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剑雨花红 正文

第九章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2019-07-16 11:44:4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看到这情形,令狐彰心中颇觉不是味道,怏怏然道:“这小子心术不正,竟冒充起我来了。”
  雪中送刀贝蟾趁机怂恿道:“可不是,他分明打着歪主意,想占那小丫头的便宜,所以你绝对不能放过他,等会咱们到路上去……”
  说到这里,做了个“砍杀”的手势。
  令狐彰不置可否,继续吃饭。
  不久,两人酒足饭饱,雪中送刀贝蟾抢着付了账,随与令狐彰下楼,在附近街上守候。
  等了约莫两刻钟,才见满家欢与吕玉燕一起走出酒楼,那满家欢有一匹坐骑,只见他牵着坐骑与吕玉燕步行向街尾走去。
  贝蟾道:“咱们跟上去。”
  令狐彰有些犹豫不决,道:“我看算了吧?那满家欢是名门之后,量他也不敢做出败坏名节的事,咱们不如——”
  贝蟾打断他的话道:“不成!我雪中送刀贝蟾阅人有术,那小子准是打算冒充你占有那吕玉燕的身子,好让你背个黑锅!你要是不去阻止他,以后你就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令狐彰一想也是,便与他悄悄尾随着满家欢和吕玉燕出镇……
  跟到镇外,只见那满家欢扶着吕玉燕上马,他则牵马在前,快步地向前赶路。
  走的方向,正与令狐彰不谋而合,是前往剑堡之路。
  令狐彰拿不定主意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乃向贝蟾请教道:“贝叔,等下我是以本来面目和他相见好呢?或是以现在乔装的模样和他相见?”
  贝蟾道:“当然以现在乔装的模样和他相见!”
  令狐彰问道:“为什么?”
  贝蟾道:“回答这问题之前,我先问你,你杀不杀死那吕玉燕?”
  令狐彰觉得他这问题问得太岂有此理,摇头道:“贝叔此言差矣!我怎么会去杀害那吕姑娘呢!”
  贝蟾笑道:“那么,你就不宜以本来面目和那小子相见,理由是你杀了他后,吕姑娘便知道你杀了人,这对你有害无利。”
  令狐彰道:“可是,那样一来……”
  贝蟾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接口笑道:“你干掉那小子后,暂时不要恢复本来面目和那吕姑娘相见,等过了今天,你再恢复本来面目,假装与她不期而遇,这样她就不知道满家欢是你杀死的了。”
  令狐彰觉得他的计策十分恶毒,心中很不喜欢,又摇头道:“我还没打算杀死他,我总觉得——”
  贝蟾截口道:“令狐彰,难怪你姑姑不喜欢你,原来你行事优柔寡断婆婆妈妈!似这般情形,你再过一百年也报不成仇,要知咱们武林中人的作风是明快果断,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你连仇家的儿子都不忍心伤害,那还谈什么呢?”
  令狐彰敛眉不语。
  贝蟾道:“前面是荒凉的山路,咱们就在那地方下手吧!”
  说着,强拉令狐彰追上去。
  走在前面的满家欢以为他们是赶路的,故未在意,直到看见他们两人在超越自己之后,忽然转身挡住去路,才知不对劲,但他是名满武林的“金刀大侠满天林”的儿子,一身武功已得乃父真传,艺高胆大,自然无惧寻衅,当下勒住坐骑,示意吕玉燕勿惊,然后才向贝蟾和令狐彰抱拳一礼道:“二位拦住在下的去路,不知有何贵干?”
  贝蟾戳指他喝道:“小子,你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拐骗良家妇女,该当何罪!”
  满家欢呆了一下,接着笑问道:“能不能请教尊驾贵姓大名?”
  贝蟾假装狂怒道:“用不着通姓报名,你快将那小姑娘放了便罢,否则莫怪大爷我刀下无情!”
  满家欢哈哈笑了两声,回顾马上的吕玉燕道:“吕姑娘,你来回答他这个问题如何?”
  那吕玉燕忙道:“你这位壮士弄错了,他没有拐骗我,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贝蟾喝道:“什么救命恩人——兄弟,上前收拾他!”
  他向令狐彰下令。
  令狐彰没有动手之意,只向满家欢说道:“这位朋友,你是不是她的救命恩人,你自己心里明白,明人不做暗事,我看你还是请吧!”
  满家欢觉得奇怪,问道:“足下怎知我不是她的救命恩人?”
  令狐彰一时答不上话来。
  那吕玉燕又开口道:“这可是笑话啦!这位令狐公子是不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比谁都清楚,你们不知内情却来干涉,什么意思嘛?”
  令狐彰冲口道:“他不是令狐彰!”
  吕玉燕“咭”地笑起来,道:“这话更可笑,你怎知他不是令狐彰呢?”
  满家欢已知“令狐彰”是何许人,闻言心头一动,问道:“正是,足下怎知在下不是令狐彰?莫非足下认识令狐彰么?”
  令狐彰又答不上来。
  贝蟾喝道:“兄弟,别跟他噜苏,上啊!上啊!”
  令狐彰很有力地盯着满家欢,心里真的产生了一股杀气,觉得杀死一个仇家的儿子也算不得犯下什么天条大罪,自己为什么下不了手呢?
  可是,眼看着对方那张与自己极之酷似的面孔,又觉得那张面孔是那么亲切,亲切得简直就像自己的亲兄弟一般,实在不忍下手……
  贝蟾又连声催促道:“兄弟,这是考验你决心的一次机会,上啊!上啊!”
  令狐彰内心在交战着,也在心中催促自己道:“令狐彰,你快动手呀!你为什么如此犹豫不决?你为什么老是对敌人如此宽厚?上啊!上啊!”
  可是,他仍是呆呆地僵立着,总是鼓不起勇气拔剑出招……
  贝蟾生气道:“兄弟,你这是怎么了?你的勇气哪里去了?”
  吕玉燕见他一再催促“兄弟”动手,忍不住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你兄弟不想打架,你为什么非要他打不可?你爱打架,你自己上来打啊!”
  贝蟾一听此言,狞笑一声道:“好,他不打,我来便了!”
  说罢,从背上撤下一柄明晃晃的钢刀。
  满家欢见他拔出钢刀,立刻推马后退,然后手按刀柄道:“朋友,你爱打架,在下奉陪便是,只是我满家欢刀下不伤无名之辈,你亮个万儿来吧!”
  贝蟾道:“不必!”
  话一出口,钢刀跟着递出,呼的一声,斜斜向满家欢的颈项横削过去。
  满家欢微微一笑,举刀一格——
  双刀相击,“铮”的一声巨响之后,雪中送刀贝蟾立时变招,身形一个快速旋转,钢刀跟着翻动,疾然劈向满家欢的左腿。
  这一招刀法相当的高明,但满家的刀法岂会为其所乘,只见他不慌不忙转身横出一步,手中金刀向下劈出,便闻“当”的一声,正好击中贝蟾的刀背,将他的刀招轻轻松松地化解了。
  令狐彰一见之下,暗暗喝彩道:“好刀法!”
  贝蟾一刀无功,第二刀紧接着发出,刀尖向上猛挑,攻击满家欢的面门,出手极之诡奇狠辣。
  满家欢喝声“来得好”,忽然晃身一飘,转到贝蟾身左,金刀一横,势如玉笛横唇,刀口疾速地抹向贝蟾的腰部。
  贝蟾吃了一惊,慌忙顿足窜开,不料这一退之下,先机全失,给了满家欢攻击的机会,但见他手中一柄金刀突然一紧,招式连续递出,一招快似一招,刀面在阳光照射下,金光鳞麟生辉,耀眼夺目,好像有千百条金蛇闪闪窜钻……
  满家刀法果然厉害,贝蟾一连倒退十几步仍然摆不脱满家欢的攻击,不禁急得大叫道:“兄弟,愚兄不行了,你还不赶快下手?”
  令狐彰虽无杀人之心,却也不愿见贝蟾为满家欢所伤,当即飞步跨出,探掌向满家欢的手腕抓去,喝道:“住手!”
  满家欢发现他出掌非常神奇,一掌抓来,时间和部位拿捏之准,就如对自己的动向完全了解似的,不禁心头一懍,急忙撤招纵退。
  令狐彰就这么一出手,立刻解了贝蟾之危,贝蟾却不肯住手,一见满家欢纵退,立时紧蹑而上,钢刀“呼呼”地猛劈猛砍而出,同时大声道:“来呀!来呀!咱们合力宰了这小子!”
  满家欢大怒道:“好,你们一起上吧!”
  话声中,金刀硬架硬封,在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中,很准确地将贝蟾的攻势一一挡掉,继之刀法一变,金刀似火舌般连续猛吐。
  贝蟾又抵挡不住了,急叫道:“兄弟,不要站着发呆,快——哎呀!”
  一个踉跄,登时摔倒在地,血从小腿上涌出,敢情已中了满家欢一刀。
  令狐彰一见贝蟾受伤,忽然怒了,大喝一声,欺前出掌。
  他没有拔剑而只出掌攻击,是因不愿对方认出自己的“死亡之剑”,以免影响今后的报仇行动,但虽只出掌,满家欢已感难以应付,只觉他的一只手掌虚无缥缈似的,自己的金刀使尽浑身解数也“捞”不到他的手掌……
  满家欢因此被迫连连倒退。
  令狐彰继续发掌攻出,在攻出约有十几招后,只听他大喝一声:“撒手!”
  “砰!”
  一掌切中满家欢的腕部,满家欢的金刀顿时叮当落地。
  令狐彰一脚踩住他掉落地上的金刀,再虚发一掌将满家欢迫开数步远。
  满家欢神色大变。
  他们满家刀法是当今武林之最,他一身武功也已达到第一流的境界,今天忽然败在一个“无名小卒”的掌下,而且自己的一柄金刀还被对方踩在脚下,这样的事情,比杀死他还使他羞愤难堪。
  吕玉燕也看得一呆,她一直认为“令狐彰”的武功很了不起,绝不会失手落败,这时一见满家欢(她一直认定他是令狐彰)的金刀被打落,不禁大感意外,失声道:“令狐彰,你怎么……”
  令狐彰一时以为她在叫自己,便道:“怎样?”
  吕玉燕啐了他一口道:“不要脸,谁跟你说话!”
  令狐彰这才省悟过来,当下脚下一个巧妙的踢拨,将地上的金刀拨着飞向满家欢,冷冷道:“满家刀法不过如此,领教了!”
  满家欢接住金刀,却羞得面红耳赤,道:“足下身手高绝,在下甘拜下风,请示尊姓大名,好让在下来日再有讨教的机会!”
  令狐彰冷峻地道:“姓贝名蟾,外号‘雪中送刀’便是!”
  “好,后会有期!”
  满家欢说了这句话后,便纳刀入鞘,走去牵起坐骑,快步向前疾行。
  吕玉燕怔怔地呆坐马上,她心中好失望好难过,在她的心目中,令狐彰是个“天下第一”的武林高手,因此她对他崇拜得不得了,不想今天却眼睁睁地见他败在别人掌下,偶像破灭,使她好像掉了魂一般,心情沮丧极了。
  满家欢牵马疾行,走了几里路,回头不见令狐彰两人,继见吕玉燕神情茫然,心中忽然莫名其妙地生起气来,停步冷冷道:“吕姑娘,现在你总该相信我不是令狐彰了吧?”
  吕玉燕恍如未闻,喃喃道:“真奇怪,你怎么会输了呢?”
  满家欢恼怒地道:“不错,我输了!所以你不想跟我习武了是么?”
  吕玉燕道:“不,我还是要跟你习武。”
  满家欢道:“为什么?”
  吕玉燕道:“我想明白了,刚才你所以输给那个什么‘雪中送刀’的混账小子,可能有两个原因。”
  满家欢问道:“哪两个原因?”
  吕玉燕道:“第一个原因:你见他们两个人,怕双拳难敌四手,因此失去斗志!”
  满家欢暗道:“胡说!”又问道:“第二个原因呢?”
  吕玉燕道:“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我跟你在一起,你怕我受到伤害,无法全神贯注,因此才败了。”
  满家欢虽然心中仍不同意她的看法,听了这话,心情倒舒畅了不少,对她开始产生好感,笑道:“是这样么?”
  吕玉燕点头道:“正是,若是异地而处,你一定可以打败他们!”
  语声一顿,又道:“总之,孙子兵法上说的:胜败乃兵家常亊,不必放在心上。”
  满家欢搔搔头,轻叹一声道:“雪中送刀贝蟾这个人我是听说过的,想不到他的武功如此了得……”
  吕玉燕安慰道:“不要伤心了,你教我武功,将来咱们俩一起找他报仇雪耻去!”
  满家欢又叹道:“吕姑娘,我再一次声明:我不是令狐彰,我是满家欢。”
  吕玉燕笑道:“我也再一次声明:不管你叫令狐彰也好,叫满家欢也好,反正我是跟定你了!”
  满家欢道:“你恐怕还没弄明白——”
  吕玉燕打岔道:“好了,不要再谈这个了!我问你:你肯不肯收留我?”
  满家欢点头道:“肯的。”
  吕玉燕欢喜道:“那么,你何时开始教我武功?”
  满家欢道:“现在还不行,我奉家父之命,要去剑堡拜谒金堡主。”
  吕玉燕问道:“剑堡在哪里?”
  满家欢道:“剑堡距此大约还有七八十里,明天上午可到。”
  吕玉燕道:“那就走呀!”
  满家欢应了一声,又牵马上路,他原想再问她有关令狐彰的种种情形,又觉跟她扯不清楚,故一路上不再提起令狐彰三个字。
  他心里有个打算,打算今后若有机会和令狐彰见面,便以吕玉燕来牵制令狐彰……
  走着走着,不觉夕阳已坠,远近暮烟四起,吕玉燕道:“令狐——暧,今后我到底怎么称呼你才好呀?”
  满家欢道:“随便吧。”
  吕玉燕道:“你既不愿我拜你为师,那么我干脆就叫你令狐哥哥好了,好不好?”
  满家欢一笑道:“随便。”
  吕玉燕道:“我说令狐哥哥,你看天快黑了,咱们今夜往哪里投宿啊?"
  满家欢道:“见到客栈便进去投宿便是。”
  吕玉燕举目四望道:“这一带荒无人烟,哪来的客栈呀?”
  满家欢道:“没有客栈就找寺庙,没有寺庙就找民家,总会碰上一个的。”
  吕玉燕忽然举手一指右前方道:“令狐哥哥,你看那边有灯光闪动!”
  满家欢循其手指望去,果见远处苍茫的暮烟中,有一点灯光在闪动,便问道:“你想去看看?”
  吕玉燕道:“是啊!我猜附近不可能有村镇,眼下天快黑了,既然那边有人住着,咱们不妨去求宿,明天一早再走。”
  满家欢道:“还早呢,咱们再赶一程再说吧。”
  吕玉燕今年只有十六岁,可是懂的事情还真不少,说道:“不可,咱们出门在外,最好不要走夜路,人家说夜路走多了会碰见鬼呢!”
  满家欢笑道:“好吧,咱们去那边看看能不能借宿一夜。”
  于是,他们转向那灯光走去。
  行约半里,来到一处山坡下,见是三间相连的土屋,而刚才所见的灯光,敢情不是灯光,而是有个中年人在屋旁附近的一块空地上放火烧野草。
  那中年人虽是一身农人打扮,气质却不俗,他见满、吕二人来到,便迎上来问道:“二位有何贵干?”
  满家欢拱手道:“这位兄弟请了,在下兄妹赶路错过宿头,想在府上借宿一宵,不知方便否?”
  中年人倒很热忱,听了连连点头道:“使得,使得,贵兄妹不嫌寒舍简陋,便请住下。”
  双方通姓寒暄之后,自称孟姓的中年人便请满、吕二人入屋,然后叫出一个中年妇人——他的妻子——与满、吕二人见面,吩咐她赶快烧饭待客,之后便与满、吕二人坐在堂屋中闲谈。
  孟姓中年人体格十分健壮,谈吐亦极不俗,他说家中有一老母卧病在床,而他是以打柴和耕田为生,有个儿子已十二岁,在城里读书云云。
  满家欢道:“孟兄气宇不凡,要是小弟没有看错,孟兄必会习武。”
  孟姓中年人点头道:“是的,十多年前拜一位武师习过一些拳脚,后因家母反对,就不再练了。”
  满家欢笑道:“孟兄应非池中之物。”
  孟姓中年人感叹道:“区区虽有壮志,但堂上老母常年卧病,实不宜远游。”
  吕玉燕问道:"屋外山坡上的桃林是你种的么?”
  孟姓中年人颔首道:“是的。”
  吕玉燕道:“桃树都开花了,好漂亮——令狐哥哥,咱们去山坡上看桃花好么?”
  孟姓中年人面上闪过一抹诧异之色,张口要说什么,但随又忍了下来。
  满家欢有些发窘道:“桃花有什么好看的?”
  吕玉燕道:“我就爱看嘛!”
  孟姓中年人接口笑道:“令妹爱看桃花,何不陪她去看看,等饭菜弄好,区区再去请你们回来吃饭便了。”
  满家欢一想也好,便起身陪吕玉燕出屋,上山坡去观赏桃花……
  孟姓中年人站在门口,看着他们走上山坡之后,立即转入屋内,进入房中取出一物,急急来到后边厨房,把东西交给他的妻子,说道:“等下将这东西放入汤中。”
  那妇人一怔道:“这是什么?”
  孟姓中年人道:“蒙汗药。”
  那妇人大吃一惊道:“你怎么了?想谋财害命是不是?”
  孟姓中年人道:“不是,只想将他们弄倒,擒去交给恩师他老人家发落!”
  那妇人仍甚吃惊,追问道:“他们两个是恩师他老人家的仇人?”
  孟姓中年人点头道:“不错,那小子你猜是谁?他竟然就是令狐彰!”
  那妇人睁大了眼睛道:“你确定么?”
  孟姓中年人又点头道:“绝对没错!”
  那妇人道:“既是令狐彰,那倒真不能放过他,我再烧两样菜就可吃饭,你出去吧。”
  不多时,妇人已将饭菜端上桌,孟姓中年人便去山坡桃树林中请满、吕二人回屋吃饭,这时天已大黑,他多点了一盏灯放在桌上,三人便围着桌子坐下来,满家欢客气地问道:“令堂及嫂夫人呢?”
  孟姓中年人道:“家母都在房中进食,贱内已侍候她老人家去了,咱们先吃,不必等候。”
  他接着问满家欢要不要吃酒,满家欢说不要,他便盛饭给他们两人,一边说道:“区区也不喝酒,山居简陋,没有好东西招待,二位请勿见怪。”
  满家欢忙道:“好说,好说,这样已经很好了。”
  桌上四菜一汤,虽不甚丰盛,家庭便饭也算不错了,满、吕二人觉得他很诚实,心中欢喜,当下也不多客套,端起饭碗便吃。
  孟姓中年人指着桌上那碗蛋花汤道:“这是新鲜鸡蛋做的汤,贤兄妹不要客气。”
  满家欢满口道:“不客气,不客气。”
  他和吕玉燕同时吃完了一碗饭,这才去喝那蛋花汤,两人各喝了三口,忽觉脑门发晕,屋子在眼中倒转了起来,满家欢大惊道:“咦,我怎么了?”
  一言甫毕,人已坐不住,咕咚一声倒了下去!
  吕玉燕也跟着倒下,昏迷不省人事了……

相关热词搜索:剑雨花红

下一篇:第十章 同气连枝
上一篇:
第八章 跋前疐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