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三章 寻流溯源
2019-07-16 11:16:5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丝丝如影随形追了出去,追到门口,看见那天丑公公仍似没事,蹲在灶前看火,一时心头火发,手上的凳子便对准他的脑袋猛力砸了下去。
  “噼啪!”一声裂响,凳子登时四分五裂。
  天丑公公呆了呆道:“你干吗打我?”
  司马丝丝见他脑袋分毫无伤,心中暗惊,当即一掠二三丈,脚未着地,右手便已掏出一把金钱镖,猛可一抖手,发出五枚金钱镖打向地丑婆婆,再一个旋身甩手,另五枚金钱镖也打向天丑公公。
  她不愧是“千手怪侠”司马天虹之女,暗器功夫已练到出神人化,这时十枚金钱镖分击两人,看似撒出一把寒星杂乱无章,其实每一枚金钱镖都认准了敌人每一处穴道,端的厉害异常!
  天丑公公就地一滚,滚出一丈开外,大叫道:“不得了!这是‘千手怪侠’的金钱镖呀!”
  他翻滚的身法看虽笨拙滑稽,却将司马丝丝打到的五枚金钱镖完全避开,而且顺手接住了其中的两枚。
  地丑婆婆则纵身拔起一丈多高,也完全避过五枚金钱镖的袭击,继之从空中俯冲而下,一掠便到司马丝丝跟前,呷呷大笑道:“你是司马天虹的女儿?好极了!你父亲十二年前打了老身一枚金钱镖,至今伤疤仍在,今天正好把账算到你头上!”
  左掌猛扬,登时指风如矢,向司马丝丝的胸口抓了过去。
  司马丝丝一个拧身错步,避过其攻击,同时右掌切向她颈项,左脚踢向她腹部,双招迸发,凌厉已极!
  地丑婆婆和天丑公公乃是数十年前轰动武林的一对夫妇,武功之强,除了霸王拳庞德公、剑先生金履祥和千手怪侠司马天虹等少数几人之外,在武林中已少有敌手;他们夫妇练的是外家功夫,早已练得一身刀抢不人的神功,等闲之辈很难在他们手下走完五招,不过今天的对手是“千手怪侠”之女,地丑婆婆知她家传武学非常厉害,倒也不敢轻敌大意,这时见她掌脚齐出,竟然完全封住自己进退二路,不禁暗暗心惊,连忙一提真气布满全身。
  “砰!砰!”
  掌脚就这样同时击中她的颈部和腹部,这两下若是换了旁人,非得当场吐血倒地不可,哪知她却行若无事,笑嘻嘻道:“不错,可惜劲道差了些!”
  掌出如电,一把扣住了司马丝丝的脉门。
  天丑公公笑道:“老太婆,你下手轻些,这两人不是我们那个对头的门下。”
  地丑婆婆道:“这丫头是司马天虹的女儿,十二年前,她老子打中了我一镖,今日正好拿她女儿出出气!”
  天丑公公正要再开口,忽见令狐彰从店内走出来,不禁一呆道:“咦,你没死呀?”
  令狐彰刚才假装中毒毙命,原想戏耍他们一下,不想地丑婆婆和司马丝丝很快就打到店外,这时听得司马丝丝已落入地丑婆婆之手,只好赶快走出来。
  地丑婆婆一见他“复活”,也为之一呆道:“好小子,你真行——哎呀!”
  司马丝丝趁她分神之际,突然骈伸两指抢点她双目,其实这两指没有一点力量,可是地丑婆婆一时不防,以为她还有力气动手,大惊之下,连忙松开她的脉门,顿足暴退。
  司马丝丝跳到令狐彰身边,又喜又嗔道:“令狐彰,你真的没事么?”
  令狐彰微微一笑道:“没事。”
  司马丝丝不胜惊奇道:“他们‘天地二丑’是用毒的大行家,在他们的毒药之下没有不死之人,你怎能抗拒他们的毒药呢?”
  她这一问,也正是“天地二丑”心里急欲明白之事,地丑婆婆忍不住接口道:“是啊!小伙子,老身刚才用的量虽不多,却可毒死几条牛,你怎能无事?”
  令狐彰笑道:“我从小练习吃毒药,家师给我吃各种各样的毒药,目的就是怕我将来行道江湖为宵小所乘,如今我已能够抗拒许多种剧毒。”
  语声一顿,继道:“不过,刚才我喝下的那杯毒酒,若真是千年冰蛇的毒液,只怕也早没命了。”
  司马丝丝诧异道:“那不是千年冰蛇的毒液么?”
  令狐彰道:“不是,千年冰蛇的毒液不可能拿到此地来。”
  司马丝丝问道:“为什么?”
  令狐彰道:“千年冰蛇产于天山绝顶,一百年也难得发现一条,一般的冰蛇年龄若不到百年以上,其毒液亦与普通毒蛇相同,没什么了不起;而冰蛇的毒液更有一种特性,它一旦离开寒冷地带,其毒必坏,比一般毒蛇更不如。”
  地丑婆婆听得脸上变色道:“小子,你对冰蛇了解如此之深,令师是谁?”
  令狐彰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话,继续向司马丝丝解释道:“我因知此种情形,故刚才她说‘千年冰蛇’时,我就知他们在唬人,也就敢于喝下那杯毒酒了。”
  地丑婆婆又问道:“小子,你师父是谁?赶快说出来,免得伤了和气!”
  令狐彰这才转望她冷笑道:“家师名讳恕难奉告,现在我倒要问你:你们夫妻在这儿开黑店,一共伤害了多少人命?”
  地丑婆婆怒道:“谁说我们开黑店?我们若想发财,可以去京城打破国库,要搬多少就搬多少,谁也阻止不了我们!”
  令狐彰对他们夫妻不了解,但已看出他们确非等闲之辈,便向司马丝丝问道:"你说,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
  司马丝丝道:“我爹说他们以前是一个武林巨魔的麾下二将,心黑手辣,杀人不眨眼,不过自从那巨魔死亡之后,这两人好像收敛了不少。”
  天丑公公听了笑道:“我们‘天地二丑’早已洗手江湖,为了过日子,便在这儿开野店讨生活,不再干那杀人放火的勾当了。”
  令狐彰道:“既是如此,今日之事可以作罢。”
  天丑公公又笑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们虽然不再胡作胡为,但碰上武林髙手时,又不免有些心痒难忍,有时便出手跟人开开玩笑!”
  令狐彰道:“我们两人是你们开玩笑的对象么?”
  天丑公公点头道:“正是,刚才你们一进门,我老人家就已看出你们是高人之后,不过我老人家现在最大的兴趣是你!”
  令狐彰微微一笑道:“我怎样?”
  天丑公公道:“这世上知有‘千年冰蛇’之人少之又少,所以我可能认识令师,你说出令师的名号给我听听,说不定……说不定……”
  令狐彰一笑道:“抱歉,家师不想认识任何人,也不想被人知道。”
  天丑公公笑道:“我老人家是先礼后兵,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你的师门来历!”
  令狐彰道:“你是说动手?”
  天丑公公点头道:"不错,我老人家一出手,你的狐狸尾巴就非露出来不可!”
  令狐彰笑道:“你一定要这样的话,那就出招便是。”
  说罢,示意司马丝丝退到自己后面。
  司马丝丝自知功力不及地丑婆婆甚多,能不与她动手最好,当下乖乖地站到后边去。
  天丑公公看见令狐彰手上握一把木剑,觉得奇怪,便问道:“那木剑是你的兵器么?”
  令狐彰道:“是的。”
  天丑公公道:"为什么不用真剑?”
  令狐彰笑道:“你是武林前辈,怎么问这样幼稚的话?”
  天丑公公当然知道敢于使用木剑的人,他的剑术造诣必已练到出神入化之境,他只是不相信令狐彰年纪轻轻就已身怀绝世剑术,听了令狐彰的抢白,不禁老脸一红,发怒道:小子,说话这样不客气,今天我老人家非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
  令狐彰横剑在胸,道:“请啊!”
  天丑公公道:“混账!我老人家当年纵横湖海之时,你小子都还在你娘的肚子里,若论辈分,我当你爷爷都够格,你敢卖狂?”
  令狐彰道:“你是说要我先出手?”
  天丑公公点头道:“是呀!”
  令狐彰一笑道:“好,小心了。”
  “了”字尾音还在空中缭绕,木剑倏忽已刺到他咽喉三寸之处。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天丑公公一见他出剑快得异乎寻常,心中一惊,不敢怠慢,急忙一个拧身错步避过来剑,同时掌出如电,向令狐彰的腰上抓去。
  不料手掌再发,眼前的令狐彰忽然一闪而没,继之发觉一道劲风袭临自己的背部,不禁大吃一惊,赶紧上身前倾,右脚猛抬倒踢出去。
  这等于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打法,但其实是不得已之举,因为除此而外,任何招式或身法都无法破解令狐彰刺近背心的一剑。
  地丑婆婆一见丈夫才一开始即处于危殆的局面,也为之大惊失色,脱口道:“不能轻敌!”
  也就在天丑公公抬脚倒踢之际,令狐彰已到了空中,悄然一剑点向天丑公公的百会穴!
  这又使天丑公公大感意外,他口中“嘿”了一声,前倾的身子猛可一翻,手脚齐出,又踢又抓!
  哪知令狐彰虽然身在空中,身手却能活动自如,只见他刺下的一剑忽然一缩再一吐,避过了天丑公公的截击,于瞬间又刺到了天丑公公的腹上。
  天丑公公登时吓出一身冷汗,因为他的手脚落空之后,再要破解令狐彰的第二剑已万万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木剑已点上自己的腹部,哪能不为之胆战心惊?
  地丑婆婆看出丈夫已无法逃过那一剑,再也不顾什么武林前辈的身份,一声怪吼,身形猛扑而上,人未扑到,隔空一掌拍了出去。
  这一掌打得正是时候,掌风适时撞中令狐彰刺的木剑,将木剑震开一尺五六寸,天丑公公得此一解,急忙翻身跃开,虽然没有受伤,脸色却已一片苍白,犹如死里逃生似的。
  地丑婆婆紧接着再拍出一掌,喝道:“小子,老身跟你走几招试试!”
  她的掌风凌厉如涛,登时将令狐彰撞出二三丈,但令狐彰仍能控制身手,飞出二三丈后,只见他左掌后挥,飞势立止,轻飘飘地落到地上。
  地丑婆婆一呆之后,不禁赞叹道:好小子,果然了得!”
  正要再抢前攻击,一旁的天丑公公已开口喝道:“住手!住手!”
  地丑婆婆闻言后退一步,错掌护胸,转顾丈夫问道:“怎么呢?”
  天丑公公神色激动,道:“老太婆,你看清了他刚才空中发剑的招式没有?”
  地丑婆婆道:“看清了呀!”
  天丑公公表情十分严肃,道:“你觉得那一招像什么?”
  地丑婆婆眼睛一转动,忽然脸色一变道:“莫非竟是‘天鹤下界’?”
  天丑公公点头道:“正是!”
  地丑婆婆神情也激动起来了,回望令狐彰又惊又喜道:“小哥儿,天鹤先生是你何人?”
  令狐彰摇头道:“不认识。”
  那司马丝丝听到“天鹤先生”四个字,浑身为之一震,面上也流露出惊骇之色。
  地丑婆婆又问道:“那么,地蛇夫人是你何人?”
  令狐彰又摇头道:“你说的这两个名号,我听都没听说过。”
  地丑婆婆叫嚷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如果你不是天鹤先生或地蛇夫人的传人,刚才怎么会使出那一招‘天鹤下界’?”
  天丑公公忽然双膝一屈,跪倒在地,向令狐彰叩拜道:“天可怜见,老奴今天终于见到小主人,请受老奴夫妇一拜!”
  地丑婆婆也连忙跪下磕头,道:“没错!没错!你一定是小主人!哈哈,这太好啦!这太好啦!”
  令狐彰顿时感到满头雾水,赶紧闪到一边,说道:“你们一定弄错了,我不是什么天鹤先生或地蛇夫人的传人!”
  地丑婆婆又对着他连连磕头,道:“你是!你一定是!”
  天丑公公接口道:“小主人,你听老奴说明白,我们夫妇当年是‘天鹤地蛇’的麾下二将,我叫侯二郎,我老妻叫施贞,当年我们一直追随着主人夫妇,自从二十年前主人夫妇失踪之后,我们一直在寻找他们的下落,可惜一直没有他们的消息,想不到今天却在此见到了这位小主人——”
  令狐彰连连摇头又摇手,道:“慢来!慢来!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天鹤先生’和‘地蛇夫人’,你们真的看错人了!”
  天丑公公道:“可是,你刚才使的那一招分明是我主人公的‘天鹤下界’没错呀!”
  令狐彰道:"那是我临机应变的招式,不是家师传授的。”
  地丑婆婆一听这话,立刻站起,面现狐疑道:“那你师父是谁?”
  令狐彰逋:“家师名讳,恕难奉告。”
  地丑婆婆道:“为什么?”
  令狐彰道:“因为……唉,我实跟你们说了吧,我虽然跟随家师习武十多年,却一直不知家师的姓名,因为她一直不肯说。”
  地丑婆婆道:“令师是男是女?”
  令狐彰摇头不答。
  地丑婆婆又问道:“他多大年纪?”
  令狐彰仍然摇头不答。
  地丑婆婆焦躁起来,嚷道:“嗳!嗳!你这年轻人究竟怎么了?你不愿说出令师的姓名,就说说他是男是女也不妨呀!”
  令狐彰沉吟有顷,道:“抱歉,我能说的只有一点,我不是什么‘天鹤地蛇’的传人。”
  他接着抱拳一礼道:“告辞!”
  他向司马丝丝使了个眼色,随即迈步向路上行去。
  地丑婆婆大急道:“不成!你把话说明白,老身不准你走!”
  说着,便要上前拦路。
  天丑公公拉住她,道:“算了,老太婆,让他们去吧!”
  地丑婆婆见丈夫连使眼色,已知丈夫之意,便不再上前拦路,只大声道:“小主人,我们夫妇对主人忠心耿耿,如果你是他们的传人,我们夫妇愿听你差遣,水里水去,火里火去!”
  令抓彰不答,与司马丝丝快步往前疾走,很快便消失在黑茫茫的夜色之中了。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四章 死亡之剑
上一篇:
第二章 殊行绝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