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九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2019-07-16 11:44:4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上午,满家欢发现自己和吕玉燕双双被人用坚韧的牛筋绳五花大绑于两支柱子上,而置身之处似是一间地下室,因为房中只见一道石级从上伸下,其余三面均是石墙,没有一个窗口,因此经验吿诉他这八成是一间地下室。
  满家欢初以为是在梦中,后来想起昨晚吃饭的情形,心中一惊之下,登时神智大清,失声道:“糟了!”
  吕玉燕也在此时苏醒,见到自己和“令狐彰”的情形,不禁一呆道:“令狐哥哥,这是怎么回事呀?”
  满家欢叫道:“咱们遇上贼了!”
  吕玉燕大惊道:“是了!那中年人必是通天寨的强盗,他认出了咱们俩,便在食物中放入迷药,这便如何是好?”
  一言甫毕,只见从石级上走下两个劲衣大汉,其中之一正是那孟姓中年人。
  两人手上都握着一口长剑。
  吕玉燕开口要骂,忽见那孟姓中年人满面冷竣,心中一怯,便不敢骂出来。
  孟姓中年人走到他们面前,冷冷一笑道:“令狐彰,现在你总该知道我们是谁了吧?”
  满家欢道:“知道,你们是通天寨的强盗。”
  孟姓中年人以为他有意侮辱,双眉一扬,劈拍给了他两个清脆响亮的耳光,怒叱道:“你再胡说,老子拿针线把你的嘴缝起来!”
  满家欢被打得心火熊熊,愤怒地瞪视着他道:“这两个耳光我记下了!不过我先要告诉你们:我不是令狐彰,我是‘金刀庄’的老四满家欢!你们被黑猫睡了去,却来找白猫算账,真是太可笑了!”
  孟姓中年人微微一怔,随又面露悍笑道:“你说你是谁?”
  满家欢道:“金刀庄的老四,满家欢!”
  孟姓中年人忽然纵声大笑起来,道:“你这小子真有意思!一再地半路认老爹,你先口口声声说是‘天鹤地蛇’的儿子,今天竟又认起满天林作父亲来了,你到底有几个父亲呀?”
  “呸!”
  满家欢一口水吐到他脸上,怒骂道:“你这个下三滥的狗东西,你竟敢侮辱我满家欢!”
  孟姓中年人大怒,扬掌左右开弓,一连掴了他十几个耳光,一直打到满家欢满嘴流血才住手,嘿嘿悍笑道:“你再骂一句看看!”
  满家欢怒不可遏,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又骂道:“你是杂种!你是狗娘养的!你是——”
  重重的掌又掴落到他脸上,这一次孟姓中年人用力更猛,一口气就是二十几个耳光,直到看见他双颊红肿似猪脸才停下来。
  满家欢奋力想挣断身上的牛筋绳,但使尽吃奶之力也挣它不断,只好又破口大骂,把世上最肮脏的字眼统统使用了出来。
  孟姓中年人又要打他,旁边那个劲衣大汉阻止道:“算了,堡主马上就到了,你打得他不能开口讲话,反为不美。”
  正说着,石级上传人一声吆喝:“堡主到了!”
  孟姓中年人和那劲衣大汉闻言之下,连忙退去一边,垂手恭立。
  俄顷,石级上走下一个老人和一个中年人,前者是剑先生金履祥,后者是他儿子金英锋。
  原来,满家与剑堡虽然都是名扬天下的武林世家,两家却少有往来,因此满家欢不识得剑先生金履祥,而金履祥也从未见过金刀大侠满天林的四个儿子,彼此均不相识。
  也因此,当金履祥一眼见到满家欢时,根本不知眼前这青年不是令狐彰,而满家欢也不知此老即是自己所要拜谒的剑先生金履祥。
  满家欢以为他是强盗首领,对他怒目而视。
  金履祥面含冷笑瞥了他一眼,那表情好像在说:“令狐彰,你终于落入老夫手里了!”
  原来,孟姓中年人是剑堡门下,只不过他不住在剑堡,昨天满、吕二人找上他家借宿,起初他也不知满家欢是“令狐彰”,后听吕玉燕喊他为“令狐哥哥”,才知“他”就是最近一再来剑堡骚扰的“令狐彰”,因此便在食物中下蒙汗药,然后连夜将满、吕二人带到剑堡来。
  这时剑先生金履祥便先对孟姓中年人笑问道:“克勤,你是天未亮到的?”
  孟克勤躬身答道:“是的。”
  金履祥含笑道:"昨夜为师喝了些酒,入睡前吩咐他们不要来吵,因此你到堡时,他们没敢叫醒为师——你是怎么逮到他们的?”
  孟克勤便将经过情形说出来。
  金履祥点了点头,微笑道:“很好,你干得不错,为师会记下你这一件功劳。”
  孟克勤唯唯应是,态度十分恭敬。
  金履祥且不先和“令狐彰”交谈,而先向吕玉燕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
  吕玉燕道:“我叫吕玉燕呀。”
  金履祥上下打量她一眼,微诧道:“你不会武功,为何与他在一起?”
  吕玉燕道:“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嘛!”
  金履祥追问其故,吕玉燕便将自己被劫上通天寨,令狐彰前往搭救等情说出,最后反问道:“那天我被劫上通天寨的时候,好像没见到你,你是新的通天寨大寨主是不是?”
  金履祥听得眉头一皱。
  孟克勤立刻喝叱道:"小丫头不得无礼!”
  吕玉燕发怔道:“我无礼?我什么地方无礼了?你才无礼呢!那次你们杀了我爷爷,又把我劫上山,要不是我这位令狐哥哥搭救——”
  满家欢已看出他们不是通天寨的强盗,听她口口声声说“自己上山救她,颇有被“栽赃”之感,这时忍不住开口道:“吕姑娘,你怎么到现在还搞不清楚?我是满家欢,不是令狐彰!”
  吕玉燕一顿道:“好,你喜欢用满家欢这三个字也好,以后我叫你满哥哥就是了。只是我觉得令狐彰这三个字也不坏,你为什么不喜欢?”
  满家欢为之气结,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你上次见到的那个令狐彰呀!”
  吕玉燕迷惑道:“你……你明明是嘛!为什么要否认?”
  金履祥也觉奇怪,便转对满家欢冷笑道:“令狐彰,你刚才说的话,老夫一句也听不明白,你说你不是令狐彰?”
  满家欢道:“我叫满家欢!”
  金履祥回对孟克勤问道:“克勤,你昨天是不是下药太重了?”
  孟克勤答道:“是的,弟子听说他身手了不得,为恐制不住他,故多用了一些。”
  金履祥一笑道:“难怪他还没清醒过来。”
  满家欢大叫道:“我真的不是令狐彰,我是金刀大侠满天林的儿子呀!”
  金履祥听了哈哈大笑道:“你若是满天林的儿子,老夫一样留你不得!”
  满家欢道:“你是何人?”
  金履祥道:“老夫是谁,你竟不认得了?哈哈,看样子你还没清醒,老夫等你完全清醒的时候,再来跟你说话!”
  语毕,转身欲去。
  满家欢喝道:“站住!”
  金履祥回头冷笑道:“你清醒过来了?”
  满家欢道:“这位吕姑娘都清醒了,我怎么会不清醒?我确是满家欢,不是令狐彰!”
  金履祥哪里肯信,冷冷一笑道:“好,你是满家欢,不过老夫不喜欢跟满家欢说话,等你承认是令狐彰的时候,老夫再下来见你!”
  满家欢又气又急道:“你究竟是谁?”
  金履祥不再理他,负手登上石级,一边说道:“英锋,你在此看守他们,让克勤他们去歇一歇,等他承认是令狐彰的时候,再通知为父……”
  话落,人已不见。
  金英锋便向孟克勤两人道:“你们昨夜一夜未眠,且去歇一会吧。”
  孟克勤两人应声而去。
  金英锋退到石级前坐下,含笑道:“令狐彰,你今天的表现很可笑,其实你该明白,在我们父子面前装疯卖傻是不管用的。”
  满家欢气极了,不禁又破口大骂起来:“令狐彰,你这个小杂种,你为什么要冒充我?叫我背这个黑锅?我满家欢死了便罢,若是不死,我不把你碎尸万段,我就不是人!”
  吕玉燕听他痛骂令狐彰,大惑不解道:“令狐哥哥,你为什么骂你自己呢?”
  满家欢大吼道:“我不是令狐彰!我是满家欢!我要说几次你才明白?”
  吕玉燕神色一黯道:“你别这么大吼大叫好不好?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是……嗳,我还是不明白你心里打着什么主意,我真笨!”
  满家欢哭笑不得,长叹一声道:“你还不明白么?好,你仔细听着:你在通天寨见到的那个令狐彰不是我,只因他乔装成我的模样罢了!”
  吕玉燕脸色一变,别脸瞪视他半晌,道:“你当真不是令狐彰?”
  满家欢道:"不是!”
  吕玉燕又看了他一会,摇摇头道:“我不信!我不信!你明明就是令狐彰!你说令狐彰冒充你?你乱讲!令狐彰怎么会冒充你?那天你送我们祖孙回县城的时候,我把你看得清清楚楚!你的模样完全和那天相同,只不过……”
  满家欢急问道:“只不过什么?”
  吕玉燕道:“那天你穿的衣服,没有你这次的漂亮,而且那天你身上带着一把剑,这次换上一口刀罢了。”
  满家欢道:“所以我不是令狐彰!如果他不是蓄意冒充我,那便是他天生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说到此处,心里不知想到什么,顿时脸色变得惊愕起来。
  金英锋听到这里,冷冷一哂道:“令狐彰,我很佩服你的剑术,可惜你是‘天鹤地蛇’的儿子,所以你今天既然落入本堡手中,为今后武林安宁计,你是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了。”
  满家欢听到“本堡”二字,心头一动道:"你们这里,莫非是剑堡?”
  金英锋笑道:“你总算清醒了,还记得咱们曾打过一架么?”
  满家欢大叫道:“原来你们这里是剑堡!在下此番即是奉家父之命前来贵堡拜谒剑先生金老前辈的呀!”
  神色一振,又道:“刚才那位老者,莫非便是金老前辈?”
  金英锋听了摇头笑叹道:“看样子,你仍然还没完全清醒……”
  语至此,上身往后面的石级一靠,闭目不再言语——他要等“他”完全清醒的时候,再与“他”交谈。
  满家欢气急败坏地道:“你是金老前辈的儿子吧?你听我说,我确确实实是满天林的四子满家欢!你快去请令尊过来,家父因伤未愈,故命在下来贵堡面谒令尊,请教有关令狐彰闹事的事啊!”
  金英锋闭目不理,他和吕玉燕一样,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他不是令狐彰,因为他也曾与令狐彰见过两次面,知道眼前的“他”是令狐彰绝对没错。
  满家欢见他不理,真是欲哭无泪,不觉长长一叹,也懒得再加解释了。
  倒是吕玉燕有些动摇了,一直盯着他一眼不瞬,脸上一再浮现惊异之色……
  这天午后,剑先生金履祥又来到地下室,他认为已过了几个时辰,令狐彰的神智应该完全清醒过来才是,是以前来查看。
  满家欢一见他到,忙道:“金老前辈,您听小侄一言,小侄是满天林的儿子,此次小侄是奉家父之命……”
  又将来意详说一遍。
  金履祥皱眉道:“哼,这小子必是神智错乱了。”
  他见吕玉燕脸色苍白,知她支持不住长时间的捆绑,便命儿子英锋为她解去牛筋绳,说道:“这位小姑娘不懂事,你派个人送她回家去吧。”
  金英锋便上前为吕玉燕解去捆绑,搀扶着她走出去。
  金履祥在满家欢面前踱来踱去,似在考虑如何处置“令狐彰”,过了一会之后,才开口道:“记得那天在寺庙里,老夫曾经说过:为了武林的安宁,老夫不计一切后果也要杀死你,这个决定至今未变,不过……一切祸源起于你那姑姑,要是你愿意将你姑姑的行踪告诉老夫,看在你年轻无知,老夫会从轻发落——你考虑一下吧!”
  满家欢叹道:“金老前辈,您要在何种情况之下,才肯相信小侄是满家欢而非令狐彰?”
  金履祥冷笑道:“除非另一个令狐彰出现!”
  满家欢道:“这样好了,您老请派个人去金刀庄见家父,请家父亲自到此与小侄相识,便知小侄确非令狐彰。”
  金履祥道:“此去金刀庄,往返约需八九天,这倒是一着相当高明的缓兵之计啊!”
  满家欢道:“您老若怕小侄脱逃,便再加上一副脚镣无妨。”
  金履祥走近他跟前,目光似刀,冷冷道:“小子,不论你怎么说,老夫都不会上当!你若想活命,立刻说出你姑姑的行踪所在!”
  满家欢苦笑道:“姑姑?小侄的确有位姑姑,不幸她已死多年了。”
  金履祥面现暴怒道:“好小子,竟敢在老夫面前一再装疯卖傻!”
  突然右手骈出二指,似啄木鸟般地在满家欢的身上几处大穴各点了一下。
  满家欢顿觉全身似有万蚁附体,又痛又痒,又酸又麻,比被钢刀剜肉刮骨还要难受,忍不住嘶声狂呼哀号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章 同气连枝
上一篇:
第八章 跋前疐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