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十二章 天罗地网
2019-07-16 11:52:4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令狐玉兰格格冷笑道:“那没关系,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满天林忙道:“令狐玉兰,你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是‘天鹤’的妹妹?为什么要唆使那令狐彰来滋事?你不妨坦白地说出来,如若其错在我,我满天林当还你一个公道!”
  令狐玉兰笑道:“我是‘天鹤先生’的妹妹,那令狐彰是我哥哥的儿子,当年你们七人联手杀害了我哥哥和嫂子,所以我要令狐彰为父母报仇雪恨,这些都是事实,你还要我说什么呢?”
  金履祥嘿嘿冷笑道:“满口胡言,当年的‘天鹤地蛇’无子嗣,这是人人皆知之事!”
  令狐玉兰道:“我还是刚才那句话——信不信由你!”
  金履祥厉声道:"你不说明白,就别想走出这山洞!”
  令狐玉兰笑道:“我并不急着想出去,有个人陪着我,我在这洞中一点不寂寞,我渴了可以喝他的血,饿了可以吃他的肉,我急什么呀?”
  满天林闻言面色一变,接口道:“令狐玉兰,你到底要怎么样?”
  令狐玉兰道:“如果你不愿见儿子惨死,你们所有的人一起退开百步远。”
  满天林道:“然后呢?”
  令狐玉兰道:“然后我便放开你儿子。”
  满天林转对金履祥低声道:“金兄,先救小儿要紧,我看只有如此了,你意下如何?”
  金履祥摇摇头,也低声道:“不可,这女人心黑手辣,咱们若放她出来,她一定会先杀害令郎,然后才逃离此处。”
  满天林怕的就是这一点,不由得眉头深锁道:"不错,但若要她先放出小儿再让她走,她也绝不会接受,这可如何是好?"
  一直站在一旁不曾开口的吕玉燕,这时忽然开口道:“要是能够将令狐彰找来,事情就较好解决了。”
  满天林动容道:“吕姑娘的意思是……?”
  吕玉燕道:“令郎曾经救过令狐彰的命,要是令狐彰来了,他一定会劝她释放令郎,以报答令郎救命之恩。”
  满天林又转对金履祥问道:“方才小儿说令狐彰在东方数十里外的一座破庙中,金兄可知那破庙坐落于何处?”
  金履祥道:“要找到那破庙并不难,难的是老夫门下无力将令狐彰带到此地。”
  吕玉燕抢着道:“令狐彰若知他姑姑目前的处境,不要你们动手,他自会赶来。”
  金履祥目光连续闪动了几下,点头表示同意她的看法,当即召来总管皇甫桐和五个剑士,向皇甫桐附耳交代一番,皇甫桐便领着五个剑士离开山坡,望东而去。
  满天林怕令狐玉兰不耐久等下手伤害儿子满家欢,便又对着山洞大声道:“令狐玉兰,你提出的条件,老夫须得与金堡主商量一下,请稍候一时吧!”
  令狐玉兰冷笑道:"除非你们同意退开百步之外,否则我绝不放人!”
  满天林道:“可是,我们退离山洞百步之后,你肯不肯放开小儿,却是我们最担心的一件事,所以我和金堡主要好好盘算一下。”
  令狐玉兰道:“你们不同意也不妨,反正有人陪着我,我真的一点都不急。”
  她真的一点都不急么?
  当然不是,其实她心中急得要命,若非山洞出口狭窄,无法飞纵而出,要是可以一飞出洞,她早就飞出来了。
  金履祥却觉洞口敞开甚不安全,正想拔起插在洞口的长剑,仍将巨石推上去的时候,忽见“起死回生”司空春从枣林中走出,向自己招手,于是趋前问道:“司空兄有何指教?”
  司空春拉他走远几步,问道:“情况如何?”
  金履祥将洞中情形告诉他,最后说道:“现在双方面僵持不下,满庄主怕她伤害其子,不敢接受她的条件,而她也不敢先放出满家欢,怕我们食言不放她走,刚才老夫已派皇甫总管等人去找令狐彰来,那小子一到,说不定可以解决此事。”
  司空春微笑道:“金堡主想不想抓下这个女人?”
  金履祥道:“这还用说,只是满家欢在她手中,老夫与满庄主是多年交情,岂可无视于——”
  司空春含笑截口道:“我有法子可擒下令狐玉兰,保证不会连累满家欢受到伤害。”
  金履祥大喜道:“什么法子?”
  司空春从怀中摸出一颗圆圆的小铁球,托在掌上让他观看,笑道:“就是这东西!”
  金履祥一怔道:“这不是司空兄以前行道江湖所用以脱身的烟幕弹么?”
  司空春道:“不,这东西和烟幕弹不一样,这叫‘迷魂弹’,比烟幕弹厉害得多,它着地即爆,散发出一种能使人昏迷的气味,任何人闻到这种气味,只一眨眼工夫便昏迷倒地。”
  金履祥喜出望外道:“爆炸的时候,会不会致人于死?”
  司空春道:“不会。”
  金履祥取过那颗“迷魂弹”,眉开眼笑道:“这太好了,老夫拿去试试!”
  他怕满天林反对,将“迷魂弹”藏在袖中,然后才转回洞口,拔起洞口那柄长剑,准备投弹入洞。
  金刀大侠满天林还没见过“起死回生”司空春这个人,便向金履祥问道:“那位朋友是谁?”
  金履祥笑道:“满兄一定听过他的大名,他是昔年名满江湖的神医,叫‘起死回生’司空春。”
  满天林惊哦一声,向司空春望了一眼,又问道:“他如今也在贵堡安身么?”
  金履祥道:“不,他因断了一只腿,便息影江湖隐居于此,这山坡上的枣林便是他的产业。”
  语声一顿,继道:“满兄可以过去和他聊聊,他对满兄也是仰慕得紧哩!”
  满天林听了这话,便向站在数丈外的司空春点头笑笑,见他也向自己点头微笑,觉得礼貌上应该过去和他客套一下,于是移步走了过去。
  金履祥便乘此机会掏出那颗“迷魂弹”,对准洞中投掷进去——
  “轰!”
  山洞中立刻响起一声爆炸,随见一股黄色烟云冲射了出来!
  金履祥顿足急退。
  满天林大吃一惊,转身反向洞口扑去,骇声道:“怎么回事?”
  一语甫毕,那股冲出洞口的黄烟正好扑上他的脸,他不知黄烟能使人昏迷,故未闭气,一闻到那股气味,登时脑门发晕,一阵天旋地转,便仰身栽倒,昏迷不省人事了。
  吕玉燕也闻到黄烟的气味,她“哈哧”一声打个喷嚏,也倒地昏迷过去。
  另有站在洞口附近的一批剑堡门下十分机警,一见堡主纵退,他们也跟着纵退,故未被迷魂弹的气味迷倒。
  金履祥跳到司空春身边,跟他一起远远站着,看见满天林和吕玉燕相继倒下,不禁心惊道:“司空兄,你这‘迷魂弹’当真厉害啊!”
  司空春微微一笑,又从怀中取出两颗药丸,一颗投入自己嘴里,一颗递给他,说道:“金堡主请将此药衔在嘴里,即可不怕那种气味。”
  金履祥即将药丸衔入口中,道:“但不知洞中那女人怎么样了?”
  司空春笑道:“普天之下,尚无一人能抗拒我的‘迷魂弹’,我保证她此刻已昏迷不省人事了。”
  说着,向洞口走了过去。
  金履祥随后跟上,这时候山洞中的黄烟还在慢慢飘出,但他和司空春已衔着解药,故虽然嗅到那股刺鼻难闻的气味,却能安然无事。
  司空春弯身对着洞口听了听,未闻洞中有声音,便哈哈笑道:“好了,稍等一会,金堡主便可入洞把人抓出!”
  金履祥道:“这时候还不能进去?”
  司空春道:“是的,这时候的浓烟未散,只怕解药也不管用,等一下较为安全。”
  金履祥一指满天林和吕玉燕,问道:“这两人不要紧吧?”
  司空春道:“不要紧,他们昏睡半日可醒,若要他们立刻清醒,就得服上两颗解药。”
  金履祥不知洞中的满家欢是死是活,怕满天林一怒而与自己反目,便道:“不忙,等抓出洞中的令狐玉兰,再给他们解药为佳。”
  过了约莫一刻钟,从山洞中飘出的黄烟已渐稀薄,司空春表示可以进去了,金履祥是老江湖,不愿亲冒这个险,向司空春要了一颗解药,交给一个门下剑士衔在口中,命他入洞抓人。
  那剑士应命爬了进去。
  俄顷,只听他在洞窟中发话道:“堡主,属下找到他们了!”
  金履祥急问道:怎么样?”
  那剑士道:“他们倒在地上,看样子已昏迷不醒呢!”
  金履祥道:“先将满家欢救出来。”
  “是。”
  不一会,便见他倒爬出洞,拖出了昏迷中的满家欢,金履祥见他全身无伤,立刻叫另一个门下为满家欢穿上衣服……
  然后,那剑士又入洞去抓令狐玉兰,未几也将令狐玉兰拖出山洞。
  她和满家欢确实昏迷不省人事,身子软绵绵的任人摆布,没有一点反应。
  剑先生金履祥高兴极了,他虽然不曾与令狐玉兰交过手,却知她一身修为必在自己之上,这个对他造成很大威胁的女人,如今像一条死蛇躺在地上,怎不叫他心花怒放呢!
  他俯身细视令狐玉兰,笑道:“司空兄,这个女人十分奇怪,看年纪不过四十来岁,却有满头白发……”
  司空春双眼注视着令狐玉兰,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金履祥发现他神色有异,微微一怔道:“司空兄莫非认识这个女人?”
  司空春沉声道:“不错,我认识她!”
  金履祥大感惊异,只因他自己是成名多年的武林高手,一生会过的武林人物不计其数,而司空春虽是名满天下的神医,但也不致于自己不认识令狐玉兰,而他却认识吧?
  他立刻问道:“她是谁?”
  司空春目中迸射出愤怒的锐芒,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道:“她就是当年砍断我一条腿的女人!”
  十多年前,有一天他路过函谷关,在一间破庙中发现一个伤重垂死的女人,由于他是著名的大夫,见到伤患者自无袖手不管之理,不料经过三四天的抢救终于将那女人救活之后,那女人不但不感激他,反而动手攻击他,欲将他置于死地,所幸他曾经习武,结果只被断去一条腿,但若非那女人发现有人来了(金履祥),否则只要再补上一刀,他司空春就再也活不到今天了。
  这件事,他一直耿耿在怀,想不通那女人为何恩将仇报,常想找那女人弄个明白,万万想不到今夜见到的这个令狐玉兰竟然即是十多年前断去自己一条腿的女人,叫他怎不激动?
  金履祥是当年救他脱离险境之人,对这件事十分清楚,故一听他指出令狐玉兰即是当年恩将仇报那个女人,自是惊异万分,问道:“没有错么?”
  司空春满面愤怒道:“没错,就是她!虽然她如今头发都白了,但她的容貌未变,我记得清清楚楚!”
  金屐祥笑道:“那好,今夜逮到了她,司空兄正好可以报当年断腿之仇,不过,老夫打算先带她回堡好好盘问,也许还要请少林无为禅师、武当玉虚真人及霸王拳庞老庄主等人一起前来会审,然后才发落,希望司空兄暂忍一时之气。”
  司空春颔首道:“这个在下明白,我只想知道她当年为何要杀我,若能解开这个积压心中十多年的谜,心里也就好过多了。”
  金履祥道:“现在就请司空兄救醒满家父子和那位吕姑娘,然后咱们一起带着这女人回堡。”
  司空春当即取出解药,分别塞人吕玉燕、满天林和满家欢的口中。
  不久,满家父子和吕玉燕三人同时悠悠醒转,金履祥便将刚才使用“迷魂弹”的始末告诉他们父子,满天林见儿子无恙,又逮到了令狐玉兰,自是无话可说。
  金履祥怕令狐玉兰清醒反抗,先点了她身上几处穴道,即命两个门下将她架起,下令回堡——
  不料就在这时,忽见一个剑士神色仓皇地赶到现场,向金履祥报告道:“堡主,我们六人栽了!”
  这个剑士,是刚才随着总管皇甫桐前往寻找令狐彰的五个剑士之一。
  金履祥闻言面色一变道:“怎么呢?”
  那剑士道:“我们六人在距此三里外的另一座山坡上遇上令狐彰,皇甫总管告诉他令狐玉兰已被困山洞,要他前来解决,他不肯接受,一言不发动手就打,结果……”
  说到这里,垂头不语。
  金履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目中几乎要冒出火来,沉声道:“都死了?”
  那剑士垂头丧气道:“没有,那小子武功实在高得出奇,不到盏茶工夫,我们六人一一被他点中穴道倒地不起……”
  金履祥怒道:“那么你是怎么回来的?”
  那剑士道:“他释放属下回来,要属下禀告堡主,他说已知姑姑落人咱们手中,要堡主带他姑姑去换回皇甫总管和四个兄弟。”
  金履祥顿时暴跳如雷道:“笨!笨!笨!你们六人竟然打不过他一个,还有何面目来见老夫?”
  那剑士一颗头垂得更低。
  满天林劝解道:“事已至此,金兄也别生气了,那小子知道令狐玉兰落入咱们手中,这证明他刚才到过此处,他来到这山坡上,而你我竟然毫无所觉,足见那小子的一身功夫已到相当惊人的地步,贵堡门下不敌自属必然,不必为此生气。”
  他口中虽然也称令狐彰为“小子”,心中却有一丝窃喜,心想令狐彰若是自己的儿子满家乐,那么将来自己的“金刀庄”必可一跃而至在“剑堡”之上……
  吕玉燕对令狐玉兰虽无好感,但听说令狐彰抓下皇甫桐等人,也很替令狐彰高兴,只是不敢当着金履祥的面把髙兴形诸脸上罢了。
  金履祥原以为逮住令狐玉兰已是大获全胜,心中已决定邀请少林、武当二位掌门人及庞德公等人前来自己的剑堡“会审”令狐玉兰,借此风光风光,谁知旋踵之间,自己的一位总管和四个门下,竟被令狐彰所擒,因此气恼已极,这时听了满天林的话,只得强按怒火道:“你看这件事怎么办才好?”
  满天林道:“当然要去见见他。不过……这件事十分棘手,这令狐玉兰是罪魁祸首,今天既然逮到了她,自无立刻释放之理,但是解救贵堡皇甫总管等人又是拖延不得,我看……金兄看着办吧!”
  金履祥目光焖炯,神情凜烈道:“老夫绝不同意交换——英锋!”
  “孩儿在。”金英锋上前听令。
  金履祥沉容冷冷道:“你带所有兄弟押解令狐玉兰回堡,全力看守她,不准有一点差错!”
  金英锋道:“是的,爹。”
  金履祥道:“为父与满大侠及满世兄就去那山坡上会会他,看他敢把皇甫总管怎么样!”
  他随即向那回来报告的剑士一招手,喝道:“带路!”
  于是,四人一起赶向皇甫桐五人被擒之处,身形起落如燕,转眼工夫即消失于远处的夜色中。
  吕玉燕随后追去。
  金英锋忙道:“吕姑娘请回来,你追不上他们四人的。”
  吕玉燕不理,发足疾奔。
  金履祥四人施展轻功奔驰,疾如流星赶月,不消一刻,已赶到皇甫桐五人被擒的山坡上。
  这座山坡比起枣林那座山坡高大,但山坡上只长草,树木不多,山坡的中间有一条路,是往东必轻之道。
  “就是这里?”
  “是的,就在前面。”
  那剑士领着他们三人奔上山路,奔到山坡最高处,驻足道:“就是这地方!”
  他摆头四望,讶然道:“奇怪,那小子把他们五人弄到哪里去了?”
  山路上,以及附近两旁的山坡地,都不见一个人影,令狐彰显然已将皇甫桐五人带到别处去了。
  金履祥道:“确是这地方没错么?”
  那剑士道:“绝对没错!”
  金履祥纵目四瞩,当视线移到北边的山坡上时,忽然面色遽变,纵身扑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三章 夜闯金剑堡
上一篇:
第十一章 相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