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十二章 天罗地网
2019-07-16 11:52:4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半夜。
  大地一片沉静。
  下弦月在云端上穿进穿出,昏暗的月光照着山坡枣林,而半里外的那座规模宏大的剑堡,此刻看来就似一头巨兽横卧于地,看不见一点灯光。
  令狐玉兰就在这时揽抱着满家欢悄悄地窜上山坡,来到了洞窟入口处。
  她先将满家欢放下,随即动手脱去他全身衣服,使他变成赤条条一丝不挂之后,她自己才先倒退人洞,然后抱着满家欢的头慢慢地把他拖入洞中。
  洞道窄小,洞中又是漆黑如墨,她费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将满家欢拖到洞窟内,当即取出火镰子,开口笑道:“司马姑娘,你好么?”
  她摸索到岩石后面,取出油灯点亮,一瞥不见司马丝丝在洞窟中,不禁吃了一惊,失声道:“咦,她哪里去了?”
  八九天前,她找到了山坡下这个洞窟,便将司马丝丝一身衣裳尽数脱去,她认为司马丝丝在此情况之下一定不敢走出洞窟一步,但现在一见司马丝丝已不在洞窟中,不觉惊呆了。
  她顿感不妙,正想赶快出洞之际——
  “轰!”
  突然,洞口传来一声巨响,似有一颗千斤巨石落到洞口上。
  这下,顿时吓得她魂飞魄散,惊慌失措,好像一只偷吃的老鼠陷入笼中,一惊之下,立刻便想夺路而逃,飞快地向出口的洞道扑去,急急忙忙爬到洞口,伸手一摸,果然摸到了一块坚硬的巨石,它像一座山那样压住了洞口。
  她再一次惊呆了,这是她做梦也不曾想到的事,自从下天山至今,她的一切行动总是小心翼翼,每个步骤均经缜密的思量考虑才付诸实行,就以此次利用这个洞窟囚禁司马丝丝来说,她自认万无一失,神不知鬼不觉,同时也觉得很得意,认为司马丝丝绝不敢光着身子跑出去,乃不料竟然出了差错,司马丝丝竟然已逃出此洞,而且以牙还牙在洞外布下埋伏,反将自己困在洞中……
  她自知坏事做绝,已难取得敌方人物的原谅,这下被困在山洞中,非但难有生望,自己苦心孤诣的设计安排已完全失败,复仇无望了!
  因此,当她的双手触摸到巨石,而且试出绝对无法在狭窄的洞道中使力推开巨石时,她顿时凉了半截,震惊、恐慌、悲愤开始袭击着她,使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而忍不住嘶声大叫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要死在这里……”
  “放你出来?哈哈哈……你别害怕,老夫说不定会放你出来!只是,我们好不容易逮到了你,岂有就这么放你出来之理?”
  洞外,有个洪亮的嗓门在大笑。
  令狐玉兰一听之下,全身剧烈一震,她听出那是剑先生金履祥的声音,因此她不再喊叫了,她宁死也不愿在金履祥面前示弱。
  洞外的金履祥等了一会,未闻她再开口,便以冷竣的声音道:"令狐玉兰,如果你想活命,得与老夫好好地谈一谈!”
  令狐玉兰不作声。
  金履祥嘿嘿冷笑道:“你不开口?好吧,你人在洞中,老夫也无法强迫你开口说话,那么咱们就这样耗下去便了。”
  令狐玉兰思忖良久,觉得自己已陷绝地,不理不睬不是上策,于是冷冷说道:“你是何人?”
  金履祥道:“老夫剑堡堡主金履祥。”
  令狐玉兰道:“你刚才称呼我什么?”
  金履祥道:“令狐玉兰!”
  令狐玉兰道:“谁说我是令狐玉兰?”
  金履祥又哈哈笑道:“当然是司马姑娘告诉老夫的,虽然我们都知道令狐玉兰并非是你的真实姓名,但既然你现在以此为自己的姓名,老夫只好这样称呼你了。”
  令狐玉兰沉默了片刻,才又开口道:“金履祥,我不幸落入你手里,如今你打算怎样?”
  金履祥道:“首先,老夫要彻底了解一下你的来历,老夫不信你是‘天鹤’的妹妹,你如果想活下去,最好老老实实把一切说出来!”
  令狐玉兰冷笑道:“你自以为已占尽上风,立于不败之地是不是?”
  金履祥道:“不错,老夫不妨先让你了解一下,现在堵住洞口的这块巨石,重达一千八百斤,而你现在俯卧在洞道上,你有何能力推开这块一千八百斤重的巨石?”
  令狐玉兰哼哼冷笑道:“我确实无力推开它,如果你不放我出去,我确实是死定了。”
  金履祥道:"你明白便好。”
  令狐玉兰道:“我虽然死定了,可是我并不害怕,因为我并不寂寞,刚才我入洞时,你应该看见了,这洞中不只我一个人。”
  金履祥笑道:“我知道,那是令狐彰,如果你认为有他陪葬便满足,那自然无话可说。”
  令狐玉兰道:“他不是令狐彰,他是满天林的儿子满家欢!”
  “啊——你说什么?”
  洞外响起另一个人的惊问。
  令狐玉兰听出发问的不是金履祥,便问道:"你是谁?”
  另一个声音道:“我是——”
  只说到“是”字,话声倏停,好像被身边之人掩住了嘴巴。
  但令狐玉兰脑筋十分灵敏,立刻接口笑道:“你是满天林,对不'?”
  那人声调透着激动,道:“不,我不是!”
  令狐玉兰吃吃笑了起来:“满天林,你害怕我杀了你儿子是不是?不幸得很,在我死之前,我一定不让你儿子活下去的,有人陪葬总是不错的,我没有放弃的道理!”
  金履祥突然发出怒声道:“令狐玉兰,你少耍诡计,那青年是令狐彰,不是满家欢!”
  令狐玉兰笑道:“是么?如果你认定他是令狐彰,那就无话可说了,现在我要入洞去杀人,你们仔细听着吧!”
  说毕,开始倒退入洞。
  这时,在洞外的人,除去剑堡门下不算,共有金履样父子、总管皇甫桐、吕玉燕及金刀大侠满天林五人,当然此刻最心急的是满天林,他虽未能完全确定洞中的青年是自己的儿子满家欢,却认定了八成,因此一听令狐玉兰说要润洞去杀人,登时心头大乱,忙叫道:“令狐玉兰,你且住!”
  令狐玉兰闻言停止倒退,笑道:“是谁在跟我说话啊?”
  满天林沉声道:“老夫正是满天林!”
  令狐玉兰轻笑一声道:“有何指教?”
  满天林神色异常激动,道:“老夫听说令狐彰的相貌长得与小儿满家欢一模一样,我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令狐玉兰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能说这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或者说造化弄人也可以,你问这个干么?”
  满天林双眉深锁,满面严肃道:“令狐玉兰,你已经出不了这个山洞,何不坦白与老夫谈谈?只要你肯坦诚相告,老夫保证你可以逃过这一关!”
  一旁的剑先生金履祥听了这话,欲言又止,面有不悦之色。
  洞中的令狐玉兰笑道:“坦诚相告?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满天林道:“二十多年前,老夫一个儿子满家乐被人抱走了,他和满家欢是一对孪生兄弟,你……是不是抱走小儿满家乐之人?那令狐彰是不是我儿满家乐?”
  令狐玉兰失笑道:“这可是天大的笑话了!我怎么会抱走你的儿子满家乐?令狐彰是我哥哥的亲生骨肉,他怎么会是你的儿子满家乐?满天林!你必是思念儿子思念得发疯了!"
  满天林很冲动地道:“令狐彰若非我儿满家乐,他怎会长得与他哥哥满家欢一模一样?他们的相貌、身材、年龄完全相同,只有双胞胎才会有这样的情形!”
  语声一顿,又道:“令狐玉兰,今天你最好把一切说清楚,否则老夫绝不甘休!”
  令狐玉兰冷笑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令狐彰是我哥哥的亲生骨肉,我看着他生下来,带着他长大的!”
  满天林喝道:"你胡说!昔年那丧心病狂的‘天鹤地蛇’根本没有子女,那令狐彰必是我儿满家乐不错——令狐玉兰,你从实招来,老夫便放你一条生路!”
  令狐玉兰格格娇笑起来,道:“你一定要这样想,那是你自己的事,不过我觉得你现在最要关心的应该是洞中这个满家欢,我只要手起掌落,你就再也见不到你这个宝贝儿子啦!”
  满天林怒道:“你想怎样?”
  令狐玉兰笑道:“我想怎样又有何用?你们已将我困住,我已别无选择,如今我只好先杀了你儿子,然后坐以待毙而已!”
  满天林听了这话,拉着金履样走去一边,低声道:“金兄,洞中那人必是我儿满家欢,你说这该怎么办?”
  金履祥捻着胡子沉吟道:“满兄别慌,那青年不一定是令郎,他也可能是令狐彰……”
  满天林满面苦涩道:“如是令狐彰,一样不能看着他死去,因为他可能是我的幺儿满家乐!”
  金履祥眉头一皱道:“这件事,满兄最好要有证据才行,不能凭空幻想他是你的儿子,万一不是,那岂不——”
  满天林打岔道:“万一不是,这当然会闹笑话,但万一是呢?”
  金履祥顾左右而言他道:“令郎不大可能落入她手中……”
  满天林知道他不思放走令狐玉兰,这等于不把自己儿子的生死放在心上,心中大为不满,道:“金兄的意思是不放她出来?”
  金履祥干咳一声道:“这女人歹毒无比,今天难得将她困住,岂可轻言释放?”
  满天林神色一冷道:“可是,小儿也在洞中,你要小儿陪着她死?”
  金履祥道:“不,老夫之意是不能轻易放她出来,她是令狐彰的姑姑,令狐彰的武功是她教的,令狐彰要找咱们报仇是她唆使的,这样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好不容易将她逮住,怎可三言两语就放她出来?”
  满天林道:“那么,金兄打算怎样处理?”
  金履祥笑了笑道:“满兄稍安勿躁,不论洞中那青年是令狐彰或令郎,她绝不会将他处死,你该看得出来,她正想利用他求生呢!”
  满天林道:“可是,咱们若迟迟不放她出来,她就无所顾虑了。”
  金履祥点点头道:“对,但现在她还不会下手杀人,不必着急。”
  满天林冲口道:“金兄,要是洞中那青年是令郎,你急也不急?”
  金履祥没有正面回答,而笑道:“满兄请冷静地想一想,这是个好机会,一个很好很好的机会……”
  满天林不解地问道:“什么好机会?”
  金履祥道:“这个女人是罪魁祸首,她自称是‘天鹤’的妹妹,调教出一个不是‘天鹤地蛇’的儿子的青年来向咱们寻仇,因此老夫怀疑她可能怀着大阴谋,也许幕后还有更可怕的人物,所以咱们应该乘这个时候弄个一清二楚,等弄淸楚之后,再释放也不迟。”
  满天林努力压抑心中的不满,说道:“金兄之言固然有理,但我的儿子正在她手中,我不放心啊!”
  金履祥微笑道:“假如你是她,你会不会在此时杀死一个赖以活命之人?”
  满天林目光炯炯道:“这个女人心态异常,不能以常理来推断,万一她一怒之下杀害了小儿,金兄拿什么来补救呢?”
  金履祥本来极不愿意放出令狐玉兰,但眼前之人是武林中大名鼎鼎的金刀大侠,与他闹翻对自己没有好处,何况自己也不能拿人家儿子的命来做赌注,当下只得让步道:“满兄再跟她谈谈,要是她肯说出唆使令狐彰找咱们报仇的目的,便放她出来。”
  满天林于是再走近洞口,大声道:“令狐玉兰,你听老夫一言!”
  洞中的令狐玉兰冷冷答道:“什么事?”
  满天林道:“你说洞中那青年是我儿子满家欢,我如何相信?”
  令狐玉兰道:“信不信由你。”
  满天林道:“你让他跟老夫谈谈,一旦证明他是犬子,你我便可谈谈条件。”
  令狐玉兰笑道:“好,你等一下……”
  她退回洞窟,解开满家欢的睡穴,将眼前情况对他说明一番,然后说道:“你爹正在洞外,你去跟他谈谈吧!”
  满家欢发现自己全身赤裸,窘得要死,叫道:“快将我的衣服拿来!”
  令狐玉兰笑道:“很抱歉,你的衣服全丢在洞外,不过你不必难为情,这洞中除我之外没有别人,而我阅人多矣,你这个毛头小子我是不感兴趣的——走呀!”
  满家欢无奈,只得光着身子往洞口爬去。
  令狐玉兰紧跟在他后面,一面爬行一面发出警告道:“你不可轻举妄动,我要杀死你的话,就像踩死一只小毛虫一样简单!”
  满家欢爬到洞口,碰上堵住洞口的巨石,立刻开口道:“爹,您在外面么?”
  洞外的金刀大侠满天林听出果然是儿子满家欢,心情更为沉重,答道:“正是,家欢,你有没有受伤?”
  满家欢道:“没有,只是……我全身一丝不挂……”
  满天林道:“你是怎么落入她手中的?”
  满家欢道:“此事一言难尽……爹,那令狐彰很可能是我的弟弟,晚间我还在东方数十里的一座破庙见到他!”
  令狐玉兰听他泄漏了令狐彰的藏身地点,大怒道:“好小子,你不想活了?”
  一把抓住满家欢的右脚,死拉活扯地将他拖回洞窟,然后一掌拍向他的头额——
  不,就在手掌即将拍上之际,她忽然收了回去,恨恨地道:“暂时寄下,改天一并解决!”
  洞外的满天林大叫道:“令狐玉兰,你干什么?”
  他情急之下,双手伸到巨石下方,运出全力一扳,巨石应手翻了一转,露出洞口来了。
  金履祥适时拔出长剑,往洞口上一插,喝道:“令狐玉兰,如果你想出来,还得与老夫谈个明白!”
  令狐玉兰听见巨石翻动的声音,知道洞口已开,当下掌出如电,一下拍中了满家欢的软麻穴,大笑道:“老匹夫,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你那颗狗头迟早是我侄儿令狐彰的,你等着就是了!”
  金履祥大怒道:“只怕你见不到!”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三章 夜闯金剑堡
上一篇:
第十一章 相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