好!”
  转身便向山洞走去。
  吕玉燕随后跟去。
  满家欢觉得不妥当,回对她使了个眼色道:“吕姑娘,你不要跟上来。”
  吕玉燕仰脸甜笑道:“你答应娶我是不是?”
  满家欢道:“是啊!”
  吕玉燕道:“那么,你总该知道什么叫夫唱妇随吧?”
  满家欢道:“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吕玉燕以坚定的态度道:“不,我要跟你在一起,死活都在一起!”
  满家欢皱眉道:“可是,她说要跟我说几句话,只怕你也不宜听见……”
  吕玉燕回望令狐玉兰笑问道:“地蛇夫人,我可以听么?”
  令狐玉兰笑道:“你可以,令狐彰不行。”
  吕玉燕对满家欢道:“听到没有?”
  满家欢怕她遇险,不愿她跟入,轻轻磴她一眼道:“你这样缠人,我怎敢讨你做老婆?”
  吕玉燕俏皮一笑道:“就这么一次,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就是啦!”
  令狐玉兰笑道:“满家欢,你放心好了,我如想杀死你们两人,现在就可动手,我儿令狐彰人在二三十丈外,他是抢救不及的。”
  满家欢冷笑道:“如果你杀了我们二人,令狐彰便不会再认定你是他的母亲了!”
  令狐玉兰道:“正是,所以我没有杀害你们的理由啊!”
  满家欢迟疑了一下,便将吕玉燕推到前面去,说道:“好吧!咱们进去。”
  令狐玉兰见他们走入山洞中后,她也随后进入,一边说道:“满家欢,你知不知道令狐彰为什么怕我杀了你么?”
  满家欢走入一二丈深后,随即转身面对她,采取严阵以待的姿态,冷冷一笑道:“我知道!”
  令狐玉兰道:“说说看。”
  满家欢道:“因为他知道我是他的哥哥!”
  令狐玉兰笑道:“你猜对了!我养他二十多年,他心里有什么事,我一看就看得出来!刚才你说他顾念我对他的养育之恩,所以不愿离开我,这话完全正确……”
  满家欢激动地道:“好,你终于承认他是我弟弟满家乐了!”
  令狐玉兰道:“他心里已经明白,我再否认也没有用……昨天他在此脱下你的全身衣服时,一定已发现你背上有一颗痣,对不对?你背上该有一颗痣吧?”
  满家欢道:“不错,我背上有一颗痣,他背上也有一颗痣,完全相同!”
  令狐玉兰笑道:“这是我的疏忽,其实我应该严格规定他不得以本来面目和你们相见,如今他既知他是满家乐,自然不肯再为我去杀人,不过……”
  她的笑容阴沉了下来,接着道:“我辛辛苦苦地造就他成人,目的就是要他为我们夫妇报仇,我的心血岂可白费?虽然他已不愿听我命令去杀人,但我还是有办法逼他去杀人!”
  满家欢面色一变道:“你想怎样?”
  令狐玉兰冷笑道:“他不会去杀死你父亲,但是要他去杀死金履祥、庞德公等五人,还是可以的。”
  满家欢道:“你别妄想,他绝不会再为你去杀死任何人了!”
  令狐玉兰格格发笑道:“哼,你以为我地蛇夫人这么好对付么?告诉你,我真的有办法叫他去杀人!”
  满家欢眉毛一扬,错掌胸前,准备迎战,道:“你的意思是要拿我们两人为人质,以杀害我们两人为威胁,逼他去杀死金履祥等人?”
  令狐玉兰点头道:“正是!”
  满家欢冷笑道:“地蛇夫人,你错了!我弟弟之所以还肯认你作母亲,是因顾念到你对他二十多年养育之恩,同时也想以亲情来感化你,你若是从此洗心革面好好做人,我相信他还会继续奉你为母,但你若想倒行逆施,那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令狐玉兰笑了笑道:“你以为我在乎么?告诉你:我虽然辛辛苦苦养育他二十多年,可是我根本没将他当作儿子看待,我没有对他投入一丝丝的真情,有一天当他为我报了杀夫之仇后,我还要在你父亲面前把他杀了!”
  吕玉燕听得毛骨悚然道:“地蛇夫人,你好狠的心肠啊!”
  令狐玉兰笑道:“这因为我是蛇,蛇是冷血动物!”
  她含笑而言,外表看来并不凶,可是从那一对眸子里所发射出来的寒芒,那种阴险毒辣则表露无遗,令人不寒而栗。
  吕玉燕突然大叫道:“令狐彰,你快来!”
  不料,叫声甫落,她突觉眼前一花,继之腰上一麻,登时栽倒地上!
  满家欢没想到她会先对吕玉燕下手,正要出手抢救,只见令狐玉兰的一只脚已经踩在吕玉燕的胸口上——
  “娘,您不是答应不杀害他们么?”
  只一瞬间,令狐彰已在洞口出现。
  令狐玉兰脸色一变,回头怒叱道:“彰儿,你过来干么!”
  满家欢趁她回头之际,疾扑而上,以小天星掌拍向她腹部气海穴。
  令狐彰一见大惊道:“不可!”
  但已太迟了,满家欢一掌拍近她腹部之际,突感脉门一紧,全身顿告无力,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时,又觉天突穴一痛,登时失去了知觉……
  令狐彰急急冲入道:“娘,不要伤害他们!”
  令狐玉兰长袖一挥,一股凌厉劲风应手卷出,喝道:“站住!”
  劲风撞上令狐彰的胸膛,令狐彰只觉胸口一窒,当场被震得倒退数步。
  在此之前,他常常遭受她的打骂,当她发怒的时候,不是狠狠地几记耳光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但那都是有分寸的出手,不致使令狐彰受伤,但这一次情况不同了,一记“流云飞袖”发出了真功夫,令狐彰冷不防被撞个正着,顿觉胸口剧痛,喉头一腥,一口血便从嘴角溢了出来。
  令狐玉兰好像变成了一个吃人的妖婆,满面狰狞道:“你给我站住!”
  令狐彰骇然道:"娘……”
  令狐玉兰厉声道:“不要再演戏了!你早已知道你是满家乐,还叫我娘干么?”
  令狐彰流泪道:“娘,您听我说——”
  令狐玉兰又厉声道:"我不要听!咱们今天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原想利用你这个小杂种为我丈夫报仇,如今你既已知道你的身世来历,我地蛇夫人只好自认倒霉,白白浪费了我二十多年的心血!不过……”
  她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继道:“你若想救你这个哥哥的命,还得听我的命令行事!”
  令狐彰——
  不,现在应该称呼他为满家乐了!他心中悲痛已极,他早就知道自己是满天林的儿子满家乐,但是他并不因此而改变对她的看法,二十多年养育之情,他觉得不能就此一笔抹煞,所以他仍愿奉她为母,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她放弃报仇,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她肯放弃报仇,便与她返回天山定居,侍奉她到百年之后,可是现在,她的表现使他伤透了心,他可以牺牲自己,但若要他眼睁睁看着哥哥满家欢和吕玉燕惨死,那是绝对办不到的事!
  他泪流满面地望着她,悲声道:“娘,您听我说,虽然我不是您的儿子,但是养育之恩大于亲生父母,我仍愿意侍奉您为母亲!我只求您放弃报仇;忘掉一切,我们母子一起返回天山——”
  “住口!”
  地蛇夫人厉声打断他的话,然后以充满讥诮的口吻道:“小杂种,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告诉你:打从我从金刀庄把你抱走到现在,我从未把你当作儿子,你在我眼中始终是仇人的儿子,所以我绝不会跟你返回天山!我知道你有诚意,可是我不会接受,我要的是那六个老匹夫的命,只有杀了他们六人,我才会善罢甘休,你听清楚了没有?”
  满家乐泪如雨下道:“杀了他们六人,您又能得到什么呢?”
  地蛇夫人道:“快乐!”
  满家乐哭道:“你错了!娘,杀人绝不会有快乐的,如果您想得到快乐,只有接受我的孝敬——”
  地蛇夫人眼睛一瞪,尖叱道:“少废话了!现在我问你:你要不要这满家欢和吕玉燕活下去?”
  满家乐痛心地望着她道:“娘,您当真执迷不悟么?”
  地蛇夫人瞥了脚下的吕玉燕和满家欢一眼,嘿嘿冷笑道:“不错,现在你仔细听我说:你去将金履祥的首级带来,我便放了这两人;期限是两天,今天是九月一日,到九月三日中午,如果没有金履祥的首级,我便下了手杀死这两人!”
  满家乐道:“娘,我向您下跪。”
  说着,双膝一曲,跪了下去。
  地蛇夫人冷笑道:“我话已说明白,去不去随你,反正到了九月三日中午,没有金履祥的首级,我便杀人!”
  语毕,俯身一手抓起一个,将满家欢和吕玉燕抛入洞后,她自己便在洞道中央盘膝坐下来。
  满家乐非常了解她的性情,心知再求无益,长叹一声道:“好,我去试试。”
  他起身走出山洞,见那柄“复仇之剑”还在地上,便拾起拿在手上,腾身向下跃落……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五章 付诸东流
上一篇:
第十三章 夜闯金剑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