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十二章 天罗地网
2019-07-16 11:52:4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原来,他已有所发现,就在那北边的山坡上,相距约莫二十几丈远的地方,那里有一棵高大的梧桐树,隐约可见那树上吊着五个人。
  满家父子也看见了,当即随后赶过去。
  临近一看,果然不错,皇甫桐和四个剑士被人像捆猪一般吊在树枝上。
  而地上倒插着五柄利剑,剑尖对准树上的五个人,那情形显示:只要将空中的绳子斩断,他们五人掉下之后,必被利剑刺死。
  令狐彰呢?
  他正横剑挺立于梧桐树前。
  金履祥一看这情形,只得在数丈外停步,瞋目厉叱道:“令狐彰,你这是干什么?”
  满家父子也在他身边驻足,这是满天林第一次见到令狐彰的庐山真面目,一看他果然长得与儿子满家欢一模一样,心中激动极了,暗在心里大叫道:“家乐!家乐!你一定是我儿家乐!”
  但是,此时此地,除了面貌相同之外,并无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令狐彰即是他当年失踪的儿子满家乐,因此不敢有什么表示。
  令狐彰对他们父子视若无睹,只冷冷回答金履祥道:“姓金的老匹夫,如果你不希望见到五个门下惨死,立刻释放我姑姑!"
  金履祥突然纵声大笑起来,道:“老夫不放你姑姑,你就敢下手杀死他们不成?”
  令狐彰道:“只要你说个不字,我就动手。”
  金履祥听了这话,由哈哈大笑转为嘿嘿冷笑,说道:“你若杀了他们五人,你姑姑一样活不成!"
  令狐彰面无表情道:“果然如此,我杀的就不只这五人,而是包括你儿子在内的所有剑堡之人!”
  金履祥悍笑道:“你说这句话之前,应该想一想你自己能不能活到天亮!”
  令狐彰冷冷一笑道:“这么说,你是决定不肯释放我姑姑了?”
  金履祥道:“不错!"
  令狐彰目光一寒道:“不再考虑一下?”
  金履祥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老夫还考虑什么呢?”
  令狐彰冷笑道:“想不到你这样不爱惜自己门下的性命,既然如此……”
  说到这里,慢慢举起“死亡之剑”,锋利的剑刃接触上最右边的那个剑士的手脚上方的绳子。
  只要那么轻轻一割,绳子一断,那剑士身子一落下,便会被那柄倒插地上的长剑剌个大窟窿。
  金履祥满面悍笑,那表情好像在说:“你割呀!你有种就割呀!”
  令狐彰本以为擒住他五个门下可以逼他放回姑姑,并无真正杀害他门下之意,这时见他态度顽强毫不屈服,自己若是不动手,竟是反要被他耻笑了。这正所谓骑虎难下,逼得他非动手不可,于是他只好开始操剑割绳,轻轻地,慢慢地,一分一分地割了起来。
  绳子,一分一分地裂开。
  那剑士面色苍白,冷汗直冒,忍不住颤声道:“堡主……”
  金履祥抬头看天,淡淡地说道:“不要埋怨,入我剑堡必须誓死效忠,这是你当年所同意的!”
  绳子继续裂开,已被割断一半了。
  那剑士自知必死,不禁流泪道:“那么,请照顾属下双亲和妻儿!”
  金履祥点头道:“你放心,老夫会优厚抚恤你的家人,直到你儿子能够自立为止。”
  绳子仍继续断裂,现在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满天林突然道:“令狐彰,你听老夫一言!”
  令狐彰冷冰冰地道:“姓满的,这件事你做不了主,还是少开口吧!”
  满天林沉声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要妄杀无辜!”
  令狐彰道:“我知道,可是我姑姑在他手中,你说这该怎么办呢?” '
  满天林道:“你可以凭本领去救,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的行为!”
  令狐彰道:“对不起,我没那么大的本事,而且我若是那样做的话只怕死的人更多。”
  满天林似觉有理,便转对金履祥说道:“金兄,我看这件事——”
  金履祥早已看出令狐彰并无杀人的决心,立刻摇头打断他的话道:“老夫自有主张,满兄一旁看着就是了!”
  满天林脸上一阵涨红,干笑一声道:“这么说,倒是我满天林太多事了。”
  语毕,拉着儿子满家欢退去一旁,决心袖手旁观,让金履祥自己解决。
  令狐彰心中大怒,冷笑道:“老匹夫,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人?”
  金履祥微笑道:“为了消弭即将来临的一场浩劫,老夫牺牲几个门下又有何妨!”
  “好!”
  令狐彰运剑一割,那条绳子“啪”的一声断了,那个被吊在树上的剑士应声直落而下——
  “啊哎!”
  那剑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但其实他叫得早了一点,就在他的背部即将碰上剑尖的一刹那,令狐彰突然一脚扫出,将他的身子扫开数尺,没有让他惨死在剑下。
  满家父子见他悬崖勒马,紧张的神色为之一松,不约而同地透了一口气。
  金履祥却大笑道:“哈哈!你怎么啦?不敢下手是不是?这样如何能够救你姑姑呀?”
  令狐彰在这一刻,心中有一种被人看透的羞辱之感,这使他恼羞成怒,突然大喝一声,振剑猛扑而出,决心在今夜与这个最可恨的仇人决个生死!
  他挟恨而出,气势凌厉无比,人未扑到,空中已爆现一片耀眼剌目的光芒。
  剑先生早有准备,一见他身形扑起,立刻倒退一步,腰间长剑脱鞘而出,一道剑光随之冲起,强悍地迎了上去——
  顿时,夜空中似雷电交作,连续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双剑撞击之声。
  双方在空中连续几下快速的对搏之后,身形左右一分,一个掠向左方,一个掠向右方,看上去竟是势均力敌,不分高下。
  之后,两人四目相对,开始在地上游步绕行,准备做第二次的拼斗。
  令狐彰满面杀气。
  金履祥则是神色严厉。
  两人就像两只斗鸡,斗志极之旺盛,给人的感觉是再度交手之后,就要分出生死了。
  一旁观战的金刀大侠满天林虽是身经百战的武林高手,今夜看到这种场面,也不禁为之目怵心惊,同时他的心情十分矛盾复杂,私心颇望令狐彰获胜,又怕金履祥死在令狐彰剑下,因为他想到令狐彰若是自己的儿子,那么他绝不能杀死金履祥铸下大错……
  满家欢也有同样的感觉,他忍不住向父亲低声道:“爹,咱们该怎么办?”
  满天林正要开口回答,令狐彰和金履祥已在一声厉叱之下再度对上了。
  这一次,双方均是蓄式蓄力而发,因此双方的攻击招式均极神妙凌厉,但见双剑如龙纠斗,紧密无隙,变化万端,不论砍、撩、劈、刺,招招均如闪电,猛烈的剑光,竟将数丈方圆的山坡地上映得如同白昼。
  “铮!”
  “铮!”
  “咻——”
  双剑撞击中,不断迸出火星,越斗越激烈了。
  一般武林高手发生搏斗时,多半在几招之内就会分出高下,就算势均力敌的对手也要在数十招内分出强弱或胜负,临场的机变和运气也能左右胜负,但今夜这场搏斗异乎寻常,眼看五十招过去了,双方非但未分高下,而且出招越来越强猛,中间都不再间隔,就如两虎相斗,不死不休!
  转眼工夫,又是五十招过去了。
  这时候,令狐彰才渐渐呈现不支之相,渐渐地守多攻少,被逼得一步一步往后倒退……
  原来,经过这场剧烈的拼斗之后,他肩上的伤口又已裂开流血,鲜红的血渗出表外,肩膀和胸前已染红了一大片,伤口的痛楚使得他出剑大受影响,因而渐渐抵挡不住金履祥的攻势了。
  满天林一见此情,心中大急,他可不愿这个可能是他儿子的令狐彰死在金履祥的剑下,但是目前真相未明,令狐彰口口声声要杀死他们六人为父母报仇,他拿什么理由来出手帮助令狐彰呢?
  正感左右为难,忽听剑先生金履祥大喝一声:“撒手!”继闻“铮”的一声巨响,金履祥全力地一击,正中令狐彰手上“死亡之剑”的中段。
  这是非常强烈的一击,其力不下千斤,任何人听到这一重击,都知道令狐彰一定承受不住,手上的长剑非被震飞不可。
  但结果并不,只见令狐彰登登地倒退了三步,长剑仍紧紧握在手上。
  金履样大怒,双目一瞪,抢步疾出,欲乘他倒退之际痛下杀手——
  “且慢!”
  满天林大喝一声,飞身扑去,手中金刀暴出,挡向金履祥的长剑——
  也就在这一瞬间,蓦听得附近有个少女大叫道:“令狐哥哥,你姑姑来啦!”
  是吕玉燕的声音!
  金履祥悚然一惊,递出的长剑为之一顿,与此同时,满天林的金刀也挡到了他身前——
  令狐彰一听姑姑赶到,登时精神一振,突然欺前吐剑疾刺而出。
  若在平时,这一剑是不大可能剌中金履祥的,但因金履祥耳闻令玉兰赶到而心惊(她既已逃出剑堡,可想而知剑堡必已伤亡惨重),再经满天林斜窜里挡来一刀,一时竟来不及破解或闪避令狐彰的一剑,眼看剑尖已点近自己的腹部,迫得只好左掌一沉,一把抓住了来剑。
  这一抓虽是抓中了,但掌上立刻被利剑所伤,顿时鲜血泉涌。
  他大叫一声,顺着上身后仰之际猛可飞脚踢出,砰然踢中令狐彰握剑的手指,随即仰身暴退。
  令狐彰被他踢中手指,手中的“死亡之剑”便向天上飞去,但他反应很快,立刻纵身而起,右手一探,及时抓回长剑……
  双方这一连串动作,均是眨眼间事,当金履祥暴退出数丈开外时,令狐彰已抓回长剑,正想乘势进击,满天林以刀背磕向他双脚,喝道:“住手!”
  令狐彰一个翻身,落到数丈外,大叫道:“姑姑!姑姑!”
  附近的黑暗中,传来了令狐玉兰的声音:"彰儿,,别怕,姑姑在此!”
  令狐彰一听大喜,道:“姑姑,您看看,今夜彰儿要摘下这金老匹夫的狗头!”
  话落,飞身扑向金履祥。
  满天林看见金履祥满手是血,心知他已不能再战,连忙横身一窜,挡住令狐彰道:“令狐彰,你听老夫一言!”
  令狐彰顺手一剑挥出,大喝道:“走开!”
  满天林金刀一抬,铮然架住他的剑,神情激动地道:“家乐!家乐!你必是我儿满家乐!”
  令狐彰接触到他那对热切的目光时,心头跳了一下,不觉撤剑后退,怒道:“你胡说什么?”
  这时候,忽听令狐玉兰又叫道:“彰儿,金老匹夫和他的手下跑啦!”
  令狐彰闻言定睛一望,金履祥和那领路的剑士果然已不知去向,不但如此,那吊在树上的四个人和落地的那个剑士竟在短短时间被人割断了手脚上的绳子,当令狐彰看见他们时,他们正在四散奔开!
  原来,替他们割断绳子和解开穴道的竟是满家欢!
  令狐彰大怒道:“满家欢,你好大的狗胆!”
  正要转去攻击满家欢,令狐玉兰的声音又传到:“彰儿,统统让他们去吧!”
  令狐彰一怔道:“姑姑……”
  令狐玉兰道:“听姑姑的话,统统让他们去吧!”
  令狐彰对姑姑一向是服从到底的,闻言便向满天林一瞪眼道:“暂时饶你一命,滚!”
  那满家欢深知令狐玉兰的厉害,怕父亲若是坚持不走,惹恼了那女人后果一定不堪设想,当即上前道:“爹,咱们先离开此地,一切以后再说!”
  说着,强拉父亲离去。
  满天林肯定令狐彰是自己十多年前失踪的幺儿满家乐,原想与他深谈,但他也知道令狐玉兰的厉害,有她在场,绝难说出什么,只好忍下满腔激动的情绪,长叹一声,随着儿子满家欢走了。
  令狐彰目送他们父子离去,心情忽有一种轻松之感,因为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理由不愿杀死满天林,而一再催促自己赶快杀死仇人的姑姑今天竞一反常态,要自己放他们回去,使他有如释重负之感。
  看见满家父子远去之后,他立刻转对姑姑发话之处道:“姑姑,您是不是受伤了?”
  他以为姑姑必是在剑堡受了伤,因此今夜才肯如此善罢甘休。
  令狐玉兰忽然改变了另一种声音,嘻嘻地轻笑道:“没有,我没有受伤!”
  那是吕玉燕的声音!
  令狐彰讶然道:“吕姑娘,你搞什么鬼?”
  数丈外的草丛中,忽然跳出一条人影,正是吕玉燕!她飞步奔到令狐彰跟前,笑嘻嘻道:“令狐哥哥,我模仿你姑姑的声音,居然连你也骗过了,你看妙不妙啊!”
  令狐彰一听,差点气炸了肺,对她怒目而视道:“你为什么要冒充我姑姑?”
  吕玉燕笑道:“你好傻!我不这样来一下,只怕你已死在他们的刀剑之下,你想想看,你一个人怎么敌得过金履祥和满家父子三人?”
  令狐彰顿足道:“你错了!”
  吕玉燕一怔道:“我哪里错了?”
  令狐彰道:“我以为你真是我姑姑,所以才让皇甫桐五人逃走,如今我手上没有了人质,如何能够救我姑姑?”
  吕玉燕呆了呆道:“这个……我当时没有想到,我只担心你受伤,所以才冒充你姑姑吓跑他们……”
  令狐彰叹道:“完了!完了!这样一来,要救我姑姑就更加困难了!”
  吕玉燕低下了头。
  令狐彰问道:“他们是否将我姑姑带去剑堡?”
  吕玉燕点头道:“是的,金履祥打算遨请少林、武当掌门人和霸……霸什么的来‘会审’你姑姑呢。”
  令狐彰道:“我姑姑有没有受伤?”
  吕玉燕道:“没有,她中了那个‘起死回生司空春’的迷魂弹,那东西好厉害,我闻到那气味,打个喷嚏就昏倒了。”
  令狐彰又叹了口气,纳剑人鞘道:“咱们走吧!”
  吕玉燕道:“去剑堡?”
  令狐彰摇头道:“不,我的伤口又裂开了,得找个地方敷药去。”
  吕玉燕道:“救不救你姑姑?”
  令狐彰道:“当然要救,只是我现在没有能力闯入剑堡救人,而金老匹夫既然决定邀请少林、武当掌门人等前来剑堡会审我姑姑,那最快也要一个月,在那些人未到之前,金老匹夫大概不会下手伤害我姑姑,所以迟几天再行动还来得及。”
  吕玉燕连连点头道:“对!对!不管怎么样,等你伤愈之后再作道理,如今哪里去?”
  令狐彰道:“随便。”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三章 夜闯金剑堡
上一篇:
第十一章 相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