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十四章 真假难辨
2019-07-16 11:56:4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令狐彰一路催骑疾驰,一口气赶出七八里路,尚不见母亲的影子,正感纳闷之际,忽见从路旁的树林中闪出一条人影——
  “彰儿,娘在此!”
  令狐彰闻声勒马,定睛一看,才见母亲站在那树林边上,当即下马道:“娘,他们没追上来。”
  令狐玉兰道:“将马丢掉,跟娘走吧!”
  语毕,转身入林。
  令狐彰心知骑马逃走,对方可循蹄痕追踪,确该于此时弃马才是,当下在马屁股上踢了一脚,喝声“去吧!”,见马受惊奔去,随即钻入树林中。
  令狐玉兰被禁锢一个月,元气大伤,在树林中走了一程,已感乏力,便在树下坐下,叹道:彰儿,娘走不动了,咱们歇歇吧。”
  令狐彰问道:“娘是不是受囚禁太久,伤了元气?”
  令狐玉兰道:“正是,金履祥那老贼十分可恶,娘被囚禁期间,他总是不肯让娘吃饱……”
  令狐彰道:“那么,娘在此歇着,待彰儿去附近买些吃的来。”
  令狐玉兰道:“这附近有集镇?”:
  令狐彰道:“十几里外有个集镇。”
  令狐玉兰摇头道:“那太远了,万一那金老贼追至,娘一个人如何对付?”
  令狐彰怕的也是这一点,他摆头望望四周的树林,见无野果可摘,便道:“此非藏身之处,等一会儿咱们去找一户人家弄些吃的……”
  令狐玉兰道:“不要紧,娘并不太饿。”
  母子俩交谈至此,便都沉默了下来。
  一种不和谐的,怪怪的气氛像一道墙隔在他们中间,过了约莫一刻,令狐玉兰似乎已在令狐彰的脸上看出了什么,首先打破沉寂道:“彰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令狐彰又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没什么,彰儿只是有些不懂……”
  令狐玉兰道:“关于你的身分?”
  令狐彰点点头道:“是的,我到底是您的侄儿还是儿子?”
  令狐玉兰道:“是我儿子。”
  令狐彰道:“那为什么——”
  令狐玉兰抢着道:“理由就是那样,我怕他们知道我还活在世上,他们若知我未死,必然会再对娘发动一次追杀!”
  令狐彰道:“可是——”
  令狐玉兰又抢着道:“彰儿,这件事不必再谈下去了,现在我问你:你将那满家欢囚禁在什么地方?”
  令狐彰道:“在一处山上。”
  令狐玉兰追问道:“哪一座山?”
  令狐彰犹豫了一下,道:“娘,满家欢对彰儿有救命之恩,彰儿不想伤害他。”
  令狐玉兰笑道:“傻孩子,娘又没要你去杀死他,你急什么呀?”
  令狐彰神情一片落寞,缓缓道:“娘,咱们回天山去好么?”
  令狐玉兰目光微凝道:“为什么?”
  令狐彰道:“彰儿好想念在天山居住的那段日子,无忧无虑,无牵无挂……”
  令狐玉兰看着他,没答话。
  令狐彰又道:“咱们回天山去过那自由自在的生活,那里没有是非,没有凶杀,那里有壮丽的山,有洁白的雪……”
  令狐玉兰仍然望着他,没开口。
  令狐彰忽然激动起来,道:“娘,咱们忘掉一切,回天山去吧!彰儿可以打猎养您到老,绝不离开您一步,好么?”
  令狐玉兰微笑道:“不替你爹报仇了?”
  令狐彰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若杀了金履祥、杀了庞德公、杀了无为禅师和玉虚真人,他们的儿子和门下也必然不放过我,那时——”
  “别说了!”
  令狐玉兰掩面哭泣起来。
  令狐彰仰天长叹一声道:“娘,彰儿不是害怕杀人,而是觉得杀人并不能解决事情……我爹如果死得冤枉,那么金履祥他们六人迟早要遭报应的。咱们留给老天爷去作主,咱们回天山去过那种与世无争的日子。彰儿发誓一定孝顺您,养活您到老,即使……即使……”
  “即使什么?”
  “即使我不是您的儿子。”
  “啪!”
  一个耳光落到他面颊上,令狐玉兰气得发抖,愤怒地瞪视着他,厉声道:“你说什么?你竟怀疑我不是你的亲娘?你……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儿子,你竟相信他们的话了?”
  令狐彰木无表情道:“没有,我没有相信他们的话,我只是打个比喻罢了。”
  令狐玉兰站起来道:“走吧!”
  令狐彰跟着站起,问道:“哪里去?”
  令狐玉兰道:“去释放满家欢呀!”
  令狐彰怔怔地望着她,有些不敢相信。
  令狐玉兰道:“放走满家欢,咱们母子便回天山去!”
  令狐彰大喜道:“真的?”
  令狐玉兰冷笑道:“你是你爹的儿子,你不愿为你爹报仇,我这做娘的还有什么办法呢?”
  令狐彰心中高兴极了,忙道:“那么,娘请随彰儿来!”

×      ×      ×

  吕玉燕悄悄地来到了峡谷中,费了将近半个时辰工夫,才攀登上谷壁顶端的山洞口。
  山洞口,堆着数颗千斤巨石,将整个山洞口堵塞住,被困在洞中的满家欢便坐在靠近洞口的地方,一张脸紧贴在一个小小的缝隙上,眼巴巴地等着人来救。
  这时,他看见吕玉燕爬上来,不由得眉头一皱道:“丑丫头,你来干么?”
  吕玉燕在山洞外坐下,不停地娇喘透气,显得累坏了。
  满家欢以为她在生气,便改口道:“吕姑娘,令狐彰回来了没有?”
  吕玉燕边喘边道:“你先让我歇歇好么?我从来没爬过这么高的山,可把我累坏了。”
  满家欢自觉对这个刁钻的小姑娘实在毫无办法,只好闭口不言。
  吕玉燕歇了一会,心跳渐定,便道:“满家欢,你干么不说话?”
  满家欢冷冷道:“你歇够了?”
  吕玉燕道:“够啦。”
  满家欢道:“可惜的是,我现在已不想跟你说话了!”
  吕玉燕一怔道:"为什么?”
  满家欢道:“因为我不喜欢你!”
  吕玉燕不怒反笑,道:“奇怪,您怎么老是说不喜欢我?难道你以为我喜欢你么?呸!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
  满家欢闭口不再言语。
  吕玉燕道:“你刚才问我什么?”
  满家欢不答。
  吕玉燕道:“对了,你问我令狐彰回来了没有,这个我可以回答你,他还没回来。”
  看见满家欢不说话,便又说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我也不知道,我……我急死了,所以倫偷跑到这里来看看,幸好你没死掉。”
  满家欢怒道:"你才死掉呢!”
  吕玉燕笑道:“不要生气,我知道你被困在这山洞中,担心你死掉,因此赶来看看,你要是死了,那就糟了。”
  “什么意思?”
  “因为你不能死呀!”
  “我为什么不能死?”
  “因为你若死了,那就糟糕了。”
  “废话!”
  “不是废话,我认为令狐彰可以杀任何人,就只不能杀害你们父子俩。”
  “他冒充我进入剑堡,我爹若是不察,一定会遭他的毒手!”
  “不会,我想他不会杀害你爹。”
  “为什么?”
  “因为他是你弟弟呀!”
  “他承认了?”
  “没有。”
  “那你怎说他是我弟弟?”
  “我早就看出来了。”
  “哼,你看出来有什么用?”
  “奇怪,你说话怎么老是冷冰冰的?你把我当作仇人是不是?你不喜欢跟我说话,那我不说便了!”
  她说完了这话,便背转身子,赌气不再去看满家欢了。
  满家欢却对她的话引起兴趣,于是改以温和的口气道:“吕姑娘,我……我心情不好,请您原谅,你说你早已看出他是我弟弟,是怎么看出来的?”
  吕玉燕绷着脸蛋儿。
  满家欢笑道:“嗳,你别生气嘛!我已经向你道歉了,这还不够么?”
  吕玉燕冷冷道:“不够!”
  满家欢道:“那要怎样才够?”
  吕玉燕又冷冷道:“我不知道,反正我认为不够就是了!”
  满家欢叹道:“唉,我真希望我是令狐彰……”
  吕玉燕一听,大感奇怪,忍不住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满家欢道:“他很幸福,有两个姑娘喜欢他。”
  吕玉燕低头沉默了一会,道:“咱们来继续刚才的谈话,我……我相信令狐彰多少也在怀疑他自己的身世来历,只因他从小便和他姑姑在一起,一时无法摆脱……摆脱……唉,我该怎么形容呢?”
  满家欢道:“我了解你的意思。”
  吕玉燕道:“因此,我不希望他伤害你,犯下无法挽回的错误……”
  满家欢又叹道:“可是,他已进入剑堡,他极可能会被识破,一旦被识破,那就有两种结果:一是他被杀死,二是他杀了人!”
  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想,你一定不喜欢他被人杀死,也不喜欢他杀人吧?”
  吕玉燕点头道:“是的,所以我心里好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满家欢道:“你可以救我出去,咱们一起赶去剑堡,阻止不幸。”
  吕玉燕又低首沉默了一会,道:“老实告诉你,昨夜我在客栈里想了一整夜,早已决定救你出去,但是你看这些巨石,我哪有本领能搬开这些巨石?”
  满家欢道:“你可以的!”
  吕玉燕抬头讶然道:“我可以?”
  满家欢道:“不错,你看洞口的地面是斜的,它距离岸边不过数尺,你只要把洞口的地面挖一挖,这些巨石便会滚下去。”
  吕玉燕看看洞口的情形,觉得他说得不错,欣然道:“好,我来试试看!”
  她背上背着令狐彰那柄“复仇之剑”,当即拔出宝剑,开始在洞口的地面上挖起来。
  幸好地面的土不太坚实,没多久便已在巨石下挖出一条沟道。
  在山洞中的满家欢见那沟道已足够使巨石崩落,忙道:“行了,你站开,我来推推看。”
  吕玉燕便站开一旁。
  满家欢双手按上巨石,使劲向前一推,推压在洞口上的几颗巨石登时松散崩垮,在一片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巨石似滚球般顺着斜下的沟道滚下峡谷,接着便听谷下传来几声“轰轰”巨响,整个山谷都震动起来!
  吕玉燕大喜道:“行了!行了!”
  一边欢叫,一边往洞口跳去。
  忽然间,她怔住了。
  因为,出现在她眼前的满家欢没穿衣服,全身赤条条一丝不挂。
  她一怔之后,登时羞得满面通红,大叫一声:“要死啦!”赶快掩面转身不敢看。
  满家欢一时忘了自己没穿衣服,待得看见吕玉燕惊叫,才霍然想起,他活了二十几岁,今天是第一次赤身裸体面对女人,当然也是羞愧难当,也不禁大叫一声,掉头奔入洞中躲了起来。
  吕玉燕骂道:“满家欢,你不要脸!”
  满家欢躲在洞中大声道:“对不起,吕姑娘,我一时忘了我没穿衣服,没有事先吿诉你。可是……这不是我的错,是令狐彰把我剥光的呀!”
  吕玉燕道:“这下好了,你叫我怎么做人?你这个混账东西!你叫我怎么做人呀?”
  满家欢惶声道:“对不起!对不起!请你原谅,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吕玉燕哭骂道:“你无聊!你混账!你不是东西!我……我吕玉燕可不是不三不四的姑娘,如今你叫我怎么做人?”
  满家欢道:“不好做人的是我呀!我没穿衣服被你看见了——”
  吕玉燕怒道:“住口!”
  满家欢忙道:“是,我住口便是。”
  “你该死!”
  “是,我该死!我该死!”
  “你最好死掉!”
  “你……要我死?”
  “你不死,叫我以后怎么和人相见?”
  “真的要我死?”
  “哼,你还不该死么!”
  “唉……好吧!死就死,不过你最好赶快离开这里,不要被人看见,以后若有机会见到我爹,也千万不要告诉他这件事,好么?”
  “为什么?”
  “我爹若知我为此而死,他可能会迁怒于你。”
  “哼,我才不怕!”
  “好,我……我走了!”
  “你哪里去?”
  “咦,你不是要我死么?”
  “算了,原谅你一次……”
  “……”
  “你出来吧。”
  “不成,我没穿衣服呀!”
  “你的衣服呢?”
  “被令狐彰拿走了。”
  “这怎么办?”
  “那些衣服可能藏放在洞外附近,请你去附近找一找好么?”
  “好,我去找找看。”
  她在洞外附近寻找了一会,终于在一处草下找到了一包衣服,当即把它扔入洞中,叫道:“找到了,你快穿上吧!”
  满家欢拿了那包衣服,躲入洞中深处穿好,才慢慢走出山洞,脸红红地说道:“吕姑娘,谢谢你了。”
  吕玉燕仍不好意思和他面对面,背对他道:“都穿好了?”
  满家欢道:“穿好了。”
  吕玉燕道:“真丢人!”
  满家欢道:“哼,令狐彰那小子真不是东西,将来若证明他不是我弟弟,我——”
  吕玉燕忽然回过身来道:“你要怎样?”
  满家欢道:“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叫他光一次屁股!”
  吕玉燕怒道:“你敢!”
  满家欢见她发怒,只好闭口不言。
  吕玉燕见他穿着令狐彰的衣服,简直是百分之百的令狐彰,不觉怒气全消,轻轻叹了口气道:“他是你弟弟不错,你们两个长得太像了。”
  满家欢抬头看看天色,说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快走吧!”
  吕玉燕反在一旁坐下来。
  满家欢道:“你不去?”
  吕玉燕不答,双手托腮,发痴发呆起来。
  满家欢微诧道:“吕姑娘,你怎么了?”
  吕玉燕仍不开口,发呆良久,才又叹了口气道:“完了!完了!”
  满家欢问道:“什么完了?”
  吕玉燕道:“我跟令狐彰完了!”
  满家欢满头雾水道:“这话什么意思?”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五章 付诸东流
上一篇:
第十三章 夜闯金剑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