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八章 跋前疐后
2019-07-16 11:43:1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拂晓时分,从剑堡驰出两匹骏马和一辆马车,取道北上。
  两骑者是剑先生金履祥和霸王拳庞德公,他们一个在车前一个在车后。
  中间的马车,由金履祥一个门下驾驶,车厢里面有一具棺木,棺木两边坐着铁脚罗汉和司马丝丝。
  棺木没有盖好,露出一个缝隙,是给令狐彰透气用的。
  躺在棺中的令狐彰,双手被一副铁手铐铐着,双脚也系着脚镣。
  这就是金履祥的“办法”,他认为如此处置,不但令狐彰无法逃脱,也不会引人注意。
  他们当然也考虑到令狐玉兰可能会现身劫人,但他们对此不太担心,因为除了司马丝丝外,他们三个联手,天下无敌。
  车行半日,未发生任何事情。
  到了中午,天气甚是闷热,司马丝丝怕棺中的令狐彰被闷坏,便将棺盖再推开一些,看见令狐彰浑身已被汗水湿透,忍不住问道:“你要不要喝水?”
  令狐彰瞪她一眼,不去理会。
  司马丝丝道:“你最好不要跟我赌气,由此去少林寺,有十几天的路程,你在这十几天当中,总要吃要喝吧?”
  令狐彰闭目不理。
  司马丝丝脸上一热,啐他一口道:“哼!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我爱理你么?”
  铁脚罗汉笑道:“司马姑娘,你不用理他了,等他又饥又渴的时候,自然舍反过来求你。”
  司马丝丝赧然道:“是。”
  铁脚罗汉轻叹一声道:“说真的,老叫化也颇喜欢这小子,上个月他上通天寨杀贼救人,这种侠义行为如今已不多见!只可惜他竟是‘天鹤地蛇’的儿子,否则老叫化真愿意与他做个忘年之交!”
  司马丝丝也叹气道:“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是个很讲道理的人,而且待人接物彬彬有礼,最近不知怎么搞的,忽然变得这样冥顽……”
  她咬咬嘴唇,又道:“都是那个白发女人不好,那女人真恶毒!”
  铁脚罗汉道:"果真她是‘天鹤先生’的妹妹,那么这个女人非除不可!当年的‘天鹤先生’心肠之毒辣,手段之残酷,简直令人发指,他的妹妹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司马丝丝没有用心去听铁脚罗汉的话,她又向棺中的令狐彰望了一眼,道:“你看看!你看看!他满身大汗,我要给他水喝,他居然不喝——喂!令狐彰,你到底喝不喝呀?”
  令狐彰仍然不加理睬,他对她已了无好感,不愿与她交谈一语。
  这天,马车在路上歇息了一会,金、庞、铁脚罗汉、司马丝丝就在车旁吃了些干粮;他们也拿给令狐彰吃,但令狐彰总是不理不睬,他们忖度他还不到饿得发慌的时候,因此也不强迫他吃,随又动身赶路。
  复行半日,天已黑下来。
  为了使马匹得到充分的休息,他们便找了一处距官道不远的树林,在林中歇下来。
  剑先生金履祥道:“从现在起,咱们得小心提防那女人了,我看咱们四人不如分成两班,一班守上半夜,一班守下半夜,如何?”
  庞德公点头道:“很好,就请丐帮帮主和司马姑娘守上半夜,咱们俩负责下半夜。”
  四人计议一定,金、庞二老便在车旁倚树而眠,那驾车的剑士就在车座上斜躺着睡觉,铁脚罗汉和司马丝丝则在马车前后守着,提防令狐玉兰前来抢救令狐彰……
  这样到了初更时分,果然情况来了!
  静静的深夜里,忽听远处传来一片琵琶声,继闻一个女人在远处轻唱道:
  漫漫秋夜长
  烈烈北风凉
  辗转不能寐
  披衣起彷徨
  ……
  歌声,凄凉哀怨,令人闻之恻然。
  “姑姑!”
  棺中的令狐彰大叫一声,跟着以铁手铐撞开棺盖,从棺中跳了出来。
  铁脚罗汉和司马丝丝吃了一惊,前者迅速欺前,骈指点出。
  与此同时,金履祥和庞德公也一齐跳起,循声欲追,司马丝丝急道:“不,咱们在这儿等她过来!”
  二老一听,随亦省悟令狐玉兰的歌唱可能是一种调虎离山之计,于是打消循声追寻的念头,而退至车旁守卫。
  这时,令狐彰因手脚受制,被铁脚罗汉一指点中软麻穴,仰身栽倒,他大叫道:“姑姑!姑姑!彰儿在此,我被他们逮住了啊!”
  铁脚罗汉笑道:“用不着这样大声嚷嚷,你姑姑当然知道你被我们逮住了。”
  说着,将他抓回棺中去。
  远处,歌声已止,一切回归寂静。
  令狐玉兰并未现身,而是静静地消失了。
  金履祥等五人站在马车两边严阵以待,等了好一会不见令狐玉兰出现,霸王拳庞德公冷笑一声道:“哼,怎么不过来呢?”
  铁脚罗汉道:“她不敢。”
  庞德公道:“那她唱歌干吗?"
  司马丝丝道:“她想引诱你们追去,然后绕道来救人,这是调虎离山之计。”
  金履祥微笑道:“不错,咱们不理她就是了。”
  又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仍不见一点动静,老少五人都有些焦躁不安,庞德公道:“这女人好阴险,她先唱歌让咱们知道她在附近,却不肯现身动手,存心叫咱们不得安宁。”
  金履祥笑道:“既然如此,咱们就不要中她的计,睡觉吧!”
  说罢,又去树头上坐下,闭目假寐。
  庞德公也回原处坐下来。
  他们都是武林中的顶尖人物,对自己的身手相当有自信,不太担心令狐玉兰会现身袭击,而且他们内功深厚,听觉非常灵敏,数丈之内风吹草动都能警觉,不怕令狐玉兰使诡计。
  但虽然如此,他们却已无法安心睡觉,明知附近有个女人欲伺机蠢动,他们怎么能够不放在心上而安心入睡呢?
  司马丝丝站在车旁,手上紧扣着数枚金钱镖,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提防着令狐玉兰的突然现身攻击。
  铁脚罗汉也不敢松懈,一直提高瞀觉,准备应付奇袭。
  这样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四周仍旧安静如故,那驾车的剑堡门下忍不住道:“奇怪,怎么再无消息了?
  铁脚罗汉道:“你睡觉吧。”
  那剑士打了个哈欠,又歪身在车座上躺下来。
  二更过了。
  三更也过了。
  正当老少五人渐渐放松警戒,想好好养一回神之际——
  远处,突然琵琶声音又起。
  跟着,凄切的歌声又随风供过来了:
  黄鹄之早寡兮,七年不双;
  宛颈独宿兮,不与众同;
  想其故雄兮,独宿何伤!
  寡妇念夫兮,泪下数行
  ……
  金履祥和庞德公面色一变,同时跳了起来。
  铁脚罗汉讶然道:“她唱的什么歌呀?”
  司马丝丝道:"这是黄鹄歌,古时一个名叫陶婴的女人丈夫死了,后来有人向她求亲,她便作了这首黄鹄歌。”
  铁脚罗汉冷笑道:“寡妇念夫兮,泪下数行!嘿嘿,敢情她是死了丈夫的寡妇呀!”
  庞德公道:“金堡主,咱们过去看看吧?”
  金履祥沉吟道:“我看还是不理她为妙,这毫无疑问是她的调虎离山计,咱们就来个以不变应万变,等她主动现身好了。”
  令狐彰又在棺中大叫起来:“姑姑!姑姑!快来救我!”
  歌声唱到最后一句“终不可重行”之后,一切复归沉静,令狐玉兰依然没有现身。
  但这一来,老少五人更加不放心,一直到东方现出鱼肚白,都没再阖上一眼……
  天亮之后,金、庞二老才去附近转了一圈,没有找到什么,于是动身上路。
  金履祥神情一片凝重,说道:“还有十几天路程,她要是每夜这样来一下,咱们如何受得了?”
  庞德公哈哈大笑道:“咱们受不了,难道她就受得了?”
  不错,令狐玉兰也是人,而且是个女人,如果她想以此困扰金履祥五人,叫他们夜夜不得安宁,那么她也是绝对占不到便宜的。
  大家想通了这一点,便不再担心,而照预定行程前进。
  这一天的整个上午,没有发生任何事故,到了午后,正当他们在道旁停车歇息吃干粮的时候,忽见前面道上尘烟大起,有三匹快马疾驰而来。
  临近一看,竟是三个公门捕快。
  公门捕快,在武林人的心目中是属于“三脚猫”之流,但这并非说武林人不怕公门捕快,即使高手如金履祥、庞德公和铁脚罗汉三人,也是不能没有顾忌的,因为公门捕快代表国法。
  庞德公一觅之下,面色一变道:“但愿不是冲着咱们来的。”
  铁脚罗汉道:“她若去衙门告状,控告咱们掳人,这可麻烦了。”
  一言方毕,三捕快已驰至车前,一齐勒马停下,跳了下来。”
  剑先生金履祥站了起来,含笑道:“郭捕头,是你呀。”
  原来三捕快是剑堡县内的,金履祥是县内大名鼎鼎的人物,双方自然认识;三捕快之一正是县府的捕头郭正,他听到金履祥的招呼,连忙趋前拱手道:“金堡主,您好。”
  金履祥点头答礼,问道:“有公干么?”
  郭捕头表情有些尴尬,道:“是的,今早有个妇人去衙门控告……”
  金履祥微微一笑道:“告老夫掳人?”
  郭捕头道:“正是,那妇人告称你们劫持一个名叫令狐彰的青年,说是她亡兄的儿子,有这回事么?”
  说话间,眼睛连连向马车瞟眼。
  金履祥含笑道:“有,那青年正在车内一口棺木之中。”
  郭捕头问道:“金堡主,您知道在下对您金堡主一向是敬佩无已,只是在下身在公门,有许多事情可是身不由己……”
  金履祥道:“这个老夫明白。”
  郭捕头道:“那么,金堡主可愿说明一下?”
  金履祥道:“好的,棺中青年令狐彰自称是昔年为害武林的‘天鹤地蛇’夫妇的儿子,你可听说过‘天鹤地蛇’其人?”
  郭捕头道:“听说过,不过不甚清楚。”
  金履祥道:“他们夫妇当年是杀人不眨眼的武林魔头,死在他们魔剑之下的侠义之士不计其数,后来老夫与庞老庄主、丐帮帮主、少林无为禅师、武当玉虚真人等合力将他们夫妇打落巫峡之下…”
  他将当年的情形述说一番,然后说道:“天鹤先生那柄魔剑久被武林人视为不祥之物,由于死在那魔剑之下的人太多,我们七人为了断绝后患,便合议将之埋葬于少林寺塔林之畔,立墓志为‘死亡之剑’,是希望它永不再伤亡生灵,不料数月前这个自称令狐彰的靑年却去少林寺盗掘此剑,宣称要为其父母报仇,因此之故,老夫四人才将他擒下,打算押解去少林寺与无为禅师共商处置之策,经过情形便是如此,郭捕头认为我们做得不对么?”
  郭捕头听了苦笑道:“金堡主,我郭正若非公门中人,我会完全赞同金堡主的处置,只是在下现为公门捕快,一切奉命行事,知县大人要在下做什么,在下就得做什么。”
  金履祥笑问道:“知县大人怎么说?”
  郭捕头道:“知县大人认为金堡主不该公然掳人动用私刑,如果令狐彰有罪,你们应该将他绳之以法,交给官府来办。”
  金履祥道:“这意思是说:要老夫四人将令狐彰解去县府?”
  郭捕快点头道:“正是。”
  金履祥笑道:“知县大人怎么处置他呢?”
  郭捕头道:“如果你们能证明令狐彰杀了人,他自然要受国法制裁,否则的话……”
  金履祥接口道:“否则的话,我们无故掳人,便得领罪受罚?”
  郭捕头点了点头。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九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上一篇:
第七章 异变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