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三章 寻流溯源
2019-07-16 11:16:5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黄鹤楼,在武昌城的黄鹤矶上。
  此楼为何人所建已不可考,唯因武昌据天下上游,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黄鹤楼据险而筑,故名闻寰宇,加上诗人的渲染,更使此楼生色不少。
  不过,黄鹤楼的确是一处胜地,登楼眺江,但见大江环抱有如玉玦,李白的“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所为写照。
  这天入暮,令狐彰赶抵黄鹄矶,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名闻天下的黄鹤楼所在地,然而他全无观赏景色的心情,甚至不敢直上黄鹤楼,怕一到该处就碰上师父。
  由于他已确定自己的脚程比司马丝丝快得多,司马丝丝一定还在路上,因此他到达黄鹄矶后,便在一处登山必经的一条山路附近躲着,准备一见司马丝丝到达,立刻现身阻止她上黄鹤楼。
  此时天已将黑,只见人从山上下来,不见人上山去,他隐身窥伺良久,才看见一个青年公子从山下而至,由于那公子一身男装,他便没有多看一眼,如果他多打量一眼的话,或许会看出这青年公子正是司马丝丝乔装的。
  司马丝丝为什么女扮男装呢?
  因为她自知远非白发妇人之敌,觉得要杀死白发妇人唯有冷不防剌她一刀,而她也料到令狐彰必会追来阻止自己的报仇行动,为了避开令狐彰的阻挠,她便在上山之前买了一套男人的衣服穿上,这一步棋总算走对了,令狐彰果然没有认出是她。
  司马丝丝一路顺着山径摇摇摆摆而上,到达黄鹤楼下时,夜色已降临大地,四周已看不见人了。
  前天,她和父亲藏身暗处,听到令狐彰与其师白发妇人的交谈,得知白发妇人将在黄鹤楼等候令狐彰,虽然不知他们师徒见面的详细地点在哪里,推测总不外在黄鹤楼或附近的地方,所以她来到黄鹤楼下时,第一步当然是先登楼看看。
  上得楼来,只见远近灯火明灭,就连那“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的情形也看不见了。
  而楼上空无一人,白发妇人不在此处!
  司马丝丝立刻返身下楼,在附近寻找起来。
  但寻遍附近一些游人常去之处,依然不见白发妇人的影子,司马丝丝心中颇为失望,但仍坚信白发妇人必在这黄鹤楼的某一个地方,当下扩大搜索范围,继续寻找。
  夜,渐渐深了。
  白发妇人踪迹杳然!
  司马丝丝暗忖道:“她说要在黄鹤楼等候令狐彰,而令狐彰还得去‘剑堡’找金履祥挑战,以时间上来说,她必认为令狐彰不可能在今天到达……对了,我不如先去觅个宿处,明天再来守候。”
  主意一定,便欲转身离去,不料就在此时,忽听远处传来一片琤琤琮琮的琵琶声,接着隐约听得一个娇美悦耳的女人声唱道:
  漫漫秋夜长
  烈烈北风寒
  辗转不能寐
  披衣起彷徨
  ……
  歌声很美,却充满凄凉哀怨之味!
  司马丝丝一听之下,心中大喜道:“是她!是她!终于找到了!”
  当即循声寻去。
  越过一座山头,听得歌声来自对面的一堵巨岩后面,她悄悄走过去一看,原来这黄鹤山绵延如长蛇,而此处正是其首,山头隆然而起,奋跃瞰江,形势异常壮丽。此刻就在那濒临江水的一块岩石上,坐着一个手抱琵琶的白发妇人。
  她,正是令狐彰的师父!
  这时,她己停止弹唱,正望着眼前茫茫夜色出神,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她的听觉异常灵敏,司马丝丝距她尚有八九丈远她已听见脚步声,别脸向司马丝丝瞥了一眼,随又转去望着前方,好像脑中正在回忆着某段往事,不愿因司马丝丝的来临而中断。
  “啪!啪!啪!”
  司马丝丝拍手笑道:“弹得很好!唱得更好!哈哈,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获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哈哈,原来是位佳人!”
  一边说,一边走过去。
  白发妇人似乎很不高兴有人前来打扰,正打算“他”如走过来,便让江上添一冤魂,但一听到司马丝丝的声音,才知是个姑娘,当下注目望着司马丝丝,微微一笑道:“你是姑娘?”
  司马丝丝学着男人拱手一揖道:“是啊——小生这厢有礼。”
  白发妇人粲然道:“为何作臭男人的打扮?”
  司马丝丝含笑道:“小妹久慕黄鹤楼之胜,早想前来玩玩,只因生为女儿身诸多不便,前些日子忽然想起可以女扮男装,今天小妹就这么来了。”
  白发妇人道:“现时天黑了,还不想回家么?”
  司马丝丝笑道:“刚想下山,忽然听到你的弹唱,一时好奇过来看看——这位姐姐,你贵姓大名?干吗坐在这里弹唱?”
  白发妇人含笑不答。
  司马丝丝在她身边坐下,又道:“姐姐,你告诉小妹好么?”
  白发妇人摇摇头道:“夜已深沉,你该回家去了,一个黄花闺女夜不归家是不对的。”
  司马丝丝道:“不要紧,我家距此不太远,迟一些回去不妨——姐姐,看你年纪也不太大,怎的已有满头白发?”
  白发妇人对她这一问显然不大愉快,蛾眉微颦道:“小妹,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你去吧!”
  司马丝丝反而向她靠近一些,露出一个调皮的娇笑道:“不,要我回去,除非你再弹唱一阕歌曲给我听听!”
  白发妇人有些恼怒了,目光突然一寒,望定她不发一语。
  司马丝丝撤娇央求道:“好嘛!姐姐,小妹好喜欢听你弹唱,你再唱一阕,小妹马上回去,好不好?”
  白发妇人又凝视她好一会儿,忽然微微一笑道:"你喜欢听什么?”
  司马丝丝道:“什么都可以,你唱什么,小妹就听什么。”
  白发妇人道:“好,我唱一阕黄鹄歌给你听听……”
  玉指轻拨弦丝,就轻轻地唱了起来:
  黄鹄之早寡兮,七年不双;
  宛颈独宿兮,不与众同;
  想其故雄兮,独宿何伤!
  寡妇念夫兮,泪下数行;
  呜呼哀哉兮,死者不可忘!
  ……
  这时候,司马丝丝的袖中悄悄掣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趁她唱得入神之际,猛可一刀向她腰上章门穴刺入。
  此穴位在前腰之上方,适当肋骨尽处,为人体死穴之一,一经被重手法击中,立刻丧命,若是被利刃剌入,那更是非死不可了。
  不料一刀刺中白发妇人的章门穴时,忽觉好像刺到一张坚韧的皮革.竟然剌不进去。
  司马丝丝心中一惊,连忙再运力一送,谁知不再来这一次还好,再用力一送之下,白发妇人的腰部突然产生一股强烈的反弹之力,登时将她震得跌出寻丈开外!
  当此之时,白发妇人仍在继续弹唱着歌:
  飞鸟尚然兮,况于负良;
  虽有贤雄兮,终不可重行!
  对司马丝丝的行刺,以及将她震倒在寻丈开外,白发妇人竟然略不一顾,好像与她无关似的。
  司马丝丝被展倒之后,随即一跃而起,厉叱一声,再度挥刀扑上。
  这时,白发妇人刚好已将一阕“黄鹄歌”唱完,只见琵琶轻抬,铮然一响,正好将司马丝丝的匕首格开,紧接着琵琶一翻,就撞中了司马丝丝的肘部曲门穴。
  司马丝丝顿感手臂一麻,手上的匕首再也握不牢,叮当落地。
  白发妇人左手一探,抓中了她的肩井穴,用力一扣,冷笑道:“躺下吧!”
  司马丝丝就此萎然倒地不起。
  白发妇人在一连串的动作中,坐姿一直保持不变,这时在制服司马丝丝后,眼睛仍望着前方,只冷冷问道:“是谁派你来的?”
  司马丝丝行剌失败,自料必死,也就无所畏惧,怒叱道:“没有谁派我来,是我自己要杀你的!”
  白发妇人缓缓问道:“为什么要杀我?"
  司马丝丝骂道:“你这妖妇!我爹与你无仇无恨,你为什么……”
  说到这里,难忍胸中悲愤,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白发妇人微微一怔,转过脸来问道:“我怎样?”
  司马丝丝哭骂道:“你杀害我爹!你不得好死!我死也要找你算账!”
  白发妇人笑道:“我杀的人不少,不知你说的是哪一个?”
  司马丝丝道:“告诉你,我是千手怪侠的女儿!”
  白发妇人微诧道:"千手怪侠?你说的是司马天虹么?你是司天虹的女儿?”
  司马丝丝道:“不错!”
  白发妇人道:“我几时杀了你父亲?”
  司马丝丝道:“前天夜里,你离开你那徒儿的时候!”
  白发妇人讶然道:“奇怪,我不记得前天夜里杀了什么人,你弄错了吧?”
  司马丝丝恨得怒目切齿道:“你想赖么?这件事还赖得掉么?”
  白发妇人听了冷笑道:“我杀人从来不赖的,如果你真是司马天虹的女儿,那么我告诉你:司马天虹我认识,如果我杀了他,我会认出他来的。”
  司马丝丝泪如雨下道:"前天夜里,就在你和你徒儿令狐彰见面不远的地方,你……你一掌拍碎了我爹的天灵盖!”
  白发妇人道:“再说详细一些,前天夜里,我和我徒儿会面时,你们父女在附近?”
  司马丝丝道:“不错!后来我爹想知道你是谁,就随后跟踪你,你便在数里外的地方把他杀了!”
  白发妇人道:“谁看见了?”
  司马丝丝厉声道:“妖妇!我已落入你手里,你也可以一掌把我杀了,何必抵赖不认账!”
  白发妇人忽然笑道:“这话不错,我杀人不少,再加上你一个也不算多。”
  说到这里,左掌一扬,便要用力劈下。
  “不!”
  蓦地,十丈之外有人大叫一声,一条人影疾纵而至——来人正是令狐彰!
  原来,他藏身山路久候不见司马丝丝到达,怀疑她可能已从别径登上黄鹤楼,于是赶上来探视,听到师父的歌声,循声来到附近时,正见司马丝丝行剌失败,被师父抓中肩井穴倒在地上,这时一见师父要劈杀司马丝丝,一急之下,便开声喝止,纵了过来。
  白发妇人一见徒儿赶到,大感意外道:"彰儿,你怎么来了?”
  令狐彰下跪叩拜道:“师父,弟子从来没有向您要求什么,这次请您接受弟子的要求,不要杀害这位司马姑娘。”
  白发妇人冷然道:“她说我杀死她父亲,这是怎么回事?”
  令狐彰素知师父的个性,杀了人是不会抵赖的,闻言一喜道:“前天夜里,司马前辈被杀于野地上,那确不是师父下的手么?”
  白发妇人道:“前天我没杀人,也没见到什么司马天虹!”
  令狐彰听了十分高兴,便转对司马丝丝道:“司马姑娘,现在真相揭晓了,原来令尊是死于他人之手,不是家师杀的。”
  司马丝丝哪里肯信,脸上满布怨恨道:“当时我爹是在跟踪你师父,而且方向没错,时间也没超过一刻,不是你师父杀的还会有谁?”
  令狐彰道:"可是——”
  司马丝丝不容他解释,接着道:“再说当今武林中,除了你这师父之外,还有谁能杀得了我爹?”
  这句话甚有力量,使得令狐彰心头为之一震,暗忖道:“不错,像司马天虹这样的人物,除了师父之外,还有谁能杀得了他?”
  不过,他又觉得师父既然说前天没有杀人,那就一定没有,自己是不该有一点怀疑的,但因司马丝丝说得有道理,只好默然。
  白发妇人冷笑一声道:"彰儿,你要求为师不杀她,理由是什么?”
  令狐彰道:“师父既未杀害她父亲,就不能杀了这位司马姑娘,否则便等于承认杀了她父亲。”
  白发妇人冷冷道:“这么说,如为师承认杀了她父亲,便可下手杀她?”
  令狐彰忙道:“不,不是这个意思。”
  白发妇人道:“为了杀死这丫头,为师就承认杀害她父亲也不妨。”
  令狐彰心头颤栗道:“不!不!师父如未杀害她父亲,千万不可搅到自己头上!”
  白发妇人道:“为师现在承认杀了她父亲!”
  令狐彰大惊道:“这……”
  白发妇人冷冷一笑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今天我不杀她,将来她便要杀我!”
  一边说,一边又慢慢扬掌,脸上杀气毕露。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四章 死亡之剑
上一篇:
第二章 殊行绝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