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十二章 天罗地网
2019-07-16 11:52:4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于是,两人离开山坡,望东而行,走到天亮,令狐彰在一条山溪上脱下血衣洗涤干净,然后继续上路,后来他们在一处乡间找到一户人家,主人是一对老夫妻,子女均不在身边,令狐彰征得他们的同意,便在他们家借住下来。
  经过几天的治疗,伤口终于复原,令狐彰为了掌握剑堡的情况,便辞别老夫妇,与吕玉燕改变面貌,乔装成一对夫妇,住入县城一家客栈。
  这县城不大,却是剑堡之人往东北两方向的必经之地。有一天令狐彰和吕玉燕上一家酒馆饮食,终于听到一条正确的消息:剑先生金履祥已派门下分别去邀请少林、武当二派掌门人及霸王拳庞德公,并发英雄帖遨请各方著名的武林豪雄,准备在八月十五日中秋节那天“会审”令狐玉兰,将令狐玉兰的一切阴谋公诸于世。
  八月中秋,距今尚有三十三天。
  令狐彰听到这消息,心下稍安,因为距离“会审”之日尚有三十多天,他有信心在“会审”之前设法救出姑姑。
  吕玉燕道:“你姑姑必是被囚禁在那天我和满家欢被囚禁的那间地下室,那地方是剑堡的中院,四周戒备森严,你若想硬闯进去救人,只怕很困难吧?”
  令狐彰道:“我不打算硬闯。”
  吕玉燕道:“你有何妙计?”
  令狐彰道:“我想了好几天,觉得只有一个办法……”
  说到这里,附耳说出自己的打算。
  吕玉燕听了很高兴道:“这个办法不错,但必须有个先决条件……
  令狐彰点头道:“我知道,那情况会不会出现,就看咱们的运气了。”
  吕玉燕问道:“就在这城中等待?”
  令狐彰又点头道:“是的,此处距剑堡六十多里,也许太远了些,不过距离八月中秋尚有三十多天,我想在这中间他有事没事总会到此走一趟,咱们密切留意就是了。”
  吕玉燕道:“还有一个问题,我想跟你谈谈:那天金刀大侠满天林说——”
  令狐彰脸色一沉道:“不要提那件事!”
  吕玉燕道:“为什么?”
  令狐彰道:“不为什么,我不喜欢提起那件事!”
  吕玉燕道:“万一那是真的呢?”
  令狐彰断然道:“那是绝不可能的!”
  吕玉燕道:“小时候的情形,你已不复记忆,再说‘天鹤地蛇’死亡不过二十多年,目前还有很多人记得他们,假如他们夫妇有儿子,金履祥、满天林等人怎敢一口咬定他们没有儿子呢?”
  令狐彰愠然道:“吕姑娘,你再提起这件事,我可要撵你走了!”
  吕玉燕吐了吐舌,不敢再说了。
  此后,他们天天以乔装的面貌在城中闲荡,日子过得很是枯燥无味,只有在入夜之后,令狐彰悄悄在客房中教吕玉燕武功,才觉得有味道一些……
  一晃过了二十多天,他们所等待的猎物并未出规,令狐彰渐渐沉不住气了,便向吕玉燕说道:“我打算今夜去夜探剑堡,探探他们的虚实。”
  吕玉燕一惊道:“不,这样太危险,万一被他们逮住,那可要命了。”
  令狐彰道:“不会,万一救人不成被发现,我有把握全身而退。”
  吕玉燕道:“我呢?”
  令狐彰道:“你留在这儿,不管成不成,我会在天亮之前赶回来。”
  吕玉燕央求道:“我跟你去好不好?”
  令狐彰立刻把手指到她的鼻尖上,正色道:“别忘了咱们的约定,那是你答应了的!”
  吕玉燕道:“可是,这些天你已教了我不少功夫,我自觉可以跟人打一打了呢。”
  令狐彰摇头道:“还差得太远,你想跟人动手,起码还得苦练三年。”
  吕玉燕道:“或者我只跟你到剑堡外面,你进去,我在外面等,好不好?”
  令狐彰严声拒绝道:“不可以!”
  吕玉燕很觉没趣,上唇翘得可以挂上一斤猪肉。
  令狐彰不理她,看看窗外天色,暮色已临,便束装停当,把“复仇之剑”用布包好,才向她说道:“我要走了,这时候动身,赶到剑堡刚好是初更时分,你好好待在这里,千万不要乱跑。”
  令狐彰走到她跟前,歪头打量她,笑道:“你生气的样子很好看。”
  吕玉燕噗嗤一笑,背转身子去。
  令狐彰笑道:“不准乱跑,知道么?”
  吕玉燕点点头。
  令狐彰开门出房。
  “喂!”
  “嗯?”
  “你要小心啊!”
  “我知道。”
  出得客栈,由于他早经乔装掩去本来面目,故不须躲躲藏藏,当即迈开大步往剑堡赶去。
  这夜初更,到达司空春的山坡枣林,他飞身上树,居高眺望,但见半里外的剑堡内竟是处处灯火通明,不由得眉头紧锁,大感棘手。
  整个剑堡处处张灯,将全堡照得如同白昼,莫非剑先生在办什么喜事?
  当然不是!
  如果剑堡有喜事,那也不会延续到初更还不结束,这分明是老奸巨滑的金履祥的一种措施,,目的是在吓阻自己潜入剑堡救人——全堡处处张灯,夜行人便无法施展其技了。
  令狐彰情绪为之沮丧低落下来。
  然后,他自己安慰自己,自我打气道:“不要灰心,不要失望,也许剑堡确有喜庆,反正现在才是初更,也还不是潜入的时候,我且再等一等看……”
  左等右等,看看月到中央,差不多已进入三更了,但见剑堡中仍未熄灯,依然如故。
  他不禁动了肝火,暗骂道:“老匹夫!你以为这样我就不敢闯入么?我就闯一闯给你看看!”
  当下,将“复仇之剑”取出,跳落树下,拔步便向剑堡奔去。
  转眼工夫,来到剑堡后方。
  吕玉燕曾经告诉他当日囚禁她和满家欢的那间地下室是靠近后院的地方,因此他打算从堡后潜入,这样可以省掉许多力气。
  他矮身蛇行,悄悄地趋至堡后的围墙下,蹲伏凝神谛听了一会,听不出什么声响,于是捡了一颗石子,伸出一手攀上墙头,探头向内窥望,发现墙内房舍不多,附近也没见一人,只是处处髙悬着一盏盏的气死风灯,将所有黑暗角落都照得光光亮亮的,这样的情形,即使是一只老鼠窜入都难免暴露在灯光之下,实在不宜闯入。
  他将石子扔入堡内,来个投石问路。
  石子落在十几丈外的一间房舍瓦面上,发出“达”的一声响。
  但是,没有一人现身出现,一切仍是安安静静,好像是一座无人居住的空城。
  他知道这种情形十分反常,显示剑堡不是没有防备,而是戒备严密,但是他不管许多了,姑姑落入金履祥手中已二十多天,不知道已受到多少折磨,自己怎可不采取行动呢?
  把心一横,一个横滚越过墙头,双脚一着地之后,身形如矢而起,向附近的一间房上疾飞过去。
  身形一落一起,已毫无声响地到了房顶上。
  他伏在房脊上举目四望,看见的只是一幢幢高高低低的房舍和楼房,还有就是一盏盏的灯星罗棋布,硬是不见一个人影。
  他打量一下形势,忖度尚未进入剑堡的后院,当即身形再起,如鹰飞掠,又悄然到了另一间屋上……
  一路飞飞停停,约莫深入堡中百丈,眼前已是楼阁重叠的地带,分明已到剑堡的后院了。
  他藏身屋上,回想吕玉燕所描述的“地下室”的位置,却看不出一个“可能”的地点,正在不知如何下手的时候——
  蓦地,四周人影憧憧出现,一转眼就出现了三十多个剑堡的剑士。
  其中,还包括剑先生父子和总管皇甫桐三人。
  这三十多人中,有半数以上手执弓箭,而且箭已上弦,一齐瞄准着屋上的令狐彰。
  情势对令狐彰极为不利,因为他所置身的房屋是单独的一幢,四面都有一片相当宽广的空地——他被团团围住了。
  令狐彰早料到会遇上这种情形,故并不感到意外或恐慌,他反而挺身站起,高高地屹立在屋脊上,双手平握长剑,冷冷一笑道:“金老贼,你给我仔细听着:如果你不想使你的门下造成重大的伤亡,立刻释放我姑姑,至于咱们间的仇恨,改次再算!”
  语声一顿,又道:“我就是这一句话,绝不再多说一句!”
  剑先生金履祥哈哈大笑道:“小子,老夫也只有一句话要说:老夫己经等你二十多天了,本剑堡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算你有三头六臂,今夜你也是插翅难飞了!”
  令狐彰道:“既是如此,你我各凭本事吧!”
  “吧”宇一出口,突然从屋上电射般飞扑而下,扑入一群剑士中间,挥剑便劈。
  他这个行动,快得无以形容,金履祥还来不及下令放箭,他已如猛虎扑入羊群。
  今天,他满腔满怀都是怒火,人似发疯一般,一落地便是杀招连施,而他的一身技艺岂是剑堡门下所能抵御的,大家见他天神飞降一般勇猛,心里先怕了几分,因此尽管他们原就准备打斗,一时仍闹了个手忙脚乱,只一眨眼间便有两个剑士伤在他的剑下。
  金履祥很快地赶到,大喝道:“快布下剑阵!”
  那些剑士一闻此言,立刻仰身纵退,躲过令狐彰疯狂的攻击,紧接着另一批剑士仗剑围上,以最迅速的动作摆出了一个剑阵,将令狐彰围困于核心。
  一共是十八人。
  这十八人分成两个圆圈,外圈八人,内圈八人,中间二人,个个竖剑巍立,个个气定神闲。
  再仔细一看,这十八人所站的位置显然隐含玄妙,形若两个交错的八卦,中间二人一站“乾”前一站“坤”前,分明就是八卦阵。
  这是两个重叠的八卦,不难想象必然变化无穷,威力难测。
  令狐彰冷笑一声道:“这就是你的‘天罗地网’?好的,我领教领教!”
  话声一落,一剑刺向那站在“乾”前的剑士。
  不料一剑刺出,眼前人影飞转,剑锋所及之处,阵式已变,走了个空招。
  而与此同时,八把利剑反而递近他周身,四剑在上,四剑在下,来势飘忽,不知是怎么攻到的。
  令狐彰这才知道“剑阵”果然厉害,此时他已上下不得,无处闪避,幸好他反应敏捷,立刻就地一挫身形,手中长剑真力陡发,猛可吐气开声一个环扫——
  那情形,就如突然一个光环在空中爆现一般。
  雷光石火间,只听一片强烈的金铁交鸣响起,令人眼花缭乱的光芒如水花般向四下飞溅……
  要形容这一刹那的情景实在不易,只能说当八剑同时刺到时,令狐彰不理上面的四剑,而蹲下身子应付下面的四剑:这在一般武林高手是很难办到的,因为要把握稍纵即逝的一瞬间极之困难,但是他竟然做到了!
  他扫出的一剑用尽了全力,几乎在同一时间架开了四剑,由于是全力施为,力道之强无与伦比,四个剑士的长剑应声荡开,都被震得颠退一两步。
  另四个向上刺出的剑士则全告剌空。
  说时迟,那时快,令狐彰心知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快速出击才行,因此一剑环扫而出之后,紧接着身形再一次盘转,再一次奋力环扫出去。
  这二度环扫,目标却是刚刚出剑攻击他上半身的四个剑士。
  哪知一剑扫出之后,却发现扫了个空,那四个剑士已不在地上,而到了空中,而且正从空中吐剑下击。
  令狐彰发觉之际,四柄利剑已距离自己的头上不到五寸之处,以他目前的修为,绝不在金履祥、庞德公等一流绝顶高手之下,可是他竟未发现这四个剑士是何时跃在空中的,由是更使他认识到“剑阵”的威力及神妙,他不禁心头一懔,但是坚强的斗志使他不肯示弱让步,他一声长啸,手中长剑一振,使出一招“仙人摘星”向上迎击。
  但见长剑上冲,寒光飞迸,势如火球爆炸,一阵震耳欲聋的锐响过后,空中的四个剑士也受到巨震,纷纷四散飞开。
  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他挡开了空中四人的攻击之时,原站在圈内的两个剑士已吐剑从左右攻到,双剑倏忽之间已剌临腰际。
  这时候,令狐彰要想出招反击或对挡已来不及,当下急忙向前跨出一大步,同时跳起三尺,双腿猛张,向左右弹踢而出……
  一次又一次的攻击,都被他在间不容发之际躲过了,但是“剑阵”变化无穷,各种令人想象不到的奇袭接连不断出现,他渐渐感到应付困难,招架无术了。
  今夜闯入剑堡,他虽有旺盛的斗志,却不想把命拼掉,眼见“剑阵”难破,救人无望,他便想撤退,于是他奋勇劈出数剑,将内圈的几个剑士迫退数步,便一个纵身拔空三丈,向外疾掠。
  一掠四五丈,势尽落地,忽然发现并没有脱出“剑阵”,竟仍在“剑阵”的包围之内。
  而且,八柄利剑又分上下刺到。
  他只好奋勇再战,使尽所能与他们周旋起来。
  又打了约莫一刻钟,他已完全处于劣势,连招架都很困难了。
  剑先生金履祥忽于此时发话道:“令狐彰,要命的话,赶快弃剑投降!”
  “放屁!”
  令狐彰突然滚到地上,一路翻滚一路发剑,势如一股怒涛卷地。
  可是,十八剑士组成的这个“剑阵”非但攻击力强,换位移形也非常迅速,令狐彰一路翻滚,他们跟着一路移动,始终将他困在阵中……
  令狐彰一见此情,凉了半截,暗叹道:“罢了,今番死定了!”
  忽听金履祥喝道:“一号射手,射他一箭!”
  “嗖!”
  一箭呼啸而出。
  也就在这时,蓦闻“剑阵”中轰然一声巨响,好像一颗炮弹爆炸,刹那间白烟迸飞,十几丈方围之内,全被滚滚白烟所笼罩。
  是一颗烟幕弹炸开了!在浓烟滚滚中,只听金履祥又惊又怒的声音道:“是谁?是谁打出烟幕弹?”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三章 夜闯金剑堡
上一篇:
第十一章 相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