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兵刃无眼
2020-02-22 14:25:57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江雪雪与牛青儿把身边的两个竹筒交给了她,苗天秀拿在手里,吕四海似乎对她还不太放心,默运起天视神功,透过重重的黑雾看过去,但见她拨开一筒的塞子,倒筒向口,满满地喝了一嘴,然后张嘴喷出去。
  血雾所到之处,立刻雾消云散,四周的灯火照了进来,但见四周的幢幢人影,已经逼近到丈许之处了,个个手挺利器,正待发动偷袭,一下子法破形现,每个人都显得很仓皇。
  刘策见机不可失,挥动宝刀,大喝一声道:“冲!”
  那些汉子的武功底子都不弱,在猝不及防之下,被砍倒一两个,其余的立刻挺刃围攻上来。
  吕四海等人不敢怠慢,刀剑并举,一下子冲了过去,而且宫外也传来了厮杀之声,显见的是那些清水教徒,趁着阴雾掩蔽,分出一半的人想去偷袭,雾阵突消,也掀起了打斗。
  在宫中走了个云飘飘,加上苗天秀与两名弟子,不过才九个人,却要应付二十多人的围攻,这些精选的好手艺业竟与一般江湖好手不相上下。
  刘策宝刀未老,吕四海与江雪雪艺得真传,邢玉春江湖经验老练,尚能应付,玉兰、牛青儿与苗天秀等五人,则十分吃力,险象环生。
  刘策低声朝吕四海道:“老弟,这批都是王伦的心腹,可不能再存妇人之心了,否则我们恐怕很难突围。”
  吕四海还没有来得及答话,两声惨叫,苗天秀的两名苗疆弟子已被砍倒在地。
  苗天秀连忙抢过去,一看那两名弟子都是胸前中刀,一个伤及内腑,显见是活不成了,另一个则被刀锋扫过胸部,痛得满地乱滚。
  苗天秀目中冒火,厉声朝下手的那名汉子叫道:“孙二化,你下手太狠了,对一个女孩子,你怎可用这种手段,你不怕受到天谴?”
  孙二化是个形容猥琐的中年汉子,横刀冷笑道:“对叛教之徒还讲什么客气?”
  苗天秀道:“兵刃无眼,性命相搏,当然不能讲客气,你若是一刀杀了她,我绝不怪你,可是你以刀锋横扫她的前胸,对一个女孩子而言,那实在太残忍了。”
  孙二化冷笑道:“是你自己说的,刀剑无眼,我这一刀砍出去,还能管是那一个部位?”
  苗天秀怒叫道:“胡说,你外号叫追魂刀,一身武功比我这弟子高出很多,分明你是有意的。”
  孙二化哈哈一笑道:“就算是有意的吧,老子还有个外号叫花太岁呢,最喜欢的就是娘儿们。”
  旁边的汉子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苗女较为崇尚自然之美,在衣着上也较为放任,不像中原女子束胸裹腹,胸前的乳房发育较为丰满,而且只穿了敞胸的阔领小衣,别具风韵。
  但苗俗女子对胸部最为重视,也认为是极端神圣之处。
  如果对一个女子施暴,受害者虽然心有不甘,还可以容忍,如果触及她的胸部,则必矢志拼命。
  孙二化不解苗俗,刀削前胸,已经触犯了大忌,再加上出言轻薄,更引起苗天秀的愤怒。
  她的眼睛里射出火样的光芒,沉声对那受创的弟子道:“徒儿,你知道如何报复你的仇家吧?”
  那女郎这时也忍住疼痛点点头道:“是的,弟子知道。”
  苗天秀道:“好,为师成全你的心愿,你看看清楚,不但首恶难容,连帮凶的也不能放过。”
  那女子看了一眼道:“是的,发笑的有九个人,弟子都记住了,请师尊成全弟子的心愿。”
  苗天秀一刀挥出,那女的头颅飞了起来,骇人的事情出现了,这颗断落的头颅并未堕地,像是长了翅膀一般,绕空飞舞,首先扑向孙二化。
  孙二化做梦也没想到,斩落的头颅还能飞起噬人,惊骇中连闪避都忘了,头到面前才一刀封出。
  飞行的头颅只闪了一闪,避过了那一刀,然后口一张,喷出一片血雨,才沾着孙二化的身子,他已双手抱头,惨叫倒地。
  飞头仍未停歇,继续去追噬那些先前曾经发声哄笑的人,隔空就是一口血雾,喷倒了一个。
  一连九次,加上孙二化,足足是十个人,全部被血雾喷倒,那颗飞头才砰然堕地。
  这一幕骇人的飞头噬仇,使得斗扬中的人都停了下来,盯着这一幕骇人的惨剧。
  直到飞头落地,大家才吁出一口气,被血雾喷倒的十个人,一面倒地乱滚,一面用手乱抓,显得痛苦万分。
  尤其是孙二化,他先将自己的面颊抓得稀烂,痛犹未止,又挖出了自己的眼睛,最后居然用手指插进了胸腔,把心肝五脏都掏了出来,才渐渐停止了翻动。
  其余九个人都还在地上拼命地滚着,不住地用手指在自己身上造成伤害,吕四海忍不住地道:“雪雪,这是什么法术,竟如此厉害?”
  江雪雪凝重地道:“这是血蛊门中的飞头血魂蛊,是用来对付仇恨至深的敌人而施的,仗着最后的一口热血,摧动本身神蛊,以遂复仇之愿。”
  吕四海一叹道:“那些人都没有救了?”
  江雪雪道:“没有救了,因为这是复仇者的血魂所化,一定要等敌人受尽痛苦,气绝而止,谁也阻止不了。”
  吕四海道:“孙二化死有余辜,其余的人不过是在旁边笑了一下,罪何至此?”
  江雪雪道:“那种凶残的情况,他们竟视为乐事,还能笑得出来,显见人性已泯,尤其该死。”
  吕四海知道苗疆中许多忌讳,不便多作干预,叹了一声道:“那些人死罪难免,活罪就算了,让他们早点结束生命吧,何必太过份?”
  江雪雪道:“没办法,谁要是帮助受血魂蛊报复者速死,本身也会受到波及。”
  这时有一名汉子见到同伴受苦过甚,心有不忍,一剑刺下同伴的心头,剑落胸窝,可是他拔剑时,伤口处一道血箭射出,喷在那汉子身上,他立刻受到了感应,也抛剑倒地,像他的同伴一样满地翻滚,吓得其他的人都远远躲开。
  一个受蛊的男子滚到玉兰身边,吓得她也大叫失声。
  苗天秀道:“小妹妹,不要怕,血魂蛊是具有灵性的,它只会找仇家,不会伤到旁人。”
  玉兰的身上已经溅到几点热血,果然毫无动静。
  这时,场中一片惨呼之声,吕四海道:“雪雪,你一定有办法的,帮助那些人解脱痛苦吧!”
  江雪雪道:“我怎么对得起那个死去的门人呢?”
  吕四海正色道:“人死无大罪,报过于施,有违天心,更有违人道。清水教的人逆天行事,罔顾人道,我们若是坐视不理,岂非跟他们一样了?”
  说着欺身出去,手指连点,内劲运足,点在那十名汉子的死穴上,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江雪雪大惊失色,一把没拉住,再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有跟了出去,可是吕四海杀死那十名汉子后,居然一无所感。
  她一怔道:“四海,你感觉怎么样?假如有一点不舒服就告诉我,我替你解蛊。”
  吕四海道:“你不是说血魂蛊无法可解?”
  江雪雪这:“是的,但我是血蛊门衣钵传人,拚着舍去本命神蛊,可以跟血魂蛊互相对销。”
  吕四海这:“那你自己不是也要死了吗?”
  江雪雪道:“为了你,我不辞一死,为了他们,我就犯不着了。四海,你快说,你的感觉如何?”
  吕四海的手指上已沾满了血,却若无其事地道:“没什么,我很好,一点感觉都没有。”
  苗天秀也过来,拉起吕四海的手,用舌尖舔了一点沾上的血迹,诧然道:“吕大侠,你是带着什么制蛊的宝物?怎么血魂蛊母到你身上都失效了呢?”
  江雪雪道:“苗天秀,你是血蛊门下弟子,该知道血魂蛊的性能,除了本门长老的本身神蛊外,没有其他化解的办法,吕四哥又不是本门中人……”
  苗天秀道:“可是吕大侠所中的血魂蛊都已死了!”
  江雪雪愕然道:“四海,你身上究竟有什么东西呢?”
  吕四海正色道:“不错,我是有着一样宝物,凭此一物在身,不但这些蛊术伤不了我,清水教徒白莲妖人那儿学来的一些邪法,也伤不了我。”
  江雪雪忙问道:“是什么?你怎么从来没告诉过我?”
  吕四海笑笑道:“这是一件无影无形的至宝,每个人都可以有,只是有些人把它给糟蹋了!”
  江雪雪急了道:“究竟是什么吗?”
  吕四海庄严地道:“浩然之气——”
  众人都为之一怔。
  吕四海继续道:“这也是文山所谓的正气,至大至刚,万邪不侵,用之于朝,乃为廷臣之节,用之江湖,则是悲天悯人的侠义胸怀,禀此耿耿,我们虽然以寡击众,向奸邪挑战,却都能使群邪辟易,无敌于天下。血魂蛊既然具有灵性,它自然了解到它所凭恃的只是一股戾气,当然不敢侵犯我了。”
  他声如金玉,四下俱为之动容。
  玄真子顿了一顿才道:“吕四海,虽然你杀死了本教十名弟子,但贫道仍是十分感激你,因此也不计较你侵扰本宫的罪名了,带着你的人走吧。”
  吕四海朗声一笑道:“老仙长,吕某如果就此离开,又何必来呢?仙长总该知道吕某是为何而来。”
  玄真子道:“贫这的确不明白你为何而来,大概你是认为本宫的人都到玉版乡去了,想趁虚而入,拣个便宜。但是你的行踪早就落在本教监视中,布下了天罗地网在等侯着你,让你们全身而退,已经算很客气了。”
  吕四海道:“老仙长说错了一件事,吕某此来,是为了劝诫你们停止残民的行为,今天趁着人少,并不是想拣便宜,而是不欲多伤无辜,滥造杀孽。吕某胸藏正气,问心无愧,何在乎人多人少?”
  玄真子怒道:“吕四海,贫道只是觉得你为人还不错,可不承认你说的什么正气邪气,自古以来,成王败寇,清水教有朝得势,谁敢说我们是旁门左道呢?”
  正说这儿,忽而天空中冒出一道紫色光华,形如流星火龙,曳着长长的光尾,直入云霄,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那正是他们与刘向约定的信号。
  刘策欣然道:“小五子得手了,吕老弟,我们快退。”
  他摆动金刀就往外冲去,可是玄真子座下的十名道士却各挺长剑,拦住了去路。
  玄真子觉得这五道流星火炮,来得很怪异,忍不住问道:“你们究竟来了多少人?”
  刘策微笑道:“不多,还有八个人,由老夫第五个儿子带领,由海底的孔道潜入你们三神宫地底的仓库,目前已经攻破了地窖的石门,进入你们藏火药的地库,安上引信点上了火,立刻就要爆炸了。你们要命的话,就赶快撤离这里,到海上逃生去吧。”
  这番话才说完,那群清水教徒呼啸一声,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地向外奔去,马安澜连声喝阻,都拦不住。
  刹那间,三神宫中只剩下了玄真子,马安澜、龙甲申,以及朱武为首的十名剑手,与玄真子座下的十名剑士。
  玄真子道:“龙统领,这有可能吗?”
  龙甲申道:“刘策的子弟长年在海上求生,水性精纯,由海底水洞潜进来,倒是颇为可能。”
  玄真子道:“那你快带朱武他们去把这群家伙收拾下来,不必留活口见人就杀,一个都不放过。”
  龙甲申躬身应命,带着人走了。
  刘策道:“玄真,老夫不忍心见你葬身此地,难道你不想活了吗?”
  玄真子冷冷地道:“不错,本师宁可与你这老匹夫同归于尽,也不能放你出去。”
  清水教徒已星散逃命,倒是宫外的刘家子弟,因为没有了阻碍,冲了进来,约摸有二十多人。
  为首两人,正是刘策的次子刘刚与三子刘方,刘策道:“老二、老三,你们进来干吗?”
  刘刚道:“五弟的信号传出,已经得手,炸药爆发在即,孩儿们前来接应您老人家突围。”
  刘策道:“玄真老道执迷不悟,存心同归于尽,我就跟他拚了这条老命好了,你们快退。”
  玄真子冷笑道:“没这么容易,三神宫是什么地方,岂容你们来去自如?来得去不得,一起给我留下。”
  那十名道士本来拦住宫门,刘家的子弟冲进来时,他们闪了开去,这时又重新集结,挡住了通路。
  刘策怒叫道:“老二,带着人快出去,即使要拚命,也犯不着花这么多的代价。”
  刘刚与刘方还在犹豫,刘策怒道:“我的话不是放屁,你们知道我的脾气,一言出口就永不更改,你们如果不走,我就先杀了你们这两个抗命的逆子。”
  他拉刀就要动手,吕四海忙道:“二位兄弟,老伯的话很对,敌人志在拚命,俱死无益,各位还是先走吧。”
  江雪雪忽然道:“刘老伯,如果二位大哥能出去,我们可以一起出去,何必要拚死留下来呢?”
  刘策道:“这两个畜生轻率扑进,归路受阻,要出去,那有这么简单?我们必须帮助他们一手,把阻路的人缠住,让他们好脱身。”
  江雪雪道:“他们才只有十几个人,而且只把守宫门一处,大家分散开来,不就可以出去了吗?”
  刘策一叹道:“江姑娘,我这些儿孙在水里还行,一到了陆上,他们只会拚命杀搏,却不擅轻功。这儿的围墙将近两丈高,他们连一丈都跳不过,除了夺门之外,别无退路,不像各位都能凌空腾跃三四丈高,所以我才请各位帮忙,为他们开条路,等他们退出去,各位就迅速越墙退出。否则我只会让你们先走,那有拖着你们拚命,叫自己的儿孙先逃的道理呢?”
  江雪雪一怔道:“刘老伯,您自己的轻功很好,干吗不让各位大哥也把轻功练练呢?”
  刘策道:“老夫不想要他们在江湖上流浪一生,所以除了水性之外,只要他们在长刀大戟上用功,以便日后驰骋疆场之用,所以没要他们练轻功。”
  江雪雪道:“信号发出后,一盅茶的时间,炸药就要爆发了,事不宜迟,各位大哥快准备突围吧。”
  刘策道:“老二、老三,带着儿郎们准备,只要一有空隙,立刻就冲出去,不得恋战,保全实力为先。”
  说着摆刀冲向大门,江雪雪、牛青儿、邢玉春等三人也帮忙协同扑击。
  可是守门的十名道士剑术很精湛,而且布成一个半圆的剑阵,守势沉稳,四个人攻了几次,都被逼退了回来。
  邢玉春与牛青儿两人见状,呼啸一声,左手各撒出一把飞针,用满天花雨的手法打出,然后人随剑发,再度抢攻上去。
  可是十名道人所布的剑阵十分严密,剑光交替,舞出一片剑幕,不仅使暗器无功,而且再度把他们逼退回来。
  玄真子哈哈大笑道:“既入本宫,就是进了天罗地网,想脱身是不可能的,你们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刘策怔了一怔才道:“玄真,留下就留下,最多大家落个同归于尽而已。还有半盅茶的功夫,火药一爆,此地将化为劫灰,你也不见得能活着。”
  玄真子笑道:“不错,贫道情愿一死,只要拖住你们就行了,你们都是本教的心腹大患,能把你们除掉,本教就可以安枕无忧了,牺牲几个人也是值得的。”
  刘策见他语态从容,倒是怔住了。
  玄真子又道:“关上宫门,封死钢栓,然后我们就在这儿等死吧。”
  剑阵中分出两个道人,过去关上了门,合力举起一根沉重的钢栓,正想把门封死,吕四海忽然飞身向前,挥剑疾刺,留下的八名道士连忙挥剑迎架,但吕四海的身法十分美妙,刚好由剑阵的缺口间冲了过去。
  这剑阵本来是十分紧密的,但是因为分出两人,才有了破绽,而吕四海先时并未参与战斗,冷眼旁观,早已看清楚,一招疾发,刚好突破了缺口,长剑抵住那两名道人。
  钢栓只扣上一头,吕四海的长剑已比在两个人的中间,沉声道:“把门栓放下来,把门打开!”
  两个道人都是行家,吕四海的剑举手之间可以毫无受阻碍的杀死他们,因此他们不敢把钢栓的另一端搭上去,但也没有取下来。
  其他八名道人正待上前救援,玄真子喝道:“不准动,别再让其他的人过去。”
  那八人又回过身去,而且缩小剑阵,把跟上来的邢玉春与牛青儿逼退回去。
  吕四海朝两名道人道:“我再说一句,把门栓放下。”
  两名道人对望了一眼,终于把钢栓放了下来,可是在弯腰放下钢栓后两人不约而同,长身发掌,一左一右合击吕四海,招式十分凌厉。
  吕四海似乎不虞有此,两边肩头各受一掌,身子向门上撞去,砰的一声巨响,两扇厚达半尺的释木大门,被他撞得向外倒去。
  吕四海的身子跌出了门外,一个鲤跃翻起,居然毫无所伤,哈哈一笑道:“多谢两位帮忙,这两扇门很坚固,在下想凭一人之力震开,劲道还差了两成,加上二位一掌之助,总算把它给弄坍了。”
  玄真子不禁一怔,随即喝道:“这小子狡猾得紧,既然走了,就不必理他,固守门户,把里面的人困死就行了。”
  那四名道士立刻回身拾剑,重布剑阵。
  吕四海道:“老道,现在你这剑阵是腹背受敌,还能困得住我们吗?炸药马上就要爆发了!”
  玄真子冷笑着不去理他,吕四海反身挺剑进扑,可是这十人联守的剑阵十分紧密,不管他攻向那个人,旁边总是有人能反手发剑招架,丝毫不受影响,吕四海连攻了几次,邢玉春与牛青儿也几度配合,仍然无法击破剑阵。
  吕四海忽然退后道:“二姊三姊,这个剑阵力攻是没有用的,你们还是退回去与刘老伯共生死吧。小弟要先走一步了。”
  邢玉春微怔道:“你要一个人先走?”
  吕四海道:“是的,炸药爆发的时间快到了,小弟留下来也是白死,倒不如留此有用之身,再图后举。”
  刘策道:“吕老弟说得对,咱们能逃出一个也是好的。老夫的第四个儿子刘正带了十几个儿郎在左侧海外,守着两条梭形快艇,准备接应撤退的,你去找他们一起走吧。”
  吕四海一晃身子,居然就这么走了。

相关热词搜索:英雄岁月

下一篇:第十一章 青云山庄
上一篇:
第九章 沽名钓誉