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三章 寻流溯源
2019-07-16 11:16:5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丝丝神色一振道:“不错,这是一把长剑!"
  令狐彰道:“就算这图形是一把长剑,但武林中使剑的人不可计数,如何能从众多使剑的人中找出凶手来?”
  司马丝丝脱口道:“当今武林,剑法最高的人是谁?”
  令狐彰听了面色一变道:“难道是……难道是‘剑先生’金履祥?”
  司马丝丝冷笑道:“除了他外,还会有谁!”
  令狐彰心中暗道:“这可不然,我师父的剑法就一定比金履祥高明,只是她平时不带剑,武林中也少有人知道她这个罢了。”
  不过,他也觉得司马丝丝的推断很有道理,只是不敢相信“剑先生”金履祥会杀害司马天虹,当下问道:“令尊和金履祥相识么?”
  司马丝丝神情激动道:“当然相识!”
  令狐彰又问道:“有没有过节?”
  司马丝丝道:“没有,不过我爹的遇害,必是其他因素引起的,与个人恩怨无关!”
  令狐彰对“剑先生”金履祥已无好感,原因是他派人冒充他本人和自己比剑,害得自己挨了师父一顿打,因而亦觉金履祥嫌疑甚大,只是他对金履祥的为人仍不甚了解,当下问道:“金履祥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一个人物?”
  司马丝丝道:“我爹说他为人世故稳重,早年侠誉颇著,后来在他家乡创建‘剑堡’之后,便很少下江湖走动,最近十年干些什么,没有人知道。”
  令狐彰道:“我本来要去‘剑堡’找他挑战,如今既有此发现,正好去弄个明白。”
  他将嵌在树上的十二枚金钱镖一一取下,交给司马丝丝收存,两人随即动身赶向剑堡,向前赶了五十多里,距离剑堡已经不远了。
  司马丝丝忽然驻足道:“天快黑了,你打算今天就去见他么?”
  令狐彰道:“是啊。”
  司马丝丝道:“不,咱们找个宿处好好歇息一晚,明天一早再入剑堡。”
  令狐彰道:“为什么?”
  司马丝丝道:“金履祥是当前武林第一剑术名家,功力之髙可以想见,虽说你有信心击败他,但你已跑了半天的路,这个时候找他比剑一定吃亏,所以最好明天再去。”
  令狐彰道:“我不累啊。”
  司马丝丝道:“也不饿么?”
  令狐彰笑道:“饿倒是有一点。”
  司马丝丝道:“那么,咱们先找个地方打尖,吃过饭后,如果还不太晚,再去不迟。”
  令狐彰同意其说,两人于是放慢脚步,一路留意打尖之处,行不多远,看见路旁有一家野店,正是最好的歇脚处,便一起走了进去。
  这家野店单独坐落在荒野古道上,专做过往行人的生意,是以设备简陋,店内只有三张破桌子,不过门口炉灶上的一个黑油油的铁锅中却冒出一阵阵令人垂涎的香味。
  老板是个驼背老人,相貌长得怪丑的,正蹲在灶前添火,看见令狐彰和司马丝丝到来,连忙起身招呼,接着扯起大嗓门喊道:"客来啦!”
  “哦!”
  店内有人应了一声,走出来一个老婆子,相貌也是奇丑无比,和驼背老人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老婆子赶紧抹桌抹椅,笑嘻嘻道:“请坐!请坐!你们这对小夫妻打哪儿来的啊?”
  司马丝丝脸上一红道:“我们不是夫妻,你别胡说好不好。”
  老婆子大笑一声道:“对不住!对不住!老身看错了,那么你们是兄妹?还是——”
  司马丝丝道:"都不是,你别管我们是谁,我们是来吃东西的!”
  老婆子道:“是!是!我们这儿的卤味可是远近闻名,还有菜肉包子也十分可口。来来来!请坐请坐!要不要来些烧酒?”
  令狐彰道:“不,来几个包子,切一盘卤味,再来一碗汤就够了。”
  老婆子大声道:“来几个包子,一盘卤味,一碗蛋花汤,一壶烧酒!”
  令狐彰一怔道:“我说不要酒,怎么又来一壶烧酒?”
  老婆子咧嘴一笑道:“小兄弟,到我们这野店吃东西的人要是不喝酒,老身看了实在难过,所以这一壶酒老身请客!”
  令狐彰心里不痛快,但不再多言,便与司马丝丝拣个桌子坐下来。
  那驼背老人立刻端上一盘包子和一盘卤味,然后再端上一壶酒,笑道:“你们先吃吧,蛋花汤马上就来。”
  老婆子帮着拿酒杯和筷子,司马丝丝见筷子脏兮兮的,甚是嫌恶,就掏出自己的香巾来拭筷子,老婆子看了颇不高兴,嘴巴开始唠叨起来:“这筷子老身今早才洗过,很干净的啊!你这位小姑娘出门在外何不将就些?告诉你小姑娘,眼睛看不见的脏才是真脏哩!”
  司马丝丝不搭腔,把擦拭干净的一双筷子递给令狐彰,又将自己的一双擦拭干净,才与令狐彰吃起来。
  卤味有牛肉,猪耳朵和豆干,倒也相当可口。
  令狐彰拿起一个菜肉包子撕开,仔细看着里面的馅,不敢立刻送人嘴里。
  老婆子见了又不高兴,道:“小兄弟,你只管放心吃,那是真正的猪肉菜包,绝对不是人肉!”
  令狐彰觉得这对老夫妻有些邪门,正担心进了黑店,怀疑菜肉包子是人肉做的,听她这么一说,倒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道:“大娘言重了。”
  语毕,吃了起来。
  老婆子在一旁坐下,翅起一只脚,笑嘻嘻道:“很好吃,是不是?告诉你小伙子,我们两个老的模样虽然长得丑,心地可是十分善良,我们这家野店已开了十多年,大家提起我们老驼鬼的野店,莫不竖起大拇指的!哈哈,有些不明究里的免不了怀疑我们开黑店,其实嘛,我们在这里开野店主要是在逃避……”
  令狐彰和司马丝丝心中正在厌恶这个老婆子太噜苏,忽听她说了“逃避”两字,不禁生起好奇之心,司马丝丝便问道:“你在逃避什么?”
  老婆子道:“逃避人呀!”
  司马丝丝追问道:“逃避什么人?”
  老婆子道:"许许多多的人!原先我们也是住在城里的,后来我们实在受不了大家的眼光,只好避到这野地上来。哼,他们讨厌我们长得丑,可是我们的心地却是好的,比不得有些人外貌忠厚内藏奸诈,这世上面善心恶的人可多得很哪!”
  司马丝丝这才明白她“逃避”的原因,不禁对他们生起同情之心,问道:“你们没儿女么?”
  老婆子道:“没有!我们老驼鬼以前老骂我是一只不下蛋的母鸡,其实啊,没儿没女反而清闲!如今我们两老每天只要卖几个包子就可以把日子混过去,这不是很好么?”
  她见令狐彰不喝酒,便劝道:“小伙子,你干吗不喝酒?怕酒中有毒?有蒙汗药?嗳!你们这些人也真是的,难道模样长得难看,心眼就一定坏么?”
  令狐彰道:“我不喝酒。”
  老婆子道:“你怕中毒,那么老身先喝一杯给你看看!”
  说着,伸手到桌上倒了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司马丝丝觉得盛情难却,便向令狐彰道:“这位大娘既然这么热心,你就喝几杯吧。”
  令狐彰摇头道:“不喝。”
  老婆子不高兴道:“为什么不喝?酒中又没有毒药,又不要你付钱,不喝白不喝,你这小伙子为什么不喝呀?”
  令狐彰道:“我不爱喝酒。”
  老婆子道:“不像话!堂堂五尺须眉,怎可不喝酒?老身是个女人,可是我十五岁就开始喝酒,到今天已喝了整整五十年啦!”
  那个一直默不作声在门口照顾灶火的老驼子,忽然叹了口气道:“我说老太婆,你让他们清静清静吧!”
  老婆子横了他一眼,怒道:“闭住你的鸟嘴!老身每天打从早上忙到晚,也难得跟人聊聊天,好不容易今天来了个小姑娘,我就多跟她聊几句有什么要紧?你再噜苏一句,老身顿足就走,这家野店让你一人开去,看你怎么发落!”
  老驼子又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老婆子又伸手到桌上,替令狐彰倒了一杯酒,笑道:“小伙子,老身最看不惯不喝酒的男人,你喝下这一杯,这顿酒食老身请客!”
  司马丝丝听了便用手肘轻轻碰令狐彰一下,道:“你就喝了吧。”
  令狐彰只顾吃菜肉包子,仍然摇头道:“我说不喝就不喝!”
  老婆子愠然道:“好啊!这样不给老身面子,告诉你小伙子,老身要你喝酒,你就非喝不可!”
  令狐彰淡淡地问道:“若是不喝呢?”
  老婆子冷笑道:“不喝,等下算起账来,只怕你会觉得吃不消!”
  令狐彰一笑道:"怎么说呢?”
  老婆子道:“那盘卤味要一百两银子,菜肉包子一个十两,蛋花汤一碗三十两,一共是两百一十两银子!”
  司马丝丝一怔道:“哪有这么贵的?”
  老婆子呷呷怪笑道:“老身就要卖这么贵,这叫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司马丝丝道:“要是喝了酒呢?”
  老婆子笑道:“要是喝了酒,那么你们一个铜板也不须付,算老身请客好了。”
  司马丝丝听了又向令狐彰道:“喂,这位大娘这么好客,你还是喝了吧!”
  令狐彰摇头道:“不喝!不喝!打死我也不喝!”
  司马丝丝生气道:“你使什么牛脾气?人家这位大娘已先喝了一杯,足见酒中无毒——”
  令狐彰忽然插口笑道:“若是有毒,我倒真想喝它一杯!”
  老婆子拍了一下手掌,大笑道:“原来你要喝毒酒,怎么不早说?老身虽然从不在酒里下毒,但屋子里也备了一些穿肠毒药,老身这就去拿一些来!”
  说毕,转身跑入屋内。
  司马丝丝慌了,连连向令狐彰瞋视埋怨,令狐彰却一点不在乎,反而笑嘻嘻道:“别慌,我喝毒酒很在行,什么样的毒酒都能喝!”
  那老驼子冷冷说道:“千年冰蛇的毒液也能喝么?”
  令狐彰一听“千年冰蛇”四个字,面色遽变道:“千年冰蛇产于天山绝顶,你们从何得到这种毒蛇的毒液?”
  老驼子嘿嘿笑着,不回答这个问题。
  就在这时,老婆子已从屋内走出,手上拿着一只小瓷瓶,笑道:“毒药来了!”
  她打开小瓷瓶,小心翼翼地倒出一滴透明液体入那酒壶,再小心将瓶口塞好,收入怀中,然后提起酒壶摇了一阵,在空酒杯里倒满一杯,便推给令狐彰道:“喝!”
  令狐彰将先前的一杯酒倒掉,将空杯推过去道:“再倒一杯。”
  老婆子又将那杯子倒满,笑道:“你小伙子若敢喝下这两杯千年冰蛇毒酒,你要老身的头,老身立刻给你!”
  令狐彰笑道:“千年冰蛇的毒液,乃是世间至毒之物,别说喝一杯,就是沾上一些也会立刻毙命,所以我喝一杯也够了,另一杯给你大娘。”
  老婆子笑道:“你要老身陪你?”
  令狐彰点头道:“是,只不知大娘敢不敢?”
  老婆子呷呷大笑,声震屋宇,道:“当然敢!你先喝,老身跟进!”
  令狐彰道:“我喝了后,大娘要是食言不喝,那我可要杀人啰!”
  老婆子笑道:“皱一下眉头,老身就不是‘地丑婆婆’!”
  司马丝丝大吃一惊道:“啊!你……你是‘地丑婆婆’!”
  地丑婆婆笑道:“不错!门口蹲着的那个便是‘天丑公公’!我们‘天地二丑’隐迹江湖十多年,你这小丫头居然识得我们夫妇,想来必是名家之后,你也喝一杯吧?”
  司马丝丝惊得脸色苍白,忙向令狐彰说道:“你千万不能喝这毒酒,他们‘天地二丑’是天下无敌的用毒大家,你拼不过他们的!”
  令狐彰却端起一杯毒酒,一口干了下去,笑道:"好了,你也喝吧!”
  地丑婆婆目光一注,紧紧注视着他,等着看他毒发倒毙,但见他若无其事,不禁面色一变,嘿然道:“好小子,敢情你当真不怕毒呀!”
  司马丝丝阻止不及,正要惊叫,却见令狐彰没事,大感意外道:“你……真的不怕毒?”
  令坪彰忽然大叫一声,仰身便倒,直挺挺地躺在地上,面色惨白,两只圆滚滚的眼睛慢慢闭上,竟似已毒发死了!
  司马丝丝这一惊非同小可,慌不迭地俯身一把将他搂起,骇叫道:“令狐彰!令狐彰!”
  地丑婆婆也呆了,道:“原来……原来你说不怕毒药是假的!你这小伙子真傻,干吗要吹这牛皮?这下可好了,没救啦!”
  马司丝丝怒叱道:“快拿解药来!”
  地丑婆婆摇头道:“没有,没有解药!”
  司马丝丝惊极怒极,放下令狐彰,一脚踢翻桌子,一手抄起一张凳子,奋力向她挥了过去。
  地丑婆婆怪笑一声,低头避开,叫道:“小丫头,瞧你身手不俗,你可是‘剑堡’里的人?”
  司马丝丝不答,连连挥舞凳子扫打过去,骂道:“你这个丑婆子,我跟你拼了!”
  地丑婆婆躲过她几次抡打之后,忽然一溜烟纵到店外,呷呷大笑道:“要打,到这外面来打吧!”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四章 死亡之剑
上一篇:
第二章 殊行绝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